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听到这话,赵振堂忍不住一愣,随即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点头说道:“难得你想的这么稳妥。 ”

    想想上次拐子们的下场,这几位被抓来的人会在里面遭遇到什么可想而知,赵进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同情,如果昨晚自己没有防备,火势大起来,自家这几口人的下场怎么样,赵进想想都觉得后怕。

    从衙门离开后,赵进领着身边的人一起吃了午饭,然后没有回货场,而是先回了家,家里安然无事,母亲何翠花和赵进抱怨了半天,说这么多人呆在家里处处不自在,赵进也只能笑着安慰了几句。

    等回到货场的时候已经下午,货场这边乱成一团,两个跌打郎中正在那里为家丁们看病,没有什么要紧的伤害,石头土块砸中头破血流,却是皮外轻伤,擦干净就没事了,几个有淤血的则要擦药酒。

    进屋之后,王兆靖仍在看书,不时的抬头吟哦几句,看到赵进回来,王兆靖放下书本笑着说道:“今天之后,城南只有赵兄一人了。”

    王兆靖比别人看得要明白很多,赵进也不明说,只是微笑转开话题:“这次收获最大的是家丁们,平ri里训练不停,却不知道外面天高地厚,今天和那个盐贩子的人马打了一场,总算知道自己练的有用,也知道光练不行。”

    “能者无所不能,赵兄居然连官腔都打的这么好。”王兆靖笑着说了句,然后压低声音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不急,等小勇回来。”赵进含笑回答。

    谁也没想到天快黑的时候刘勇才回到货场这边,算算时间,徐州城的城门都已经关闭了。

    平常这个时候伙伴们都要回家吃饭了,陈宏收了银子之后早早回家了,董冰峰和孙大雷想要告辞,可看到陈异和王兆靖都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们两个人也决定留下。

    屋子里只有他们八个人在,刘勇在角落里喝水擦汗,他神sè很疲惫,看起来跑了一天的样子,孙大雷笑嘻嘻的说道:“各位兄弟,我就是一个人在家吃饭,既然大家都不走,我也留下吧!”

    董冰峰接话说道:“我爹总说我不知道交人,整天一个人来来去去的,要多和兄弟们在一起才好,我骑马回家报个消息,然后就回来。”

    吉香和石满强都很高兴,大家虽然相处这么久,但一起吃饭的时候却不多,年轻人喜欢热闹,喜欢相聚,吉香笑着站起来说道:“冰峰先回去说一声,我去让我爹多准备几个菜。”

    “大香你先关上门,看看有没有人在外面。”赵进开口说道。

    吉香一愣,连忙出门看了眼,然后关上了门,赵进点点头,直接问刘勇说道:“小勇,说说你那边的事情。”

    刘勇诧异的看了看石满强、吉香还有孙大雷、董冰峰,看到赵进点头示意,他才准备说话。

    还没开口,王兆靖冲他一摆手,沉声说道:“赵兄,方便吗”

    听到这句话,屋子里石满强、吉香、孙大雷和董冰峰的神sè都不太好看,刘勇和王兆靖这几句话说明他们有不知道的事情,大家都是兄弟,却分出亲疏远近,这让人很不舒服

    “一起出生入死过了,方便!”赵进回答王兆靖说道。

    王兆靖点点头,没有继续,陈异则是拿出腰间的短刀,缓缓擦拭起来,刘勇又喝了。水,站起说道:“白天大哥领着人去城南时候,那李阳还在家里睡,很快就有人给他过去报信,李阳急忙出了城,在北门十里外的村子里藏着,下午又有人给他报信,李阳又回城来了,进了城东老土地庙边上的一户半掩门家里,应该今晚就在那里留宿,我安排雷子在那里盯着,先回来说一声。”

    有人听得懂,有人则懵懂,大家都看向赵进,赵进环视一圈,笑着说道:“今晚我们要去杀人的。”

    王兆靖、陈异和刘勇神sè淡然,其他人都是一震,屋子里这几个人都杀人见血过,可那或者因为救人或者因为狭路相逢,都是不得不战,这种有目的去杀人还是第一次。而且前面两次,赵进都把大家罪名洗掉,有大义名分而且合法,这次杀人则不是如此。

    “已经有确切的消息,李阳就是昨夜放火的主谋,所以他必须要死你们去不去”赵进说的很简单。

    王兆靖等三人没有出声,石满强只是犹豫了一下,闷声说道:“大哥要把我当兄弟看,就不该瞒我,我去!”

    吉香在边上跟着说道:“李阳该死我也去!”

    孙大雷挠挠头,左右看看才说道:“我住在那里都一样,反正爹妈在隅头镇那边,今晚我就不回家了。”

    大家的眼神都集中到董冰峰身上,董冰峰却很尴尬的想了半天,然后才开口说道:“大哥,我先回家打个招呼,然后再过来。”

    赵进点头,董冰峰转身出门,刚迈过门槛,孙大雷出声说道:“你别把杀人这事和家里讲。”

    董冰峰满脸通红的回头说道:“我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不该说。”

    屋子里顿时哄笑一片,看着董冰峰出门,赵进开口说道:“大香,去买几坛烈酒来,然后你去厨房那边挑出几捆柴草,上面淋上些油,有人问起就说不小心洒的,石头你过去帮忙,大雷,你去安排今晚的岗哨,记得在后门那边不要放人值守,小勇,等吃完晚饭你就偷偷出门,只要那李阳还在那宅院,你就不必回来,让雷子回来带路,就在货场外街道上等着,你留在那里找个僻静处等我们,到时候狗叫四声,你就出来会合。”

    几个人安排完,陈异也把短刀擦拭干净,王兆靖笑着问道:“赵兄,我和大异做什么”

    “我们三个是今夜的主力,休息好等着出,在这之前,兆靖你要确保你家家仆护院不会过来跟着。”赵进说的很严肃,王兆靖有些尴尬,咳嗽两声笑着答应了。

    王兆靖想了想还是出门去安排,屋中只剩下赵进、陈异和刘勇三人,陈异突然开口说道:“冰峰不知道会不会回来……”

    o

    “回来就一起去,不回来他也不会说什么。”赵进笑着说了一句,陈异点点头没有说话。

    酒很快就买了回来,浇上油的柴禾也已经单独放到一边,孙大雷那边安排完了岗哨,这时候,晚饭开始了。

    家丁们不管受伤没受伤,都对晚饭热切的很,这个年纪的小伙子正是胃口大的时候,愿意来做家丁的家里都不是什么富户人家,平时能吃饱肚子已经很不容易,吃好就不要想了,来到赵进手下,顿顿都有油腥,这犒赏更是丰富无比,他们过年都未必能吃上,自然高兴的很。

    吉香的父亲和手下伙计们抬着大木桶出来,一个里面装着排骨炖白菜,一个里面都是白面烙饼,家丁们急忙拿着木碗排好队,各个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你们这帮小子要知道感恩念好,管吃管住的地方不少,吃的是杂面糊糊,菜是烂菜帮子,睡的地铺,你看看你们吃的啥,这里面的肉比白菜都多了,这烙饼都用了油,咱们徐州就算好时候也就过年吃这个你们有福气啊,这福气都是赵老爷给的。”吉香的父亲挥舞着饭勺,卖力的吆喝说道

    “您老人家说的我们都知道,心里都记着呢!不过咱先开吃吧!”不知道那个碎嘴的说了句,满场哄堂大笑。

    排骨不多,直接就是实实在在的肉块,各个甩开腮帮子吃的高兴,赵进领着一帮兄弟也拿着木碗笑嘻嘻的打了一份排骨回去,外面这些家丁还能看到吉香和石满强搬了酒坛子进去,大家都没怎么喝过酒,倒是谈不上羡慕。

    相比于外面的热闹,屋子里很安静,大家都细嚼慢咽的吃饭,几次下来大家都有了经验,如果接下来要活动的话,吃太快肚子不舒服,吃太少没力气,大家都吃得很细致,然后休息小半个时辰就没事了。

    董冰峰到现在还没回来,大家都有意不提这一茬,赵进低声说了几句,然后把一坛酒打开,却是直接摔碎在地上,然后笑着说道:“喝酒就喝酒,别打碎酒坛子啊!”

    他们在的屋门只有一条缝,和吃饭的家丁们隔开,他们在屋内做什么,屋外的人也不知道,但听到赵进的笑声,闻到浓烈的酒香,大家自然就觉得屋内的人在喝酒,大家还能听到,屋子里谈笑的声音大起来。

    赵进他们只是笑着大声说话,除了一坛酒没有打开之外,其余的都打开盖子,任由那么散酒香,一边做戏,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家丁们吃饭都很快,吃饱之后就去整理内务,然后扎堆聊天,他们也难得有个放假的机会。

    突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响,赵进眉头一皱,立刻站起,吉香动作很快,直接就要把门拽上,屋子里这番做戏如果被人看到就麻烦了,门刚要关上,吉香的动作却停了,门打开,却是董冰峰走了进来,他脸sè有些涨红,大声说道:“赵大哥,我回来吃饭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