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随意点点头,那周学智没想到赵进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连忙转身说道:“快带着孩子出来。 ”

    一今年轻妇人和两个小女孩都被捆着,听到这句话,都下意识的想要站起,但刚刚动作却想起身侧还有虎视眈眈的人盯着,看到赵进和伙伴们不在意,才艰难的站起,跌跌撞撞的向外跑来。

    就周学智一个人还好,眼见着周学智的家人也暂时有了活路,人群中立刻有了骚动,周家妻女跑到半路,一个中年婆娘猛地站起,居然要用身子去撞,边动作边尖声喊道:“你们这些妖孽,弥勒降世,你们都要遭大……”

    “嗖”一声尖啸,一根羽箭自这婆娘的口中射入,贯穿后脑,这婆娘仰天倒下,骚动的人群顿时响起一片尖叫,随即安静下来。

    董冰峰面无表情的又抽出一根羽箭搭在弓上,冷冷扫视人群,经历过昨日的杀戮之后,面对敌人的家眷亲人,他心里可没有任何的慈悲怜悯。

    “我和小勇一起去看看各处门户,你们看着这边,乱动只管杀了!”赵进吩咐一句,这话与其说交待同伴,不如说震慑俘虏,说完这句之后,下面的人都是颤了颤,更加安静了。

    何家庄很大,但是何家宅院本身说不上巨大,赵进和刘勇绕着这宅院走了一圈,他们翻墙进来,然后突进杀人又快,各处门禁还没有打开。

    按说太阳升起,何家宅院这样的地方还大门紧闭,肯定是不正常,必然会有人怀疑,只不过现在是正月,又走过了初七,大家都晚睡晚起的,而且何家在这何家庄是什么地位,他们自己不出声,谁也不敢过来多事。

    “昨天那伙杂碎怎么也有百余骑,在这何家庄进进出出,居然没有人告诉官府,这城外真是无法无天的地方,咱们在城内想除掉谁还要晚上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刘勇恨恨的说道。

    “原来以为在城内安全,现在想是被这徐州城圈住了手脚,结果成了聋子瞎子,咱们也要出城。”赵进感慨说道。

    刘勇点点头,开口说道:“等回去之后,那高家庄一定要拿下来!”

    赵进停下脚步,看着一道小门说道:“还要什么高家庄,就在这个何家庄了。”

    刘勇一愣,随即点头,还没等说话,赵进开口说道:“闻到味道了吗”

    专心检查,又在聊天,刘勇还没注意到,听到这话才抽动几下鼻子,开口说道:“酒糟味!”

    因为飘香酒坊的存在,大家对这个味道都很熟悉,也正因为熟悉,所以下意识的习以为常,有时候注意不到。

    “那何伟远之所以设下杀局,就是因为墙外这酒坊,咱们的飘香酒坊抢了他的生意,这里已经有酒坊,不比我们新建要方便很多吗”赵进开口说道。

    刘勇点点头,低声说道:“还是大哥想得周到。”

    从年前开始,赵进和伙伴们就一直为酒坊的新址操心,这一刻终于解决,但大家的情绪都不怎么高。

    两个人又向前走了两步,刘勇回头说道:“大哥,城内城外这么多人命,咱们是不是要在城外先等着,等风声过去,你们先留在这边,我先回城看看,酒坊和货场那边都离不了人。”

    “有什么不能回去的,咱们身为公差,抓获邪教妖人谋反大案,这么大的功劳,官府要重赏的。”赵进开口说道。

    刘勇原来对官府敬畏异常,就算最普通的白役公差都怕得要命,可跟着赵进他们时间长了,对官场上的门道也了解了很多,听到赵进这么说,他先点点头,沉吟了下又担心的说道:“大哥,知州大老爷那边能按照咱们说的做吗这么多人命。”

    赵进刚要回答,却听到外面的喧闹声,刘勇立刻把兵器拿在手上,他们毕竟六个人控制好大一片宅院,还有近百名俘虏,如果真有什么变故,又是一场恶战。

    “大哥,我来了,大哥……”外面有人大喊,这声音赵进和刘勇都很熟悉,石满强来了。

    “石头来了!”刘勇脱口而出,这句话说出后,居然眼泪也流下来,赵进身子也晃了晃,昨日遭遇伏击,连夜赶路突袭何家庄,虽然有预测和把握,但也是在行险,到现在才算是一切都定了。

    骤然放松,赵进甚至想躺在地上睡一觉,希望醒来之后什么都没有生,但这仅仅是想想而已,他晃了下就稳住心神。

    他和刘勇所在的位置距离大门不远,两个人赶过去把门打开,外面已经不在喧闹,百名家丁整齐列队,眼眶通红的石满强站在那里。

    “大哥,我……我……怎么没跟你们一起……”石满强粗声说了两句就哽咽起来。

    尽管昨天叮嘱董冰峰报信的时候不要说,可这样的事情也瞒不住,不管是自家父亲那边,还是张虎斌那边都会去说

    一提这个赵进也感觉鼻子酸,摆手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石头,你带着十个人去里面看押俘虏……”

    赵进开始下达命令,石满强带着家丁去看押俘虏,张虎斌领着四十个人在外面守卫,又有三十人由刘勇领着作为机动,负责院内的各处要害,其余的二十人赵进带着回到了院子中。

    张虎斌在昨日的伏击战里称不上勇猛,却足够的机智机变,能躲藏起来,还杀了一名敌人的弓手,加上前面那些机灵的表现,当然值得重用。

    回到院子里,第一件事就是由家丁们重新捆绑俘虏,他们自己绑自己,总会有空子可钻,昨日在官道上折损了十几名弟兄的事情,家丁们也已经知道,有的人担心自身,更多的人则是愤怒悲伤,动手时候难免泄愤,场中哭叫一片。

    家丁们一来,陈舁和王兆靖他们总算能够休息,各自找了一个地方坐着,看到场中这样的场面,王兆靖神色却有些不忍,犹豫了下上前对赵进说道:“大哥,这些老弱妇孺不必这么对待,让家丁们轻些。”

    赵进伸手拍了拍王兆靖的肩膀,低声说道:“对敌慈悲,就是对己残忍,他们罪有应得。”

    王兆靖愣了愣,赵进既然放低声音,对他来说就不是训斥,而是讲述道理,他沉思一下,点点头又是回去。

    把这些人捆绑好,赵进选了两个看起来格外害怕的仆役,叫上周学智夫妇一起,去搜何家大院里面的隐秘地方,这样的人物,院子里肯定有些机关暗室。

    果然不出赵进所料,夹墙、地窖、地道都被找了出来,但却没有人藏在里面,原因很简单,赵进他们冲入的太过突然,所有人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而且何家这边,地窖、夹墙这样的隐秘地方,只有何伟远一个人知道,家人仆妇们只是隐约有个判断,平时也不敢去找,现在为了戴罪立功,指点方向出来,家丁们仔细搜寻,就找出来了。

    人没有找到,收获却不小金子银子铜钱杂七杂八的堆起来,差不多有一万三千多两,按照周学智的交待,这些银子不仅仅是何伟远的私财,还有些要给出去的好处,还有给山东总坛上供的香火,这两笔都是大钱,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成色不错的铜钱。

    除了现钱之外,在库房里居然还有上千匹绸缎,尽管大家都不太懂绸缎成色,可看花纹光泽估计是上好的货色,绸缎边上还有十几个箱笼,里面放着的都是各式南货,还有几袋子香料。

    靠墙的地方则是有三层的木架子,上面前是用草袋子包括着的瓷器,仓库不过三间平房,里面装着的东西五花八门,也值个几千两银子。

    解释这些东西的时候,周学智迟疑了下,但还是知无不言,这些都是赃物,何伟远身为土豪,窝赃销赃也是本行之一,这在江湖上还有个说法,叫做“窝主”。

    大凡在交通方便的村镇,土豪都有这个副业,各路盗匪的赃物都会汇集到这边,坐地的土豪窝主低价收进,再用相对高的价钱卖出,利润极为丰厚。

    徐州城虽然凋敝,但紧邻黄河,距离运河也不远,更是6路枢纽,过路商旅不少,劫财害命的强盗也不少。

    钱财点过去,又在地窖里取出来了各式兵器,雁翎刀二十把,朴刀三十把,长矛六十根,弓十张,箭千余支,然后还有棉甲十身,锁子甲五身,这些也都保护的非常好,让赵进没想到的是,除了这些之外,居然还有两杆火铳,尽管这火铳制造的颇为粗陋,连枪管都不怎么直。

    这些兵器也保存的很完好,按照周学智的话说,几次黄河泛滥,何伟远第一着紧钱财,第二就是这些兵器了。

    让大家没想到的是,钱财、赃物和兵器都保存的很不错,那些关于闻香教的神像、经文、标志、符咒之类的却在一个偏院里,看着都很破旧,这个状态怎么看都不像是为了隐蔽,根本就是不用心。

    “何老……何老贼入教是为了求个助力,那里会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不过是借此控制这一片的教众,他也走进学有过功名的人物……”周学智解释了一番。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