下一章          上一章

 

    那伙人又出现了几次,一次灭掉了猝不及防的寨子,其余几次都是碰壁,现在大家也能想清楚他们的用意,这伙人就是求财。 更新度最快记住即可找到

    接下来这帮人就消失了,就这么过了几年,兖州府突然有一桩大案,说是鲁王王妃的一个亲戚被灭了满门,人死了于净,家财被掳掠一空。

    鲁王自大明开国就开始承袭,在山东的影响力极大,这件事一出,顿时山东官场震动,方方面面的压力都是下来,要求彻查,甚至锦衣卫的人都参与其中。

    实际上案子并不难破,经验丰富的捕快很容易就能看出,这案子的手段和前段时间扫荡绿林山寨的手段一样,而且一查才看出来,各处都有大户人家突然间遭贼,全家死光的案子出来,这些大户人家都是住在城外的庄园里,出事后几天官府才知道。

    有很多事情大家实际上都明白的很,只不过不愿意惹事上身而已,绿林土匪也和公门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很多事捕快们都知道,现在案子大了,众人直接朝着官兵那边查了过去。

    没花什么工夫,驻扎在兖州府城滋阳的一位参将就被查了出来,这位参将是隆庆年辅高拱的关系,到了万历年辅张居正当政自然受屈,可在万历九年的时候,都说这位参将给张阁老的亲信送上重礼,突然间前途大好,据说下一任山东总兵的位置很可能是他。

    不过大家也都知道,张阁老万历十年的时候病逝,班底全部被清洗于净,他答应提拔的人,当然做不得数,这位参将的银子算是白花了。

    现在又有传闻,传说这位参将要凑银子去走武清侯那边的门路,武清侯那是太后的父亲,皇帝的外祖父,他那里的门路没有个几万两也是下不来的,这些银子光是克扣军饷可弄不出来。

    要查总是能查出东西,很快就有消息传出来,这参将的家丁亲卫在某些天出了城,说去打猎去了,算算时间,正好是案子生的时候,除此之外,还有家丁把抢来的饰偷着拿出来卖。

    这就算证据确凿了,可抓这样的人物却要从长计议,他手底下百十个弓马娴熟、武艺jing良的厮杀汉,又是控制着军队,一旦闹起来,就是大祸,少不得密奏朝廷,汇集各处兵马,然后下旨拿人。

    一切都准备的差不多了,这位参将也知道自己的事情败露,当时的局面已经不允许他煽动大军闹事,但他也有个好处,手底下百十人都是同犯,被抓后千刀万剐免不了的,索xing趁着天黑,带着家眷,连夜跑出兵营。

    按说接下来是亡命奔逃,没曾想这位参将当年打劫山寨颇有心得,索xing上山落草。

    这可就了不得了,一个懂得调兵遣将的参将,还有百十个武技娴熟,装备jing良的亲卫,没多久兖州府的绿林道就被彻底横扫,不服的被屠灭山寨,其余的俯称臣,更有些亡命徒慕名投靠,一时间声势大振,

    只不过这参将手段太过绝户,有被灭掉的山寨头目直接跑到官府投案,请官府出兵剿灭,那些被祸害的村镇庄园,也请士绅联名上告。

    然后就是官兵进剿,开始的时候官兵还吃了几个大亏,不过随着兵马汇集,渐渐堵住了这个参将,大战一场之后,这参将和五十几个手下死在战场上,其他人不知所踪。

    而河沿那个土匪所见到的那些骑士,恰好就是当年曾遇见过的这伙参将亲卫。

    这可是手里几千条人命,又和近万官兵作战,横行鲁西鲁南的杀神们,三省汇聚出这些小小的江湖人物当然不够看,更不要提火并起来的结果,肯定会被杀个于净。

    但那参将的儿子死在官兵的会剿之中,这孔九英到底是什么身份大家却弄不清楚,只当他是孔家的庄头了。

    靠着先礼后兵的手段,借着真真假假的赫赫凶名,孔九英彻底将河沿的庄子拿在了手上,然后孔九英才押着收上来的地租去了曲阜孔府那边,回来后,这孔九英已经成了孔府的旁支远亲,庄头管事的文书凭证,衍圣公府写给当地官府的书信等一系列的手续就变得齐全了。

    孔九英将河沿这庄子彻底掌握在自己手中后,开始坐地收钱,来往此处的各路生意,不管明的暗的,都要抽成上供,不然就寸步难行。

    想要偷偷过去,这里的各村镇都对孔九英害怕的要命,没人敢隐瞒,想要用强,孔九英自己手里就有百十名骑马的好汉,更能动员起五百多号乡勇壮丁,根本没可能拼得过,想要绕过去,这庄子正在三省交汇的地方,而且占地极大,绕过去赔钱赔力,还要遇上别人坐地收钱。

    就这么一来二去,孔九英把河沿这庄子牢牢掌握在手中,转眼间已经快有三十年了。

    “豫东、鲁西和南直隶的西北一片,这孔九英是最大的窝主,各家山寨的赃物,各种见不得光的东西,都汇聚在他那里进出卖,那边也是最大的私盐集市,还有一个河南地面上排名第三的骡马市也在那边”

    “当年跟着这孔九英的那些人老的老,死的死,现在孔九英手底下随时能拉出来的就有二百多骑,招呼一声,各个村寨的乡勇壮丁能凑出千把号人,各处县衙州衙的书办小吏都是他的晚辈,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咱大明的皇帝在京城,那孔九英就是三省交汇之地的土皇帝”

    赵进这个问题好像打开了赵振堂的话匣子,到家之后,赵振堂就一直滔滔不绝的讲述这个孔九英的事迹和传说。

    父亲赵振堂表述的能力并不强,不过这个孔九英孔老虎的事迹听起来并不枯燥,赵进也听得津津有味,但对赵进真正有意义的也就是后面几句,孔九英是什么人,手里的实力怎么样,官面上的关系怎么样。

    赵进心里其实也是奇怪,自己父亲不喜欢说没意义的话,今天却明显有些跑题了。

    不光他心里奇怪,母亲何翠花过来催促父子两个早点睡觉,赵振堂却不耐烦的说道:“反正都回来这么晚了,我们爷俩说点闲话,你先回去睡。“

    这样的言语同样反常,何翠花盯着看了会,摇摇头先回去了,赵振堂却继续说那个孔九英:“小门小户的一年也用不了五两银子,可那孔九英一年最少净入五千两,后宅养着几十个美貌女人,吃穿用度比省城那些豪门大户都一点不差,在他那周围几县里,知县见他都要客气赔笑,在那片地方他就是王法。

    如果真能控制那片交汇之地,就算不做非法生意,只是转手贸易,净入五千两都很容易,对这方面的事情,赵进比赵振堂分析的更清楚,不过他还是没弄懂父亲要说什么,当然,今晚赵振堂也有点反常。

    赵振堂嘴里在说孔九英的威风,表情上却看不出什么艳羡,说完之后,看了眼坐在那里赵进,笑着问道:“你觉得这孔九英怎么样?”

    怎么样?这个问题也出赵进的预料,他沉吟一下说道:“地方上的土豪,大号的何伟远而已。”

    何伟远所做的事情和这个孔九英本质上没什么不同,靠着武力独霸一方,然后明的暗的做各种生意财。

    听到赵进的回答,赵振堂咧嘴笑了笑,用有些夸张的语气说道:“你可别瞧不起他们,这样的人物只要不出什么大岔子,这家业就一代代传下去了,吃穿用度富贵体面就不用说了,将来有了机会,还能在官场上飞黄腾达,也没什么不好的,现如今不知道多少酸子整ri里读书做学问,图什么,还不就是想要考个官身,过上好ri子,光宗耀祖。”

    赵进终于听出点眉目了,他尝试着问道:“爹,你的意思是?”

    “那孔九英起家的时候才多少人,你现在有多少人,他刚开始时候有什么身家,你现在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家业,而且别看你得罪了这孔九英,又得罪了云山寺,只要你自己别大意,他们谁也动不了你,天底下毕竟还是大明的王法说的算,你将来也会和这个孔九英一样,而且你起家比他于净,将来也会比他体面,咱家还有个百户的身份,这让你更容易向上走,如今天下太平,立战功,封侯拜将的不可能,可弄一份大家业,一代代传下去,已经足够了。”赵振堂沉声说道。

    孔九英就算能动员一万人,但也只能在本地横行,真敢带着人打过来,那就等同于谋反,朝廷会立刻派大军会剿,何伟远那种百把人伏击已经是极限了,因为大明朝廷威权仍在,定下的王法规矩,谁也不敢违犯。

    赵进终于明白了,父亲赵振堂认为自己的将来就是孔九英那个样子,而且会比那孔九英强很多,会成为这徐州地面上的大豪。

    “爹,孩儿怎么会和那孔九英一样?”赵进笑着说道,他笑的开心,不过笑声中却带着点轻蔑。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