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管是城外的严家庄,或者城内的杂货店,这盐货分销的生意利润其实不大,每月净入三百多两总是有的,可这买卖盐货的生意犯忌,所以官府那边必须要打点,知州衙门和城外巡检两处就要抽走一百七八十两,再扣掉杂七杂八的,剩下的也不多。   .

    原本严黑脸觉得跟上赵进这样的豪杰人物,这些常例也不用给了,每月也是好大一笔银子,不过赵进在这上面却不含糊,该给的一文不少。

    正因为按照规矩来,所以严黑脸献上来的这些买卖并没有给赵进带来太多的收入,充其量也就是锦上添花。

    在十月底的时候,赵进和伙伴们戒备非常,已经做好了开打的准备,就连他们的父辈都已经开始活动,陈武和赵振堂出面请了几次酒,捕房里的捕快,白役差人里的头目们,各房相关的书办小吏,在酒席上打了招呼,孩子们做事可能没分寸,到时候少不得请各位多多照应。

    如今徐州城内谁不知道赵进这伙人的本领,更有不少人跟着得了便宜,听了这个招呼,都是热情应承。

    至于知州、同知、推官这一类有品级的官员,早就备了厚礼送进去,让他们到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做了这么多准备,紧张备战,谁也没想到突然间就安静下来,太太平平的一直到了腊月十五。

    除了全是自家人cao持,没有雇佣外人的店面,店铺之类的在腊月二十这天就要封店放假了,忙碌一年,要让店里上下回去好好过年,作坊工场之类的放假更早,当然,徐州城内凋敝,商行店铺之类的也没多少家,作坊工场之类的更不必说了。

    不说别家,城内最大的作坊就是飘香酒坊,里面差不多百多号人在忙碌,而且真是昼夜不停的辛苦,虽说吃得好,工钱拿的足,可这么几个月下来,大家都也都点顶不住了。

    赵进也体谅这一点,准备让他们在腊月二十这天放假,腊月的工钱按照足月放,普通的伙计翻倍,工匠们还有分红,虽说出不去酒坊区域,但你想给家里银子或者给家里买年货,酒坊都可以代为转交,而且让你在边上看着。

    如果你想要家人团聚,酒坊区域内也有宅院,你可以带着家人住进去,只不过三年内你全家人也不要出来了。

    若说开始时大家还有些害怕和担心,现在不少人都看明白了,这位小爷虽然手眼通天,却说话算话,而且在这酒坊里太太平平,吃饱穿暖的,让家里人进来算是一起享福,所以不少人都把家小接了进来。

    但他们想要放假过年,外面的客商们却不同意,到了腊月各家屯着的酒全部加价卖了出去,而且还有大量的需求,谁家过年手头不宽松点,买点好吃好喝的犒劳下自己,飘香酒坊冬天产量下降本就让人恼火,到这最赚钱的时候反而要停工,放着钱不赚,谁也不会愿意。

    结果客商们主动要求加价,给工匠和伙计们三倍的工钱,要让他们最起码到腊月二十七这天再休息,而且正月初七最起码要开一口烧锅。

    工钱高了,累也不累了,工匠和伙计们兴高采烈的上工开工。

    这些被酒坊雇佣的人还有个过年的概念,家丁们则是不要想了,不过这个也是理所当然的,你已经是别家的人了,还想着回自家过年?

    再说赵进做的足够厚道,家丁们可以把饷钱捎回家,过年过节又有好吃好喝的犒赏,没人觉得不能回家是坏事,旁人羡慕还羡慕不来。

    徐州规矩,腊月二十三这天是小年,不管在外面于什么,都要回家团聚过年了,赵进他们这一年做了许多大事,但说起来也才十五六岁,在父母眼里还是个孩子,这时候就应该在家老老实实呆着的。

    不过赵振堂和何翠花也知道自家儿子不能当成小孩子看待,赵振堂还特意提醒赵进,过年之前最好和你的那些小兄弟们聚一聚。

    其实不用父亲提醒,赵进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就在腊月二十三这天晚上,在酒坊新造的堂屋里,赵进、陈晃、王兆靖、孙大雷、董冰峰、石满强、吉香和刘勇八个人聚在一起。

    堂屋颇为宽敞,酒坊里的伙计知道东家一于人要用,早就把火夹墙烧得火热,屋子里温暖如bsp;   圆桌上摆着丰盛的菜肴,城内几家酒楼的厨子卖弄手段做出的好菜,亲自送过来之后才回去过自己的小年。

    除了这个之外,自家产的汉井名酒也是少不了的,而且还是苏大选出来最好的那几坛,酒坊都习惯留最好的酒藏着,将来有卖大价钱的可能,在酒桌边上也摆着一坛,以赵进他们的酒量,这一坛也足够喝了。

    酒坛边上还有七个木箱,大家进来就看到木箱摆在那里,都觉得纳闷,不过也知道赵进肯定会和他们说,所以也不着急。

    “坐下,坐下,累了一年,别到这个时候还站着”赵进笑着说道。

    大家哈哈一笑,都找自己的座位坐下,其实众人都有些激动,大家在这一年做了不少大事不假,但平时还是一个半大孩子的样子,今晚这种聚众饮宴,明显是成年人才会做,坐在这里,大家都有长大了的感觉。

    座位颇有讲究,位当仁不让是赵进坐下,这个大家都觉得很自然,以左为尊,赵进左边那个位置,陈旱和王兆靖对视一眼,王兆靖笑着坐在了赵进的右边,陈晃坐在了左边。

    没等别人动作,孙大雷嘿嘿笑着坐在了陈晃的左边,被陈晃瞪了眼也当做看不到,王兆靖身边的位置,刘勇准备让董冰峰去坐,董冰峰笑着摇头,让石满强和吉香去坐,石满强和吉香反倒笑嘻嘻架着刘勇到了王兆靖的身边。

    实际上在大家的心里,刘勇是仅次于陈旱和王兆靖的,因为他为赵进为大家做了好多事,而且这些事情凶险的很,可刘勇就是闷不做声的cao劳,从来也不见他抱怨,虽然个子最小,但却显得最成熟。

    至于孙大雷,大家也当他是兄弟,只不过这小子算计的太jing明,好处不落下,坏处不沾身,要说真胆怯缩了也没有,就是某些时候露出些畏缩表现让人不舒服。

    石满强、吉香和董冰峰彼此客气了几句,就分着做了,反正圆桌下也没那么多讲究,至于陈宏老老实实的坐在最末位,兴高采烈的来回张望。

    “都是自家人,我也不让外人过来伺候,咱们自己动手”赵进笑着说道,然后拿起在热水盆里的酒壶,站起来给大家倒酒。

    一看他动手倒酒,朋友们都站起来想要帮忙,却被赵进笑着拒绝,这么一杯杯斟满,每个人站起来谢过,但走到陈宏那边却没倒酒,笑着说道:“你喝你的红枣羹。”

    酒香弥漫,大家愈兴奋,赵进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端起酒杯,站着说道:“兄弟们辛苦一年,一起出生入死,现在也算有了小小局面,咱们于了这杯。

    说完一饮而尽,其他人也都站起仰头喝于,虽说年纪都不大,但十五六岁的年纪,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成年,莫说饮酒,结婚生子都是正常,大家多多少少也有过喝酒的经历,烈酒入喉,除了董冰峰咳嗽两声,其他人就是脸红一下而已。

    借着酒劲,气氛更加热烈,大家坐下吃了几口菜,刚开始闲聊,赵进却笑着说道:“大家先停下,那边七个箱子,一个人一个,过去打开”

    伙伴们早就好奇箱子里是什么,听到这话纷纷站起,箱子都是一样大小,大家随便打开了一个。

    木箱上包着铁,这说明里面装着要紧东西,而且会很重,这让众人的好奇心更重,掀开箱盖后,众人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里面整整齐齐的都是银锭

    大家呆愣了会,都齐齐转头看着赵进,坐在那里没动的陈宏捂着嘴笑,赵进笑着说道:“二宏,你和大家说说。”

    “诸位兄长,每个箱子里都是七百两白银,赵大哥在几天前就让小弟把收来的碎银子找作坊融了,打成这一块块的银锭,赵大哥说,这是从七月开始到现在各位兄长的分红。”陈宏笑着说道。

    “赵兄,生意周转需要银子,给家丁们饷吃饭也要银子,给大家下这么多来,可不要影响正事运转。”王兆靖最先从惊愕中恢复过来,坐回自己座位后,笑着说了句。

    陈晃盖上箱子却瞪了陈宏一眼说道:“这么大的事情你不提前和我说句?

    训丨完后,陈晃摇头对赵进说道:“大家不缺这钱,你还是先用在要紧事上

    他们两个这么说,其他人却不是这个表现,孙大雷笑得嘴都合不上了,手里拿着几块银锭抛来抛去,只到陈晃咳嗽了声才放下银锭坐回去,董冰峰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坐在那里还不住的回头看,而石满强、吉香和刘勇三个人都是满脸通红,激动的不能自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