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话喊出,本来脸上有畏惧神sè的伏击者们立刻躁动起来,脸上也多了几分狰狞的勇气,更有人喊道:“兄弟们,咱们大伙赌这一票,死的倒霉,活的多分,杀了他们”

    话音未落,有人咆哮着挥刀冲上,对这些敢于白ri行凶的亡命之徒来说,这种赌运气的说法非但没让他们算计,反而激凶xing。

    王兆靖脚步一停,滑步向下冲去,狭锋长剑轻便,他走的就是迅捷快的路数,冲上那人还未挥刀,先被刺中手腕,兵器落地,还没来得及做别的反应,咽喉又被刺中,刚冲来的追兵势头又是一缓,可同样的,赵进他们几人的冲势也跟着一慢。

    “上,上”似乎是头目样的人物在大声的催促。

    林木虽然稀疏,但仍然阻碍人的行动,何况赵进他们三人并排前进,而且还是上坡,短短一停,又有被围住的危险。

    就在这时候,突然间在坡下的方向有惨叫传出,声音凄厉异常,众人看过去,现一个站在外围的伏击者一条小腿已经被斩断,整个人躺在地上惨嚎。

    伏击者的行动都已经小心异常,生怕被对方的冷箭shè到,可现在袭击来的并不是冷箭

    那人惨嚎刚喊出,其他人注意力看向他,在一棵树于后猛地闪出一人,挥刀就是扑上,太近太快,想要举起兵器已经来不及,被那人直接搂抱着倒地,扑上那人的刀死命的戳向被抱住的伏击者。

    两人倒地时候,雪地已经成了血地,突然出现的人向后一个翻滚,拔腿就跑,靠近的人叫骂着追上,突然从雪地坑洼里有人起身,这人身材瘦小,手里却拿着斧头,他砍得只是小腿,又快又准

    “咔嚓”一声,那人小腿直接被砍断,又是倒了一个,这突然的袭击吓得伏击者连忙后退,趁这个空挡,砍腿的那人也是扭头就跑。

    “追上去”这种打了就跑的突袭让坡下的伏击者七窍生烟,怒吼着就要追击。

    沉默了一会的破空尖啸又是响起,准确的钉在了最前面那人的胸膛上,敌人还有弓手在放冷箭,伏击者们又是连忙后退。

    坡下的混乱吸引了不少注意力,赵进大笑一声,长矛一摆,挡开面前那人的雁翎刀,猛地向上一挑,那人动作不慢,直接向后闪躲,可长矛如毒蛇吐信,猛地前窜,直接把人贯穿。

    “小勇和大香好样的,咱们冲啊”坡下那混乱就是刘勇和吉香的杰作,下面的折腾让他们的劲头更足。

    赵进向前两步,身后却有更多的人围上来,陈晃转身,举刀过头,爆喝一声,双臂抡起劈下,堂堂正正一刀,却有一往无前的气势,追上来的几个人下意识的向后闪躲,有一个人躲不掉,绝望的举起手中单刀格挡,“咔嚓”一声,刀身直接被劈断,陈晃的长刀势头不减,直接砍掉了他半边身子。

    鲜血直接从身体里喷了出来,这么猛的势头,这么惨烈的场面,追击的人都是止步不前,还有人低声咒骂说道:“这几个小崽子未免太难啃了”

    陈晃横在那里好像一座山,赵进却顾不得身后的同伴,继续向上,那几个弓手已经注意到了这边,可赵进向前的时候只是绕着树走,他们没有找到shè箭的机会。

    才走出几步,后面的追兵有人去纠缠陈晃,有人越过陈晃追了上来,王兆靖回头看了眼,咬牙持剑转身迎上。

    距离不到十步了,“嗖”的一声尖啸,对面的弓手开弓shè箭,赵进动作一僵,但那箭支飞到半途却碰撞在树于上磕飞。

    再向前,和弓手之间就没有树木的阻隔了,弓手价值最为宝贵,所以不会参与到肉搏之中,他们为了保证shè击的效果和jing度,也特意站在坡顶这个高点,这里也是最开阔的地方,冲到坡顶,必然会有片刻的间隙会被弓手shè击。

    赵进没有直着冲上,反倒身子一晃,猛地向另一侧的树木跑去,听着身后“嗖嗖”连声,呼啸而来的箭支有的落空,有的挡在树木上,赵进借着这棵树遮蔽一下,这棵树又是向前靠近了一些。

    “快来人,这小子杀过来了”弓手们也觉得不好,在那里扯着嗓子大喊

    可是下面的那些伏击者要么防备冷箭,要么和陈晃他们纠缠,根本没人能冲上来,有几个绕过来的,却距离还远。

    再怎么遮蔽,还是要冒着弓箭冲锋,赵进仅在那那棵树后停顿一下,然后转了出来,尽管来回冲杀,浑身已经疲惫酸疼,但他还是摆出了最标准的持矛冲锋姿态,大吼一声“杀”,大踏步的冲了过去。

    六张弓都转向赵进,每张弓都开满了,可每张弓都在颤抖,双方距离不足十步,弓手们能清楚的看到长矛上的血迹,更让他们颤栗的是赵进的气势,虽一人却如千军万马。

    身为弓手,不用浴血拼杀就能拿到厚饷重金,自然会惜命,看着血淋淋的杀神冲过来,没有谁能和平常一样开弓shè箭。

    “妈呀”有人叫喊一声,丢掉手中的弓箭就跑,可其他人还是shè出了箭

    手在颤抖,想着躲闪逃命,自然不会有什么准头,但距离这么近,再歪也能shè正。

    赵进步伐不慢,但他的动作很僵硬绷紧,他的全副注意力都在对面的弓手身上,他手中的长矛在大幅摆动,不过这不是颤抖,而是可以挡住弓箭。

    “弓箭shè过来,你摆动长矛总能打过几根箭,虽说未必能保命,可事关生死,总要去试试。”赵进清楚的记得叔父赵振兴的教诲。

    “啪”的一声响,矛杆一颤,一支箭被打飞到一旁,但赵进根本顾不上这个,劲风扑面而来,仓促间猛地偏头,箭支擦脸而过,脸颊温热一片,火辣辣的生疼。

    剩下的五名弓手又有一人丢掉弓箭,扭头就跑,其他四人在手忙脚乱的继续搭箭,可赵进已经到了他们身前。

    惨叫一声,一人已经被刺穿,一刺一收,另一人又被刺中小腹,第三人已经把弓拉开,可如此近的距离,他已经吓坏了胆,箭支几次没有放在弓上,赵进爆喝一声,长矛直接刺穿了这个人,第四名弓手索xing丢了手中弓箭,准备掏出自己的短兵器,赵进没有抽出长矛,反倒力向前冲了几步,借势靠近,单手持矛,反手抽出自己的短刀,在第四名弓手身上连戳几下,鲜血喷涌,也是活不了了。

    这还不算完,赵进一脚踢开长矛上的尸体,向前快走几步,看到刚跑掉的弓手因为慌乱摔在坡地上,正撑着自己爬起来,赵进狂奔追上,手中短刀狠狠的砍在这弓手的脖颈。

    那个最先跑的已经不见了踪影,赵进快步重新跑上坡顶,拿着短刀把弓弦全部割断,这才深吸了一口气,站直了身体。

    突进弓手,连杀五人,更不要提先前的血战,赵进浑身无一处不疼,双臂甚至有抽筋的前兆,他随手在脸上一抹,满手都是鲜血,刚才那一箭把脸擦破了。

    这时候才有两个伏击者冲上了坡顶,看到站在那里的赵进,再看看横尸遍地的弓手,他们下意识的后退,赵进加快脚步,这两个人后退几步,一个人扭头就跑,另一个人被身后的东西绊了下,手脚并用的爬起逃跑。

    坡地的这一边,陈晃和王兆靖都已经陷入了包围,而远处则是刘勇和吉香边跑边打,后面追击的人并不多,因为稍不注意就会被突然来的箭支shè中。

    赵进没跑几步,就停了下来,他深呼吸几大口,然后拿着长矛向下走来。

    “弓手没了?”“那小子一个人”

    在这样激战围杀的场面中,居然安静了下,连围攻陈晃和王兆靖的那些伏击者都在后退,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赵进。

    几个半大孩子,在半路上毫无悬念的被伏击,虽然诱饵被杀,可来了足足百人,各个身上有本事,见过血腥厮杀,而且己方还有六名弓手,可就这么厮杀到现在,自己这边死了差不多有一半,而这几个半大孩子却仍然在战

    现在赵进他们在伏击者眼中并不是什么半大少年,而是杀神,浑身浴血的杀神

    赵进才向下走了两步,猛看到王兆靖和陈晃神sè剧变,王兆靖更是急忙喊道:“小心”

    这边喊声刚起,身侧已经劲风扑面,转头看,一名大汉手持朴刀迎头砍下,仓促间举起长矛格挡,这一次却劈在了矛杆上,直接将长矛劈断。

    所有伏击者都是面露喜sè,恶战至今,却是偷袭要解决战斗,那人举刀继续劈下,赵进没有退,丢掉半截,直接拿着矛尖那半截冲上。

    偷袭者刀没有砍下,却看到赵进冲来,急忙后退两步,没曾想赵进前进一步,单腿跪在了地上,偷袭者大喜,顺势就要动手。

    坡地上其他人的战斗居然停住了,所有人都在盯着这突然的激战,眼看着那刀就要劈到,赵进怒吼一声,整个人从地上弹起,搂着偷袭者的腰,两个人一起滚在雪地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