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但不管新旧,有了这些东西就已经可以给这何伟远定下大罪,有明一代,对民间教门控制的最严,稍有牵扯就是千刀万剐的死罪,不过虽有严刑酷法,可明时民间教门却最为兴盛,这也是讽刺。

    最有价值的却是一份名册,何伟远到底是读书人出身,一切喜欢用文字记录下来,徐州城内大小传头的名字和住处都在上面,由此可见,何伟远对闻香教的态度也就是这么回事,如果他被抓,别人靠着这份名册就可以把徐州的闻香教众全部抓获,这么要紧的东西,何伟远甚至没有用暗语去写

    藏钱藏兵器的地方都是下人仆妇们告诉的,周学智却找到了名册和账本,按照这个周学智的态度,账本明显是更重要的东西。

    账本上同样没什么遮掩,进项写的是米麦,出项则是酒,周学智拿到这些账本后,脸上居然有些惊喜的神情,弯腰低头的对赵进说道:“大老爷,这里面就有一座金山!”

    “金山“这个词,赵进开设酒坊后听到太多次了,听这个没什么风骨的周学智说起,他只是淡淡点头,示意对方解释。

    “大老爷,何家酒上赚钱,但粮食上赚的更大……”

    何伟远的第一句话倒是让赵进有了点兴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飘香酒坊的钱也赚在这价格低廉的高粱上,难不成何家也有这个诀窍,但没有自家那法子,何家做出的酒想要能喝就不能用高粱,米麦豆三项,用什么也不会有这么大利润。

    “北上运粮的漕船,那些漕丁靠水吃水,每年都有大量的漕粮弄出来,这些粮不少都拿来跟何伟远换酒,上好的大米卖出个高粱价钱,然后折算成酒价……”

    听到这个赵进倒吸了。凉气,一石米如今要卖到一两银子,铜钱要一千两百文,这居然卖成了高粱价钱,差价足足六倍,折算成酒价,等于又赚了一道,自家一斤酒差不多十倍利润,这何家的酒恐怕也有差不多的利润。

    “可年前漕上的人在隅头镇喝了大老爷你们的酒,粮食什么的要靠漕丁弄出来,他们觉得好喝了,自然不会去喝何家的酒,而且大老爷你们的酒价钱更低,所以那边采购的大宗就要转到你们那边了……”

    其实何家的宅院才搜索了一大半,但说到这些,赵进索xing停住不走,专心询问。

    “那边是什么人”

    “回大老爷的话,那边是闻香教山东总坛的,据说还是很大的人物,不过何伟远每次款待小的都只能在外面等候……”

    o

    “既然都是闻香教众,你们这么多年利益纠缠,为什么还要根据价钱口味选择”

    按照道理的确是物美价廉的货物好卖,但实际中,质次价高的也有市场,这里面的猫腻古今中外都一样,赵进不信那个什么总坛的人物会出于公心。

    听到这个弯腰回话的周学智苦笑了声回答说道:“小的虽然不知道内情,可大概的也能猜到,漕丁中信教的人极多,他们本身就是教众兄弟,南北行船,来往要论月计算,需要喝酒来解乏排解,酒坊里的酒,大部分都是漕丁自己喝掉了,他们自己弄得出粮食,如果有更好的酒,他们自己就去换了喝,根本管不了,所以只能顺应民意了,不然那边就赚不到钱,谁会管何伟远死活。”

    赵进长吐了一口气,听到这里,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大概摸清楚了,自己不知不觉间得罪了人,断了这何伟远的暴利财路,而且这漕粮换酒的生意马上就要转移到自己身上了

    断了财路是一方面,如果夺了飘香酒坊,那么何伟远的暴利会更加惊人,这一反一正,生死攸关,巨大利益,双方面作用下,这何伟远铤而走险,然后有了现在这个局面。

    赵进在那里沉吟,周学智小心翼翼的观察,他把这个当成自己的机会,尽管何伟远在关键核心的事情上瞒他,可周学智还是千方百计的打听到了不少东西。

    周学智当初打听这个是想拿来自己财,可现在说出来,却是用来保命了,这等要紧的事情,何伟远一向不让人知道,各个环节彼此间隔,收粮、卖粮、做酒、运酒的各方面都是不知道其他环节做什么,周学智认为何家庄上下除了何伟远之外,也就是他能知道个大概,知道怎么运转。

    这么大的一注生意,而且可以天长地久的做下去,现在就自己能够运转,拿出来做交换应该能够保命。

    看着赵进神sè有略微的缓和,他又是跪在地上,恳切无比的说道:“大老爷,小的愿意把这一切都告诉大老爷,愿意为大老爷做牛做马。”

    “想活命吗”赵进淡漠的语气让这何伟远浑身冰冷,他能做的只是点头。

    “你去衙门招供,把何伟远信奉闻香教所作的伤天害理之事全都招供出来,那些塑像神符什么的就是证据,人证物证口供,你要把这个办成铁案,能做到吗”

    周学智身体剧烈颤动了下,瞬时间脸上没有一丝血sè,开口说话,声音都在抖:“大老爷,爷爷,这是杀头的罪名,小的都说了,也免不了个斩立决,小的对爷爷还有用。”

    赵进低头瞥了他一眼,冷声说道:“何家庄盯了我这么久,想来你也知道我做事做人的口碑,你信我就能活,不信就得死自己权衡吧!”

    周学智身子颤抖了一会儿,看着好像要崩溃的时候,却挺直了身子问道:“大老爷,小的若是照做,小的妻女xing命能保住吗”

    “只要她们不乱来,就能活命!”赵进回答的很简短,说完后转身出了门,随即进来几名家丁将周学智捆绑起来。

    接下来还是搜到不少东西,不过和前面的收获相比就算不得什么了,比如说何家庄里面的田契和房契,还有不少收租收账的条子,这些东西手里有刀就能收上来,没刀就什么也不算,在赵进手里,这当然能变成现银。

    午饭就是在何家吃的,何家庄的其他住户也觉何家出事了,可看到外面那些拿着兵器的壮丁,谁也不敢多说话,何况午饭时分,在城内又有捕快过来,有官府的人出面,谁也不敢有什么异议了。

    太阳偏西的时候,何家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装到了大车上,所有可以算作信奉邪教证据的东西也都被带走,名册和账本放在单独一辆马车上,由刘勇和吉香看守,至于何家上下也都是被捆着带走,真正行动不便的老弱也给了一辆马车

    赵进没有在何家庄留什么人,因为这里距离城内太远,万一有事顾不过来。

    天sè将黑,城门快要关闭,赵进一行人到达了徐州城,和早晨相比,大家的外表利索了些,在何家洗漱,又找出合身的衣服换上,回程时又在大车上轮流睡了会。

    还没到城门,门前就有一帮人迎了上来,赵振堂、陈武、董吉科,还有吉香的父亲,倒是王家只来了一位管家,这等官绅人家讲究比别人就是要多。

    每个长辈看到自家孩子回来,都有松了口气的感觉,还没等他们问话,赵进在大车上站起抱拳说道:“让诸位叔伯担心了,还请诸位叔伯先回,晚辈们还有些事情要做。”

    昨天在官道上生了什么,来到这边的人都心里清楚,现在看到平安归来,心里的高兴就不必说了,只想着一起回家不要出门,却没想到赵进说出这样的话来。

    有人想要反驳,不过话却说不出口,赵进客客气气的话,大家却都不敢反驳一句。

    他们只能目送着车队驶入城门,倒是总捕头陈武忍不住喊了句:“大舁,你小心点。”

    陈升只是点点头,大家就这么坐在车上,家丁领着车队向货场那边走去,赵进他们木然的坐在车上,陈升突然闷声开口说道:“大雷的家人应该还不知道,我们爹妈能看到我们回来,大雷回不去了。”

    赵进低下头,董冰峰在马上捂住了眼睛,陈升仰头看天,石满强不住的抽动鼻子,吉香和刘勇不停的擦拭眼泪,大家就这么沉默的走了一会,赵进从马车上跳下,开口说道:“张虎斌领着大车回去,没我在不许卸货。”

    张虎斌连忙答应,赵进已经换了一根长矛,下车后扬声说道:“家丁们回货场待命,兄弟们跟我去李顺那边。”

    兵分两路,在城内大家当然是熟门熟路,天已经黑下来的时候,赵进他们来到了李顺家这边。

    李顺家不大,所以五十个家丁就围了个严严实实,远远的能看到有几个人探头探脑,也不知道是想看热闹还是想打听消息,不过没人敢靠近这边。

    赵振堂昨天在林子里守了一夜,按照赵进的安排,一早就带着那些马匹回城了,百余匹马自然要放在城外,可这么大的动静声势城内有心人肯定知道,跟着赵振堂去的那些差人口风也不是那么严实,消息就开始流传开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