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你要去那里?”

    “趁着消息传递不过去,孩儿兄弟几个要尽快去何家庄那边。 ”赵进肃然回答。

    伏击者招供出何伟远的事情,赵进只和赵振堂这边说了,赵振堂当然明白赵进要去于什么,他马上板起脸,但张嘴又合上,到最后只是长叹一声,赵振堂的声音莫名有些于涩,低声说道:“小进,就算没你赚的这份银子,咱们家一样活得很好,呆在徐州城里,没人敢把你怎么样,你何必”

    话说了半截,赵振堂就停住,因为他看到自己儿子的表情很淡然,赵振堂明白自己劝不动,可他犹豫了下又是开口了,这次赵振堂的声音有些颤。

    “小进,我和你娘就你这么一根独苗,你可不能再有个闪失了,你要真有个好歹,我和我和你娘”赵振堂说到最后说不下去,声音都哽咽起来。

    赵进上前抓住赵振堂的手臂晃了晃,开口说道:“爹,你不必担心,这么多人孩儿都杀了,他一个空虚没防备的何家庄又算得上什么。”

    赵振堂一肚子的话都被赵进的回答堵了回去,他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些尸体,突然间打了个寒颤,只觉得自家儿子这话杀气森森。

    看着父亲不再劝阻,赵进叮嘱说道:“爹,明天天一亮你们就带着马匹回城,这边尸体先放着,然后您亲自坐镇酒坊那边,让石头带着一百名家丁来何家庄,让雷财领着五十人把李顺家围住,然后一切等孩儿的消息。”

    赵振堂张嘴合上,到最后只是点点头,赵进又开口说道:“麻烦爹安排人带路赶车,我们现在就要出。”

    跟赵振堂这边交待完,赵进转身说道:“今天辛苦各位了,请诸位请家父安排,等今夜过去,我这边必有重谢。”

    说完后赵进抱拳作揖,那十几个差人慌不迭的抱拳回礼,口中连声说道“好说”“好说”,刚才看到的杀戮和尸体已经把他们彻底震撼了,这浑身是血的赵进在他们眼里看来,就是个杀神怪物,他的话谁敢不听。

    赵进走回到陈晃那边,陈旱身边堆着一堆东西,站起来说道:“城门快要关了,咱们没办法回去换装,不过这些响马强盗东西带得很全,有皮袄,有磨刀石,还有火媒之类的东西,都捡了些有用的过来,只可惜没有长矛,你没趁手的东西。”

    伏击赵进的亡命盗匪从三仙台那边赶来,肯定做了准备,穿着皮袄为了御寒,战斗时则脱下,磨刀石之类的都是常备,毕竟他们也需要保养兵器,有了磨刀石,打磨修复兵器就容易些,这个陈晃也经常做。

    赵进拿起手中的半截长矛挥了挥说道:“这半截也够用,到何家庄有得换

    用长矛的人分两个极端,普通长矛造价低廉,毕竟仅仅矛尖用铁,所以寻常壮丁乡勇,普通官兵都用长矛,可想要用的jing也难,武人俗话“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就是说这个,想要把长矛练好,要下几年甚至十年的功夫,因为如此,江湖上很多人不会用枪,因为他们要闯荡,要财,要尽快用武技博快活,所以他们练的更多是刀剑斧棍之类的东西。

    停在路上的大车三辆都能用,把树林里的马匹拽来几匹,上了车辕,然后开始喂食草料,赵进他们那辆大车上还有不少于粮,也被公差们拿出来喂牲口,按照他们的话说,牲口要赶路必须吃硬于粮,这样才能有力气。

    披着羊皮袄的赵进他们分别上了车,对于赶夜路,公差们的经验更丰富,他们在伏击者的马匹鞍袋里搜检,又砍了一堆的木棍,都放在了车上,更有人提醒说道:“这大冷天的,要轮班睡,有人要一直和赶车的说着话,过一段就要把睡着的人推醒,免得被冻死在路上。”

    等一切准备好,两个熟悉路会赶车的公差吆喝着让牲口起步,赵振堂和其他人站在边上,都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老爷,小的也要跟着去”一直没怎么出声的张虎斌冲出来说道。

    “在这看着,今晚睡一觉,明天和石满强一起过去”赵进在车上说道。

    张虎斌用力的点点头,赵进看了看满脸担心的赵振堂,想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好,马车慢慢走远,赵振堂向前走了两步,用近乎于哑的声音喊道:“一定要小心”

    赵进在车上举起手中的半截长矛,却没有出声回答。

    马车走夜路,度不快,也就没什么冷风,一辆马车三个人,车上铺着毛毡,每人穿着皮袄,盖着皮袄,虽说味道不太好闻,但还算暖和。

    “你们先睡,我看着。”赵进开口说道。

    其他人也不和赵进客气,立刻抓紧时间休息,只有陈晃坐在另一辆大车上,直接拿起积雪,用磨刀石开始打磨长刀,磨刀的声音很单调,听久了就让人昏昏yu睡,赵进都忍不住打了个瞌睡。

    赶车的公差可能也是怕自己瞌睡,也可能是为了排解无聊,突然开口说道:“何家庄那可是个好地方,四通八达的,几个大集市都在那边,那边的何员外做起了好大家业,不说别的,他家那酒坊就了不得”

    赵进本来眼皮都抬不起来,正在那里强撑着,赶车差人的话也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可听到这里,猛地从车上坐了起来,他这动作很大,可身边的刘勇和王兆靖睡得很沉,压根没有反应,显见是累极了。

    赶车那位也诧异的回头看了眼,转过头继续笑着说道:“他那酒算是不错的了,当然,没办法和进爷你的酒比,不过他那里酒不少,都卖到外面去了,咱们徐州人喝过的反倒不多,逢年过节的想要喝,还要找人才能买到。”

    后面的话,赵进都没有听进去,赶车这位差人看似无意的话,却让他什么都明白了。

    这一切的原因还是为了利益,自己做酒,对方也做酒,飘香酒坊做出好酒,成本低廉,又有营销的手段,而且还看护的严密,配方和工匠都护的好,酒坊更是好似要塞,让人无从下手。

    自己这边做大,等于是断了别人财路,断人财路最是结仇,何况对方还是闻香教徐州会主,更是本地土豪。

    双方到了这个地步,没有一丝讲和的可能,而且这飘香酒坊代表着金山银海,任谁也会被勾动贪心,这方方面面的原因加在一起,导致了今ri的杀局。

    还真是灯下黑,何伟远就在徐州城边上三仙台何家庄,自己却一直没办法知道,想来对酒坊的袭扰就是这何伟远的手段,自己追查到那两名传头,那两名传头随后被灭口,想来也是这何伟远的手段。

    这何伟远一直隐藏自己的身份,连闻香教徐州地面的大部分传头都不知道,却一直可以通过杀人立威,震慑所有人不敢乱动,心机手段也实在是了得。

    赵进在车上陷入了沉思,针对自己的这个伏击,应该在年前就开始布置,他们抛出高家庄这个诱饵,知道自己没有别的选择,搬迁酒坊的愿望又很迫切,所以最后肯定会选中高家庄,然后肯定会出城来看。

    呆在徐州城内,有兄弟,有家丁,从某种意义上,官府的差役和官兵也算是保护,可一旦出城,那就成了靶子。

    如果没有这五年的苦练不停,如果没有时常演练的配合,如果没有从前经历过的战斗,今天恐怕真的要死在路上了。

    可是大雷想到这个挡在自己面前的兄弟,赵进心里一阵抽痛,家丁们的牺牲同样让他感觉到心疼,可孙大雷的战死,却好像从他身上割下一块肉,想想就是挖心一般的痛苦。

    自己是不是过于万全小心,总是呆在城里不肯出来,结果在徐州城外好像是个瞎子,而徐州城内自以为掌控,却被人在眼皮底下做了好多瞒天过海的勾当,应该更加大胆,更加自信一些。

    在单调的磨刀声中,赵进裹着羊皮袄沉沉睡去,心悲身疲,再睁眼的时候天边已经蒙蒙亮了,羊皮袄虽然保温,可一夜过去,已经没什么温暖了。

    “再走一个多时辰就能到何家庄了。”赵进这一动,赶车的差人却觉了,笑着回头说道。

    另一辆车上的人全都睡着了,赶车的差人也不停的打着哈欠,赵进下去方便了下追上来,却已经睡不着了,和赶车的差人闲聊才知道,昨夜他睡着之后,伙伴们轮流起来,等天黑下来,伙伴们换班打着火把走在前面带路,甚至半路上还停下喂了喂牲口,休整一会,这些赵进都没有感觉到。

    看看放在身边的长矛,现矛尖已经被重新打磨过,看来陈晃晚上也没闲着,就自己睡了一晚上,赵进摇摇头,却抽出腰间短刀把皮袍的内衬割开,用布条在矛杆上缠绕,现在矛杆不长,必须要保证不脱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