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其实也不怎么紧张,因为外面有家丁值守,能放着大声敲门的十有是熟人。

    果然,离开屋门问了句,就听到院门外面孙大雷的声音:“大哥,酒坊那边出了点事,大哥过去看看。”

    赵进和董冰峰和长辈打了个招呼,匆忙出门。

    看着他们离去,赵振堂和董吉科都有点愣,安静了会董吉科才开口说道:“你家这小子能耐大的很,我家这个现在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总是大哥大哥的念叨。”

    “振兴临走的时候还说小进这孩子有主意,让我多听听他的话呢!”赵振堂喃喃说了几句。

    董家父子是骑马过来的,孙大雷也是骑马过来报信,出门之后,赵进只能和董冰峰同乘一匹。

    “大哥,等我给你弄匹好马!”孙大雷习惯性的先讨好一句,然后才说起酒坊那边出的事情。

    天黑下来大半个时辰,酒坊周围已经很安静了,城南那边穷苦百姓居多,天一黑,大家就都猫在家里不出来了,现在天气也冷了,不少人家连身厚衣服都没有,出门更是遭罪,那些不学好的也都聚在赌坊之类的地方胡混,这个时候,街面上一般见不到什么人的。

    酒坊周围很多地皮都已经被赵进买下来了,那边更是冷清,所以有点动静很容易被觉,在那里巡逻放哨的家丁听到半空中有呼啸的声音,然后落到酒坊里面。

    这位家丁觉得奇怪,连忙向值守的吉香报各,吉香是个细心人,听到这消息后立刻领着酒坊里面的伙计去了呼啸落地的地方,过去一看才现是堆放高粱的粮库,酒坊扩建,需要建设的东西太多,徐州这个季节又是天干物燥,所以高粱都是原地垫高堆起,上面用芦席苫盖,一堆堆的颇为壮观。

    看到这边有东西落地,吉香更不敢怠慢,喊来二十个伙计,十名家丁,搬着梯子里里外外从上到下的找寻,因为找寻的仔细,在一堆高粱的上方找到了。

    被丢进来的东西是一个油纸包,那纸包摸在手里感觉很烫,打开一看,现纸包里全是浸油的木粉,里面横七竖八的插着几根点燃的线香,这东西做什么用的,大家看着都有点糊涂。

    可巧刘勇晚上无事,从货场那边过来,他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这是用来放火的器具。

    线香点燃后不容易熄灭,燃烧极为缓慢,浸油的木粉不容易燃烧,但被燃烧的香头烘的久了,也会起火,但这浸油的木粉一旦起火烧起来就极为的迅猛,更不要说,芦席和下面的高粱都是干燥的易燃物,一烧起来,整个酒坊就毁了。

    刘勇解释完这个所有人都意识到事态的严峻,刘勇留守,吉香去货场那边再调家丁过来,而孙大雷去通知赵进。

    “大哥,这些人如果深夜放火岂不是更好,那时咱们会更难现,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动手”等赵进过来,吉香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赵进沉吟了下,指着墙外的街道说道:“深夜四下安静,脚步声也刺耳的很,他们靠过来的话,先会被狗觉,然后弟兄们就会过去查看,不但没机会把东西丢过来,还有可能被抓住,这个时候虽然安静,但街上还有行人,弟兄们就不那么注意。“

    说到这里,赵进冷笑了声继续说道:“而且这东西要在下半夜丢进来,搞不好就要白天起火,那时候酒坊人多,随手就扑灭了,再说了,他也没想到咱们的兄弟们这么警醒。”

    如果不是赵进家丁训练严格,对命令毫无保留的服从,在这个时候,往往就已经松懈,到了下半夜打盹犯困的时候,那边烧起来都未必有人现。

    那边刘勇也带着几个人跑了过来,到跟前就摇头说道:“周围没有人,应该是早跑了,不过看他丢进来那个位置,应该是用了绳套。”

    “今晚我也会过来盯着,现在咱们酒坊赚钱了,看着不顺眼的人也变多了!赵进肃声说道。

    赵进回家打了个招呼后,和董冰峰直接来到了酒坊这边,他没有要求所有人都值夜,反而安排众人轮流休息,晚上轮值的家丁因为白天已经睡过,所以精神很足,赵进之所以安排伙伴们轮流睡觉,是因为每时每刻都要有人保持精神的集中,全部熬夜显然做不到,也没有这个意义。

    不知道是纵火的人现了酒坊这边的警戒变强,还是这晚上本来就只有这一次袭击,一夜就这么过去,再也没有生什么。

    第二天一早,赵进派人把伙伴们都叫到了酒坊这边,各自安排了事情,过来买酒的商人们惊讶的看到,这个上午飘香酒坊买了几十口大缸,看到这个大家还以为飘香酒坊的产量加大,都是纷纷询问。

    不过很快他们就现不是,几十口大缸被分别摆在酒坊内外的各处地方,边上还摆着水舀和水桶。

    而且上午除了值守的家丁之外,酒坊的伙计们还分批出来,演练起火时候如何取水救火,如何把没有燃烧的柴草和谷物堆移开。

    大家看着都觉得可笑,就连接受训练的伙计们也觉得可笑,不过赵进却很严肃的做这些事,灭火演习做的时候都觉得无所谓,但一旦真有什么事情生,训练时的科目就用得着了。

    但这件事上,赵进自己也闹了笑话,本来买了水缸想要全部用水装满,却被人提醒,现在这寒冷天气,倒水进去很快就会被冻成冰,没准还要把水缸涨裂,刘勇倒是有个法子,下雪后的雪堆先不要清理,直接放在背阴的地方,真要有什么事情,直接用雪灭火,效果肯定也不会差。

    除了这些布置之外,刘勇也安排他的人昼夜不停的轮值,在酒坊周围的民居里租了几间房子作为据点,夜里也有人盯着,有什么动静都会出去看看

    外松内紧,赵进他们忙碌防各,酒坊这边照旧出酒卖酒,晚上赵进直接留在了酒坊这边,现在货场那边反倒没什么要紧了。

    将到三更的时候,赵进在睡梦中被人叫醒,同样留守在这边的刘勇神情冷峻的说道:“大哥,有人射火箭进来!”

    听到这句话,赵进直接坐起,略微清醒后才反应过来,刘勇所说的火箭应该不是他第一时间想到的那个。

    匆匆赶到外面的时候,现陈异正在大声的吆喝调动,家丁们五人一组向着四处散开。

    “都仔细看,这大半夜的,我就不信他能跑远了,遇到人就吆喝起来,马上就有援兵赶过去。“

    看到赵进过来,陈异沉声说道:“如果不是家丁们反应快,柴禾堆就要烧起来了。”

    说完这句,陈升声音放低了些又说道:“咱们也要准备好,那边最起码三个弓手,先现他们的家丁肯定有死伤,不过只要动手,在这安静夜里,就没有办法逃。”

    赵进一愣,随即缓缓点头,只是说道:“先领我去起火的地方看看。”

    烧酒蒸酒,包括加热酒粮,这都需要大量的燃料,这些也堆在酒坊里面,而且酒坊当初为了快些捡起来,主要是木制的架构,真要起火,柴禾堆的火势搞不好就要把酒坊和粮仓那边一起烧了,一切毁于一旦。

    这一晚是赵进、陈异、石满强和刘勇值守,每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看,来到那柴禾堆之后,看到石满强正领着人拿着梯子四下检查,不时的架起梯子爬上去。

    而空地上则有一堆焦黑的柴草,看着是烧起来被扒拉下来的,上面有沙土什么的盖着。

    有了昨晚的事情,家丁们都是警醒异常,稍有风吹草动都要过去看看,没想到这一晚的袭击并不是丢纸包放暗火,就是在四下安静的深夜,突然间几点亮光划着弧线呼啸飞来,直接落入酒坊里面。

    好在半天有了预备,负责警戒的家丁立刻敲响了铜锣,里外立刻行动起来,石满强领着人把刚刚烧起来的柴草用钢叉挑下,迅灭火。

    三根羽箭,箭头上帮着油布,已经烧的差不多了,现射箭进来的家丁有些紧张的禀报说道:“箭飞的不是太快,开始小的还以为是眼花了,等落下来才现不对……”

    “张虎斌有功,明天去账房那边领一两银子,放你一天假!”赵进笑着上前拍拍肩膀,本来有些紧张的家丁先是愣住,随即站直,满脸都是激动神色

    边上的家丁满脸羡慕的看着这个张虎斌,赵进低头拿起那三根羽箭,走回了酒坊的住处,住处那边灯光很明亮,可以看出更多的东西。

    没过多久,陈异和刘勇有些沮丧也来到屋中,陈异把长刀放下,摇头说道:“人应该早就跑了,没人有什么现。”

    刘勇脸上的失望神色更重,也是开口说道:“布下的探子没什么现。

    这话出口,刘勇立刻反应过来,他管着暗探耳目,伙伴们都能察觉到一二,不过刘勇从来没有明说,其他人也不去问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