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众人哄笑,有了这七百两银子,大家底气都粗了不少,即便是那几位出身豪富的伙伴,因为平时他们花的是家里给的,现在这是自己赚的。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我也要去买两个回家,我家已经给我相亲找媳妇了,都要不少彩礼,这样还不用花钱,大雷,能这么便宜吗?”石满强满脸通红的询问。

    孙大雷大咧咧的说道:“到了正月里肯定还有更便宜的,山东饥荒闹了大半年,没粮食没吃的,这冬天怎么过,就算开要回去种地,也要脚钱和种子钱,还不是要卖儿卖女”

    大家都在那里点头,吉香笑着说道:“要让咱们的家丁都知道这些事,他们吃饱穿暖的,就该知道自己在享福,那天还有人埋怨训练累。”

    “那就应该训练加倍,按照大哥的法子训的!越多,用起来就越顺手。”酒到酣畅处,连董冰峰这种沉默寡言的都愿意说话。

    那边陈晃把手里的筷子朝桌面上一丢,笑着问道:“冰峰,听说你弓箭上很了不得,你们卫所出身的就是不一样,我家这边刀术什么的还可以,弓箭之类的只能说会,准头之类的就求不上了”

    说到这个话题,董冰峰很自豪的挺起胸膛说道:“步shè七十步,十箭里八中红心,骑shè二十步,十箭六中靶”

    听到董冰峰的话,陈晃和王兆靖脸上都出惊讶的神情,其他人倒是懵懂,步行站定shè箭,身形稳定,shè的远,shè的准,所以讲究个shè中红心,而骑shè颠簸,又是短时遭遇,要求即刻开弓shè箭,能shè中靶子就不错。

    不懂的不知道其中门道,懂的却觉得了不起,王兆靖点头说道:“这等shè术,我只见过禁军和京营jing锐才有,没想到冰峰也有这样的本领,了不起。“

    陈晃也开口说道:“既然有这本事,就应该带着弓箭出入,咱们练武的就应该兵器常在手边,拿着摸索着,不然就生疏了,赵进你说是不是?”

    说了句之后,边上赵进却没反应,陈晃诧异的看过去,现赵进正吃力的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笑着说道:“冰峰shè术这么了不起,明天我带小兰去看看。”

    大家刚要接话,却觉得不对,“小兰”,木淑兰离开徐州已经大半年了,赵进这的确是喝太多了。

    这一年来,赵进做事杀伐果断,言谈举止庄重肃穆,难得有这样迷糊的时候,大家先是一愣,随即哄笑,不过笑了两声,却又觉得有些笑不出。

    正在这时候,赵进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大着舌头说道:“天sè不早,我要快点回去,要不然爹娘还要念叨,小兰也不愿意了。”

    说了两句,刚迈出一步,身子就朝着边上软下来,陈晃急忙伸手去托,可他也喝多了,动作慢了半拍,人倒是抓住,却连带着自己摔倒地上。

    众人闹哄哄的急忙过来,却看到赵进已经呼呼大睡,王兆靖摆摆手说道:“今晚大家都不要回去了,就在这里休息。”

    现在大家都是醉醺醺的状态,又有这么多银子在身边,走夜路肯定不方便,而且酒坊也需要人来看守。

    这屋子本身就有卧房,大家扶着赵进上了炕,把这边安顿好,又随便扯了一条被子把外面的银箱盖上,然后才各自找寻住处,如今的飘香酒坊就是个小型的城中之城,各项设施都完备的很。

    赵进浑身彻底放松下来,被火炕的热气烘着,陷入了沉睡之中,上半夜睡的极沉,下半夜醒了一次,也不知道谁了壶茶放在炕柜上,一摸还有些温,赵进口中于渴,不管不顾的喝了几口,转身又回去睡。

    酒劲在这个时候挥笑容,赵进迷迷糊糊的做了很多梦。

    毕竟是临近除夕,昨夜又是小年,赵进第二天是被鞭炮声惊醒的,飘香酒坊生意这么红火,鞭炮上也舍得花钱。

    赵进醒来后了会呆,他觉得自己做了不少梦,但唯一能记住的就是去二叔那个院子练武,在梦里,二叔赵振兴还活着,白和皱纹都多了不少,督促赵进练武的时候也不像从前那么严厉,反而很温和,在梦里恍恍惚惚的,赵进也不记得自家二叔已经逝去,笑着说自己这一年多做的事情,二叔赵振兴还叮嘱了句“练武不能停,这是你的根子。”

    回想梦境,赵进心中百感交集,他隐约记得,在睡觉之前好像还有些别的事,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这时却听到吉香在外面吆喝,询问赵进醒了没有,赵进回答之后就开始穿衣洗漱,没过多久,酒坊的人就把早饭送了进来,昨晚散席后,屋子里已经被打扫的很于净。

    伙伴们都是进来,有的人睡眼惺忪,有的人则看不出喝过酒的样子,不过吃早饭的胃口都不错。

    王兆靖那边喝完一碗粥之后,开口笑着说道:“小弟说句冒昧的话,昨夜咱们大家都喝醉了,如果有人sao扰袭击,大家都来不及反应,如果有针对我们的进攻,那后果恐怕更加严重,酒后误事真的不假,咱们大家以后还是要尽量节制。”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是看向赵进,赵进点头说道:“以后大家都不要喝酒,这东西伤身伤神,如果有那种必须要喝的场合,那就一半人喝,一半人不喝,总要留个机变反应。”

    听到赵进这么说,大家都是点头。

    吃过早饭之后,除了刘勇留守,其他人都是拿着银子回家。

    王家这边都知道老爷从京师回来后心情不太好,所以大家都小心的很,王兆靖回来后直接去了书房,他雇人把银箱运了回来。

    在王家父子眼中,七百两白银不少,但也算不得什么,王友山听了王兆靖的禀报,笑着说了句:“这条路你倒是走对了,若专心制艺做文章,如今反倒尴尬。”

    陈家那边陈晃和陈宏两兄弟一共带回去八百两银子,虽说陈武身为总捕头每年常例不少,家里又有炭场生意,但这八百两银子也是一笔大钱,陈武看着白花花的银子摇头说道:“老赵这儿子还真是了不得。”

    孙大雷拿了银子之后原准备花天酒地一番,不过这都腊月二十四了,吃喝piao赌的场所也都要准备过年,城内城外冷冷清清的,无奈之下,孙大雷只好把银子存在酒坊这边,自己去往隅头镇那边和父母团聚过年。

    董家也算大户人家,不过看到这七百两银子之后,董冰峰的父亲董吉科也忍不住骂了句:“赵家那破落门第也翻身了,真是祖坟冒烟。”

    连这些富贵之家都这样的反应,石家和吉家的反应就更不同了。

    石满强把七百两银子拿回家之后,石满强的父亲石铁匠先是呆愣了半天,然后一把揪住石满强问道:“你到底做了什么胆大包天的勾当,居然拿了这么多银子回来,是不是吞了酒坊的公账?”

    老石铁匠力气不小,不过石满强这些年打熬身体也是健壮,没好气的挣开后,连忙解释了几句,没曾想不管怎么解释,老石铁匠都是不信,还指着他大骂说道:“你当你老子我没见过市面吗?最好的铺子分红能有个几十两已经顶天,哪有一次给出七百两的道理,石头,那赵进对咱家可不薄,咱可不能做那种对不起人家的混账事。”

    话说到这个地步,石满强哭笑不得,没奈何只能又把赵进喊过来,等赵进确认之后,石铁匠一家都呆住了,直到石满强送赵进出门的之后,他们还是呆在那里。

    看到这情景,石满强倒是想起当年自己货场比武得了第一,高高兴兴带着点心回家给弟弟妹妹,却被老爹一顿胖揍之后找到赵家这边询问,这次颇有些类似。

    “让大哥你见笑了,不过这七百两数目太大,我爹的确被吓到了。”石满强苦笑着解释几句。

    “石头,这事情还会常有,你家里慢慢就习惯了。”赵进笑着说了句。

    既然来过石家,赵进却想到了吉香那边,吉香和石满强家境类似,吉香没准也有这样的尴尬。

    如今吉香家其实就在货场那边,他们全家连同雇佣的伙计,就在货场那边负责后勤,赵进到了吉香家那边,吉香的父亲却直接给赵进跪了下来,说是谢过老爷的大恩。

    赵进怎么会让对方跪下,连忙伸手将人搀扶住,顺便骂跟着跪下来的吉香,为什么不劝劝叔父。

    吉香的父亲一直在说感谢的话,说自家全靠赵老爷才有了今天,怎么能拿这么多的银子,传出去会被人笑话,赵进耐着xing子劝了半天,吉家这边才把银子收下,即便这样,那感激也是山重。

    这就是赵进想要的效果,他不需要石家和吉家的感激涕零,但他要让别人看到实实在在的好处。

    给每个人分红七百两银子,而且不是白条承诺,是白花花的银锭,其实细说起来,会被人觉得多此一举。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