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午饭的时候,何翠花还是提了这件事:“小进,娘现在也管不了你,只求你千万要小心,那孙大雷的爹娘,知道这事情后不知道多伤”

    说到这里,何翠花也说不下去,起身向外走去,正好赵振堂要回来,赵振堂看到自己老婆的模样,也明白生了什么事,可他也无话可说,只是长叹了口气坐在了饭桌上,赵进打个招呼,父子两个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都在那里闷头吃饭,赵振堂扒了两口就放下饭碗,拍了下桌子闷声说道:“当初就不该答应你和振兴学什么武。 ”

    和其他家不同,赵振堂只说了这一句,然后就开口问道:“现在大牢里都要塞满了,光是过堂就要几天,这么多人你就不担心出什么岔子吗?”

    虽说赵进如今连知州都要忌惮退让,但官面上的很多东西还是要在意,既然用捕快公差把那些人抓到官府的大牢里去,就要走审讯判刑上报复核的路子,如果有人在堂上翻供或者胡乱攀咬,赵进这边也会有麻烦。

    毕竟赵进也不是什么良善百姓,好多事一旦揭出来,虽说能压的下去,可毕竟是麻烦,而且真是被有心人捅上去了,那就有些失去控制了,赵振堂在公门也是呆了十多年,见过听过的事情太多,所以才有这个说法。

    “爹,能在牢里杀人吗?”赵进问了句,看到赵振堂一愣,他又补充说道:“上吊之类的就成,事后怎么解释也无所谓。”

    赵振堂一咧嘴,苦笑着摇摇头,开口说道:“别家父子谈些家事闲事,你小子倒是和老子说杀人。”

    说到这里,赵振堂的眉头皱起,肃声说道:“你怎么突然间这么心狠手辣,小进,人若是习惯了杀人见血,心性会变,到那时整个人就完了。”

    “爹,我不是心狠手辣,只是要做事万全,而且,我不心狠手辣,别人对我心狠手辣,我原来以为是做生意,他们却动手杀人”赵进说了两句,声音猛地高起来。

    “我以为大家心知肚明,彼此有个分寸,却没想到你讲规矩,别人却要下死手,我早些心狠手辣,扫荡了城内城外这些杂碎,大雷又怎么会”赵进说到最后已经是咆哮。

    本来已经回到屋子里的何翠花听到外面的动静,慌不迭的跑出来,还以为丈夫和儿子吵架,出来一看,却现赵进泪流满面,双手不断的擦拭,却根本止不住。

    何翠花顿时急了,刚要说话,却被赵振堂使了个眼色,冲她摆摆手,何翠花倒是明白丈夫的意思,有些不甘心回到屋子里。

    赵振堂叹了口气,伸手拍拍自己儿子的肩膀,轻声说道:“不怪你,谁能想到平白会有这样的杀孽。

    赵进想要说话,却一句话也说不出,从遇袭开始压抑的心情,在这个时刻终于控制不住了。

    正月里晚上很安静,大家都窝在家里过年,衙门这边更是清净,莫说是晚上,就连白天大家都绕着走,原因很简单,那天百多条尸体摆在这里把大家吓坏了,不管在乎不在乎的都说这边煞气太重。

    莫说是行人路人,连住在衙门后面的知州一家人都已经搬到了城内某大户的宅子里借住,这也是因为煞气太重,住在这里晚上瘳的慌。

    别人害怕,衙门里的小吏和差役却无所谓,按照他们的话说,徐州水的时候,城外死人多了,也没见什么煞气,倒是疫病杀人,这大冬天的怕个什么,他们不怕,看牢的牢子更是如此,生生死死的,牢里什么没见过,还在乎这些吗?

    对他们来说,唯一不爽利的就是大过年的也不得闲,突然塞了近百口人进来,而且一抓就是满门,又是牵扯到邪教谋逆的官司,连个探监送饭的人都没,这样也讹不出什么好处。

    衙门里抄家分肥都是有规矩的,牢子们也能得些好处,可这只不过是常例而已,偏生牢里关着的这些重犯有几个底气很足,只在那里说,老子该杀该剐都认了,但你们这些看牢的如果做得过份,小心走夜路,小心家里人。

    大家都是徐州土著,自然知道这些闻香教传头的能耐,甚至很多牢子还知道外面不少传头都没被抓进来,这个威胁就很有用处了,所以牢子们都有点怨言,心想你们捕快立功拿赏,我们在这里憋气受累。

    怨言归怨言,当看到赵振堂父子和陈武父子过来的时候,他们满脸堆笑,不敢有丝毫的怠慢。”陈头,赵大哥,进爷”牢头一边躬身,一边客气称呼,连叫了三个,却自己住了嘴。

    陈武和赵振堂都是满脸苦笑,赵振堂指着牢头笑骂道:“老迟你乱叫什么,这辈分都乱了。“

    那迟牢头忙不迭的赔笑,这徐州城里不怕别人,也要怕这位赵进小爷,只说那衙门门前的平铺尸体,还有这牢里的百十号犯人,大家就知道这位爷的厉害了,相比于陈武和赵振堂,赵进才是最要尊敬的,如果说的细一点,除了赵进之外,陈总捕头的儿子陈箅也要小心伺候着,谁不知道赵进那伙人里,这位小爷是第二号。

    这道理迟牢头懂,赵振堂和陈武也知道,所有人都知道,所以只是笑骂一句过去。

    迟牢头做人很懂得分寸,所以他是在监牢的大门口迎接,所有看牢的牢子都跟着出来了,各个弯腰赔笑,这态度一大半都是做给赵进看的。

    “老迟,这些人进去方便吗?”赵振堂开口说道。

    除了两对父子之外,还有二十名家丁站在赵进他们身后,迟牢头早就看见了,听到问话之后,微微一顿就笑着说道:“有什么不方便的,都是自家人,进去就是了。”

    赵进笑着点点头,带人走了进去,实际上赵振堂和陈武那边也客气了下,只不过大牢这些人都只看赵进了。

    官署衙门破烂是传统,非到万不得已,官员们没人会去修,不过这大牢倒是经常修缮,墙壁厚实,镶铁的厚木大门。

    “几位爷,里面味道不太好闻,还请多担待些。”那边有人在里面把大门打开。

    大门内是个走廊,靠着大门一侧有两个小屋,那应该是牢子们歇息的地方,还没进去,就能闻到里面传出来的腥臭和腐烂的味道。

    “我们这边也是一天没进去了,先跑跑味道。”迟牢头笑着说道。

    赵进打了个手势,后面四个家丁拎着两个小箱子来到前面,放下后直接打开了盖子,灯火映照下,箱子里散出灿灿银光。

    “这是五百两银子,各位叔叔拿去喝茶。”赵进笑着说道。

    站在前面的迟牢头一愣,眼睛盯着银子就移不开了,后面十几名牢子也凑了上来,各个眼睛光,这笔银子不管怎么分,每人手里都能落个十两二十两的,这赶上平时几个月半年的好处了。

    “明天迟叔和各位说什么,大家照着说就是,迟叔留下,各位先去喝茶吧”赵进朗声说道。

    这句话里就没有丝毫的客气了,五百两银子拿出来,又有这样的话,大家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都知道这有天大的干系,可一想这事是赵进在做,大家都不出声了。

    那迟牢头又看了一眼银子,转头吆喝说道:“去附近老刘家那边呆着去,不当班的就回去,我陪着几位爷进去看看,等下叫你们回来。”

    外面的牢子们听到这话,冲着赵振堂他们打了个招呼,轰然散了,家丁们先把银子搬进小屋,迟牢头也进小屋翻腾了一阵,却是递了几个灯笼出来,点着了由家丁们拿着。

    过了这么一会,味道虽然仍在,却让人能够忍受的了了,前面有人打着灯笼,赵进他们走在后面,大家一起走了进去。

    监牢里面的环境肯定不怎么好,昏暗异常,加上不是传出的哭声和哀嚎,更是阴森森的如同鬼蜮。

    家丁们第一次来这个场面,脸上都有畏缩神色,反倒是赵进和陈箅神色如常,边上一直在偷瞄的迟牢头心中惊叹,怪不得这么年轻就坐下这么多惊人的大事,果然不凡。

    “迟叔,那个人单独关着,没吃什么苦吧?”赵进低声问道。

    迟牢头立刻反应过来,凑在赵进耳根小声说道:“那位在靠窗的地方,那边通风,还专门打扫过,又给了他套新的被褥,苦不着。”

    赵进点点头,他们说的就是周学智,他是重要的人证,当然要特殊对待一下。

    说完这个,赵进扫视了下阴暗的牢房,里面关押着的犯人们各个心存怨恨的看着他,但被赵进看回来之后,众人不是低头就是向后缩了缩,他们被抓进来,当然都知道赵进在外面做了什么,杀了多少人。

    “迟叔,我听说人进了大牢里,有的人害怕事,会想不开寻短见,有这个事情吧”赵进笑着问道

    那迟牢头下意识的想要赔笑应承,随即反应过来赵进话里的意思,他身上穿的厚实,牢里又憋闷,刚才还感觉有些闷热,此刻却浑身冰凉,打了两个寒战,迟牢头迟疑的久了,陈箅却看了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