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或许就是理念的差距,赵进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动手,已经不止一个人提议要给赵进添置丫鬟侍女之类的。

    “一个人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如惠师傅今天来我这里,难不成就是过来看看?”赵进笑着回答一句,言语里直接催对方说明来意。

    如惠微笑着摇摇头,却开口说道:“这次来拜访赵公子,却是想来讨一口酒喝,贫僧在寺里曾经有幸喝过,至今回味啊”

    对方到底什么来意,赵进心里愈疑惑,但汉井名酒别处紧缺,他这里却常备几坛,别人以为赵进有酒瘾,却没想到赵进是用这个酒当药,擦拭伤口用的,训练场上经常有人受伤出血,用烈酒消毒是比较靠谱的法子。

    这边取来酒坛和酒碗,给如惠和尚斟满,那边如惠和尚谢过,拿起酒碗抿了一口,白皙脸庞上顿时浮现红sè,闭眼哈了口气叹道:“好酒。”

    如惠和尚只喝了这一口,放下酒碗说道:“赵公子,你这酒说不上是第一等的名酒,无非是比其他酒更像酒而已。”

    话好像在打机锋,不过赵进却能听懂,自家事自家知,这汉井名酒没什么奇香异香,没什么名人典故,更没什么jing工制造,就是口味纯正的白酒。

    “酒不错,也能登富贵人家的席面,但奔波劳碌,经历风霜雨雪的,会更喜欢这酒。”如惠和尚继续点评说道。

    赵进笑着点点头,如惠和尚对这酒的点评还真是jing到。

    “本寺僧众几千,又有多处下院,除了有德高僧在jing舍静修之外,其余各位师兄师弟都少不得在外面辛苦,前些ri子一尝到赵公子这酒,大家就都喜欢上了。”如惠和尚说得很是悠然。

    快要点到正题了,赵进心里明白,但听对方说的这么自然,赵进也有点别扭,出家人喝酒这么天经地义吗?

    “赵某是个粗人,师傅直说”赵进笑着说道。

    “赵公子若是粗人,世上又有几个有心的?”如惠和尚奉承了句,笑着继续说道:“这汉井名酒,云山寺每月要两千斤,本寺派人来运,先钱后货,不知道赵公子觉得如何?”

    说完这句,如惠和尚盯着赵进,云山寺和赵进矛盾极深,出了人命不说,里外还有几件事属于大家心里有数但没有点破的,重归于好这种就不必谈了,能做到彼此克制不再厮杀已经不错,如惠心里已经准备了几套说辞,要劝赵进这边,比如说“生意归生意”。

    “现在做不到,现在一月出酒一千多坛,也就是两万多斤,城南城外还有很多人做不到,不可能单独给云山寺备出来,但等年底就应该差不多。”赵进沉吟着说道。

    赵进根本不用提醒,想的就是生意,先款后货,这种生意没有风险,当然要去做。

    如惠和尚诧异了下,随即笑着说道:“既然赵公子能答应,那么贫僧就好复命了,不过还有一桩事要和赵公子商量,本寺家大业大,银钱周全的如履薄冰,按照现在的价钱,两千多斤也是近三百两银子,一年下来三千余两,这个数目有些大了。”

    赵进笑了笑确没有接话,如果连买酒的银子都拿不出,那还有什么可谈的,但云山寺也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肯定还有文章,那边如惠和尚继续说道:“城内城外都在传扬,说赵公子用高粱就酿出了这好酒,这酒是用高粱做的,本寺的田地上种着不少高粱,不知道能不能用高粱折抵酒钱,价钱方面本寺可以一让。”

    “你们准备怎么折抵?”赵进淡然说道,看着不太满意。

    “一石高粱市价二百四十文,大宗的话,二百文或者一百八十文就能拿下,一石换四斤酒怎么样?”如惠和尚心算的很快。

    “高粱这东西是喂牲口的,根本卖不上什么价钱,我这酒翻手却能加价倒出去,这生意贵寺未免太赚了。”谈生意归谈生意,明明深仇大恨,却用上了客气的称呼。

    如惠和尚笑着摇摇头,眼神里却有迷惑,眼前这年轻人已经没了那杀伐果断,看起来倒像是个jing明的商人,没听说商人和武夫都能做好的,想归想,如惠和尚还是笑着说道:“一石三斤半如何?”

    “一石两斤”

    “赵公子,本寺这高粱也是辛苦种出来,也有账目的,真要这个价钱卖了换酒都可以,何必以物易物呢?”

    双方讨价还价起来,到最后定在了一石高粱换三斤酒的价钱上。

    按照当下的规矩,生意场上口头定下,那这件事就要执行下去,也就是说谈定就算说定,不过赵进却坚持云山寺方丈住持和监寺都要在契约文书上签字,如果云山寺有自己的印鉴也要盖上。

    如惠和尚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和赵进争执,生意都已经谈成,这些就属于细枝末节了。

    对这个结果双方都觉得很满意,现在汉井名酒的价钱是一斤八十多文,将来产量扩大肯定会跌价,但即便如此,大家都觉得五十文是个底线了,一石高粱卖到二百多文,这个价钱也不离谱,奈何有价无市。

    云山寺几十万亩的田地,可除了那些上好水浇地之外,也有为数众多的下等田地,这些田地废弃可惜,又种不了太好的庄稼,只能种植高粱,每年大量的高粱收上来,只有下层僧众才吃,消耗不了那么多,想要卖出去也不容易,就算买给牲口吃,又能有多大的量,所以大量的高粱积存耗费,卖不出价钱,如果再考虑到粮多钱少这个因素,那就更雪上加霜了。

    这次能换来好酒,云山寺喝酒的不少不说,还可以加价卖出去,怎么算云山寺都赚了不少,当然是合算的生意。

    但对于赵进来说,这以高粱换酒的生意更加合算,他一石高粱能酿出五十斤到六十斤酒,扣除人工和各种耗费,单纯以价值来算,一石高粱等值于三十五斤或者四十斤汉井名酒,而他跟云山寺达成的协议,是一石高粱换三斤酒,两下一减,等于赵进卖给云山寺一斤酒,就能赚回三十多斤,换句话讲,这一下子就有三十多倍的利润

    当然,如今这世道粮食和银钱是脱节的,一石高粱卖二百多文,并不代表就等于二百多文,但这利润依旧极为丰厚。

    而且这个生意还解决了赵进的一个难题,他酒坊扩大,耗用的高粱的数量也在急剧增加,原材料的供应是命根子,赵进一直想要找到一个稳定的供货商,云山寺的出现恰好解决了这个难题,这么一来,高粱不愁了,最起码短时间内不愁了。

    接下来的闲谈都是敲定细节,让如惠和尚惊讶的是,赵进对这些细节丝毫不含糊,而且把握的极为jing确。

    生意谈定,双方的心情都是不错,要说赵进和云山寺就此化敌为友也不可能,但目前来说的确是个两利的局面。

    “不瞒赵公子说,原本贫僧以为赵公子身后有什么高人指点,才能做出这么大的局面,这两次交道打下来贫僧才现,原来赵公子自己就是那个高人,少年英杰,真是了不起。”如惠和尚笑吟吟的说道。

    他这话说得虽然直白,却让人听了很高兴,赵进笑着说道:“如惠师傅过奖了,不过赵某有些纳闷,云山行、云山楼都在城内,要谈这等事,何必师傅你这边亲自出马?”

    如惠和尚听了一愣,随即微笑着说道:“本寺这么多僧众,各有源流,各自有忙碌的局面,不能一概而论的。”

    话说得隐晦,但也很好理解,无非是云山寺内有不同势力,可赵进觉得有趣,这是云山寺的家事,理应对外遮掩,可这如惠和尚却好像在主动告知,上次见面,这位和尚也有类似的举动。

    赵进沉吟了下,笑着说道:“如惠师傅两次来我这里,大家已经熟了,若有什么需要赵某帮忙的,尽管开口,赵某力所能及之处,一定不会推脱。”

    听到这话,如惠和尚笑容不变,伸手拿起酒碗缓缓喝了口,然后笑着说道:“赵公子这份好意贫僧记下了,ri久天长,今后还有打交道的机会。”

    赵进看着如惠和尚的笑容,随手拿过一个酒碗倒上,端起来说道:“没错,以后还有打交道的机会。”

    说完之后一饮而尽,两人相视而笑。

    赵进这边谈的高兴,徐州城外三仙台何家庄那边却是另外一桩景象。

    何家庄产业不少,磨坊、油坊在秋天都是忙碌的很,那么多粮食收进来,当然要尽快的处置。

    磨坊油坊往往是在农忙之后开始边忙,何家庄还有一处产业全年不停的,那就是何家的酒坊,每年何家的粮食收成不少都是送入酒坊,然后变成烧酒运出来,也不知道卖到什么地方,反正大车来来往往总是不停。

    何家酒坊做出来的酒,在本地也有零卖,大家也喜欢买着喝两口,价钱虽说比土烧要贵,可味道比土烧也好了很多。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