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百余名江洋大盗、半路伏击、被赵进几个人杀了个于净,这消息不管怎么传,都会让人震骇无比,所以赵进的家丁围住李顺的宅院,大家连看热闹都不敢看了,胆大的才敢远远张望。

    “各位爷,宅子里有人犯了急病,求各位爷放小的出去请个郎中,行行好”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正在那里不住点头哈腰的恳求。

    “滚回去,先是有人要跑,然后说要买饭,又弄了几个娘们出来哭,现在又说有病了”雷财冷笑着讥讽说道,口中说,手里的长棍直接抽了下去。

    雷财半路跟随赵进,没经过什么训练,还是董冰峰传授了他最容易掌握的棍术,这一抽实际上是有分寸的,因为那人手忙脚乱的闪避,居然还能躲开,只是被身后门槛绊了下,直接坐到地上,引起哄堂大笑。

    这管家起身后就要关门,却听到有人扬声喊道:“不要关。”

    声音不大,雷财却立刻听出是赵进的声音,他反应的很快,手中长棍猛地向门内戳去,想要关门的管家被刺中,直接坐在地上。

    赵进和伙伴们走了过来,家丁们齐齐行礼,赵进点点头,然后开口说道:“开着好,要不然还要砸烂了。”

    “雷子,任何人都不能进来。”赵进说了句,雷财面sè严肃的点头答应。

    赵进和同伴们沉默的走进院子,院子里的仆役婆娘什么的都吓得瑟瑟抖,连忙闪避,更有那护院打扮的人直接跪在一边磕头,没口子的说道:“不于小人的事,不于小人的事。”

    “放火,把柴房点着,着火了就有人来救火,咱们就能出去,你们快去,快去”突然间一个歇斯底里的声音响起来,正是那李顺在叫喊。

    赵进他们的脚步没有停顿,就那么直接走了进去,到了李顺居住的内院,能听到女人在哭天喊地,丫鬟跟没头苍蝇一样的乱跑,然后还有那李顺喊着放火的嚎叫,可一直等他们走近内院,也没见到火烧起来。

    推开门进去,屋子里的哭声一停,随即声音变小了许多,在正堂那里大喊的李顺也停住了癫狂,呆愣愣的看着来人。

    平时很注意修饰的李顺现在披散着头,双眼赤红,身上胡乱穿着中衣,就和个疯子一样,但他清醒的很,看到赵进后就颤抖着向后退,满脸都是恐惧绝望的神情。

    “赵公子进爷进爷”李顺连换了几个称呼。

    “进爷,高家庄白送给进爷,云山寺还有好多产业,小的都可以做主送给进爷小的什么都可帮忙,进爷能拿下云山寺我手里还有三千两你若碰我,云山寺不会和你善罢甘休”在赵进他们的注视下,李顺渐渐被恐惧压倒,开始语无伦次。

    “把无关人等都赶出去”赵进说了句,刘勇、吉香和石满强立刻向两边屋子走去,赵进向前两步,抬脚狠狠踹向李顺。

    李顺根本躲不过,直接被踹翻在地上,捂着屋子蜷缩成一团,这时两侧屋子里响起惊叫,有女人惊慌的跑了出去。

    陈旱跟着上去,一脚踢在李顺脸上,立刻满脸是血,王兆靖和董冰峰也咬着牙准备上前,正在这时候,赵进却开口说道:“不要打了,重伤不好看。”

    那边李顺牙都被踢掉了几颗,满嘴是血,可现在根本顾不上这些,在那里呻吟着喊道:“饶命,饶命,小的一时昏了头,我愿意把家产全部奉送,饶命啊”

    赵进却朝着卧房走去,出来的时候手里却拿着几尺布,像是床单之类的东西,然后搬来一把椅子,踩着椅子上去,将这条布挂在房梁上打了个结。

    看到这个,大家都明白赵进要做什么了,赵进比了个手势,陈晃上前把李顺抓了起来,李顺还想挣扎,陈晃重重一拳打在李顺的肚子上,整个人立刻软成一滩,石满强上来帮忙,把这个人直接弄在椅子上,头颅套在那布绳结里。

    两个人按着,李顺想动都动不了,或许知道自己接下来的结局,李顺的声音尖利了起来:“这么大的产业被你们几个毛孩子霸着,谁不眼红,我不动手,云山寺那些老和尚也要动手”

    “你害死了我兄弟”赵进说了句,一脚踹开了椅子,李顺的身体猛地下坠,他的喊叫戛然而止,直挺挺的吊在了房梁上。

    看着在房梁上摆动的尸体,屋子安静一片。

    “鼠辈。”赵进恨声说道,随即领着众人出门。

    “留三十个人在这里,在衙门的人过来之前,这屋子不许任何人进入,李家所有人都圈到一个院子里去,雷财去衙门报案,就说李顺勾结江洋大盗事,畏罪自尽。”赵进开口吩咐说道。

    除了雷财之外,其他的事情都没有指派人手,但赵进和兄弟们之间早就有了默契,各有人自觉站出来去忙碌。

    “小勇,你让人去通知陈二狗和杀猪李,让他们现在就去货场那边等我。”赵进又开口说道,刘勇快步出去安排。

    院子里李顺的家人连哭都不敢大声哭,他们当然知道李顺的“自尽”是怎么回事,可谁也不敢出声说话,生怕自己牵连进去。

    赵进一行人昂然出门,天sè已经黑了,连远远观望的人都消失不见。

    回到货场,却看着鲁大领着家丁看守在缴获的边上,他们知道这些东西贵重,各个脸向外站着,至于何家的那些俘虏,也都在寒风中冻着。

    “东西搬进去,人放到库房那边锁起来,给他们点吃的喝的,周学智带到我那个院子来,他家人单独安顿,待遇好些。”赵进简单吩咐一句,回来和留守的家丁们立刻开始忙碌起来。

    独院里的屋子已经烧热了夹墙,屋内温暖如,走入这个屋子,大家都沉默的坐下来,想想在十几天之前,大家还在这里笑着喝酒,一起烂醉,谁能想到这么快就天人永隔。

    周学智随后被家丁们带来过来,他一进屋就忙不迭的跪下,此时周学智的脸sè比来时已经好了很多,最起码他妻女的特别对待,让周学智放下了不少心

    “大老爷真是熊有韬略,这些家丁森森然有大军气啊”周学智先说了句奉承话,但他也是真心这么认为。

    何家的私兵,各处的江洋大盗,朝廷的官军,周学智也都看过,当初以为那才算强悍,但和赵进这边一比顿时显出了高下,一边乱糟糟的不成体统,另一边令行禁止极有规矩,自然有这样的感慨。

    赵进没有接话,在那里沉默了会,然后开口说道:“何伟远全家都是闻香教的信徒,心怀不轨,意图造反,李顺也是暗中信奉,全家入教,你明白吗?

    听到李顺这个名字,周学智愣了下,边上的王兆靖却看出些门道,冷笑着说道:“何伟远还真不把你当心腹。”

    这话听着刺耳,周学智脸上一僵,随即反应过来,这句话对现在的他大有好处,当即尴尬的说道:“何老贼思太重,很多事,学生也是参与不多。”

    “我说的你只管记下,大堂上就这么招供,在这之前,你把城内何伟远的心腹传头都点出来,这个知道吗?”赵进继续说道。

    周学智连连点头,开口说道:“闻香教的会务小人参与不少,这个知道,这个知道。”

    那边有人名册和账本的箱子搬进来,名册找出来让周学智查找,赵进一于人到了里面的屋子。

    “何伟远根本不把这闻香教当个要紧事,不然卖酒杀人的勾当周学智知道不多,闻香教教务他参与的却不少。”在里屋大家都有些放松,王兆靖坐在那里说道。

    这时外面却有人招呼,大家能听出是雷财的声音,虽说雷财和赵进他们的关系也很近,可雷财知道自己的地位,平时做事很有分寸,这等赵进他们的私密地方,都要打过招呼,得到允许后才能进来。

    刘勇把人领进来之后,雷财禀报说道:“衙门那边已经有公差和仵作去了

    “你也辛苦了一天,去歇歇。”赵进点头说道,却现那边雷财yu言又止,赵进情绪不高,却尽可能的不让情绪影响自己的正事,他开口说道:“雷子,你先坐下,有话就说,自家人不用藏着掖着。”

    “这里哪有小弟坐的地方。”雷财忙不迭的客气,刘勇看到赵进的表情后,站起把雷财按在椅子上,顺带说了句“大哥让你坐下你就坐下,让你说你就说。”

    雷财满脸的感激神sè,小心翼翼的说道:“大哥,衙门里那帮人麻烦的很,咱们就让他们过去接案验尸,万一回去弄出些对咱们不好的结果怎么办,小弟想,是不是请几位兄长的长辈出面说一下。”

    自己上吊还是被别人逼着上吊,行迹上能看得出来,更不用说赵进他们事先大摇大摆的进去,人死后大摇大摆的出来,而且还没有威逼着李家的人改口,漏洞太多,很容易让人翻盘。

    ..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