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万历二十八年?刽子手丢了xing命?赵进猛地反应过来,父亲赵振堂不就是因为这个才当上的刽子手,怪不得当时没人敢接这个位置,怪不得谈起这个,父母就语焉不详,原来也和这闻香教有牵扯。

    看着赵进愣神,尤振荣也不想多留,只是抱拳告辞,刚走出门,却听到赵进在身后朗声说道:“老哥这句提醒,兄弟牢牢记下了,多谢。”

    说是记住提醒,实际上是记住人情,尤振荣连忙转身抱拳,这才离开。

    那边尤振荣刚走,吉香和孙大雷走了进来,吉香进门就压低声音询问说道:“大哥,昨天晚上直接剁了那李阳多利索,为什么要灌醉了才放火?”

    此时徐州城的一天才开始不久,徐州知州衙门里大家也都刚刚上差,捕房里一于人各自一堆喝茶闲聊,赵振堂和往常一样坐在角落,身边却围着七八个陪笑讨好的。

    捕房里却不见总捕头陈武,有人过来问,却得知陈武一早就去了刑房那边

    “仵作已经验尸回来了,兄弟们也问完了话,那土娼的相好说,昨天是李阳在那边留宿,李阳是活着被烧死的,倒是那婆娘火烧起来之前已经死了,那边还能看到碎酒坛子。”陈武在那里仔细说着,这是个单独的小房间,只有刑房李书办和陈武两个人在。

    李书办听得很仔细,陈武说完后,李书办犹豫着说道:“那就是李阳和土娼吵架,杀死土娼后畏罪自杀?”

    “兄弟们也都这么讲,就请李先生在呈文上这么写。”陈武点头说道。

    李书办也点点头,冲着门外看了眼,然后压低声音说道:“赵家那小子下手还真狠啊,昨天扫完了城南,晚上又去放火”

    陈武也不自在的回头看了眼,犹豫了下接口说道:“难得的是做事缜密,居然知道活着把人烧死,李先生你也知道,死人被烧死嘴里没灰的,就算别人想要找毛病都找不出。”

    说到这里,陈武反应过来,拍拍脑门说道:“应该不是他们做的,听人说,我家那小子昨夜在他们那边闹了半夜的酒,一帮狐朋狗友的都喝醉了。”

    “你慌什么,咱们就是私下议论。”李书办摇头嗤笑说道。

    陈武刚才说得高兴了,却忘了自己儿子牵扯在这里面,陈武没有接话,只是清清嗓子继续说道:“李先生,昨天抓回来那几个人有两个已经招供,他们派人去赵家放火,纵火的案犯也已经抓回来,请李先生一并写个案卷,让推官大人和太尊大人裁断。”

    李书办点点头,然后感慨说道:“儿子狠辣,老子手也不软,赵家还真是了不得了。”

    陈武本来已经要站起告辞,听到这个又忍不住压低声音提醒了句:“李先生,这次的案子只是纵火谋害,千万别牵扯到教上,不然大家都有麻烦。

    “我这么多年办差,还能不知道这点小事。”那边李书办不耐烦的回答说道。

    陈武笑着招呼了声,转身离开了刑房,没走多远就有一位小吏过来招呼,低声说道:“老陈,有几个混账私下里说你家大晃坏话,说他和昨夜的案子牵扯,不过立刻有人说,大晃和老赵家那小子闹了一夜的酒,直接睡在那边。”

    “这几个不消停的杂碎”陈武皱眉骂了句,随即和这个通风报信的小吏道谢,继续向捕房走去,走了三步却停下,笑着低声自言自语说道:“还真是滴水不漏”

    赵进和吉香解释的也很简单,他想到了各种可能会被现的蛛丝马迹,也知道衙门会有人给他们遮掩,所以在每一个环节都留下了合理的解释,衙门那边不想多事,更不要说跟他们有关系,自然会朝着倾向于他们的方式来办案。

    的确滴水不漏,晚上醉酒留宿,外面有家丁和做事的杂务作证,李阳既然是活着被烧死,也看不到什么重伤被制住的痕迹,然后那土娼又被杀死,就可以理解为酒醉后杀人自杀,这么下来,赵进他们自然清白。

    不过官面上的解释是这样,但市面上的人却明白的很,那李阳早不死晚不死,为什么在赵进白天扫荡城南之后死,而且怎么死不可以,为什么会被半夜放火烧死。

    尽管大家都没有什么证据,也找不出什么破绽,但大家都知道是谁干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城内的闻香教众都怕了,赵进的事迹在城内流传很久,该听到的自然都听到过,但闻香教众却很有底气,因为他们数量众多,而且隐藏的很好,真要和他们作对,人多人少是一方面,那种来自暗处防不胜防的sao扰更为可怕。

    闻香教平时生的冲突,吃亏的时候也不少,但随即就会去报复对方,晚上放火,水中投毒,暗里偷袭,甚至半夜丢砖头进去,这些没完没了,防不胜防的sao扰,会让人烦躁、愤怒、觉得可怕,一直到崩溃。

    那李阳对付赵家用得就是差不多的方法,知道的人也是不少,他们知道赵振堂是徐州州城的刽子手,知道赵进在徐州地面上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但他们都很有自信,觉得任你天王老子,也没办法应付这等无穷无尽的sao扰,到最后不是服软就是搬家。

    甚至很多人都在摩拳擦掌,等着赵家服软之后,闻香教在城内大展宏图,重新威风起来。

    不过事情完全没有按照他们所想的展,头一晚放火,很多人暗地叫好,第二天赵进就领人扫荡了城南,把几个喜欢出头招惹是非的传头都给抓了进去,然后第二天晚上李阳就被放火烧死了。

    sao扰没有起作用,报复却来得好似雷霆,人人心惊胆战,生怕会被赵进的报复波及到。

    也就是刚吃过早饭,刚把家丁们拉出去训练,来这边登门拜访的人就不断,来的人高低贵贱,三教九流都有,每个人都客客气气,都不说明自己的来意,只是说恭贺赵进商行开张,奉上礼物之后只说今后请赵进多多照顾。

    开始时赵进还有些糊涂,但很快就知道对方的身份,昨天那几个和纵火没牵扯的人也被放了出来,他们在衙门里遭了不少罪,可出来之后顾不得休养,连忙准备一份丰厚的礼物过来谢恩,谢赵进的不杀之恩。

    等他们来到,看到这几个和其他的客人尴尬的招呼示意,赵进这才明白,这些人都是闻香教的传头,赵进还真是没想到,闻香教的传头人这么杂,做什么的都有,他也找机会询问了下会主是谁,每个人的回答都差不多,这位会主只派使者来传令,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一天就这么过去,到了晚上回家的时候,父亲赵振堂也带回了衙门那边的消息,派人纵火的那两人和派出去的手下都被捉拿归案,赵家的纵火案子没有引起死伤,也没有什么财物损失,所以最多也就是打板子,不会有别的惩罚,赵振堂问问赵进的意见。

    “爹,如果要把他们打死在衙门里,要花多少银子?”赵进淡然问道。

    赵振堂一愣,回头看了眼屋子说道:“还多亏在院子里说这件事,被你娘听到,她非得吓坏了,这样的贱命,一条十两银子。”

    “孩儿出这笔银子,把他们打死在衙门里。”赵进斩钉截铁的说道。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旁架子上的猴子吱了声之后,缩回窝里,赵振堂嘴角带出笑意,开口说道:“这个倒也简单。”

    吃完晚饭后,赵振堂又去了一次衙门,回来后全家安稳的睡了一觉。

    至于驻守在外面的家丁,赵进并没有将他们撤回货场,总是留在那边一味苦练也不是办法,要让他们出任务,在外面保持活力,站岗驻守这事虽然简单,但也是个历练,索xing让家丁们保持轮换。

    第二天中午,知州衙门传出了消息,那几个牵扯到赵家纵火案的罪犯被判打板子,然后在行刑的时候没有顶过去,直接被打死了。

    官府里不只是杀头才死人的,行刑的时候死人很常见,不过谁也不会把这件事当成是偶然,有过前几天的例子,大家都明白的很,徐州城又被震撼了下

    什么事第一次做总是紧张,石满强、吉香几个很是担心了几天,等一切平息之后才恢复正常。

    赵进一直是没事人的样子,这几ri主要是请城里的篾匠和木匠过来,给家丁们做竹甲护具,这身东西看起来儿戏,可真要打起来,棍棒土石基本上都能防护,对方动用刀斧等利器也有一定的防御,更关键的是,赵进手里没有多少银子,百余名家丁全部用这样的护具花不了多少钱。

    城内各方镇服于赵进的狠辣手段,行事都收敛不少,连带着赵振堂在徐州知州衙门的地位都跟着水涨船高,甚至连丰沛萧砀四县的人都以为赵振堂才是徐州知州衙门的总捕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