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他这边战战兢兢的说完,赵进点点头,看了看身边同伴后才开口说道:“雷子做事就是让人放心,难得的是想的也周全。 ”

    雷财脸上满是激动,赵进继续说道:“雷子你说的都对,但这次我不想办做的那么万全。”

    众人都看向赵进,赵进肃声说道:“以往咱们事事万全,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但总是少不了心怀叵测的贼人加害,这就说明咱们做的不对,太收着让人小看,那咱们改改,我这次就是要这么大摇大摆的做了,倒是要看看谁敢不服。”

    大家都是一愣,这似乎不是赵进做事的风格,赵进扫视众人一圈,又开口说道:“不服的就把他们按下去!”

    刚说完这句话,外面又有人大声通报,说陈二狗和杀猪李两个人来了,这倒不是什么巧合,而是吩咐人去喊需要赶路,那边人得了消息过来需要赶路,一点也没有耽搁,这才弄得前后脚过来。

    陈二狗和杀猪李进屋的时候虽说没有跪下,可看着就跟爬进来的一样,腰弯的太低,谦卑到了极处。

    作为城内的江湖头目,自然消息比一般人灵通很多,而且和公差的联系也密切的很,赵进他们在去往高家庄的官道上遭遇的事情,很多人知道的并不多,可他们却已经了解清楚了。

    赵进一次次突破他们认知的极限,在这样的必死之局中都能脱身,实在是不可思议,而且赵进他们并不是逃回来,而是差不多杀光了敌人回来,这就不是寻常的可怕了,陈二狗和杀猪李都不知道怎么面对赵进,看着赵进的眼神与其说是敬畏,倒不如说是在看一个怪物。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进爷和各位爷都是前途无量。”杀猪李到底比陈二狗经历的多些,紧张归紧张,还是能说出句狗屁不通的奉承话。

    “两件事,陈二狗明ri把城内云山寺的所有产业都查清,不管是明面上的还是暗地里的,杀猪李,你明天给徐州城内城外三十里内,所有有字号的角sè都通知到,让他们三天后来徐州城内排骨张聚会,以我的名义请。”赵进淡然说道。

    杀猪李和陈二狗连忙点头答应下来,赵进又开口说道:“以后大事小情,只要是个消息就都报道小勇那边,如果有什么你们知道却没说的,你们自己明白会怎么样。”

    两个人就差跪下磕头了,赵进这才摆摆手,这两人还没迈出门槛,赵进又说道:“明天各派三十个人出来,各出两辆大车。”

    等惶恐之极的陈、李二人离开,赵进靠在椅背上,长吐了口气,边上的王兆靖突然开口说道:“何伟远和李顺想要谋夺酒坊产业,赵家叔父和陈家叔父都在城内,他们怎么就这么有把握,他们难道还要杀人灭门吗”

    大家都已经很疲惫了,因为这个熟悉的地方很安全,所以大家都情不自禁的放松下来,有几个人已经眼皮打架,但听王兆靖这么一说,顿时都凛然清醒。

    “他们算计的那么清楚,肯定有了完备的打算,在这城内最大的是什么,最大的就是王法,恐怕他们已经把知州、同知和推官那边都已经买通,最起码送了好处,许了将来的红利,咱们今天这么做,必然会让他们忌恨,大哥,这个不能不防!”王兆靖沉声说道。

    “人死灯灭,他们不会因为这个记恨咱们,但是咱们这两天大开杀戒,这个他们会来找麻烦。”赵进开口说道。

    听赵进这么说,屋子里的人顿时紧张起来,但赵进神情平静的说道:“所以要敲打敲打,免得他们得意忘形。”

    土豪盗匪,伙伴们并不害怕,真要对上无非就是分出个强弱,但官府这边毕竟有权威,大家本能的对王法对衙门有种畏惧,一想到要被盯上,都有些不自在,可看到赵进如此平静,大家也都安稳下来。

    “天黑了,单独出去不安全,今晚一半人去酒坊,一半人留在货场,明早天一亮就各自回家,早饭时来这里,还有事要去做。”赵进开口安排。

    众人点头答应,出门时赵进却把陈升和王兆靖叫住。

    第二天,大家按照安排早早出门,然后在货场上聚集,赵进雇了二十辆大车,五十多个劳力,虽说是正月间,可穷人家也要吃饭,只要工钱给的足,都争先恐后的来,陈二狗和杀猪李也把各自的人手派了过来。

    “石头和大香带着人一起过去,把大雷的尸体装殓,把其他人的尸体都带回来,记得装车前由咱们自己的人仔细搜一遍。”

    这边石满强和吉香连忙领命,棺材之类的敲开个寿材店的门就可以,这个倒是不麻烦。

    “小勇,你领着十个家丁,去城外买好草料,找几个懂喂马的人手,把昨天带回的那些马匹好好喂养,然后把马匹鞍袋里的东西全部搜检出来,带回这边。”刘勇连忙答应。

    “冰峰你去大雷家,让他们家人去请孙家叔父回徐州,不管他们知道不知道,先不要说什么了!”赵进说这件事的时候话音越来越低。

    这时候,陈宏小跑着赶了过来,平ri里他来这边一直是笑嘻嘻的,但现在也是绷着脸,赵进指了指库房说道:“昨天的东西你去点检入库,我让雷财带着几个人帮你。”

    说完这些,赵进对陈升和王兆靖点点头,三个人一起离开货场,众人都开始忙碌起来。

    赵进要去的地方就是云山行,云山行在城中偏东的位置,是徐州城内最大的商行,粮食、盐、布匹等大宗货物、金银玉器、丝绸锦缎,各sè杂货,这家商行也都经营。

    云山行并不是一家店面,而是半条街,各个店面各有专营货品,城内商业凋敝,一来是运河改道,客流减少,另一方面则是这云山行的竞争,云山行不仅财雄势大,更有种种见不得光的手段,所以到现在,徐州这边如果没有些背景,贸易根本做不起来。

    “这条街倒是比别处热闹。”来到云山行所在的地方,赵进说了一句。

    实际上他们一过来,这条街就立刻不怎么热闹了,路上行人,店里掌柜伙计,认识赵进的人不少,即便他们对城外生的杀戮不清楚,可李顺昨天的“上吊自尽”他们却都听说了。

    看着赵进大摇大摆的过来,每个人说话的声音都变小了不少,各个敬畏的看着赵进和同伴们走过去。

    赵进他们的目的地是云山行总号,一个特别宽敞的门脸,半条街的店铺门面,只有这个门前挂着“云山”两个大字o

    “我是赵进,要见薛晓宗。”对迎上来的伙计,赵进冷冷说道。

    听到赵进这个名字,伙计脸上的笑容登时消失,转身就朝着里面跑去,他这个反应,店里面其他的客人也都是向外走,不敢在这里多呆一刻,伙计们惊慌失措的靠在边上,掌柜、账房一干人恨不得猫在柜台下面。

    赵进他们只来了三个人,赵进没有拿长矛,陈升挎刀,王兆靖佩剑,三人脸上都有疲惫神sè,可即便这样,依旧镇的周围不敢妄动。

    没过多久薛晓宗就在几名壮汉的护卫下走了出来,赵进从前见过这薛晓宗,白白胖胖的年轻人,看着就是从小养尊处优,没经历过什么风雨的样子。

    还没等赵进他们开口,薛晓宗颤抖着声音先问道:“你们来干什么”

    他身边站着五个壮汉,这五个人手里拿着腰刀和铁尺,样子颇为凶恶,但这丝毫没有让薛晓宗胆气变壮。

    “从去年正月开始,云山行每月赚到的利润,我要拿五成,在明天太阳落山之前,把去年一年积欠的补交上来,以后每月初五,把利润折合成现银或者米面送到我那边去。”赵进朗声说道。

    胆怯归胆怯,一听这个要求,薛晓宗的眼睛顿时瞪圆了,不光是他惊愕,整个店面里凡是听到这句话的人,各个目瞪口呆,张嘴就要利润的五成,还要把去年一年的补交上来,这分明就是抢劫。

    这赵进虽然是城内大豪,也算一方的人物,但云山寺却是整个徐州地面最大的势力,他有什么资格这么要,而且赵进昨天弄死了二掌柜李顺,今天就敢这么开口难不成是疯掉了

    那边薛晓宗鼓起了勇气刚要开口,赵进又开口说道:“把我的话告诉你爹,徐州城内所有云山寺的产业,不管明的暗的,都按照这个办,后天太阳下山之前,把银子交过去,不然的话,这些产业就是我的。”

    “你……”这话却不是薛晓宗喊出来的,赵进这番话让店铺里每一个人都愤怒异常,有人开口就要喝骂,只是话到嘴边才想起赵进的威风,说了一个字就不敢说了。

    “凭……凭什么你害……害死李顺,还想谋夺我云山行的产业,你还有没有王法,我要去衙门告你,我要……”这边薛晓宗才壮着胆子说了几句,被赵进看回来,身子颤了下之后,立刻不敢出声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