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初三到初五,很多人家都是回娘家,赵家却没这个规矩,因为赵进的外祖父何屠户这时候正忙,过年正月,杀猪杀羊生意旺盛,也没工夫照应女儿女婿,早就打了招呼,说等二月再回去不迟。

    虽然赵进这边没穿上什么新盔甲,但在赵振堂的坚持下,也是全副武装的出门,看着威风凛凛,伙伴们看到他的打扮都没什么意见,到第二天也都装备起来了,看得街面上同龄人和孩子都十分眼热。

    正月上旬,货场训练减半,酒坊的烧锅开了两个,大家都相对悠闲轻松,赵进领着伙伴们把叔父赵振兴留的院子打扫于净,算是缅怀和纪念。

    正月初七那天,李顺登门拜访,初一那天李顺已经过来拜过年了,这一天上门却为了高家庄的事情。

    “赵公子如果对高家庄有意,上元节之前去一趟为好,现在高家庄无主,庄子里的人有不少准备去邳州和隅头镇那边做活做工,这劳力还是本地的方便,不如赵公子去一趟,也算稳定人心。“李顺说的倒是很实在。

    赵进笑着问道:“如果赵某不要这个庄子,难不成高家庄这边就不种地了

    “那边地势好,不过田地不多,走盐、走粮食,三山五岳的生意都是外来人折腾,本地的住户只能在外面做活养家,但赵公子这酒坊一开,想来用人的地方不少,用本地人也少很多麻烦。”李顺解释的很合理。

    赵进点点头,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高家庄的确合适,搬迁新建宜早不宜迟,眼看开,在青黄不接的时候,人工最为便宜,也是好时机,错过的话,多花钱财,而且会有不少变数,赵进心里也明白,高家庄这么好的地方,拖得时间越长,买家就越多,到时候错过还真就耽误事情了。

    这边虽然没有明说,但赵进的神情变化李顺却看在眼中,笑着说道:“高家庄那边距离城内不远,就算走路,也不过半天的路程,赵公子什么时候想去,就派人和在下知会一声,在下安排那边做个准备。”

    送走了李顺,赵进在酒坊把伙伴们都召集起来,他这边打听高家庄底细的事情,差不多所有人都参与过,每个人对高家庄那边都有概念,大家都觉得那边不错。

    “买下那庄子要两千两,改建之类的一千五百两足够,杂七杂八的加起来不会过五千两,但只要能正常生产,一个多月就能够赚回来”赵进心里早有腹案。

    “大哥手里银子还够不够?年前一下子给出那么多?”伙伴们都有类似的问题。

    “这五千两又不是一次投入,城内的酒坊也会一直生产,进账不会少,你们不必担心银子的事情。”赵进笑着回答,给出去的分红,他不会拿回来。

    “搬迁酒坊是大事,飘香酒坊搬过去,在这几年内,咱们兄弟的基业就要扎在高家庄那边,这件事一定要慎重,大家如果有什么别的好地方,或者觉得这高家庄有什么不妥,都早点说出来。”赵进严肃的开口说道。

    屋中伙伴们彼此交换下眼神,都是笑嘻嘻的说了同样一句话“大哥你做主就是。”

    赵进也忍不住苦笑,陈晃边上说道:“那地方我也跟人打听过,的确是好地方,我爹也说了,云山寺之所以不要高家庄,是因为那边距离淮安府和凤阳府都太近,云山寺就有点够不着,他们摊子那么大,肯定不能处处都顾上,咱们去那边则是全力经营,肯定站得住,去”

    在伙伴们中,陈晃说话不多,但他每次说的都很切中重点,陈晃说完之后,大家更没什么意见。

    “大家回去准备准备,后天出,石头留下看家,其他人跟我一起去高家庄那边看看。”赵进做了决定。

    这次出行,赵进保持了一贯的小心谨慎,虽然他们七名伙伴武力已经足够强悍,但赵进还是调来了二十名家丁随行。

    除了家丁之外赵进还特意准备了一辆双马拉拽的大车,上面放着够众人用两天的给养,赵进不仅仅把这次高家庄之行当成出游,还要当成一次行军的训练。

    被挑中的家丁都把这次出行当成是奖励,他们每天吃饱喝足辛苦训练,早就想出去看看,被选中的人都兴高采烈。

    初十早晨在南门集合,不用赵进叮嘱,每个人都是装备齐全,董冰峰和孙大雷都骑着马,不过看大家兴冲冲的样子就知道,这不是因为戒备,而是想要招摇过市,董冰峰那次让众人都羡慕的很,从过往行人的惊叹来看,他们倒是也没白打扮。

    出了城门之后,大家都是轻松兴奋,东张西望,这几年除了孙大雷年节去隅头镇那边,其他人都是呆在城内,前几年练武,这一年忙碌酒坊,都没什么出城的机会,眼下出来感觉当然不同。

    他们的情绪也感染了雇来的车夫,车夫笑着说道:“几位爷倒是选了个好时候出城,等开化雪,大车根本没办法在路上走,稍不小心就陷进泥坑,要七八人才能搬出来。”

    正月里徐州还是天寒地冻,路上的积雪仍在,虽然有些滑,但胜在路面冻得结实,马车走起来很顺畅。

    “看到那边的庄子了吗?那次救小兰出来,我爹就让我在那边躲着,那边也是分盐的地方,村庄里的盐贩子那天都去提货。”赵进指着远处说道,大家都跟着看过去。

    除了赵进之外,也有人说自己的见闻,吉香和车夫聊了几句,笑着大声说道:“咱们如果会骑马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大半个时辰就能到那高家庄。”

    开始时谈笑风生,走了两个时辰之后,队伍变得安静不少,不管是官道上,还是两侧的农田和村庄,都是积雪的灰白sè和裸露土地的黄褐sè,而且节正月,大家都憋在家里过年,没什么人赶路,官道上安静的很,安静无声,景sè单调,的确让人感觉枯燥无趣。

    董冰峰和孙大雷骑马,其他人步行,开始时候还好,到现在却有点不好意思,一再说要让伙伴们上来骑马,特别是赵进那边,被赵进笑着拒绝:“这点路都走不了还谈什么别的,你们既然骑马就骑着,不要跟兄弟们客气。”

    打熬了这么久的身体,大家都有足够的体能,走路行进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这么一路向东走了两个半时辰,地形总算有了点变化,道路两侧不再是一马平川,而是有了点起伏,都是些不高的丘陵山包,上面有一些稀稀落落的枯草和树木,而且越走越浓密的样子。

    “这里居然还有草木?”不止一个人有这样的惊讶,官道串联起沿路的村镇和城池,在人口聚居地周围,杂草和树木很容易被砍伐拿回去烧柴,徐州附近的几个山都是光秃秃的,也就是云山寺为了寺庙的美观周围才有茂密的树林

    “这边烧煤的人多,而且附近几个庄子都遭过水灾,有两处人都死绝了,谁还来砍柴烧火,不过啊,这里的林木也是这十年长起来的”车夫对这附近很是了解,开口解释说道。

    这问答丝毫没有提高众人的兴致,赵进抬头看看天sè,也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他扬声说道:“再走小半个时辰,咱们就在路边休整,生火做饭。”

    走了这么久,大家都觉得有点疲惫饥饿,前面短暂休整的效果早就烟消云散,听到赵进这番话,各个jing神一振。

    绕过一处土包,大家都看到前面有两辆马车,两辆大车歪倒在地上,马匹被停在一边,马匹边上还有一大堆货物,几个汉子围在那里。

    听到动静后,这几个汉子回头看了眼,现赵进他们这队伍有马车之后,脸上露出兴奋神sè,有人开口招呼说道:“那边的把式,我们这边车轴断了,车上的货能不能帮着捎一下,价钱好说。”

    车夫看了眼边上的赵进,赵进点点头,这正月间大冷天,半路上车坏了的确很耽误事,该伸手帮一把就帮一把。

    得到赵进的允许,车夫赶着大车接近,嘴里吆喝说道:“好好赶车,怎么就把车轴弄断了,是不是被什么东西颠了。”

    “谁说不是,牲口走快了点,不知道崩到什么,我那兄弟都摔了个跟头。”那边也无奈的抱怨回答。

    路上横着两辆大车,大包小包的货物堆在路边,如果不修好的话,绕过去还真是麻烦,大车上装着的东西不轻,两侧不是平整土地,雪也没有压实,大车很容易陷到坑里去,而且车轴也是木制,断了一样趴窝。

    说话间走到跟前,大车边四人个个面露喜sè的看过来,他们脸都被冻的通红,看来在这半路上等了好久。

    赶车的车夫一边停住马车一边念叨:“你说你们这不是折腾吗?一辆车断了车轴,另一辆不会慢点”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