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他这边觉得失言,陈晃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这时石满强也走进来,身上沾着不少尘土,石满强粗声说道:“大概的都看了一遍,没有其他的火头,我安排人站在高处张望,如果有什么不对,立刻安排人扑救。 ”

    赵进点点头,拿起那三根羽箭说道:“我在弓箭上下功夫不多,不过这弓似乎是武库里的东西,按照那张虎斌的说法,应该是仰shè进来的。”

    “那差不多是在一百二十步外了”能接这话的也只有陈晃,他和赵进还有董冰峰三人的武技训练很全面,各项知识都了解一些。

    在一百多步之外shè箭,有这个距离在,要逃跑也容易。

    “咱们酒坊周围宅院很乱,路不是直的,夜里想要来去自如不容易,即便是远远shè箭,他们也不能跑的那么快”刘勇沉吟着说道。

    “难道是卫所或者参将手底下的人于的?”石满强瞪大了眼睛说道。

    弓箭来自武库,对城内的地形这么熟悉,也只有军方的人才有这个本事,陈晃笑着摇摇头,解释说道:“武库里的东西到处乱卖,天知道是谁买了,不过那边也就是弓箭做得好些,其他的都是烂货。”

    赵进点点头说道:“路虽然不好走,但只要白天踩好点,想跑也很容易。

    “每晚折腾一次,这样小打小闹的有什么意思,就是让咱们睡不着吗?”石满强恨恨说道。

    说到这个话题,赵进的神sè却严肃起来,他沉声说道:“你以为这是小打小闹吗?之所以变成小事,是因为别人想不到咱们防护的这么严密,弟兄们做事这么认真,如果是一般生意人,昨夜和今晚这酒坊就要被烧成白地了,搞不好还要搭进几十条人命。”

    不管昨夜的油纸包还是今晚的火箭,用心都极为的狠毒,是准备把酒坊所有彻底烧毁掉。

    石满强的脸sè顿时变得难看不少,其他两人也都神sè慎重,赵进笑了笑说道:“这两晚的手段就算烧军营恐怕也能烧了,但咱们这边不一样,这些小手段没有任何用处,想要造成破坏只能硬打,不过,这一切都要靠咱们自己,只要咱们自己认真小心,别人就没有空子可以钻。”

    听他这么说,众人才有些放松,经过一番对谈,紧张的jing神舒缓不少,几个人都开始打哈欠了。

    “我值一个时辰,大晃起来替我,快些去睡”赵进笑着说道。

    其他三人起身出门,陈晃出门的时候却被赵进叫住,赵进神情严肃的说道:“大晃,现在这些家丁都是种子,你要当成咱们的兄弟和家人看,不能随意浪费,不然的话,咱们就失去忠心了,你明白吗?”

    所有伙伴里,和赵进关系最近,相处最为随便的就是陈晃,毕竟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很长,赵进对陈晃极少会这么严肃的说话。

    看到赵进盯着自己,陈旱下意识的觉着虚,于咳一声说道:“我知道了

    语气却有些随便,还没等他转身,赵进却抓住了他的肩膀,严厉无比的说道:“这是大事,你要牢记在心,明白吗?”

    “赵赵兄,我明白了。”陈晃吓了一跳,连忙回答。

    赵进这才点点头,松手让陈晃离开,陈晃是伙伴里做事最为稳重的人,但往往太过理xing,刚才那件事上看得很明白。

    安排家丁们去追弓手,那可是三个用军弓shè箭的人,而且是敢于夜间出动,准头不差的三个弓手,追不上倒罢了,真要追上的话,家丁们死伤不会少于十个,但陈晃的判断也没错,只要生战斗,各路家丁们围过去,人肯定能被抓到。

    这种不考虑死伤只算计得失的心态不能说不对,但放在现在这种草创的局面下肯定不好,对家丁们的忠心和士气影响肯定很大,所以赵进要严厉jing告。

    shè箭进来的时候已经不早,等到一个时辰过去,陈晃起来换班,天已经蒙蒙亮了,赵进也没有去睡觉,只是领着人又检查了一次周围,回到自己屋子忙碌起来。

    吃过早饭,伙伴们都是齐聚在这边,昨夜的事情大家都已经听到,每个人神sè都很严肃,尤其是孙大雷,听到居然动用了弓箭,更是脸sè大变,赵进刚说完,他就陪笑着开口说道:“大哥,隅头镇那边酒卖的不错,我想趁着临近年底,赶快过去看看,等明年咱们扩建增产,也好有个销路。”

    他这边于笑解释,那边陈晃拍了下桌子,冷声说道:“你小子怕了想跑就直说,找那些混账理由做什么?”

    每次孙大雷胆怯,陈晃总是看不惯,而且孙大雷胆怯也不是一次两次,这场面大家都习惯了,非但没有什么情绪,反倒彼此对视窃笑。

    赵进摆摆手,笑着说道:“这几天倒是有事情要交代给大雷这边,买十匹马回来,一定要好马,鞍辔马具要齐全,养马的师傅也要有,马厩草料之类的你也一块安排好了,先支二百两银子拿去,这件事要好好办”

    听到这个,孙大雷喜笑颜开,连忙答应说道:“请大哥放心,三仙台骡马市那边我熟的很,肯定能买来好马。”

    “冰峰,你家那边应该有懂得骑马,懂得马战的人,帮我们请过来做教头,教大家骑马,教大家马上的武技。”赵进转头对董冰峰说道,董冰峰很兴奋的点点头,因为难得会有事找他帮忙。

    “如果有骑马的人jing戒,就算他远远shè箭也跑不了。”赵进补充了句,大家都是恍然大悟,原来是为了这个。

    赵进随手拿起一张白纸,铺在面前的八仙桌上,指着上面说道:“骑马jing戒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只要在城内呆着,外人就有可乘之机,想要彻底万全,还是要搬到城外去,你们看,这是我昨夜画的图,如果搬出去,就按照这个规制建。”

    大家都凑过去看,纸上图案很粗糙,不过线条都很直,图画的很抽象。

    “货场和酒坊分开很不方便,人员调配上也有麻烦,而且酒坊还要继续扩大”

    随着介绍,大家对赵进的思路开始明白了,他要把酒坊和营地放在一起,白ricao练,晚上值守,然后酒坊里的粮库、柴禾堆、作坊周围要有隔离带,就算想要放火袭扰,也会被隔离带挡在外面,同时这里还要有水井,酒坊用水一定要保证。

    这样占地广大的庄园,城内不可能有空间容纳,即便是有,官府也不可能允许,唯一的选择就是在城外。

    “古时坞堡,差不多就是这般?”王兆靖笑着问了句。

    吉香在那里想了想,小心开口问道:“大哥不是说城外不安全吗?怎么要出城了?”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我们有人有钱,城外这些地方除了云山寺之外,谁还有能力和咱们硬碰?”赵进反问一句。

    众人都是恍然,庄子里有几百上千号庄丁的地方很不少,但一下子拿出来二百纯粹战斗人员的却极少,这么算起来,城外的确没什么可担心的。

    所谓时过境迁,几个月前还小心翼翼,酒坊办起,财力膨胀,行事马上有了变化。

    “赵兄这么做没错,城内各处方便不假,但官府和士绅盯着也紧,说不准会招惹什么麻烦,城外村庄之间各自du 1i,咱们如果出去,那就海阔天空了。”王兆靖点头赞同说道。

    赵进拍拍图纸,声音却压低了:“这些杂碎在城内对咱们动手,欺负的就是咱们不敢放手动作,等出了城如果有人再敢折腾,到时候就知道厉害了”

    有宅院房屋的掩护,赵进手下不可能大张旗鼓的搜索,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甚至不敢伤人,如果出城,这些都不用考虑了。

    这两天大家都被sao扰弄得心浮气躁,听到赵进这么说,大家纷纷点头。

    “话说这么多,地方还要去找,刚才我的要求已经说清楚了,你们有熟悉的人或者地方都介绍过来,价钱什么的一切好说。”赵进开口说道,赵家只在卫所那边有关系,何家村那里也没什么多余的地方,所以赵进自己找不到合适的,只能让朋友们撒网去找,陈家、孙家和董家在城外都有产业,关系也多,找起来肯定更加方便。

    “石头,每个家丁要配一根长矛,一把短刀,这个你要盯着抓紧做出来,小勇,你去找陈二狗、杀猪李还有咱们知道的闻香教城内传头,就说今晚我请他们在排骨张吃饭,谁也不许不来。”

    白天的风吹在脸上已经有点刀割的意思,商家们的热情愈高涨,汉井名酒这样的烈xing和口味,越冷的天气越好卖,而且距离年关近了,再节省的人家过年也要松松手,这等好酒肯定受欢迎,很多喝过汉井名酒的客人已经准备自家过年的时候准备些了。

    有商家拿着银子直接找到赵进,希望预定一批货,但先给银子定金的点子大家都能想到,结果按照现在的产量就算排到明年二月也不够供货,只能是按照先后顺序来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