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孔府在官府里自然面子大,但衍圣公贵重归贵重,实职却仅仅是曲阜县令,对远在几百里之外的地方自然鞭长莫及,而且这片地带就算附近官府的人都不敢管,更不用说其他了。

    一来二去的,孔府想要放弃这个庄子,可又有人觉得这片地方不小又是交通方便,四方汇聚的地方,种田不成做生意也是好的,就这么想要觉得麻烦,不想要觉得可惜,拖拖拉拉好多年。

    在这些年里,那片庄子一粒粮食都收不上来,衍圣公府里甚至有这么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谁愿意去这个泡河沿的庄子管事,庄子里的收成八成归他,其余两成交到孔府那边,而且可以持续五年。

    这可是极为优惠的好条件,不过孔府的人也没什么吃亏的,反正什么都收不上来,如果真有人能去管管,管不了没损失,管得了就是赚了。

    孔九英刚到这泡河沿的时候才二十几岁,身边跟着一帮形迹可疑的“乡亲”来到这边就说这庄子我来管了。

    后来人说起这事才现,当时孔九英来到这泡河沿只是说自己被派来管事,实际上没有什么凭证,恐怕就是他空口白话编造出来的。

    不过泡河沿那边的人也强横惯了,根本不理睬这位新来的“庄头”孔九英到泡河沿的时候已经是秋收时节,孔九英挨家挨户的去收租子,有的人家苦着脸说颗粒无收,这还算给面子的,有的人家关门不见,还有的人家直接拿着棍棒刀枪的,直接把人撵了出来。

    从头至尾,孔九英始终是带着笑脸,有几次唾沫都吐到脸上了,他居然眉头都不皱一下,有些老实人看不过去,说这今后生也不容易,多少交点粮食,也让他交差,但老实厚道的人还是少,更多的人都是在笑话,说这小子是个孬种,早晚得哭着回去,要是不识趣,就在他的住处放一把火,把他吓回去就好,没准就吓得尿了裤子。

    泡河沿这边的庄子真心不小山东单县、曹县、河南归德府的夏邑、南直隶的丰县,这几个县里都有这庄子的产业,孔九英就这么和和气气带着笑脸走完了整个庄子。

    走完之后,孔九英给各处下了通告,说黄河北的三天后把该交的租子交齐,黄河南的五天后把租子交齐。

    听到这通告,小部分庄户错愕,大部分的都是哈哈大笑,有几个老实人想去交,也被其他的人给拽了回去,甚至还有人威胁,大伙不交,你自己逞什么能,粮食多的吃不了放到我家来。

    这么折腾了几天,三天后,五天后,没有一个人过去交租子,倒是不少庄户拿着兵器在孔九英的住处周围转悠,对孔九英带来的那些乡亲推推搡搡,双方都没忍住火气,大打出手,孔九英带来的那些人吃了亏,有几个还见了血。

    占了上风,泡河沿的庄户们气势更足,当天就放下话来,识相的快滚,不然就回不去了。

    能过来耀武扬威和聚众斗殴的都是附近村子的人,就在这天晚上,三个村子出事了,有的人家院子里被丢进火把,有的人家房顶被丢了火把,院子里着火还来得及救,房顶上都是干草苫盖,又在这秋冬之际的干燥时节,见火就着。

    偏生就算知道外面着火,大家都不敢出去救,因为马蹄声轰鸣,听着像是几十骑进村,有几十名骑兵的队伍,不管是官还是匪,对村民庄户都是压倒性的强势,谁也不敢出去招惹。

    有的人家就这么生生烧光了,不是没有愣头青想要出去,有人出去,然后惨叫一声,有人听到了刺耳的尖啸。

    等马蹄声远去,大家才敢出来救火,好在放火的人不冲进院子里,就算房顶着火,人好歹还没事,出来后把火扑灭也看到了那几个愣头青的下场,被弓箭射死了,来的人不光骑马,居然还用弓箭,这样的力量连县城都未必能凑的出来,大家都是胆寒,同时也是纳闷,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这样的强豪。

    到了第二天早晨,纳闷的事情更多,有人院子被烧,有人房子被烧,还有人家里安然无恙,这到底怎么回事

    事情经不住琢磨,大家很快就看出了规律,苦着脸找理由解释的,那些看不过去的,家里都安然无恙,关门不见的烧了院子,拿着棍棒刀枪赶人的,被直接烧了房子。

    然后消息从各处传来,敢情昨天夜里不仅是这一个村子遭殃,这周围四个村子都倒霉了。

    谁都能猜到是谁干的,谁也想不到那个笑嘻嘻的年轻庄头孔九英居然还有这样的手段,按说到了这样的地步,这些庄户百姓也该服软,可泡河沿这边的庄户无法无天惯了,他们也不只是靠着性子硬能抱团,各家也有些亲戚男丁落草为寇,或者做些不干不净的勾当,既然吃了亏,死了人,那就要报复回来。

    那些落草和不干净的庄户子弟听了这个消息,也不含糊,凑了二百多号人,又给同伙许了好处,叫了些真正的亡命徒,准备给同乡出气,倒不是他们如何仗义,而是这泡河沿的庄子在没人管的状态下,他们也能赚到不少便宜,要是有人管,那就处处不方便了。

    这么多盗匪凑起来声势很大,过来的时候,沿途村庄也不含糊,做饭烧水,甚至还有年轻人拿着家什跟上帮忙,完全是一家亲的样子。

    孔九英似乎也不知道躲避,就在庄子管事的住处那边呆着,静等这伙人上门。

    这些泡河沿的子弟没能上门,半路上就被马队冲了,足足八十多名骑士,能开弓射箭的不下十个刀枪上的功夫也都是硬把式。

    胜负可想而知,杀的血流成河,那些庄户子弟请来的亡命盗匪里,有几个人见识广,却从这些骑士里看到了熟面孔,吓得脸都白了,当即头也不回的逃跑。

    经过这次战斗,泡河沿这个庄子的人总算知道来了自己斗不过的强龙,不管甘心不甘心都要低头服软了。

    田租开始一个个村的交上来,这孔九英也知道不把事情做绝,只收当年的,从前的积欠都不理会。

    不过除了田租之外,孔九英还做了一件事,命令各村各集市的牛鬼蛇神们每月上缴三成利润,泡河沿这里无法无天久了,官府因为衍圣公的关系不来管,孔府那边又管不了,很多犯了王法或者走私销赃的人物都躲在这边,或者将这里作为重要通路,毕竟这里是三省汇聚的地方。

    村民们已经被打怕了,可这些盐枭凶徒之类的还不服,但还没等这些人纠集着闹起来,突然间就偃旗息鼓,老老实实的过去交钱。

    服软的原因很久以后才传出来,村民们喊来帮手的土匪里,有几个是在兖州府腹地那边过来的,他们原来的寨子被人灭了,本地无处藏身,才来到这边讨生活。

    山寨之所以被灭,是因为官兵,却不是因为官府组织的会剿,兖州府那边有沂蒙山,自古以来就是群盗聚集的地方,山寨也是不少,虽说官匪不两立,可土匪们如果不做下太惹眼惊人的案子,官府也懒得理会,彼此间保持这种微妙的相安无事。

    可万历九年前后,那边的山寨一个个的被灭掉,寨子里的男女老少被屠戮干净,钱财也被一扫而空。

    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还没觉,等现的时候,已经灭了七八个寨子,死了两千多号人,两三万两的甚至更多的财物不见踪影,有懂行的过去看过这几家寨子的废墟,看出来应该是同一伙人所为。

    这么多的人命,这么凶残的手段,又有这么多的钱财,兖州府的绿林道上开始躁动起来,有的小心防备,有的则是联手追查,又有两个寨子灭掉后,这伙神秘的力量在一家几百人的寨子面前碰壁了。

    按照这家寨子的人说,头两天觉得寨子外面不对劲,好像有人窥伺,第三天黄昏时候,门前守门的人直接被弓箭射死几十人骑马朝着寨子里冲,好在那时门前人多,大家的胆气也壮些,人一死非但没逃跑,反倒吆喝着关上了寨门,如果被骑马的人冲进来,那可就任人宰割了。

    关上寨门,几个弓手上去射箭,虽说射中了对方,但这些骑马的人射术更强,山寨里凡是露头的都被射死。

    这伙人觉得占不到便宜很快就是离开,但看到这些人骑马射箭,射术精准,更有人看到了这些人射出的箭,终于判断清楚这伙人的来历,在兖州府这样的地方,只有官军才有这样的实力,而且还是某位将官的家丁。

    官兵做强盗,还是这样强悍的官兵,这惊人的消息很快流传开来,不仅仅是兖州府的绿林道,连临近几府都知道了

    家家如临大敌,有些小寨子小土匪窝子甚至直接散了,要不然就去投奔更大的势力,因为这个兖州府的世面居然太平了不少。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