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条街上的人看着赵进他们浩浩荡荡的过来,都慌不迭的躲到路边,互相打听到底出了什么事。

    很快就有人现跟在后面的赵进等人,赵进在城南可是家喻户晓的大人物,他的出现让众人更加惊疑,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

    平时六十几个混混泼皮走在街上,虚张声势的喧哗谈笑,几条街外都能听得见,今天出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可走了没多远,大家都觉得不对劲,回头看看,现那些十五六岁的“商行家丁”们手持木棍列队整齐的行进。

    尽管不出声,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垩迫,再看看走在最后的那几个年轻人,想到这几个人的传闻,混混泼皮们都下意识的沉默下来。

    这样沉默的行进更让人觉得压垩迫,栓马街上的气氛变得紧张了很多。

    那付全的当铺和街上其他家的确不一样,其他店铺已经有上门板关门的了,他家只不过伙计出来张望一眼,根本没有别的反应。

    当然,等大队人马围在他家门前时候,当铺里的掌柜伙计才现不好。

    陈二狗和杀猪李看看赵进,赵进点点头说道:“金银留下,其他不管。”

    得了命令,陈二狗和杀猪李两个人吆喝着出命令:“冲进去,砸,狠狠的砸!”

    几十名泼皮一声喊,都朝着当铺里面涌进去,开当铺的哪有什么良善人物,掌柜和朝奉慌忙闪躲,伙计们也抄起家什迎上来,但这样的争斗,谁人多,谁就能赢,不多时伙计们已经被打倒在地上,当铺被大砸特砸。

    赵进身边已经只有吉香一个人,家丁们也只有三十人。

    “你守在这里,不要让他们把当铺里面的东西都卷了,也不要把当铺里的人打坏了,我去后面。”赵进叮嘱一句,离开人群走向边上的小路,朝着当铺的后院走去。

    “砸的好!”

    “这付全是个喝血的臭虫……”

    “前街那家是被他活活逼死的……”

    走在路上,旁观者的议论传入耳中,赵进神色不动,心里却有计较,这样的砸了也就砸了。

    穿过当铺边上的小路,来到了相邻的街道,这付全家和当铺前后贯通,另一边就是他家宅院。

    这付全家的宅院虽然不大,但在这南城地面上却是难得的齐整,院墙和大门都很崭新。

    陈异、石满强和孙大雷领着家丁堵在这付家门前,看到赵进过来,陈异上前说道:“里面还没有人出来过,门开了一下又急忙关上了。”

    进入栓马街之后,赵进直接兵分两路,把付家堵了个严实,现在前面有人砸,后面也没办法跑,完全的瓮中捉鳖。

    “大哥,要翻垩墙进去吗”石满强搓手说道,好久没打架,他也是兴垩奋的很。

    赵进笑着摇摇头,开口说道:“拿朴刀的上前,把门砍开!”

    一声令下,鲁大领着人拿刀上前,朝着门板上砍去。

    门前地方不够,也就是五个人上前,五把朴刀轮流砍下,门板上木屑飞溅,当当声响个不停。

    付家的门板质地颇为不错,也很厚实,但架不住五把厚背朴刀不停的砍下,没多久就砍出一个窟窿来,然后门闩也被砍断,鲁大本来拎着刀就要冲进去,被同伴在后面拽了一把,才知道让赵进先行。

    今天出前把那十几把朴刀也一并带上,能拿着刀的都是最早加入的十几个人,各个激动得很,没拿到的也是满脸羡慕。

    院子里也有四个人,手里拿着短刀和木棍,看到外面这般声势,早就吓破了胆子,一个干瘦的汉子咬牙喊道:“弥勒保佑,我家是烧香信佛的,你们乱来,不怕遭报应吗”

    “我是赵进,谁是付全”赵进根本没理会对方色厉内荏的话,直接沉声问道。

    听到“赵进”这个名字,那干瘦汉子手一抖,短刀登时掉在地上,他身边那三个人脸色都白了,东西没掉在地上,浑身却颤垩抖起来,都看向那干瘦汉子,不用说,这就是付全了。

    “有女眷把女眷赶出来,其余全砸了!”赵进抬手下令。

    身后的家丁们答应了声,直接冲进了院子,干瘦汉子身边的三个人看着几十人手持大刀长棍的冲进来,立刻丢了手上的兵器,直接跪在地上,那干瘦汉子付全却想弯腰去捡短刀。

    这付全手还没碰到,石满强手中的木棍重重打了下去,直接砸在背上,整个人都趴了下去。

    “昨晚谁去我家放的火,说的话,砸完打完就算,不说,进牢里脱一层皮!”赵进冷声说道。

    “进……进爷,我是闻香教的小传头,你这么干……”

    话半途中断,变成一声凄厉的惨叫,赵进的矛尖已经把他的手掌刺穿,直接钉在地上。

    “我知道是你们闻香教干的,说出谁干的!”赵进手臂一顿,又是逼问道。

    他手上加力,那付全的手掌好像要开裂一般,又是惨叫一声,屋子里已经乱响成一片,家丁们已经开砸了。

    付全惊恐交集,咬牙说道:“进爷,我们闻香教上下教众百万……”

    赵进手上一拧,矛尖在付全手掌伤口转动,疼痛钻心,付全又是嘶声大喊起来。

    当铺不大,陈二狗和杀猪李领来的人很快就是砸了个干净,该卷的东西也卷了一堆,直接把联通店铺和家宅的门也打开,有人刚在这边露头,就被赵进的家丁们赶了回去。

    那边杀猪李和陈二狗急忙绕过来,却看到赵进正在问话,看着付全手上血肉模糊的伤口,这两人都打了个寒战。

    虽然感同身受,不过杀猪李脸上还是露垩出幸灾乐祸的表情,那边付全抬头看到杀猪李,立刻流露垩出怨毒的表情。

    赵进却把长矛一抽,笑着说道:“从头到尾你只是说你们烧香的有多少人,势力有多么大,却从没说自己不知道看来是硬气不说啊!”

    付全听到这个顿时浑身一振,赵进懒得多说了,挥挥手说道:“捆起来丢大车上,去衙门里吃点苦头再说。”

    家丁们答应了声,用早就预备好的绳子把人捆了个结实。

    那边鲁大领着两个人带来一包东西,上面有银锭铜钱,甚至还有金锞子,百十两银子总是有的,赵进点点头说道:“打个包袱收好。”

    鲁大在赵进手下的家丁中资格最老,训练最为认真,论起勇猛来也是一等一的,但现在李五和其他人都有独自带队做事的机会,鲁大却始终没有。

    因为赵进觉得鲁大头脑简单,冲劲够了,却不够灵活,独自在外猛冲猛打很容易闯祸,随时盯着才能放心,今天这样的场合,其他人保不齐会小偷小摸,捞点油水,但鲁大不会,而且他还会盯着别人。

    后面的宅院很快搜刮完毕,前面那当铺还是乱糟糟的,甚至还有人为了争抢东西厮打起来。

    看到这样的场面,杀猪李和陈二狗都觉得脸上没面子,急忙过去维持,在这边都能听到他们的大声喝骂,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

    趁着那边维持,陈异低声问道:“这么乱砸一通是不是不太妥当,咱们直接抓人不行吗我看这付全应该知道什么,咱们再用用力,他没准就招了。”

    “昨天有人放火烧了我家,也就是意图谋害公差,有这个大义的名份在,更何况咱们找的是声名狼藉的恶棍,不管怎么折腾,也不会有人说咱们不对。”赵进笑着说道。

    看陈异脸上仍有不理解,赵进耐心的说道:“抓一个人,逼问出同伙,也就那么几个人受罪受罚,徐州城内闻香教众不会觉得害怕,只会觉得怨恨,咱们这次要把该打不该打的都收拾一顿,让他们知道,得罪咱们人人都要倒霉,这样才会让他们害怕。”

    那边陈二狗把前面当铺搜检的金银铜钱拿了过来,赵进也懒得看,让他们打了个包袱给鲁大那边,陈二狗和杀猪李的手下必然自己吞了不少,现在也没必要去计较。

    一起走出了门,赵进拿出名单大概一看,开口说道:“下一个去王德宏家。”

    前面立刻有人带路,大队朝着那王德宏家而去,赵进边走边对陈异说道:“家丁们不能每天都在练,也要有实战的机会,这样光明正大的机会太难得了,还有一点,这次把咱们兄弟的威风打出去,咱们这些人都是本份角色,不会寻衅滋事,即便前头有杀人立下的威风,时间一久别人也都忘了,这次正好立威。”

    陈异听得直摇头,有些不解的说道:“赵进你的心思和我爹他们怎么一样,想的也太周到了。”

    赵进笑笑没有回答,城南闲人多,砸过付全家之后,已经有不少人围过来看热闹,看着赵进领着大队人马没有回转的意思,这些闲人又都跟了上来。

    “大哥,要不要把人赶走”吉香低声询问说道,赵进摇摇头,开口说道:“你去找几个伶俐的,把我家昨夜被人放火的事情传开来,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多越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