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南方缺马,强盗土匪本就不是什么豪富的组织,有马更是难得,往往马匹数量的多少代表他们的实力,从刚才的战斗中也能看出来敌人的层次,彼此有配合,也拿着很像样的兵器,而且杀到只剩一小半的时候才溃退,的确很强了。

    “我听杀猪李那边的人说过,在匪帮里,会骑马的和会shè箭的,分赃的时候都能多拿一份,他娘的,这帮人还真下了本钱”刘勇边上咬牙说道。

    开弓shè箭还要有准头,这没有三年五年的功夫根本做不到,这是一份手艺,也是一份本钱,这样的人在匪帮里的地位也不低。

    吉香从一匹马的鞍袋里翻出张皮垫子,缓缓坐在地上,身体一靠树于就抽搐了下,赵进连忙看过去,吉香呲牙咧嘴的摆摆手说道:“估计后背青了,没什么事,大哥,接下来咱们就在这里呆着吗?”

    大家都有点糊涂,不知道赵进的安排是为什么,按说经过这么惊心动魄的围杀,当务之急是先离开这里,免得敌人还有后手。

    “不用担心,敌人不会有生力军来了,如果那何伟远还能再派几十个这样的角sè来,这徐州和淮安府的地面早就是他最大了,何必藏头露尾到现在。”赵进好像知道大家的想法,开口解释说道。

    手里如果真有一百几十个骑马的亡命徒,真就可以在山东和南直隶这一片横行了,徐州参将手里也才两百多骑而已,看何伟远低调隐藏的样子,根本不像是有这等实力的人物,何况这次来伏击的亡命盗匪里,有山东的,有淮安府的,还有他何家庄的,算是东拼西凑,怎么可能还有生力军。

    “之所以守在这里,是等那十几个溃散的伏兵回来,他们都不是本地人,想要逃跑必然要骑马,回来一个就杀一个”赵进说道。

    当时那些溃逃的伏击者没有朝着坡上跑的,而是向容易跑的地方逃窜,当时吓破了胆子,要跑很远才知道回头,赵进他们过来后还没有人回来。

    听到这个,大家jing神都跟着振奋了下,对这些不共戴天的仇敌,一定要杀光才痛快。

    赵进沉吟了下继续说道:“不过我们在这里等着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防止有人骑马回去报信。”

    说到这里,赵进沉吟了下,又是开口说道:“这些喽啰杀了后又能怎么样,罪魁祸才最该死。”

    众人都是一震,齐齐看向赵进,赵进继续说道:“何伟远和李顺设下这个杀局来,也能想到对咱们酒坊的夜袭和放火都是谁于的,李顺呆在城内跑不了,那何伟远派了这么多人出来,庄子里肯定空虚无比,他更想不到咱们兄弟几个人杀光了他近百人,趁这个机会,正好攻其不备。”

    说完这些话,场面安静了不少,赵进看着众人,没想到王兆靖猛地站直了身体,咬牙说道:“不血洗何家庄,那就是后患无穷,如果这次放炮了他们,以后还有更大的麻烦。”

    王兆靖之所以这么激动,一方面是仇恨,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遭遇大敌时候的失态,当时差点崩溃,现在就要用加倍的勇敢证明回来。

    陈晃手里拿着外袍的一角,在地上捞起积雪,擦拭着沾血的长刀,长刀又变得雪亮,他拿起刀锋看了看刀刃,摇头说道:“去之前要在城外换一下兵器,你的长矛断了,我的刀也已经卷刃。”

    “去大哥你说怎么办我都跟着,给大雷报仇”刘勇嘶声说道。

    “可咱们几个都不会骑马?”吉香开口说道。

    “不会骑马,就坐大车过去,就算咱们走过去,天亮之前也能走到。”赵进肃声说道。

    话说到这里,众人都没有任何异议,只是在那里静静等待。

    和赵进的预料的一样,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才有人靠近这边,逃回来的人失魂落魄,甚至都没有现隐藏在马群中的赵进等人。

    就这么以逸待劳的杀了七个,还有两人现不好,根本顾不上什么马匹,直接跑远了。

    接下来就没有人跑过来,或许是被那杀戮吓得崩溃,已经不敢回来。

    就这么一直等到天将黑的时候,赵进他们轮流去官道上那边,看看城内的人到底来没来,顺便替换已经疲惫的张虎斌。

    吉香和刘勇用携带的火媒生火,刚刚烧起来,听到了密集的马蹄声。

    但赵进他们的第一反应不是冲下官道迎接,而是立刻跑到树林里躲藏起来,直到听见董冰峰的喊声。

    赵振堂不会骑马,他和一名骑手两人共骑一马,因为他身躯胖大,那骑手特意带着两匹马轮换,即便这样,到了这里的时候,马身上也全是汗水。

    一共带来了十六个骑马的人,大部分赵进都认得,衙门里的捕快分步快和马快,但徐州这边的捕快养尊处优的多,骑马的大多是白役公差,而且赵振堂也拎得清楚,这次带来的差人里是他能用动的自己人。

    看着赵进和伙伴们浑身血污,满脸憔悴神sè,下马走过来的赵振堂吓了一跳,尽管董冰峰没和他们说什么,他也能猜个大概,赵振堂连忙靠近观看,看到脸上那伤口禁不住倒吸了口凉气,皱眉说道:“刀枪无眼,你今天知道教训了”

    说完这句,赵振堂纳闷的左右看看,开口问道:“跟着你的那些人呢?孙大雷呢?”

    赵进想要开口,可总觉得嗓子里有什么被堵住,反复几次才指着一边的山坡涩声说道:“他们都在树林里用雪埋着,坡那边是伏击我们的贼人。”

    赵振堂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只是点点头,随即身体一震,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了赵进一眼,快步向着坡地走去,赵进低着头跟上,差人们也都跟了过去

    其实他们埋的并不深,仅仅是用雪遮盖,在路上看过来,往往会因为稀疏林木的遮蔽忽略过去,何况赵振堂他们赶过来的时候天sè已经变暗,更是注意不到。

    但走进树林之后,一切就能看清楚了,董冰峰把尸体上的雪扫去,一具具的展现出来,孙大雷脸上还挂着僵住的笑容,董冰峰又是忍不住哭出来,赵进用手狠狠的揉着眼睛,可还是止不住眼泪流淌。

    开始见到尸体,赵振堂和身后的差人们忍不住低声惊呼,可一具具看下来,他们都是沉默了。

    坡这边看完,赵进又领着他们去了坡地的另一边,丘陵坡顶处光线还可以,大家向下一看,齐齐的出惊呼,然后声音又齐齐的被斩断。

    每个人都被眼前的场面震撼了,树林里横七竖八都是尸体,因为林木遮蔽,天sè昏暗,好像看不到尽头一样。

    赵进用于涩的声音简单的说了下所生的事情,大家都安静听着,实际上是被震撼的愣住了,等赵进说完,赵振堂才长出了一口气,又是问道:“多少人伏击你们,你们杀了多少人?”

    “差不多有过百人,跑了十几个”其实赵进刚才的讲述里说得很清楚,只不过谁也不能相信,作为父亲的赵振堂也是如此。

    “你不是说先前你的家丁被shè死了好多,只剩下一个,就你们几个杀了这么多?”赵振堂又是问道。

    赵进点点头说道:“我们比他们强,所以杀了这么多。”

    赵振堂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跟着他的那些差人声音放得很低,但这边也能挺清楚。

    “蒙山虎,那不是山东过来的大盗?在沛县洗了两个村子的?”

    “不是洗了村子的,村子算个屁,那两个庄子一家在盐路上,一家跟蒙山虎结仇,两家庄子里都养着家丁私兵的,还不是被人冲进去屠了”

    “草窝子那帮人悬赏都过一千两了?”

    “暗红恐怕还不止这个数,前年那火并,淮安府可是死了个巡检”

    徐州豪强遍地,庄园大族都蓄养私兵,官府都不敢轻易招惹,蒙山虎那帮人居然洗掉了两个庄子,而淮安府产淮盐,盐枭横行,巡检查缉私盐,本身又是盐枭,手里往往有很强的武力,吃得饱,装备好,比官兵强出好多,草窝子的人居然能火并掉巡检,力量可想而知,这两伙都是强悍异常。

    可就是这样的亡命队伍,居然被赵进他们几个人杀了个于净,赵进他们的强悍更让人惊叹。

    这些话赵进懒得继续听,他开口说道:“爹,坡上的尸体先不用管,孩儿已经找到了这些匪徒拴马的地方,大旱他们在那边守着,你们先跟我过来。”

    对赵进的话,大家下意识的遵从,都没有任何的异议,好像一个晚辈令理所当然。

    大家到了拴马的地方,看到陈晃几个人正在烤火,他们现这边人过来立刻起身戒备,打了个招呼才放松下来。

    “爹,今晚劳烦你们在这边守一夜,晚上只要靠近这马群的人一律杀了。”赵进冷声说道。

    赵振堂沉默着点点头,随即开口问道:“现在城门也要关了,你跟着我们在这边呆一晚上?”

    “不,孩儿晚上还要赶路,还要劳烦爹安排两个熟悉路,会赶车的人帮忙”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