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而且这个数字在战场上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因为不断会有死伤出现,必须随时做出反应,战场不会给军官和士官计算的时间,所以给每个人配备随时可查的册子,这个需求大大促进了欧洲实用数学的展,这个赵进记得也很清楚。

    百余人的排列组合,对赵进来说不难,对他的伙伴们来说,其实也很容易,但真正的战场上,瑞士方阵足有几百人,西班牙大方阵则是一千多人,这个数目的心算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几十天的训练就在这一刻体现了结果,尽管转换间还有些混乱,但家丁们很快变为横队。

    赵进对这个转换不太满意,不过家丁们的这个阵型变换却让前面打成一团的人们安静了下,不少人都诧异的看过来,然后才继续开打,周围所有人都被这肃然的阵型震撼了。

    之所以让家丁们这么做,是因为赵进觉得自己这方的混混泼皮打不过对方。

    这进宝杂货门前的青壮汉子明显有一股剽悍气质,手中拿着的扁担木棍居多,然后略微有些阵型。

    一看就知道平常打斗不少,而且经验丰富,手里拿着长兵器,懂得配合,而自己这方的混混泼皮,手里的刀斧看着骇人实际上却够不到敌人,他们这些人欺负良善百姓的时候虚张声势,真要打起来却缩手缩脚,唯恐真的出人命惹上官司,这样的打法当然不可能打赢。

    果然不出赵进所料,双方经过刚才的错愕之后,很快分出了胜负,尤振荣的手下棍棒或抽或刺,这边的人根本冲不到跟前,少数几个悍勇想要低头进去,跑到前面却落了单,被棍棒直接打到在前面,看到能打的这个下场,后面的人更害怕不敢上前,彼此推挤,气得陈二狗和杀猪李在那里大骂,却没有丝毫的用处。

    进宝杂货店铺里面有人令,门前那些青壮猛地向前冲过来,赵进这方的泼皮混混立刻溃散,有很多人慌不择路的向后就跑。

    他们的后面是早有准备赵进家丁,因为提前有过命令,家丁们毫不留情的拿着长棍刺过去,顿时痛叫一片。

    赵进这方的混混泼皮等于被前后夹攻,压根支撑不住,很快就散了个干净,对方和赵进的家丁隔着二十步左右的距离。

    “冲过去,打散他们!”赵进大声下令。

    家丁们彼此看看,先稍微稳固了下队形,然后按照平时训练的教授,平握长棍,大踏步的向前冲去。

    尽管赵进家丁的动作慢了一拍,可这整齐划一的声势却镇住了场中所有人,进宝杂货的那些青壮看着面前好似整体的队伍,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拿东西砸他们!”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进宝杂货的那些人有的低头捡土石,有的则是直接把手里的棍棒刀斧丢了过来。

    土块石头还好,那些柴刀斧头之类的就吓人得多,家丁们本来整齐的队形立刻乱了,很多人顾不得队列,慌忙闪避那些落下的刀斧。

    刀斧看着吓人,大家也小心躲避,可那土块石头躲避起来就不容易了,有两人闪避不及,被打中面门,鲜血顿时流淌下来,队伍已经维持不住,看着要乱了,更有不少家丁东张西望,随时准备逃跑。

    而对面的那些青壮士气大振,一边哄笑,一边要冲过来。

    “不要乱,跟着我向前冲!”突然一声大喊爆出,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混乱不知所措的家丁们现赵进站在了他们前面。

    “跟我冲!”赵进又大声喊了一嗓子,不断的用手中长矛拨打丢过来的东西。

    刀斧和棍棒用长矛拨开很容易,无非眼疾手快而已,那些土块和石头却不容易打开,赵进多年练武能做到的就是摆头闪避,不让打到脸上,即便这样,身上也被打中几次。

    赵进穿着布衣,当然感觉到疼痛,但依旧坚定无比的向前迈步,陈升、石满强、吉香、孙大雷也都快步赶过来,站在赵进的身旁。

    “不要跑,跟着我冲上去!”赵进又是大声喊道。

    “老爷们都不怕,咱们怕个鸟!”鲁大扯着嗓子喊道,家丁们未必有鲁大这样的勇气,但看着赵进他们站在他们身前,挡着那边丢来的土块石头,各个也觉得热血上涌。

    刀斧和木棍头两拨就扔出来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都在捡着地上的土石乱丢。

    赵进胸口中了一块石头,只觉得胸口一阵闷,他忍痛回头看了眼,队伍不复整齐,但没有人逃散。

    “杀!”赵进大喊一句,举着长矛冲了过去,他身边和身后的人都齐声呐喊“杀!”,一起跟着冲上。

    在这一声“杀”喊出来的时候,进宝杂货的人都是一颤,他们不少人手里家什都丢了出去,现在空着手,看到对方气势汹汹的冲过来,已经不知道怎么抵抗了。

    反应快的扭头就跑,大部分人还觉得占上风,傻傻去低头捡土块石头,可现在连地面都被捡的差不多干净了,短短距离,赵进领着人已经冲到了跟前!

    和赵进正对那位刚低头捡起一块石头,抬头现赵进已经到跟前,更可怕的是那明晃晃的矛尖,那里还顾得上打,惨叫了声,手中的石头掉在地上,人也直接瘫坐。

    赵进矛尖扬起,抬脚把人踹翻,继续向前冲去,陈升等人的情况也差不多,看着他们手持兵刃冲过来,进宝杂货门前的那些人立刻没了斗志,有的人直接趴在地上,后面的人急忙四散。

    眼看都要冲到门前,赵进除了踩到几个人之外,居然没有打到一个,其他人的情况也差不多。

    本来大家是在械斗,棍棒刀斧乱挥乱打,最多也就是个头破血流,赵进率领众人怒吼着冲上,却让人感觉到他们要杀人,谁还敢拦在面前。

    进宝杂货的大门敞开,门内站着六七个人,正目瞪口呆的看着外面生的一切。

    这六个人却不是杂货店掌柜伙计的装束,为的一个胖大汉子身穿员外袍,但很不讲究的敞着,其余几个拿着罗汉刀、绣春刀之类的兵器,看着很是剽悍。

    此时门前局势却又有变化,赵进这边的泼皮混混们,看到进宝杂货的人被打散,他们却来了精神,重新呐喊着去追打,进宝杂货的人直接打的四散奔逃。

    门内那胖大汉子还没说话,他右手边一个拿着朴刀的大汉愤愤的站了出来,扯着嗓子喊道:“仗着人多算什么本事,有能耐和爷爷单来!”

    他话音刚落,赵进一抖长矛,大踏步冲了进来,吓得胖大汉子和身边人慌忙闪避。

    不过赵进没有理会别人,只是朝那个话的汉子冲去,那大汉慌不迭的举刀去架,赵进手中长矛向后一收,直接避开格挡,配合步伐猛地刺了过去。

    这大汉胸口空门大开,连后退都来不及了,眼看就要被刺穿,赵进双臂一摆,直接用长矛挑飞了对方手中的朴刀,错步抬矛,狠狠抽下,直接把这个大汉打的跪在地上,冷声说道:“单来你也不是对手!”

    店铺里的几个人都被赵进震撼住了,刚才那可是真正的单对单,可自家人完全不是赵进的对手,更不要提赵进那凶悍的气势,方才那瞬间大家都以为那个大汉要被刺穿了。

    外面渐渐安静,店铺内的气氛有些凝滞,掌柜伙计早就躲在了柜台后面,那胖大汉子和身边同伴则一时不知所措。

    赵进刚要说话,却听到迎面风声响动,一个小板凳丢了过来,还有一个带着哭腔的童音响起:坏蛋,离我爹远点!“

    只见刀光一闪,那两指厚木板做的板凳在半空中被一刀两断,陈升手持长刀迈步走到赵进身旁。

    看到这一刀,那胖大汉子身边的刀客们脸色都是惨白,他们用刀,当然知道陈升这一刀的不凡,现在他们都清楚一件事,对方的确人多,但不是靠着人多,就只面前这两个,恐怕就能杀个几进几出。

    此刻,那胖大汉子却顾不上赵进这边,扭头冲着小板凳丢来的方向大吼道:“混账犊子,快给老子滚回去!”

    柜台出口那边有孩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可赵进的伙伴们次第走入店中,一时间没人敢动,也没有人去管那个孩子。

    这胖大汉子此刻脸色彻底白了,看看赵进手里长矛,再看看陈升手中长刀,脸突然颤了起来。

    “还不把孩子抱回去,都傻了吗?”这话却是赵进说的。

    他这么一喊,柜台后面有人探头探脑的起来,向外瞧了眼,连忙去出口处抱起一个孩子来,这男孩看起来岁的样子,虎头虎脑的,边哭边对赵进挥拳头。

    赵进对陈升笑着说道:“年纪不大,倒是有胆量,我这个岁数早就吓瘫了。”

    陈升和身边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那胖大汉子看到自己孩子被抱回内宅,再看看赵进这个态度,脸色变了变,却朝着腰里伸手,陈升一直在笑,眼睛却已经眯起来,肩膀微微动作,只要这胖大汉子有异动,他可以立刻出刀斩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