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何伟远点点头,沉吟了下说道:“还是按照老规矩,等下去骡马市打个招呼,就说后ri我租用大牲口,让他们留着。   .  ”

    那周学智连忙答应,四下看看,放低声音说道:“老爷,山东那边派人传信过来,说让咱们徐州从九月就开始恢复贡奉,还要咱们囤积煤铁”

    何伟远的神sè顿时yin了下来,冷声说道:“他木吾生在的时候就可以不交,老夫凭什么交,就说教务混乱,又有强豪逼迫,一时间交不上去。”

    “老爷,下面各传头已经给咱们这里交了快四个月了,要是他们谁多嘴说一句?”周学智开口提醒说道。

    何伟远倒满一杯黄酒,仰头喝于,然后冷笑说道:“看他们谁敢,木老二刀快,咱们何家也不是好惹的,让人给我盯紧了”

    周学智又是答应下来,何伟远脸上的笑容变成了讥刺,调侃说道:“拜的是无生老母,弥勒佛爷,说什么极乐往生,还不是在钱财上做文章,老夫入教是为了方便,可不是为了破财”

    身为闻香教徐州会主,言语上却对闻香教没有一点的尊敬,听他这番话的周学智好像也是习以为常,没有丝毫的诧异,等何伟远说完,周学智只是问道:“老爷,那城内就任由赵家那小子胡作非为?那些传头们对老爷还是有用处的”

    “理会他作甚,云山寺那帮和尚不是咬牙切齿的恨着吗?咱们不管,有人去管,城内那三瓜俩枣的进项,也就是那些个土棍传头放在心上,咱们做咱们的。”何伟远说得于脆利索。

    周学智笑着点头,何伟远从椅子上站起,轻松说道:“陪老夫去酒坊那边看看,马上就要出货了。”

    时间临近八月,马上就要到徐州最热的时候,徐州地面上倒是很平静,城外的黄河也很安稳,唯一让人感觉不安的就是山东饥荒,徐州和淮安府内都已经出现了少量的流民,但这也没什么大事,生饥荒的鲁北和鲁东距离这边太远,大部分饥民到不了这边。

    徐州城内都在关注一件事,那就是赵进的酒坊要出酒了,大家都在小心翼翼的等着看赵进的笑话。

    酿酒是一门手艺活,只知道横行霸道的少年武夫居然想进入这一行,实在是异想天开,按说拿着银子在城外置办些好地,或者去邳州隅头镇那边买个铺面吃租,甚至在城内入于股,都是坐地生钱的勾当,却来做这个酒坊,实在看不出赚钱的可能,只能被认为是胡闹。

    自从赵进的名头在徐州响亮起来之后,大家只是听说这个年轻人的威风事迹,今天杀了某人,明天打了某人,晚上可能烧死了某人,横扫了某些人,等等等等,好像赵进一直是顺风顺水,从来没吃过什么亏,但酒坊这个,委实让人对他没有信心。

    何翠花也在家里吃饭的时候提过,说这银子放给你外公和舅舅那边,一年怎么也有三分利,何必去做劳什子酒坊败家,何翠花顺带着还要埋怨赵振堂几句,说自家男人每晚喝酒,所以赵进琢磨做酒这一行。

    赵振堂每次都不耐烦,最后只是说,这银钱本来就是浮财,小进想要折腾就随他去,没了也就没了,家里又不是缺这点东西吃饭。

    不光赵进父母这么想,王兆靖都私下里和陈晃以及孙大雷商量过,说如果酒坊失败,银子周转出现问题,大家各自凑一点先维持住这个局面,毕竟场面已经建立起来,而且是很正常的运转。

    这些事都是瞒着赵进做的,其他时间正常训练,正常习武学文,期间刘勇倒是找了五个放心的年轻人,也没有领给大家看,只是赵进在半路上见了面,然后放在外面作为哨探打听消息。

    尽管大家都不看好赵进的酒坊生意,但出酒这一天,伙伴们还是都来到这边捧场。

    天气炎热,酒坊里的酒粮都已经老熟,空气中散着淡淡的酒香,卢向久和苏大的气sè都比刚见赵进的时候好了很多,笑容满面的跟在赵进身后,详细介绍酒坊内的各种情况。

    卢向久和苏大对酒坊的生意很熟悉,他们不觉得这飘香酒坊能做多久,但赵进的事迹也天天听到,他们觉得凭着赵进的威风,莫说是酒,就算是水也能在徐州城内卖出价钱,所以又觉得飘香酒坊可以做几年。

    “东家,曲子好,酒窖好,高粱也好,所以这酒粮的好,现在这样子直接压出来都可以当酒卖了。”卢向久笑着说道。

    边上苏大笑着接口说道:“听那评话什么的,说那些好汉一次喝一坛喝十几碗,喝的就是老卢那样的酒,如果是现在的烧酒,能喝一斤都算好汉了。”

    王兆靖和陈晃他们都听得很仔细,这些典故对他们来说很新鲜。

    酒坊的学徒工们拿着木锨把酒粮铲进木桶,然后向酒坊内运过去,卢向久躬身说道:“东家,前面就是蒸酒的作坊了,天气热,里面更热,进去没多久浑身上下都被水浸湿了,几位爷在外面等下?”

    赵进摆摆手说道:“都是男人,热了就光着,我就是要看你们怎么出酒的

    听到赵进这么说,大家也都无话,跟进去就是了,才走到门口,赵进额头就见汗了,里面热气蒸汽扑面而来。

    “跟你说了多少字,拉风箱不是拉锯,压住慢慢来。”刚进门,苏大就吆喝起来,蒸酒大灶边上,正在拉风箱的学徒工连忙放慢度。

    赵进来的时候曾经嘱咐过,说酒坊里的很多东西自己不懂,要详细解说,看到这一幕,边上的卢向久说道:“东家,蒸酒要慢火细蒸,才能把酒气全蒸出来,火一大,的太快,反而没有酒出来。”

    一口直径七尺的大锅放在灶上,但在外面仅仅能看到锅沿,因为锅上还套着一个五尺出头的大木桶,完全将锅套在里面,这木桶严丝合缝的,木板拼接的地方还用材料抹平,外面又围着几层厚布。

    在这大木桶上半部分的开着几个小口,有几根铜管伸出来,而这大木桶的正上方则放着一口浅底大锅,边上还竖着个木架梯子。

    “下面这个大锅叫做地锅,中间这个叫做蒸桶,上面那个就是天锅,等下在地锅上铺满酒粮酒母,然后慢火细蒸,酒气上升,那天锅里放着冷水,酒气在天锅上凝成酒水,掉在天锅下面的露台上,然后顺着铜管流出来,这就做出酒了。”卢向久解释的很详细。

    赵进听得十分专注,身后的伙伴们一副大开眼界的表情,卢向久脸上虽然恭敬,心里却很别扭,心想这不是一帮孩子来玩吗?高粱做酒能卖出什么价钱,真是胡闹,不过卢向久早就想明白了,谁给钱谁是大爷,老实伺候着就行了

    那边苏大手在蒸桶上一摸,低头看看灶里的火,抬头说道:“东家,可以蒸酒了。”

    卢向久看着赵进点头,连忙吆喝说道:“起蒸桶,下酒粮,盯着外面香头,等那香燃尽,去外面井里打水去。”

    那蒸桶上有木杠,几名学徒过去,吆喝了声,齐齐力,把那蒸桶抬起,地锅边上早就有人准备好了,把一桶一桶的酒母酒粮倒入地锅的大蒸屉中,等倒的差不多,又用木耙将酒粮铺平。

    也有人看到放在于燥避风处的一个香炉,那里面并不是常见的一炷香,差不多比自家香炉的线香长度短三分之一。

    有人喊着号子,将蒸桶放下,把早就预备好的湿布仔细的围在蒸桶和地锅的结合部,防止蒸汽露出,那炷香很快燃尽,学徒们急忙挑着扁担去担水。

    “东家,如今天气热,水来的太早就热了,也就出不了酒,只能等火候差不多的时候朝着天锅加水,这样才有效果。”卢向久解释说道。

    说完这句,现赵进正在入神的盯着天锅那边,卢向久心想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新鲜劲就过去了。

    有人一直看着蒸桶,第五个人挑水进来之后,蒸桶上半部分开始有蒸汽冒出,苏大喊道:“加水”

    立刻有学徒工踩着木架梯子上去,人手传递,把一桶桶冰凉的井水倒入天锅。

    “水满了”吆喝一声之后,下面不再传递酒桶,但又有人给木架梯子上那人递了一根木棍。

    “下面热气烘着,凉水很快就热了,要不断的搅和才用的长久些。”卢向久又解释说道,外面还有人将柴禾搬进来,苏大站在灶边上盯着火,不时的安排添柴或者让风箱度变化些。

    蒸桶上半部分共有四根探出的铜管,每个铜管下面都已经放上了酒坛子。

    酒坊尽管通风不错,但热气依旧逼人,酒坊里的人都jing赤着上身在忙活,赵进这一于人除了王兆靖之外,也都光着膀子。

    “出酒了”有人一声喊,酒坊上下人等都是露出兴奋神情,酒坊能做多久不好说,酿酒出来之后好喝不好喝难说,但毕竟从废墟上重建,从无到有于了这么久,看到酒液从铜管流出,大家都有一种成就感。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