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吉香一愣,立刻点头领命,自己走入了人群中,在赵进的伙伴中,吉香做事最为灵活机变,和孙大雷相比,吉香出身市井,更懂得很多门道,能做很多事。

    围观的人中,有的知道付全的恶行,觉得赵进打砸大快人心,也有人不清楚,觉得赵进做事未免太过霸道,而赵进家昨夜被人放火的事情,城南这边根本没什么人知道。

    等吉香的消息一传开,大家立刻觉得赵进此举理所应当,家里被烧,谁都忍不下去。

    不仅仅是围观的闲人们这么想,徐州衙门上上下下现在也都这么想。

    一大清早,赵振堂就来到了衙门,和总捕头陈武一同去了刑房报案,既然是衙门自家人的事情,刑房的书办文吏自然用心,立刻写出公文交给了负责刑名的推官。

    衙门里瞒不住事情,很快赵家半夜被人放火的消息就传遍各处,有不少人过来慰问,可也有不少人幸灾乐祸,赵家这段日子风头太盛,立刻就有人说活该。

    和赵进预料的一样,他领着人在城内上门打砸,必然会有人把消息报到衙门里去,很多士人和地方上的士绅都看不惯这等“横暴”之举。

    知州大人或许不管百姓们怎么想,但地方士绅们的反应他却很在意,因为这些士子乡绅往往身后都有这样那样的官场关系,对他的风评好坏,会影响今后的仕途。

    赵进在城南打完第六家的时候,知州童怀祖就知道了消息。

    是一名在知州任上致仕的老举人派家仆传信过来,童怀祖从王师爷那边听说之后,当即勃然大怒。

    “胡闹,无法无天,当徐州城内没有王法了吗”童知州重重拍了桌子。

    童怀祖脸色十分阴沉,拍完桌子就说道:“不过是一个百户之子,居然就这样横行霸道,鱼肉乡里,本官牧民一方,怎么能容许这等恶棍,立刻抓起来,重重责罚!”

    按规矩应该是王师爷过去传信,不过王师爷干咳了声提醒说道:“东主,那赵捕快那里”

    “本官连他的百户身份都不在乎,何况其他,快去抓人,不要被城中乡老看了本官的笑话。”童怀祖没有丝毫留情面的意思。

    王师爷还是不动,反而压低声音说道:“东主难道没听说,赵捕快昨夜家里被贼人放火,今早就去刑房报了案,他儿子也有白役身份,在城内这些作为应该是为了捉拿犯人"

    “什么赵捕快家被人放火”童知州一愣,王师爷连连点头。

    童知州顿时沉吟起来,毫无理由的胡作非为是一回事,眼下这种情况是另一回事。

    官府上下都有个维护体面的意识,自家倾轧互斗可以,却不准外人触犯官威。如果有这样的情况,大家肯定会一致对外。

    童知州做了这么多年官,这里面的门道很清楚,自家如果真为了乡绅的话处置赵家父子,恐怕衙门上下都会对他有怨言,这官自然当不顺畅,反过来讲,士绅们如果知道赵家小子作为的原因,恐怕也不会多说。

    沉吟片刻,童知州缓缓开口说道:“本官却不知道有这件事,赵家可有人受伤,可曾损失财物,王先生你代本官过去慰问一下,同时带个口信给周大人和刑房,让他们严查。”

    王师爷连忙点头,口称“大人英明”转身出门去办理了,脑子里却想着,上个月十两银子常例到手,日子又舒坦了些。

    这边传话过来并没有让衙门大举行动,这只是表明知州大人的态度,认可赵家的报复,反正外面赵进已经开始动手。

    王师爷传话过来,外面也有消息传进,赵进已经砸到了第十一家,衙门内部那些幸灾乐祸的也都不出声了,各个有些胆寒,心想赵家这小子做事当真霸道。

    前面十家放高利贷、开土娼窝子,收购贼赃的都有,按照陈二狗和杀猪李提供的消息,这些人加入闻香教的时间也没多久,几个月而已,赵进心里大概盘算,现这些人都在木先生死后加入的。

    实际上这些恶徒原来就是程铜头、杀猪李、严黑脸之流的手下,一直有野心想要自立,加入闻香教之后,的确没人敢动他们了,所以自成一个小局面,赵进在城内打响名号的时候,他们都懒得理会,觉得闻香教可以庇护。

    但这些人局面小手下也少,赵进打了第一家之后,其余的,直接被杀猪李和陈二狗的手下打掉。

    赵进不会逼供,可这些人也没经历拷打,问几句就能现不对的地方,一并捆起来丢到车上,大家心里明白,经过这一次,赵进就会牢牢的控制整个城南,再也没有人敢于反抗。

    砸到第十一家的时候,情况和前面有些不同了,这家距离黑虎庙也就三条街,而且并不是什么赌场、妓院、贼窝之类的腌脱地方,而是一家大的商铺,是一家卖杂货的。

    进宝杂货,名字没什么出奇,招财进宝本就是商家习惯用的名号,但店铺前面的声势不小足足七十多个青壮汉子,拿着刀棍家什对着外面。

    “一家店铺,居然有这么大的场面,尤振荣这号人物,我怎么从没听说过”赵进好奇的问道,这次来城南扫荡,还真是让他开了眼界,原本以为把几个江湖头领打的打、压得压,这块已经完全拿在手里,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不服管的,而眼前这个进宝杂货,自己从前没有注意到,可看这个声势场面,恐怕也有和陈二狗他们分庭抗礼的实力。

    听到赵进问,陈二狗和杀猪李互相看了眼,都有点尴尬,赵进眉头顿时皱起,心想难不成又是夹带在名单里的私货。

    看到赵进脸色不好,陈二狗连忙解释说道:“进爷,这尤振荣的确是闻香教众,不过他眼里从没小的们,也有不少人跟着他不服管,小的们早就想铲平了他,可打不过。”

    边上杀猪李也干笑着接口说道:“进爷,这尤振荣吃的是盐上生意,和城外那些人物来往密切,从来不把城内放在眼里的,这家进宝杂货,就是城南卖盐的店。”

    赵进顿时明白了,大明食盐专卖,严查私盐,所以贩运私盐就有大利,大批私盐过来需要分销贩卖,城外村子有分盐的窝点,城内则是靠着几家大的杂货店,官盐私盐混起来卖。

    这样的店铺往往和盐枭勾连,更有官府的背景,自己手里还要有人镇得住场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陈二狗和杀猪李的局面,在这位面前的确是小打小闹了。

    赵进摇头笑了笑,开口说道:“真不知道城内还有这样的英雄。”

    陈二狗和杀猪李的脸色一僵,心想赵进如果要撤,接下来这尤振荣要报复还真是抵挡不住,没想到赵进笑着一摆手说道:“让你们的先冲!”

    杀猪李和陈二狗这才松了口气,连忙吆喝下令,他们带来的这几十名手下威风了一上午,每个人腰包里多少都剩了些财物,各个兴高采烈。

    但来到这进宝杂货的门前,看着对面严阵以待的几十名汉子,他们就有些畏缩了,跟着出来混是为了活的自在吃好喝好,可不是拼命去见真章。

    可眼下这个局面,容不得他们后退,身后那些肃立的年轻家丁给他们带来的压力更大。

    这一路上打过来,他们可是见识到了后面这些年轻人的本事,前面有几家抵抗的很厉害,直接把这些泼皮们打退,本以为奈何不得,没曾想赵进的家丁们列队一冲,直接打垮。

    更不要说几次打砸的兴起,有人居然要占女眷的便宜,更有人想要白日放火,这些举动都被赵进的家丁们毫不留情的镇压下去,打的他们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前面是狼,还有一拼之力,后面是虎,那是要吃人的,陈二狗和杀猪李的手下们稍作迟疑,前面几个好勇斗狠的一声喊,举起手中的家什冲了上去。

    进宝杂货门前的那些汉子也不含糊,也是呐喊着迎上,双方碰撞,叫骂声、痛叫声响成一片。

    “让咱们的人列横队,十二人横排,五人竖列,其余人后备,前面的人如果逃回来,不用留手,直接打回去。”赵进开口下令。

    吉香和石满强还有孙大雷立刻跑下去安排,孙大雷边走边念叨说道:“怎么算的怎么快,我们家账房也就这样子。"

    家丁们排列成纵队横队,横竖每一列每一排该多少人,这个需要一定的心算能力,赵进每次都能很快得出结果,这让身边的伙伴们颇为惊讶,觉得能者无所谓不能。

    这等事赵进觉得微不足道,不过却回忆起当年病床上朋友所谈到的知识,欧洲的步兵团的军官和士官手里都有一本册子,上面写着各种数字组合,为得就是应对不同人数不同阵型的情况,该怎么列队。

    战场上瞬息万变,不能耽误任何时间,一定要最快的做出反应,让士兵们排列出方队。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