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脸色很不好看的听完,猛地拍了下桌子喊道:“冰峰和大雷,你们两个人现在就骑马去隆升号找那个掌柜出来,不在店里就去他家!”

    董冰峰和孙大雷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匆忙起身向外冲去,赵进在屋子里走了两步,有些懊丧的说道:“小心过度了,应该把那个掌柜抓到手里再说。 ”

    陈升回到酒坊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等董冰峰和孙大雷骑马回来,已经过了三更天,他们两人也都是满脸晦气

    他们先去隆升号叫开了门,伙计却说余掌柜如今不住在这边,又领着他们两个人去找,那余掌柜在城东的好地方买了宅子,结果就在那宅子外的一条街道上现了这余掌柜的尸体,脑袋直接被砍了下来。

    本来黑灯瞎火的看不见,还是那领路的伙计差点被绊倒,打着灯笼一看才现,领路的伙计被吓了个半死。

    孙大雷和董冰峰本来想要一走了之,但稳妥起见,还是去喊来了官差,捕房的人正忙着郎中的命案,听到又有凶案都是苦笑,孙大雷和董冰峰是赵进的人他们也知道,少不得多说一句:“这些事没必要知会官府,找个地方埋了就是,如今城内谁还敢管进爷。”

    弄得两人糊涂了半天才想明白,敢情官差们以为这人是赵进杀的,多亏有那伙计作为人证,不然还真说不清楚。

    确定这件事不是赵进的人动手,捕快公差们才认真起来,而且死的是隆升号的掌柜,这样的粮行都肥得很,相关的案子总能捞到好处。

    领着人去,又在衙门里被问了几句这才回来,尽管衙门里的人态度很客气,可这一晚上却白跑了,两个人脸色都不好看。

    不光他们,赵进表情彻底阴沉,今晚这个告密的掌柜可以解开很多谜团,没想到因为自己一时的小心放过去了,就在几个时辰之内全死于非命。

    “看来那边早就想着灭口了!”赵进冷声说道。

    其他人的情绪同样很懊丧,本以为有了突破,却没想到是一事无成。

    每个人晚上都睡得不好,不过在酒坊这边想要晚起也难,天蒙蒙亮的时候,酒坊外面已经有等着提酒的商户,热闹的好像集市,很多人是头天晚上就已经进城等着了。

    好在这一晚上酒坊周围很安静,再没人放火骚扰,吃过早饭,刘勇手下人就开始把消息反馈回来,城内在传扬两件事,一件事是赵进开出的赏格,四百两这个价钱已经可以买命了,而且是几条命的价钱,三教九流的人都在活动,看看能不能拿到这个钱,第二件事就是昨夜那两人的死讯,大家都猜测和赵进这边是不是有关系,就算不是赵进这边杀的,但都是赵进这边现,未免太巧合了。

    反倒是赵进要出手对付严黑脸的表态仅仅被人当做谈资,严黑脸请了亡命的刀客对付赵进,那一次几十条人命没了,赵进对付他那不是理所当然,留他到现在才是奇怪的事情,当然大家也明白,这里面有云山寺的势力在,赵进当时也没办法立刻动手。

    不过云山寺的人还是找上门来了,却是云山行的二掌柜李顺,赵进和如惠和尚、云山行和云山楼都打过交道,三方都是云山寺的关系,彼此却根本不卖帐,赵进没糊涂太久就弄懂了,这不就是当年总部和分支,分支和分支之间的关系吗三方各属于云山寺不同的势力,这也正常的很。

    云山行的大掌柜薛晓宗和这二掌柜李顺赵进都打过几次交道,这两个人年纪都不到三十,做事嚣张跋扈的很,看起来不像是做生意的,反倒像是官绅家的公子哥,不过这两人在赵进面前倒还知道分寸。

    这次李顺来了就是兴师问罪,才坐下就开门见山的说道:“赵公子,严居士对本寺忠心耿耿,本寺也爱护这等向佛之人,赵公子却要害他,你这么做,置云山寺上下于何地!”

    按说这样的质问等于翻脸的前兆,不过这李顺拜访的时候要求面谈,两个人单对单的时候说这话,意味就很多了。

    赵进笑着反问说道:“严黑脸我肯定要收拾的,事先放出风声已经是给云山寺面子了,二掌柜这边想要如何”

    “本寺上下僧众近万,赵公子虽然英雄了得,也是敌不过的,不过,赵公子如果能每月卖给云山行一百坛,严居士的恩怨就由他自家了结吧!”这李顺话没三句就露出了真正目的。

    在商务谈判中,这样的场面赵进见得多了,这等威胁都是为了让对方让步而已,相同的手段如果赵进自己来玩,要比对方高明百倍。

    不过这李顺转折的没有一点磕绊,也让他觉得好笑,当下摆手笑着说道:“你们云山寺一个月也就二百坛,还未必能够拿齐,你们云山行每月零碎也有个几十坛,这难道还不够吗再说你们和云山寺本就是一家,就不能互相调配些”

    “现在这酒卖的好啊,大家都想趁着年关多屯些货,腊月的价钱肯定还能涨上去。”李顺笑着回答一句,然后满怀怨气的说道:“寺里那帮老家伙自己捞的厉害,哪有我们的份,还分润呢,不交上去就不错了!

    李顺说话毫不忌讳,或许是没有听出赵进的试探之意,或许是听出来也不在乎。

    “每月三十坛,这个数目也是挤出来的,赵某还可以做个人情,每斤按照五十文来算。”赵进开口说道。

    一听这话,李顺满脸笑意的站起来,连连拱手致谢,汉井名酒现在已经是八十文一个还属于有价无货的状态,赵进让这份利可是好大人情,等于他们多赚了小一倍的价钱。

    赵进笑意不变,继续说道:“赵某明白说,让这份出来,也是想请李掌柜有消息多多知会一声,大家方便。”

    没有平白无故的好处,李顺也心里明白,他倒是放得很开,笑嘻嘻的说道:“好说好说,赵公子这么大的面子,李某知无不言,那严黑脸就在八里铺那边呆着,他自己手里还有三十几号人,另有三十多个寺里的,要是赵公子觉得不方便,寺里那些李某可以想法子调走。”

    云山寺这帮人各个为自己谋私利,至于云山寺的利益根本没人去考虑,赵进早有预判,这李掌柜自己送上门来,少不得要勾搭一下,但赵进也没想到对方居然无耻到这样的地步,居然这么干脆利索的把严黑脸卖了。

    那边李顺自然无比,赵进倒是咳嗽了两声说道:“不知道如惠师傅会怎么反应讲和和买酒都是他这边出面来谈的……”

    o

    听到如惠的名字,李顺嗤笑了声说道:“如惠他才不管这些事,没当上方丈,他怨气大得很!”

    “如惠能当方丈,他资历不够吧”赵进诧异问道,云山寺这等庞然大物肯定规矩森严,升迁排序都有规矩,论资排辈是免不了的,如惠和尚连四十岁不到,居然就想着当方丈,未免太荒唐了。

    李顺还真是知无不言,又是冷笑了声说道:“他是前任方丈清智的儿子,本来清智临死前想要来个顿悟传法,把云山寺交给他,可这么大的家业这么多人,那是说交就交的,当时的寺监领着僧兵围了大殿,硬生生把方丈位置夺了过来,要不然老薛能当上这大掌柜”

    看着赵进满脸疑惑,李顺也惊讶的说道:“赵公子不知道我们大掌柜就是方丈的儿子啊,不过如惠那边也不是孤家寡人,几个下院的住持都护着他,因为这个才能在知客的位置上呆着,要不然早就被赶到外面化缘去了。”

    送了这李顺走,回来时赵进自己静了一会,刚才那番对谈真让他大开眼界,这云山寺分明是大豪强地主的做派,里面居然这么多门道,更让他震惊的是,靠着云山寺才能达起来的一干人,居然丝毫不在乎云山寺的死活,只顾着自家好处,不过想了想,赵进又觉得没什么震惊,这样的事情从前看得多了。

    李顺离开,酒坊的货也已经做完,卢向久过来禀报,说天气寒冷,酒粮的时间要多几天,这么一耽搁,只够两个烧锅出酒,出货量也要减少,本来还想着存些货等腊月卖,估计做不到了。

    卢向久这边说完,陈舁从衙门那边回来了,那边两桩案子的手尾都和赵进这边有关,赵进这里又走不开,所以陈舁去那边盯着。

    “那荷包和金锞子都不见了,我也问了衙门里的人,说拿了就拿了,我们只要荷包,金锞子大家拿去,办案那人赌咒誓说没有,应该不是官府里的人拿的。”陈升说得很明白,官差办案,财为先,尸身上的钱财都要搜刮个干净,大家分润,不过赵进和陈升的面子放在那里,话说得又那么实在,也不会有什么隐瞒。

    陈升说完这个之后,又疑惑的说道:“会不会是谋财害命就是巧了而已”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