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但结果是,眼线们没有看出夜袭者的身份,也没有出声示警,没有去阻拦,就那么让人来了又走。

    赵进之所这么做,就是想让自己手里有一支隐秘的力量,可仔细想想,刘勇手下的探子也都是徐州城内的年轻人,给刘勇做事,也就知道给赵进做事,那里隐秘的了。

    就是因为这种想法,让两边没有配合的起来,导致夜袭者逃跑,想到这个赵进就忍不住苦笑。

    第二天一早,赵进调整了家丁们的值守位置,七成的人还是围绕酒坊,三成的人安排在周围的必经之路上,而且在夜里还要呆在暗处,赵进还嘱咐了刘勇,那些眼线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不要害怕暴露自己,要出声示警,要出来阻截,暴露了就转为家丁,做事不能太过教条。

    早早的吃过饭,刘勇安排手下去往城内各处打听消息,陈异去了知州衙门,他要做的事情和刘勇差不多,昨夜偷袭酒坊的二十人不可能凭空冒出来,也不可能是城内的住户,如果有这样的力量,肯定要在酒坊防备最松懈的前期用出来,而不是现在。

    这二十人要有住处,还是深夜出入,搞不好今早会早早离开,这样不正常的行为,肯定会被人注意到,查到他们的行迹,就可以追查的更深。

    相比于同伴们的紧张戒备,赵进却很轻松,因为对方应该没什么手段来破坏酒坊了,飘香酒坊内部没有空子可钻,只有在外硬攻,但现在能想到的几种硬攻手段都已经失败,想要破坏酒坊,恐怕只能纠集大队人马靠着绝对优势攻进来了,可在这徐州城内能做到这一点只有官军,至于什么挖地道、架石孢,这些和冬泳冠军一样,都仅仅是理论上可能而已。

    那么接下来对方唯一的机会就是钻这边的空子,但在飘香酒坊这么谨慎认真的情况下,也没有机会。

    乐观的去推测,却要悲观的去对待,赵进又对飘香酒坊的防御重新调整,这次还专门让董冰峰请来了徐州参将麾下的一位千总,这位千总是徐州卫的百户出身,算是董家的老关系,虽然没打过大战,但对剿匪御贼颇有些专长,守卫砦堡的经验丰富,这样的工事最要紧的不是防备硬攻,而是防止别人渗透。

    看到赵进的布置,这位千总评价的很有趣:“只要能维持这个规制,也不太可能被人打进来就是太麻烦太罗嗦了……”

    o

    为了万全,难免会做些重复的布置,一层层的圈起来,得到这个评价也不奇怪。

    陈舁和刘勇那边在下午时候就带回来了消息,城西顺风客栈昨天下午住进了二十一个人,他们路引是淮安府山阳县开始出来的,口音也是那边的人,而且出手十分大方,二十一个人把三间独院都包下来了。

    这么大方的客人,从掌柜到伙计肯定要殷勤伺候,这些位却冷淡的很,甚至多给小账让伙计们走远点,银子是大爷,掌柜和伙计乐得省事。

    客栈一天到晚都有值守的人,深夜时分,却有人听到后面三个独院有动静,而且客栈里的狗还叫起来了,不过事先得了吩咐,也没人过去多管闲事,过了没多久,又有动静,狗又叫个不停。

    事到如今,客栈上下都是明白的很,这伙人来路不正,深更半夜隐藏行踪出去的肯定不是良民百姓。

    但大家也不愿意多事,一来银子给的足,二来这二十号人看着就不太好惹,多事恐怕会有后患,好在一大早这些人就结账离开,让店里上下松了口气,不过这口气也没有松太久,很快就有人找上门询问。

    得知这情况之后,不用什么推理猜测,大家都能确定昨晚的事情就是这些人做的了。

    路引和口音非但不能说明原因,反而让大家有点迷糊,更加弄不清酒坊敌人的来路。

    淮安府那边势力太过繁杂,有专吃运河的漕上人马,也有洪泽湖里的水匪,还有和海州淮盐有关的盐枭,甚至还有海上的海主海盗,这还是有来路的,更不要提淮安府那边成百上千的盗伙亡命。

    为了给盐场提供足够多的燃料熬盐,淮安府有四分之三甚至更多的地方不允许耕种,任由荒滩生长芦苇,熬盐就是用这杂草芦苇烧火,大片荒滩,让百姓们的生活没有着落,逼得大批百姓落草为寇,而且荒滩草场广大,躲藏十分容易,徐州、凤阳、淮安和扬州四地,甚至还有山东兖州府的不法之徒都在这边躲避。

    漕丁、盐枭、水匪、海盗、草寇,这么多不法之徒,外面的人想要做什么事,只要花银子下去,有的是亡命效力。

    虽然查不出来历,但也不是一无所获,让赵进他们对敌人实力,有了起码的认识,能花钱聘请这么多亡命的角色,肯定不简单。

    查访本身就这点结果,不过也算提醒了赵进他们一下,从这天起,徐州城内客栈就有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若有店内来了外地客商,行踪可疑的,人数过三人的,都要请相关的江湖人过来瞄一眼,看看有没有问题,不然店家就要倒霉。

    不仅仅是客栈之类的地方有这个说法,甚至在城门左近的摊子铺面都有盯人的义务,有些事,就算赵进没有布置下去,也会有很多人主动上来巴结讨好。

    内外都变得越来越严密,赵进和伙伴们也定了轮流值守的规矩,或许是察觉到酒坊这边无机可乘,接下来的日子都平静的很,没什么攻击和骚扰。

    严黑脸主动找赵进请罪的消息很快就散播开来,尽管外人有种种猜测,可严黑脸好好活着这一事实足以说明问题。

    除了灰头土脸的云山寺之外,其他人都说严黑脸识时务,眼下赵进在城内如日中天的势头,硬顶就是找死。

    不过更多的人都在称赞赵进大人有大量,连曾经设局谋害自己的人都能饶过,这样的作风和古时多少大人物相似,以此推断,这样的人必成大器。

    赵进想要的不是什么称赞,他要的是实惠,严黑脸果然早有准备,他给赵进的第一个建议并不是他刚呆过的八里铺,反倒是徐州南门外五里处的严家庄。

    严家庄一共才七十多户人家,几百人的样子,靠着耕田为生,庄里的田地大多归严黑脸所有,他们都是严家的佃户

    徐州土地贫瘠,靠近城池的庄子耕种的土地有限,按说庄子里的百姓生活很苦,可实际上不然,这严家庄就是严黑脸分盐的据点,私盐来到之后,村子里的壮丁把他运到周围的各个村落,城南三分之一的地方也吃这庄子里出的盐。

    距离城池近,又靠近官道,这样的庄子实际上是好地方,有无数的官绅豪强盯着,严黑脸之所以能保有此处,并不是靠着自己的本事,而是因为云山寺在背后撑腰。

    地契上的名字都是严黑脸的,但实际上的主人是云山寺,严黑脸被赵进赶出城之后,云山寺的人便接管了严家庄。

    严黑脸从八里铺跑出来的时候是拿着地契的,他干脆利索的把地契献给赵进,赵进也没什么客气,请了户房的叶文书将这些地契转给了自己,然后请了衙门里两个白役公差,从陈二狗那里喊了几个混混跟着,让他们去了严家庄。

    去严家庄的目的很简单,跟庄子里的人说,这庄子如今是赵进赵老爷的了,你们把账目理清楚,不要私藏瞒报,如果被查出来,官府可饶不了你们。

    差人和混混都是地头蛇,当然知道这严家庄的底细,去的时候战战兢兢,唯恐回不来了,可赵进话谁敢不听,只能硬着头皮过去,好在说的时候虽然有几个壮汉脸色难看,可也没有什么人为难他们,平安无事的回来了。

    就在他们去过后的第二天,严家庄的两个庄头就恭恭敬敬的进城拜见赵老爷,接待他们的是严黑脸,少不得定了定规矩,又把从前的生意整理了下。

    这边庄头一走,云山行的二掌柜李顺求见,李顺一见赵进,就是满脸苦笑,落座之后埋怨说道:“赵公子也太不讲规矩了,大家说好是八里铺的,怎么直接把严家庄拿走了,那里是个好窝子,寺里好多生意都要在那里走的,寺里上下群情激奋,都要和赵公子你这里争个高低!”

    “窝子”这个黑话赵进知道意思,是说适合存放赃物私盐逃犯的地方,这样的处所往往要交通方便还要有一定的隐蔽性,严家庄在城外的确有些灯下黑的意思。

    “怎么叫拿走,这严家庄是赵某的田产土地,地契都在衙门里做了公证,你们寺里如果有什么疑问,可以来衙门告状鸣冤,请知州大人明断,堂上怎么判,赵某绝无二话。”赵进笑着说道。

    尽管云山寺实际控制,可赵进手里有地契田契,闹到衙门上没有一丝理亏,而且云山寺的实际控制依仗的就是武力,但这个优势赵进根本不放在眼里,城门外五里,也就是半个时辰的路,他手下的家丁随时可以开到,谁怕谁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