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一于人也都跟着振奋了下,都盯着那几个铜管看,一股浓烈的酒味弥漫开来,这味道很冲鼻,丝毫谈不上香味,赵进神sè还算正常,其他人都皱起眉头。   .

    卢向久看到大家神情,连忙解释说道:“各位爷,酒头都是这样,这酒不是马上装坛子的,要等这一锅酒都蒸完,然后把酒混起来存几天才能卖。”

    王兆靖已经在缓缓摇头,他尽管没喝过几次,但也算见过闻过,好酒那里会有这样冲鼻的辣味,这样的酒怎么可能卖到酒楼饭庄去,这酒坊恐怕要赔钱了。

    其他人就算没怎么见识过,这点关节也能很快想明白,大家脸上都露出了失望的神sè,禁不住看向赵进,伙伴们对赵进很了解,赵进做事很坦荡,一是一二是二,绝不含糊,也不会给自己硬撑面子,失败了马上就要承认,几个心思灵通的已经准备出言安慰。

    让大家意外的是,赵进神sè依旧淡然镇定,丝毫没有失望的样子,更有细心的人看出来,赵进眉眼间似乎有喜悦的神sè。

    到底什么事这么高兴,大家都糊涂了,卢向久和苏大倒是没注意这边,只是在那里吆喝说道:“上面用力搅和”

    站在木架梯子上那位学徒拿着木棍用力的搅动天锅里的水,铜管里面的酒淅沥沥的不断落入酒坛中。

    酒坊里越来越热,铜管里滴出的酒也越来越少,站在木架梯子上那学徒大声吆喝说道:“天锅冒热气了”

    “风箱停住,快些换水”卢向久大声喊道。

    学徒工们已经训练得很熟练,又有人推着别的木架梯子靠前,将天锅里的热水舀出,下面又有人挑着井水入内换水。

    很快天锅里的水就被加满,苏大又吆喝着喊道:“拉风箱,添柴”

    风箱鼓动,火势缓缓变大,蒸桶缝隙弥漫出来的蒸汽又变浓了,铜管里滴下的酒水开始变多。

    “东家,现在出酒就多了。”卢向久解释说道。

    “接酒的坛子不换吗?”赵进突然开口问道,他一直沉默的看着场中,这一开口吓了大家一跳。

    卢向久有些糊涂的说道:“不换的,第一次出酒少,酒坛都装不了三分。

    赵进突然笑了,一直盯着赵进的伙伴们又被吓了一跳,大家现赵进笑的极为欢畅,好像遇到了极为高兴的事情。

    “换新酒坛接酒”赵进突然开口说道。

    卢向久一愣,从头到尾这位小爷都没什么主意,就说个“换新酒坛”?他下意识的开口说道:“东家,酒坛也不便”

    “快换”赵进斩钉截铁的喝道。

    这一声已经可以称得上怒喝了,屋子里的人都被吓得一颤,卢向久也不敢多话,连忙吆喝着徒工换坛子接酒。

    在这期间,卢向久和苏大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无奈,心想这酒坊果真做不长,这位小爷果真在胡闹,就是为了玩的。

    “这味道冲鼻,把第一锅的酒拿出去”赵进又说道。

    他气势十足,酒坊里的徒工当然知道该听谁的,连忙又过来几个人将第一锅出的酒搬了出去。

    赵进身后的伙伴们也在彼此交换眼神,心想大哥莫非是糊涂了,盯着这些不起眼的小事有什么用,难不成还要找回点自己的面子?

    王兆靖浑身上下的都已经湿透了,汗水和水汽双重作用,让他难受的很,王兆靖却顾不得这个,他正在和同伴们使眼sè,让大家装作无事,现在质疑讨论的越多,赵进就会越丢面子。

    突然间,王兆靖现吉香抽了抽鼻子,吉香家里做熟食的出身,对味道比其他人敏感些,不过王兆靖马上也知道了原因,酒坊里弥漫的味道已经不再是那种冲鼻的酒味,而是酒香。

    这是真真正正的香味,当然不是什么芬芳,但却让你感觉到这是酒,而且还应该是不错的酒,酒味炽烈,但却带着几分清冽,组合起来却显得有些柔和

    酒坊里每个人都在抽动鼻翼,都在嗅着酒坊中的味道,满脸的不可思议,就连拉扯风箱的人都放慢了动作。

    赵进满脸都是喜悦,笑着说道:“别耽误了出酒,该于什么于什么”

    他这句话声音不大,听到的人都是一震,连忙忙碌起来,卢向久在那里呆愣了下,却连忙跑到蒸锅附近,伸手捞了一把酒水,就那么直接喝起来。

    一口下肚,卢向久整个人呆在了那里,呆了会,又情不自禁的舔舔自己的手掌,又去捞了一把,喝了几口,又呆愣在那里。

    苏大叮嘱了句烧火添柴的伙计,也快步跑过来,他还知道拿个酒碗,接了点酒喝了口,他也是呆在了那里,然后又喝了口,酒碗掉在了地上,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蒸桶。

    酒坊里已经全是酒香,闻过前面那些冲鼻的味道,对比起来,现在的味道格外醇香,每个人都下意识的大口呼吸。

    片刻之后,所有人都的眼神都看向了赵进,赵进jing赤上身,汗水流淌,可他脸上全是自信的笑容,已经没有人觉得他故作声势,已经没有人觉得他不懂装懂,更没有人觉得胡闹,每个人都在震撼。

    “赵兄,当真是能者无所不能,赵兄还真知道做酒,而且知道怎么做出来好酒”王兆靖愣了愣,笑着开口说道。

    “大哥你真是了不得”“这酒比我家喝的那些好酒也不差,不,比那些还要好喝”伙伴们争先恐后的表意见,每个人都在夸赵进,但大家都不觉得这夸赞有什么过分,这事实在前,每个人都觉得赵进配得上。

    “啊”呆愣在那里的卢向久猛地一声大喊,把所有人都吓到了,大家都是看过去,卢向久站在那里喃喃说道:“我怎么从来都没想到过,怎么大家都没想到过,师傅教我,出酒就出酒,然后把前后的酒搀和起来就可以买,怎么没想过这第一锅的酒不能喝,第二锅才是好酒,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尝一口”

    那边苏大手重重拍在灶台上,大喊道:“原来这么回事,原来这么回事,怎么就没人想到”

    卢向久脸上突然淌下眼泪来,在那里撕心裂肺的说道:“能做出这酒,今后俺在做酒这一行当里也能留下名号了,能做出这酒,整个南直隶,不,算上河南、山东甚至北直隶和更远的地方,都会买这酒。”

    苏大拍手大笑道:“要财了,要财了”

    其他人当然不理解这两位做酒行当的狂喜和疯癫,但他们依旧为这神奇而震撼,只不过不要第一锅的酒,第二锅居然就能出这样的好酒,真是了不起。

    赵进笑看场中,徒工们还在有条不紊的忙碌,第二锅出酒比第一锅要多很多,已经有人把新酒坛拿了进来,准备替换接满的那些,赵进却回头说道:“这里生的一切对咱们无比要紧,你们不准对任何人讲,包括自家父母兄弟,明白吗?”

    听赵进说的这么慎重,大家都是点头,而且大家也都知道这酒坊的利益和他们也息息相关,看到那两位酒坊师傅的疯癫狂喜,伙伴们也知道这法子的不凡,当然明白保密的重要xing,所以答应的都很坚决。

    赵进又对吉香说道:“回去调三十名家丁过来,从此刻起,这酒坊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出”

    吉香连忙答应,穿上衣服匆匆忙忙出门了,王兆靖想了想低声对赵进说道:“赵兄,还要和这里面的伙计们再签一份契约文书,如果泄露这法子,那就赔一笔重金,世代为奴。”

    赵进点点头,扬声说道:“不要呆愣,今天才刚刚开始,抓紧做活

    他这句话说出,酒坊里的每个人都没了走神恍惚的状态,立刻开始忙碌起来,经过刚才的事情,他们已经把赵进奉若神明。

    连卢向久和苏大也停止了疯癫,jing神百倍的开始忙碌起来,赵进含笑看着,又扬声说道:“每一锅出的酒都要单独用酒坛装,要单独标记,谁也不能弄混了”

    后面王兆靖笑着接口说道:“我去写标记。”

    伙伴们个个兴奋,赵进回头却对石满强说道:“石头,让你爹打造一批长矛和刀斧,如果人手不够,就去请外人帮忙,价钱好说,但是要快,你现在就去忙这件事。”

    石满强也答应下来,急忙出门去了,赵进又对伙伴们说道:“这里有我一个人就足够,你们也热坏了,快去休息。”

    看完刚才jing彩的一幕之后,大家也觉得汗流浃背很不舒服,听赵进这么说,都打了个招呼出门,刘勇走在最后却被赵进拽住,低声说道:“让你手里的弟兄也过来盯着,家丁们做事太按照规矩来,难免被人哄骗,让你的人也来顶着,从现在起,不许这里的人出门,只能呆在酒坊里,然后要查清他们家人在什么地方,名册在二宏那边,现在就去办,要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