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七百两白银,对王兆靖这样的豪富之家算不得什么,陈舁这样的稳重角色也能控制住自己,但对于其他人来讲,这可是一笔实实在在的巨款,孙大雷家豪富,可这七百两银子也要两个月三个月才能赚出来,董冰峰家里田产不少,但粮食和实物多,七百两现银也是大数目了。   .

    更不用提石满强、吉香和刘勇三人,石家和吉家因为赵进的照顾已经变成了小康富户,但得到这七百两银子之后直接就可以算成富裕人家,去城外买地置业差不多就是中等地主,城内就是殷实富户,可以说直接让阶层升格。

    至于刘勇,他现在孑然一身,已经不提父母,别人也知趣的不会去问,得到这七百两银子之后,已经算是有产业的人物,可以说陡然翻身。

    这么一笔能让人脱胎换骨的巨款在眼前,怎么能让人不激动,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兴奋归兴奋,他们还知道最要紧的是什么?

    让人意外的是,刘勇最早镇定下来,按说他应该最为激动,从九月开始,刘勇就已经把货场和酒坊这边当成自己的家,这次腊月和正月他更是要在这两边值守,没有什么回“家”过年的说法,但他没有为这笔可以让他成家立业的巨款激动太久,反而冷静的说道:“大哥,现在生意才刚刚做大,几百个家丁,这么大的酒坊,那里都需要用钱,小弟吃穿住都在这边,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这银子大哥先拿回去用吧!”

    王兆靖和陈舁都在点头,孙大雷回头恋恋不舍的看了眼,也嘟囔着说道:“大哥你要把银子抽干了,生意没准就做不下去,还是别了。”

    石满强、吉香和董冰峰跟着点头,激动归激动,冷静下来之后也分得清轻重。

    赵进却笑着摇摇头,开口对陈宏说道:“账房先生,你来跟大家报报账。”

    陈宏连忙挺直腰板站起来,朗声说道:“年前各处,酒坊共收入银两八千四百两,城内各处上缴份子钱一共两千二百两,各项购置花销犒赏一共四千一百两,这次分红四千九百两,剩余一千六百两。”

    说完看着赵进,赵进笑着说道:“你这个账房先生当得不错,也有你的一百两红利。”

    陈宏激动的连忙谢过,赵进笑着说道:“把各项花费都扣掉,还能剩下一千五百两,酒坊那边我只需要出工钱和饭钱,做酒的粮食和水都不用花钱,酒坊生产三天,酒坊和家丁们的费用就全出来了,然后积存的银子又要涨上去,各处的份子钱也要交上来,我什么都不用担心。”

    说完这句,赵进又笑着调侃道:“你们是不是眼睛大了,听到一千五百两这个数目都觉得少,仔细想想,这可是一千五百两银子!”

    大家愣了愣,都是笑出声来,一千五百两银子不管怎么说也是巨款了,可是这么比较,下意识觉得不多。

    笑过之后,王兆靖还是坚持说道:“这笔银子小弟也没有用的地方,留下来让赵兄运转生财。”

    其他人也都是纷纷附和,陈舁肃然说道:“兄弟们都不缺钱,家里也都不等着钱吃饭穿衣,这笔钱放在你手里肯定能做大变多,何必这么急着花出去。”

    大家又都是点头,齐齐看向赵进,赵进扫视众人,然后笑着端起酒杯说道:“这个没什么可争的,这些银子都是兄弟们该得的,下来就不会收回去。”

    在一起这么久,大家对赵进的神情语气都十分了解,刚才这句话,赵进虽然笑着说出,却语气坚定,不容反驳,众人彼此交换了下眼神,再也没有争辩。

    大家的反应让赵进很满意,他笑着举杯说道:“这才是自家兄弟,来,干了这杯。”

    尽管众人都知道公私分明,给自己的银子留在赵进手里会有更大的用处,但既然能确定这笔钱归属自己,心情还是高兴异常,喝下第二杯酒之后,酒劲上涌,大家的情绪都高涨起来。

    陈宏偷着舔舔白酒,结果辣的直伸舌头,逗得大家都在笑,陈升却瞪了眼,呵斥说道:“吃饱了就快点回去,爷爷和爹娘还等着你呢!”

    这热闹气氛让陈宏恋恋不舍,不过他更怕陈舁的训斥,吃饱饭之后,赵进安排了两个家丁护送他回去了。

    屋中只剩下八个人,这都是自家兄弟,外面的伙计想来伺候倒酒也被赶了出去,图的就是自在热闹。

    这场面和气氛让赵进想到了从前的年终聚会,酒坊日进斗金,常来骚扰的敌人也已经好久没有出现,一切都走在正规中,一切都在蒸蒸日上,他的心情也愉快的很,少不得和从前一样,挨个敬酒致意。

    不过伙伴们更放得开,还没等赵进去敬酒,这边已经一个个的举杯打过来了,都是自家人当然没什么客气的,赵进连喝了七杯,酒杯是三钱小酒盅,可一下子快要三两烈酒下去,人立刻有点迷糊了。

    赵进感觉酒意上涌,但依旧清醒,而且还兴奋了许多,他先举杯和陈舁碰了下,两个人没说什么话,只是对着点点头,然后一饮而尽,然后又和边上的王兆靖碰了下,笑着说道:“王兄弟明年就要乡试,定然榜上有名,这里提前恭喜了。”

    王兆靖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却有些酸涩,举杯碰了下说道:“承蒙赵兄吉言,不过事情却有些变化,改日和赵兄细说。”

    两个人又是干了,差不多四两烈酒喝下,赵进感觉到浑身好似火烧,又感觉到身体有些飘荡,王兆靖的回答让他觉得不对劲,依稀想起前几天王友山从京师回来,按说父子相聚是高兴事,不过王兆靖那几天的情绪也不高,别家私事不好细问,赵进也一直没有开口。

    现在王兆靖主动提起,赵进却因为酒劲和放松没在意,只是笑着说道:“到时细聊,小勇,咱们一起喝一杯。”

    人在这个时候往往自觉清醒,实际上只是亢奋,会忽略很多细节,会放松对自己的控制,一杯杯的喝个不停。

    赵进最后一个敬酒的是孙大雷,孙大雷有些讪讪的站起,酒喝到这个地步,赵进说话也肆意了不少,只是笑着说道:“这么多人,就你小子计较的最多,是不是觉得我最后一个和你喝,觉得自己丢人?”

    心里想是一回事,被人直接点破又是另外一回事,孙大雷更是尴尬,赵进却笑着开口说道:“别人要拼命有拼命,要担当有担当,你什么都没少做,就是这担当差了太多,所以才和你最后一个人喝。”

    孙大雷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挠头嘿嘿笑着,赵进却拿起桌边的酒壶,给孙大雷倒上又给自己倒满,笑着说道:“我和你多喝一杯,然后我多说一句,大雷,咱们都是兄弟!”

    听到赵进这么说,其他人都是叫了声好,孙大雷端着酒杯愣怔了,眼圈略有些红,点点头喝干了酒。

    这不过是小插曲而已,这一圈打完,大家都是放开了,你一杯我一杯的互相喝起来,孙大雷倒是皮实,马上就恢复了正常,嘿嘿笑着说道:“各位,马匹已经买好了,后天我就把马带过来,咱们上去试试。”

    大家身为武人,对兵器盔甲和马匹都有特殊的爱好,一听到这个,各个两眼光,连赵进都跟着激动起来,连声说道:“大雷有功,咱们再喝一个!”

    孙大雷满脸通红的又喝一杯,结果从开始到现在,赵进和他喝的最多,反倒显得有面子了。

    赵进已经喝了差不多六两出头,其他人最少的也是三两,虽说大家身强体壮,又是吃饱了才开喝,但这毕竟是烈酒,大家又不怎么经常喝,到了这个时候,说话动作都有些控制不住了。

    “.,你说说徐州城败落成什么样子,现如今城内做生意的粉头都不如城外多,甚至还有城内搬去城外的..”刘勇在那里闲谈,他们这个年纪对女人的事情正充满了好奇,各个听的全神贯注。

    赵进靠在椅背上笑着说道:“咱们这酒坊做大了,城内也能跟着热闹,到时候这些粉头什么的还要回城做生意,.”

    闲谈归闲谈,敬酒喝酒还是没有停下,赵进的眼皮渐渐睁不开了,和兄弟们在一起喝酒很是放松,加上酒劲催,一直以来的紧张和疲惫都翻了上来,只感觉到睡意深重,想要趴着休息一会,不过赵进也知道这时候不能扫了大家的兴,强撑着在那里应答喝酒,可整个人越来越迷糊。

    如果放在平时,肯定会有人过来问候几句,搀扶着回去休息了,可这时大家都喝了不少,各个在那里高兴的很,甚至还要把赵进推醒了喝一杯。

    每个人差不多一斤酒下肚,王兆靖都开始在那里大声的背诵将进酒,陈升则是拿着一根筷子在那边比划.孙大雷在那里嚷嚷着说道:“咱们现在手里这么多银子,就要活得快活点,那天咱们去逛逛微山湖边上的人市,水灵灵的大姑娘给饭就能领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