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伙计们抬着酒坛到了桌子边上,然后拿来一个个空壶,为了证明这壶是空的,还特意倒置。   .

    “诸位可以看看这壶里有没有装着东西。”赵进笑着说道。

    这难道要变戏法吗?不过还是有人接过酒壶掂量了下,又闻了闻,大家做酒上的生意熟了,酒壶的份量都清楚的很,里面是不是空的,一掂量就知道,几个老成些的试过,其他人也就不碰了。

    用酒提和漏斗把酒打进酒壶,然后给桌子上的酒盅倒满,茶馆也卖酒,伙计们的动作熟练舒畅,越来越多的酒盅被斟满,茶馆大堂里的酒香也越来越浓郁,吸气声不断响起,大家都在闻着酒味。

    那十几个坐下的大店掌柜也都有点坐不住,看看酒盅里的酒,又转身看看酒坛那边,赵进笑着说道:“赵某请大家来就是一切放开,想要看看的尽管过去看。”

    大店掌柜们都于笑两声,却没什么人动作,却有人低声说道:“那一坛也就八斤的份量,这么多酒盅第一轮差不多喝掉大半了。”

    桌子上的酒盅倒满,伙计们却提着酒坛放在桌子上的空处,赵进扬手说道:“这就是赵某酒坊里产出的白酒,请大家品尝,随便拿,不管放在谁面前的都可以拿,想喝酒坛里的也可以开口。”

    众人面面相觑,还是不知道赵进要做什么,云山楼的掌柜是云山寺的背景,他和赵进可谈不上什么交情,也懒得留什么情面,这么繁琐的程序却让他有些不耐烦了,他皱眉拿起面前的酒盅一饮而尽。

    其他人都没有动,都在看着这位掌柜,这个人喝完之后,猛地愣在那里,随即把酒盅一放,站起走到长桌的另外一头,那里是最后倒酒的区域,又拿起一盅酒喝下,轻轻哈出一口气,指着酒坛说道:“赵公子,在下想自己打一壶酒。”

    赵进笑着点头,那掌柜不客气,撸起袖子上前,先拿酒提在坛子里转了几圈,搅和一通,然后打出一壶酒来,给自己倒了一杯,又是喝下,喝完之后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转身指着那边堆放的酒坛说道:“赵公子,在下想要再开一坛。”

    “想开那一坛说一声就是。”赵进没有任何意见,看到这个掌柜动作,其他人也感觉出什么,玉柳居的王掌柜也抓起面前的酒杯喝了口,立刻瞪大眼睛看着赵进,连忙站起去桌子一边随便拿了一杯又喝下。

    大家看到他们两个人这个表现,纷纷上前拿着酒盅喝酒,每个人喝下之后都是类似的反应,都要到距离自己远的位置再喝一杯,然后纷纷希望再开一坛

    茶馆的伙计们都快忙不过来了,赵进和伙伴们却在含笑观看,陈晃看着乱糟糟的场面,低声说道:“他们的动作还真被你给料中了。”

    “赵兄大才”王兆靖笑着说了句。

    屋子里的酒香越来越浓,摆在那里的三十坛酒都被打开,有的掌柜最起码尝了十坛的酒,虽说酒盅不大,可总量不少,脸色也有点红。

    不过喝到这个地步,大家也都差不多了,又回到原来的位置,脸上的不满已经变成震惊,淡漠已经变成了热切,都是看向赵进。

    赵进拍了拍手,场面安静下来,他站起笑着说道:“这就是我家酒坊出的酒,赵某可以和各位保证,酒坊里存的酒和接下来要出的酒,最起码不会比各位现在喝的差,更有可能会更好。”

    “进爷,小的们去买酒的时候可以每坛都验吗?”谁带着酒意说了一句,大家立刻朝着出声的方向看过去,想看看谁喝多了要找死。

    被众人眼光聚集,说话的那位小饭馆的老板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比,恨不得找个地缝藏起来,现赵进看过来,双膝一软直接跪在地上,刚要哭求,就听到赵进笑着说道:“可以每坛都验。”

    场面安静了一下,然后轰然,赵进的态度太好,酒的质量和味道又出人意料的优秀,每个人都动心了,大家都忍不住议论。

    说了几句大家才现,居然没有任何可怀疑的东西,比如说,赵进可能在品酒时候找人串通作假,可大家该喝的都喝过,就算舌头最好用的,也只能品出细微的不同,味道都是甘洌醇厚,要说作假,只能说拿来的三十坛酒都作假了,就算赵进都用别处买来的好酒替代,那么大家去酒坊里买酒的时候,每坛都可以品尝,这就完全杜绝了作假的可能,就算赵进继续用别处买的酒替代,那随便他,反正有了这样的好酒,亏也是亏他,自家肯定能赚。

    “赵公子说个价钱,这三十坛酒玉柳居全包了”那位王掌柜先开口说道,他一出声,众人立刻醒悟,这里的三十坛酒最让人放心,就算被喝掉不少,买回去也是可以赚钱的。

    醒悟归醒悟,玉柳居的在徐州地位非同寻常,他家掌柜开口,其他家就算不甘心,也不会再去争,只不过云山楼和其他几家坐在那里的掌柜脸色都不好看。

    “每斤三十五文,每家每天最多只能买五坛。”赵进笑着说道。

    土烧十文不到一斤,常见烧酒三十文,好酒要四十文到五十文一斤,不过这都是酒楼饭庄零售的价钱,赵进当然不会做零售,所以定了个合适的价钱,虽说比他们预想的要低,但扣去材料人工等成本,也有八倍的利润在。

    赵进喊出价钱之前,茶馆大堂众人都有些担心,生怕赵进有好酒乱开价,没曾想这个价钱很合适,大家都收了从前的情绪,变得严肃郑重起来,因为大家都觉得这位小爷是正经做生意,而不是胡闹。

    “五十文一斤,我家和玉柳居平分了这些。”云山楼的掌柜说话更不客气,玉柳居掌柜一愣,随即笑着缓缓点头。

    去这两家的客人不在乎那些银子,反正能够赚得更多,可他们这句话一说,其他人脸色不好看了,罗参将家的掌柜阴着脸冷哼一声,长桌两侧的中小生意人都满脸怒意,后排的甚至有脏字骂了出来。

    “赵某做事公平地道,各位都和赵某有交情,自然各位谁也不会落下,三十五文,每人限量五坛。”赵进笑着说道。

    既然赵进有钱不赚,大家也没办法,也只能照做,玉柳居的掌柜也不含糊,随手掏出两个金锞子说道:“这是定金,请赵公子派人送到敝处五坛,越快越好。”

    “脚钱另算。”赵进笑着说道,运输费用他可不愿意承担,尽管这是这个时代的惯例。

    那王掌柜诧异的看了赵进一眼,忍不住笑出声来,摇头说道:“没想到赵公子做生意也这么精明,了不起,就按照赵公子说的,送到报出价钱就行。”

    赵进点头,长桌边上其他几位也不含糊,直接拿出现银先把定金付了,然后告辞离开。

    他们定完之后,站在那里焦急等待的中小生意人才涌上来,这次拿来的酒坛不大,一个也就能装十斤,但即便这样,很多卖酒的小生意人也只能一次买一坛两坛,还只能是这边的坛子,要知道赵进在酒坊里可是还有一堆三十斤和五十斤的大酒坛。

    陈宏在那里手脚麻利的收钱记账,边上吉香帮忙,他两个人都有这方面的经验,王兆靖在一边含笑看着,陈宏有写不出的名字和店名,他在边上提笔写出,边写边笑着说道:“我这样子若被看到,肯定是有辱斯文。”

    众人听了都大笑,现在所有人的忧虑都一扫而空,每个人都高兴的很,不光赵进这边兴奋,买酒的人们也高兴,就算买的少,这样的好酒,大财赚不到,小钱总是有的。

    午饭就在这茶馆吃的,下午时候所有人付完定金,等赵进领着人回到飘香酒坊的时候,现那边的闲汉比早晨足足多了几倍。

    这些闲汉们也知道凑趣,看到赵进他们过来,纷纷高喊着:“进爷财

    赵进笑着点点头,他边上的吉香笑着问道:“你们来看什么?”

    “大家都知道了,进爷请了神仙,打出一口神仙井,井水里冒出来的就是好酒,大家都过来沾沾仙气。”有人高声吆喝着回答。

    赵进和伙伴们一时间都是无言,不过细想想也难怪,一个毫无经验的毛头小子,雇了两个不怎么出色的工匠,买下一个废弃的酒坊,居然能酿出这样的好酒,不是鬼神相助又是什么。

    这次消息流传的格外快,各处的东家掌柜本身就是人面精熟的角色,他们也要张扬这酒好喝,为自己多拉来几个客人,他们有意传播,这消息当然飞快的传遍整个徐州城,甚至连城外都已经有人知道。

    赵进走进酒坊,在这边照看的石满强立刻迎了过来,赵进肃然开口说道:“如果有人硬闯,直接让兄弟们用长矛刺,出人命算是我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