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话说出来,对面大车边的汉子一愣,赵进也是一愣,他注已经意到对面四个人神sè都不自然。

    双方距离两三步,赵进已经看到了足够多的东西,从马车过来到停下,路面除了车辙之外没有异样,始终没看到什么能把车轴颠断的障碍物,那四名汉子看似一切正常,但表情却不对。

    这一路走来,路上不是没有遇到过别的路人,可那些人看到赵进他们全副武装的样子,都是好奇和畏惧,远远避开,甚至有人离开官道等着他们过去才肯回来。

    而面前这四个汉子,脸上表情有晦气,有惊喜,有尴尬,却没有畏惧,看到单手拿着长矛的赵进靠近,也没有丝毫的害怕。

    “大哥,要不要让大家帮忙搬一下?”后面吉香喊道。

    赵进没有回答,他注意到面前的四名汉子虽然粗手大脚,肤sè黝黑,但神态举止并不是那种村民农户的麻木畏缩,他们眼神闪烁并不是因为畏惧

    他的这种沉默也引起了对方的注意,赵进对面的那个汉子脸上赔笑,右手却向着身后摸去。

    赵进猛地踏前一步,右手长矛不动,左手拔出了腰间的短刀,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刺入了面前汉子的咽喉

    谁也没想到赵进会这么于脆利索的动手,而且一起手就是杀人

    赵进手中短刀抽出,鲜血狂飙,那汉子想要伸手捂住却做不到,软着身子倒了下去,他背过去的那只手上拿着。

    一刀毙命,赵进的伙伴们都是没反应过来,而那剩下那三名汉子脸sè大变,他们没有惊恐崩溃,却从怀里,从后腰处抽出了短刀,最靠前那个朝着赵进弯腰冲来。

    这么近的距离,争得就是先机,只要靠近,短刀也可以轻松毙命。

    在他迈步冲刺的同时,赵进后退,顺手还刀入鞘,平齐长矛,猛地刺出,后退拉开距离,一矛刺入冲来那人的脖颈,长矛抽出,那人直接扑倒在地上。

    “啊”的一声惨叫,却是赵进这边的车夫终于反应了过来,鲜血已经迸了他一脸,他惨叫了声,想要跑开却腿软脚软,根本动弹不得。

    对面剩下那两人没想到眨眼间同伴就被杀,再怎么勇悍,对死亡也心有畏惧,在同伴被刺死的瞬间,他们都停顿了下。

    他们停,赵进却不会停,手中长矛一抖,大步冲来,现在车夫、赵进还有那两个汉子被堵在三辆大车之中,腾挪动作根本没什么空间,就算想躲,动作也会被阻碍。

    片刻的迟疑就是要命,一人后退却碰到了身后大车,这或许是他为赵进一行人设置的障碍,没想到却害了自己。

    赵进长矛如电,径直刺穿这汉子的胸膛,这汉子惨嚎一声,一手抓住矛杆,一手拿刀想要砍下,没等碰到,赵进手中长矛一转,他脏腑被搅动,剧痛无比,浑身力气溃散,也是毙命。

    长矛被抓住,抽出时候慢了片刻,另一人退无可退,这时却以为有了机会,挥刀就是冲上,正在此时,赵进身后猛地闪过一人,呼啸一声,冲上来那人持刀手臂已经被斩断,这人撕心裂肺的大吼道:“你们”

    话刚说了半截,长刀已经刺入他的咽喉,陈晃已经赶到。

    赵进已经反应过来,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杀局,李顺用高家庄吸引自己出城,然后半路设伏。

    只是辛苦布下的杀局,不会只在路上放两辆大车,布置四个杀手。

    “赵进,怎么办”陈晃在赵进耳边大吼,这不是沉思分析的时候,赵进转头大喊说道:“大家小心……”

    明明扯着嗓子吼出,可最后几个字声音却变得小了,并不是声音变小,而是在路的另一侧突然有尖厉的呼啸声响起。

    是弓箭的破空尖啸,赵进下意识的扑倒在地上,陈晃几乎和他同时动作,就在他们趴在地上的瞬间,听到“噗噗”几声响,赵进他们的车夫已经中箭倒地,满脸惊恐yu绝的表情,只是已经僵住。

    “都趴下,向路边树林里那边爬”赵进大喊。

    箭支扑空的呼啸声略一停顿,又是响起,赵进能听到头上“叮当”作响,箭头牢牢的钉在大车的车板上。

    赵进和陈晃都拿着武器向另一侧爬去,赵进边爬边大声喊道:“谁还在,谁还在。”

    “大哥,我在”“大哥”一个个应答的声音响起,所有跟着来的兄弟都在,只是几个人的嗓音都在颤抖。

    在这应答的声音中间杂着惨叫,赵进和伙伴们练武几年,经历过生死血战,在这样的场合反应最快,而且第一轮箭雨的重点就是赵进这边,其他人逃过不难,但家丁们就这么快的反应,箭雨shè来,他们很多人还没从刚才的杀戮震撼中反应过来。

    家丁们在箭雨下死伤惨重,他们很多人甚至是死在第二轮箭雨下,连大明的官兵一生都未必会面对箭雨,何况他们这些一直在城内训练的年轻人,他们先被杀戮震撼,接下来就被这箭雨吓呆了,出现死伤之后,居然都忘记了反应,而是更加惊慌失措,这时候,董冰峰和孙大雷都已经狼狈的从马上翻下,手脚并用的向着路边爬去。

    “趴下趴下找东西躲避”赵进喊的嗓子都已经哑了,那些忘记躲避,傻愣愣站在那边的家丁却成了弓手们的目标。

    赵进爬到官道边上,借着大车作为屏障,蹲着观察周围,伙伴们虽然狼狈,却都已经到了大车的这边,没有人受伤,可跟着来的二十名家丁却没有站着的人了,只有人在那里大声的惨嚎。

    对面的弓箭已经停止了shè,但让人更加心惊胆战的是,对面山丘树林中有大队人马正在冲过来,林间已经全是人影,粗看起来,不知道几十还是几百,但赵进总算反应了过来,敌人没那么多弓箭,最多六七张弓,可仓促惊慌,直接以为是箭雨了。

    那人临时喊的“你们”,并不是针对赵进他们,而是在召唤附近的伏兵

    “他们弓箭,咱们去树林,低头弯腰跑,快”赵进大喊说道,路边距离树林二十步左右,弯腰跑过去不需要太多时间。

    道路两侧丘陵山包的树木很稀疏,不过足以弓手没办法从容瞄准,全shè箭,家丁们还在惨嚎,死者流淌出的鲜血还没有被冻结,已经蔓延开来,王兆靖、董冰峰和吉香都有点愣。

    “快他娘的跑拿着兵器”赵进嗓子都要喊破了,大吼之下,众人总算反应了过来,好在有着路边和大车做屏蔽,还不至于太过慌乱,兵器还都拿在手中。

    等伙伴们都扭头向路边树林中跑去,赵进也弯腰站起,拔腿飞奔。

    另一侧的伏兵为了保证隐蔽,都躲在比较远的地方,要围过来还有段距离,可能害怕误伤自己人,shè箭已经停下。

    道路两侧看着平整,实际上雪都是散雪,下面坑坑洼洼,大家都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跑,陈晃胖大身手却矫健,但孙大雷就很麻烦,他体量太大,动作又不那么灵活,赵进最后一个向树林跑,却很快追了上来。

    “点子朝树林那边跑了”能听到身后有人在大喊,伏击者现了他们的行动。

    赵进过孙大雷身边一步,孙大雷满脸都是恐慌和祈求神sè,赵进又跑了一步,咬咬牙回头,力拽住孙大雷的手臂。

    他力量不小,这么一拽,孙大雷脚步加快些许,距离树林还有几步,只要钻进去最起码不用担心弓箭了。

    回头拽人,赵进却看到几名拿着弓箭的汉子已经跑出了对面树林,这几个人威胁太大,他总是忍不住回头看,尤其是到树林这二十步的距离是坡地,大车的遮挡不住太多,很容易成为对方的靶子

    一共六名弓手,现在已经站定,就在那边张弓搭箭,瞄准的正是赵进和孙大雷,冲下来的其他人都放慢了脚步,免得被弓箭误伤。

    赵进心下焦急,力拽着孙大雷,却没注意到脚下雪地有个树桩,身体一踉跄直接扑倒,长矛脱手,倒是直接被丢进树林。

    他一摔倒,另一只手也从孙大雷身上滑脱,赵进反应不慢,扑倒后立刻翻身,撑着身子起来,已经看到那六名弓手shè出了箭。

    这一瞬间极慢,可赵进知道弓箭的度,他知道自己躲不过去,在这一瞬间,赵进心脏抽紧,浑身冰寒,难道要死在这里?

    赵进脑海一片空白,直到眼前一暗才反应过来,已经快要跑进树林的孙大雷不知何时回来,正挡在了他的身前。

    “嘭嘭嘭”几声连续的闷响,孙大雷胖大的身体随着声音震颤,脸上露出痛苦至极的神sè,又有一支箭呼啸着shè入两人身边的雪地里。

    “shè中了,shè中了”能听到孙大雷身后有人在狂喊。

    赵进睚呲yu裂,从地上站了起来,孙大雷脸上突然挤出一个笑容,结结巴巴的说道:“大大哥,我胆胆子不。不”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