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退了五步,赵进突然大喊一声跑,扭头朝着坡下就跑,伙伴们早就习惯了下意识的听从,没任何停顿,跟着跑。

    倒是坡上那些大汉一直小心翼翼,听到这声大喊后都被吓了一跳,都是停住防御,却没想到赵进他们已经狂奔拉开了距离。

    “追”本以为手到擒来的目标这样难缠,赵进他们说攻就攻,说走就走的举动更被认为是挑衅,伏击者纷纷怒吼追了下去。

    本来距离不远,突然开跑也不过多拉开十步不到,追击者们很快就是迫近,就在这时,赵进和陈晃突然转身迎上。

    追击之时撒开了跑,谁也没有想到对方会回头,还没反应过来,矛尖刀刃已经到了眼前,跑在最前面的两个又是了账。

    伏击者们的追击一停,赵进和陈晃转身又跑,追击者这次慢了半拍,怒吼着又是追上,刚追出两步,其他人仍在跑,王兆靖却突然转身,站定后手中长剑平端前指,滑步迎上。

    他正对面那人已经有了防备,看到王兆靖持剑冲来,手中朴刀一摆,迎着冲上,朴刀长于佩剑,怎么也是占着便宜。

    两人就要交错,王兆靖直接变换了方向,正对那人手中朴刀一横,就要追打,王兆靖侧身时已经弯腰伏低,手中长剑不去刺,只在敌人腿上拖了两下,剑刃锋利,这两下就在那人腿上割出了伤口,那人痛叫一声,下意识的向边上一闪,肋部却已经露出了空门,王兆靖双手推剑,直刺过去,从肋骨缝隙刺入身体,又杀一人。

    这一纠缠就耽误了时间,王兆靖把剑拔出来,身边已经有三个人围上,而赵进他们已经跑到了十几步外。

    王兆靖握剑横在身前,空出来的那只手摸摸红肿的脸颊,笑着摆出了起手的姿势。

    现在伏击者们已经不再大意,各个如临大敌,围着王兆靖的人从三个变成了五个,谁也不妄动冒进,缓缓避过去。

    王兆靖防备森严,但敌人在四周,总有照应不到的方向,一人瞅着空子,挥刀朝着王兆靖的背心就砍下,王兆靖刚要转身格挡,身前的敌人也是动手了,顾得着前面顾不得后面,赵进他们已经转身,可仓促间怎么过得来。

    就在这千钧一的时候,半空中尖啸响起,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箭支破空的声音,围攻王兆靖的人都下意识的停了下,他们觉得这弓箭一定shè向王兆靖,他们觉得胜券在握,不必犯险,而王兆靖却抱着必死之心,他们这一停顿,王兆靖却径直朝着面前的人扑上,剑刃划过脖颈,鲜血狂喷。

    停顿的众人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可还没等后面那人动作,急飞来的箭支贯穿了他的咽喉。

    围攻王兆靖的伏击者这才反应过来,箭支是从另外一个方向shè来,这帮半大孩子居然还有弓手,而且还shè的这么准?大家下意识的向着旁边闪躲,王兆靖却不管不顾的揉身冲上,长剑又是贯穿一人。

    刺穿对方,那人怒吼着挥刀,王兆靖手腕一扭,这人身体抽搐,立刻软了下去,用自己剩下的最后一丝力气抓了一把。

    手碰到王兆靖的身上就松开,但这短暂停顿也给同伴争取了时间,在王兆靖身侧的一人怒吼着挥斧头就要砍下,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可那斧头还没砍下,长矛急刺来,直接刺穿脖颈。

    “读书人就是好面子,打你一巴掌,你也不用拼死证明啊”赵进骂了句,手持长矛靠在了王兆靖身边。

    陈晃衣服上全是血迹,他对面那人身高力大,长刀和朴刀碰撞角力,以陈晃这样的力量居然占不到便宜,陈晃居然松手,长刀落地,对面那人的动作也落空,陈晃却趁势冲近到跟前,摸出自己的短刀狠狠刺下,在那人肚子里搅和几下,又是死了一个。

    做完这些,陈晃胸口几乎被血浸透染红了,只不过那都是别人的鲜血,伏击者看着他手中只有一把两尺短刀,顿时就想过来找便宜,没曾想一个人呐喊着刚冲上,又是一箭shè来,钉在太阳穴上,其他人惊呼一声,又是后退的圈子大了些。

    “这帮崽子有弓手,就在对面坡上”惊呼和怒骂响成一片。

    陈晃则是上前捡起长刀,走到了赵进和王兆靖那边,三人呈丁字靠着,伏击者们虽然已经形成了包围,却不敢靠近,因为赵进这边的冷箭太准,谁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会倒霉。

    “小弟突然觉得,就算考不上举人,跟兄弟们交往一场,这辈子也算值了。”王兆靖嘿嘿笑着说道,不过因为腮帮还红肿,说话总是含糊。

    陈晃嗤笑一声,双手握刀做出起手式,笑骂说道:“扯什么臊,咱们几个还活着哪,你说这丧气的话作甚”

    王兆靖又在那里笑,赵进环视四周,冷声说道:“死的活的算起来,差不多有百余人,不知道谁背后策动,居然下了这么大的本钱。”

    “咱们那酒坊就是个金山,值得这么于”陈晃说道。

    “自以为小心,没曾想还是大意了,结果害死了大雷。”赵进声音变得有些低沉沙哑,随即咬牙说道:“杀光这些杂碎给大雷报仇”

    陈晃和王兆靖都沉默的点点头,陈晃抽了抽鼻子,似乎呼吸不畅,刚才还闹哄哄的场面,此时却陷入了安静的对峙,伏击者都散开靠着树于,赵进他们三人也靠着一棵枯树,同样不敢放松。

    董冰峰在对面坡地的高处shè箭,这边战斗的人们,只要离开树于的遮蔽,在稍微开阔的地方就有可能被弓箭shè到,而伏击者的弓手却因为树林的遮蔽和害怕误伤同伴,一直不敢shè箭。

    但大家都知道这种短暂的平静不会持续,毕竟伏击者的弓手有六个,赵进这边只有一个。

    “冲出去,快他娘的找出来那shè箭的”对面有咒骂声响起。

    “你们草窝子的人怎么不出去,弓手是我们蒙山虎的”

    “你们小声点,底细全他娘的漏出去。”

    “怕个鸟,这几个小崽子难不成还能活着走出去。”

    对面的谈话肆无忌惮,“草窝子”“蒙山虎”这些字号赵进都有耳闻,都是淮安府和山东的盗伙,没想到今ri来这边伏杀自己。

    伏击者不断的变换位置,从这棵树换到另一棵树,包围圈却越来越紧密,赵进三个人反而放缓了呼吸,刚开始的猝然搏杀过后,他们现在已经能调整自己的状态迎战了。

    “小勇和大香那里去了?”王兆靖开口问道,刚才大家即便是注意到,也没时间去问,厮杀间稍有分神就是丧命。

    赵进长矛向前一探,想要偷偷靠近的敌人慌忙后退,赵进扫视四周,他已经清楚看到伏击者的弓手出现在坡顶。

    距离不远,树木稀疏,赵进看得很清楚,六名弓手伏低身体,半开弓弦,紧张的四处张望,但他们的目标不是赵进三人,而是躲在暗处的董冰峰。

    “冰峰藏在什么地方,他们现在还没找到?”王兆靖为了轻松气氛,笑着问道。

    “估计他在树上猫着”一向沉默寡言的陈晃居然开口回答,说明他现在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陈旱话还没说完,就被赵进打断,赵进盯着弓手的方向说道:“只要能杀了那六个弓手,咱们的机会就大一些,愿意跟我冲过去吗?”

    “还他娘的问愿意不愿意,你说的算”陈晃骂了句脏话。

    赵进嘿嘿笑了声,一抖手中长矛,朝着坡顶弓手的方向冲过去,王兆靖在他左侧,陈晃在他右侧。

    坡上方的人本以为赵进会向下跑,就算突围也是从上向下跑更加迅,没曾想却冲上来了。

    这些汉子也是悍勇,后退一步就怒吼着举刀迎上,赵进正当面那人迎面一刀砍下,大开大合,胸腹间全是空当,但这人不是冒进,他的同伴已经从两侧掩杀,赵进侧面被威胁,这刺杀的动作根本不可能做完整。

    但他想错了,赵进根本不管两边冲来的敌人,他只盯着面前,好像整个树林里只有面前一个敌人。

    长矛刺入抽出,直接把尸体甩开,被刺杀这人临死前双目圆睁,满脸不可思议的神sè,没想到赵进的这么快这么狠,更没想到赵进根本不管两侧的敌人

    因为赵进相信同伴,相信伙伴们不会抛下自己,更相信伙伴们的实力,王兆靖的狭锋长剑根本没和对方武器碰撞,手臂扭转变向,直接从敌人左肋刺入,抽剑反手劈下,直接砍断了另一个敌人的手腕,而陈晃那边硬碰硬,第一下直接把对方手里的雁翎刀砍断,连着胸口划开,收刀横劈,正剁在第二敌人的脖颈上,鲜血喷了赵进三人一脸。

    “点子这么扎手”有人大喊。

    “这不是江湖上的把式”“他们兵器都是上等货sè……”对面骂声和吆喝声不断,可赵进他们已经向上走了七步,看到前面同伴们的惨状,后面的伏击者都情不自禁的闪开。

    “各位老少爷们,这几个小子可是八千两的赏格,宰了他们,可以快活几年,别放跑了他们”有人扯着嗓子大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