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声音越来越小,孙大雷五官一抽搐,猛地咬牙,“扑通”直接跪在了地上,他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眼神已经涣散。

    赵进脸在抽搐,嗓子好像被什么堵住,只是这时什么都顾不得,他转身朝着树林就跑,身后箭支破空的呼啸又是响起,赵进人朝着前面一扑,直接趴在了雪地上,箭支没入雪地,钉入树于,全部落空。

    “追,他们跑不远”听到身后有人大声吼着下令,赵进不敢耽搁,伸手拿起长矛,继续朝着树林深处狂奔。

    跑出几步,赵进回头张望,现伏击者已经上了官道,正在朝着树林这边冲来,而孙大雷已经趴在了雪地上,背后钉着几根羽箭。

    赵进再也控制不住,热泪滚滚流淌,他一边伸手去擦,一边脚步不停,没跑出多远,却现伙伴们的正在那边等待,伙伴们神情复杂,有恐惧,有悲伤,也有不知所措。

    “大哥,怎么办?”吉香颤抖着声音问道。

    “怎么办,先跑”赵进大喊了声,自己难不成是替他们cao心太多,事事都要问自己。

    被他这么一吼,吉香打了个激灵,扭头朝着山坡上就跑,其他众人也都是跟上,赵进放慢了脚步,还是在众人的身后,陈晃本来可以跑在前面,却稍微停顿了下,和赵进并排狂奔。

    “就这么跑吗?”陈晃大声问道,他声音很沙哑,鼻子好像被什么堵住。

    “在这边坡地上被围住就是个死,翻过这个坡再说不要跑直线,绕着树跑”赵进边跑边气喘吁吁的说话,最后一句大喊更让他岔了气,一阵剧烈的咳嗽。

    伏击者的弓箭也shè了两次,箭支呼啸,不过在这树林中根本没个准头,没有人被shè中。

    路边的丘陵不高,眼看就要翻过坡顶,正在这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了十几个人,各个手持朴刀,狞笑着冲了下来。

    前有阻截,后有追兵,六名伙伴的脚步下意识停了下,只是赵进随即反应过来,大喊道:“冲过去”

    绝境激了勇气和潜力,明明赵进向上仰攻,度却比坡上埋伏的人还要快,几步到了跟前,长矛如电刺出,对方的朴刀刚举起,直接被长矛刺穿,长矛抽出,赵进双臂一摆,矛刃直接砸在边上那人的脖颈上,豁开一个血口,也是不活了。

    陈晃挥刀一架,反手一劈,立刻斩,趁着陈晃收刀,有一名敌人怒吼着挥刀冲上,刚迈出两步,一柄短斧旋转着飞来,正正劈在他面门上。

    谁能想到这些年轻人居然如此骁勇,伏击者们顿时向着四下散开,更有人吆喝着说道:“他们跑不远,等大家伙上来再动手”

    赵进他们却不耽搁,脚步不停的冲了过去,刘勇直接把劈中对方的短斧拔下,而王兆靖一直是失魂落魄。

    看来敌人的重点都在另外一侧,赵进唯一庆幸的是,敌人在这边的山上没有布置弓手,想来弓手有限,只能集中在一边保证最大的杀伤。

    山坡这边没有更多的伏兵,赵进领着伙伴们翻过之后又跑了十几步,赵进大喊一声:“都停下来”

    伙伴们下意识的停住脚步,赵进手握长矛大声说道:“荒郊野地,咱们对地形不熟,没办法跑远,被追上肯定是死,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这里和他们拼了

    “他他们那么多人”谁也想不到这颤抖着的话语是王兆靖说的,赵进只是继续说道:“被追上是死,和他们拼了就算死还能够本”

    陈晃没有出声,手中长刀摆了摆,刘勇的短斧拿在手中,吉香拿着厚背的四尺直刀,王兆靖想要抽剑,几次都没有抽出来,他声音里已经带着哭腔:“我我要金榜题名,我要我不能死在”

    坡那边的叫喊和嘈杂越来越近,眼看着王兆靖的jing神就要崩溃,赵进上前抓住他衣服,狠狠两个耳光抽下,咬牙喝道:“害怕的话你死的更快”

    耳光抽下,王兆靖脸颊立刻红肿起来,不过王兆靖却冷静下来,挣脱赵进的手,反手抽出了剑,另一只手捂着脸说道:“赵兄,你打的太狠了”

    “冰峰,你带着弓箭,你现在找个高处shè箭,最好是先把对方的弓手shè杀,快走”赵进大喊一声,董冰峰和孙大雷关系最为密切,此时他眼圈通红,脸上还有被冻结的泪痕,听到这话点点头,快步跑了开去。

    赵进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坡顶已经有人出现,赵进晃晃肩膀,沉声说道:“借着树木做屏障,彼此不要离得太远”

    他沉声说话,周围人的情绪也跟着稳定下来,王兆靖挤出个笑容,却牵扯到脸颊上的红肿,含含糊糊的问道:“赵兄,你怕不怕?”

    “怕,不过武人死在沙场上,总比死在床上好”赵进朗声回答,迈步向上走去。

    双方距离已经拉近到十几步,彼此之间都是林木,尽管林木稀疏并不阻碍人的行动,但弓箭没办法shè到二十步之外,视角和shè击范围都被树木局限。

    伏击者都是青壮汉子,有人穿着黑sè短袄,有人反穿羊皮袍,手中兵器有几种,主要是朴刀、雁翎刀和短斧,不少人腰间还别着短刀,这些伏击者彼此拉开距离,并没有狂奔追赶,反倒是大步行走。

    寻常寨丁匪众,无非拿着木棍,好一些拿着杆破烂长枪,这刀斧之类价钱是长矛十几倍几十倍,只有训练有素,懂得武技的人才会用,看他们的临战表现,知道配合弓箭,知道何时冲锋,只有久经战阵的人才能这么做。

    这样的表现让赵进更加凛然,敌人兵器有规制,行动有规矩,这可不是什么乌合之众,不是豪强的私兵就是真正的江洋大盗。

    心中凛然jing惕,但赵进的脚步却不停,他一直在观察着前面人,看看有没有弓手出现,赵进还注意到走在最前面的几个人都是健壮大汉,有两个人身上居然还套着皮甲,没想到伏击者居然知道让jing锐突前。

    伏击者们翻过坡顶之后,本以为赵进他们已经跑远,在这丘陵蔓延之地,不在路上走会越来越累,就这么慢慢追着,早晚能够追上,可伏击者们万万没想到赵进他们没有跑,居然还迎了上来。

    翻过山坡的伏击者不多,但也有二十多个,对面五个人迎上,的确让人愕然。

    “老子还以为眼花了,没想到还真没跑”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大笑着说道。

    “不跑也好,不遭罪,爷爷们给你个痛快。”

    “胡说什么,投降就能活命,把手里的兵器丢下,就不和你们为难。”你说完了我说,完全是把赵进他们当成孩童来看待,这也不奇怪,赵进他们几个长得高大,但看起来就是十五六岁的半大孩子。

    “啧啧,细皮嫩肉的,做个兔子也不错”有人亵笑说道。

    赵进一直沉默,距离十步,赵进平端长矛,弓身冲上,正面对那人手中朴刀一摆,满不在乎的就要格挡。

    看到这个情景,边上还有人大声哄笑:“这架势还是像样的”

    那人朴刀向外崩架,眼看就要把赵进的长矛架开,赵进矛尖却向后一缩,这一刺一缩,逗得那朴刀向外一迎,空门已经露出,长矛急刺,直入咽喉。

    长矛收回,那大汉咽喉鲜血喷出,直挺挺的扑倒在地上,哄笑喧闹立刻消失,一下子安静下来。

    他们愕然,赵进却没有停,双臂一摆,又是上前,那大汉身后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又被一枪刺中咽喉再杀一人,赵进再迈步,再上前,挥臂再刺,正当面的那人已经反应不过来了。

    “当”的一声响,边上有人一刀砍下,却重重的砍在赵进的矛尖铁套上,赵进的长矛被碰开,但赵进这一刺千锤百炼,力量极大,被碰开却依旧刺了下去,直接扎进面前那人的小腹上,一刺一收,那人惨叫着捂住肚子,鲜血从指缝里不断流出。

    “ri他娘的”有人惊呼,有人大骂,砸开赵进长矛的那个汉子,手中雁翎刀一翻,劈头砍了下来。

    刀到半途,呼啸响起,这汉子急忙偏转刀去格挡,可劈过来的度更快,刀光一闪,这人半边肩膀被砍了下来,鲜血狂喷而出。

    陈晃一刀劈下,整个身体就势一蹲,长刀朝着一侧横斩,那人匆忙闪避,还是被刀在小腿上削开一道口子,鲜血喷出,整个人失去平衡倒在地上,陈晃运刀不停,居然就那么半蹲着向前两小步,翻转刀刃向上撩起,那人手中朴刀还没来得及劈下,下身就被长刀豁开,直接毙命。

    照面就死了七个,轻敌嚣张的大汉们都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的向着四周散开,但他们却不是后退,而是要把赵进等人兜在当中围杀。

    “后退,到窝子里跟他们打”赵进一摆长矛,大声说道。

    突前的就是他和陈晃,两个人彼此照应,缓步后退,有刚才的突进为威慑,敌人都不敢靠前,但从山坡那边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