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三夫妇千恩万谢的忙碌去了,何翠花眼圈有些黑,上前抓着赵进的手说道:“小进,也没被烧坏了什么,这是小事,你可千万别冒失伤到自己。 ””孩子已经大了,你还以为喂奶那时候吗?”有过昨晚那件事,赵振堂早晨的脾气的确不算太好。

    被他这么一说,何翠花回头瞪了眼,却没有和往常一样喊回去,反倒擦起眼泪来,赵振堂摇摇头,走到赵进身边说道:“需要我做什么?”

    “爹你今天早点去衙门,说咱家昨夜被烧,要刑房那边立案,然后要派人缉拿,事情闹得越大越好,陈舁那边我也打过招呼,陈武叔父也会帮忙。”赵进早有定案,冷静回答

    赵振堂眉头一皱,脸色不太好看的说道:“要张扬开吗?咱家的脸面怎么办?”

    身为捕快反而被人烧了宅院,传出去的确丢人,尤其是捕快也算城内人物,做事都要讲究个体面。

    “爹,咱家房子都被人夜里放火,不管咱们怎么折腾,知道的人都觉得有情可原,而且孩儿有白役差人的身份,只要立案经过官府,孩儿做事就是做公办案,有个名分。”赵进笑着解释了一句。

    看着父亲赵振堂点头,赵进脸上笑容转冷,森然说道:“请爹放心,几天之后,徐州城内谁也不敢冒犯咱们家了!,

    在家简单吃了几口早饭,赵进急忙出门去往货场,半路上遇到了陈舁和王兆靖,他们两个人都拿了个小包袱,兵器背在身上,神色颇为慎重,三个人一路快走,都没有说话。

    到货场之后,除了孙大雷和董冰峰之外,其他人都已经到齐,陈二狗和杀猪李各带着两个人诚惶诚恐的站在货场边缘。

    按照赵进的要求,在吃早饭之前,家丁们要在扩宽后的货场上列队跑三国,陈二狗和杀猪李想来看到了这个晨跑,前些日子看到的乱糟糟一片,现在看到的整齐划一,这里面体现出的东西让他们震撼。

    能在江湖道上有自己的局面,脑子肯定是够用的,看到这一幕,他们两人更明白赵进手中到底握着什么样的力量。

    “吃完早饭后,训练场上休息,做好出动准备!”赵进大嘁下令,家丁们整齐回应,这声音吓得陈二狗和杀猪李身子一颤。

    “你们两个人自己进来。”赵进冷声说了句。

    他话里满是上位者的味道,但杀猪李和陈二狗没有丝毫不满,看到这百名家丁的训练,他们觉得赵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石满强、吉香和刘勇也已经知道了消息,三个人脸色也都不好看。

    八个人刚进了屋,却听到外面有人喊道:“东家,有要紧事!”

    大家都一愣,赵进却听出是苏大的声音,连忙把人叫进来,一进屋子苏大就气喘吁吁的说道:“东家,昨晚有人去酒坊放火。”

    屋里众人都是惊动,连赵进的脸冇色都有些变了,吉香连声问道:“酒坊烧到了什么,有没有烧到人?”

    那苏大这才喘匀了,擦擦汗说道:“事先安排了人巡夜,看到火头把人都叫起来了,酒坊那边不缺水,就是有几袋子高粱不能用了。”

    听到这个,大家都松了口气,然后齐齐转头看向赵进,赵进扫视屋中一圈,开口说道:“昨日我家被贼人骚扰,我领人将贼人驱赶,没想到这些无赖宵小含恨在心,居然在夜里去我家宅院和产业放火报复,大家说,是这么回事吗?”

    众人都是点头,赵进嘴角挂上一丝冷笑,继续说道:“这等纵火行凶的恶徒,身为衙门差役,自然不能放过,今天诸位就跟我上街缉拿!”

    大家仔细一想,都是明白过来,真要光天化日去报复,肯定要顾忌官府和士绅们的感受,如果被有心人扣上罪名,反倒招惹麻烦,但有了这样的逻辑,大家去做什么就是理直气壮了。

    “官府那边我已经托人立案打好招呼,接下来就是抓人办案了,陈二狗,杀猪李,我要徐州城内闻香教众的住处,另外,你们两个各领三十人听我命令,一同行动!”

    赵进话都说到这份上,陈二狗和杀猪李也没什么推搪的余地,连忙答应下来。

    这两人刚要出门去查,赵进却把他们叫住,开口说道:“烧香信教的普通百姓就不必了,那些借着自己教众身份横行霸道的,靠着闻香教不服管教的,城南这边肯定有因为信了闻香教就自称局面的人物,把这些人的名字都给我。”

    赵进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对普通百姓做什么,肯定会激起民愤,但求来世、求精神寄托还有被骗入教的教众并不是全部,肯定有人为了好处才成为教众,这些人平时必定依仗闻香教的势力横行,收拾这些所谓的“教中败类”,非但不会激起民愤,反而会得民心。

    想的更远些,昨晚各处放火的人恐怕也在这些人里面,愚昧百姓谁有这个胆子。

    听到赵进的吩咐,陈二狗和杀猪李神色变了变,明显积极不少,躬身领命匆忙出去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赵进笑了两声说道:“他们得罪不起闻香教,估计城南有几个打着闻香教的招牌不听招呼的,他们正好借这个机会洗掉对手。”

    这时,孙大雷和董冰峰一起进来,他们脸上都有关切的神色,进屋就开口询问,显然在路上或者在外面知道了昨夜的事情。

    简单对答几句,赵进站起说道:“王兆靖和董冰峰留守,刘勇去打听消息,其他人随我一起,货场这边留十名家丁,酒坊那边留十名家丁,其余家丁随我动作,你们先准备吧!”

    说完这句,赵进招呼刘勇一声,两个人一起出了屋子,身后董冰峰挠挠头,有些不情愿的说道:“怎么又不带我。

    没人接这句话,王兆靖笑着说道:“赵兄越来越有名将风度了。”

    两个人走到院子里,赵进放低声音对刘勇说道:“找你放心的手下,把李阳住在那里打听清楚,然后盯住他的行踪,这件事不要让外人知道。”

    刘勇一愣,随即肃然点头,他毕竟做过铜头那件事,大概能猜到赵进要做什么。

    和刘勇在院门口分开,货场上难得休息的家丁们看到赵进出来,都是纷纷站起,赵进开口说道:“李五领十人去酒坊,王大强领十人留守,其余人跟我走。”

    家丁们轰然答应,赵进举起手,场面又是安静,赵进继续说道:“此次出动,一切听我命令,不得乱动,不得私拿财物,触犯者打二十棍,逐出商行,都明白了吗?”

    听赵进说得严重,家丁们都是肃然,齐齐答应。

    陈二狗和杀猪李离开后没有多少时间就领着人过来,两个人各自打听到了一些人名,半路上找个识字的人写了,汇总交给赵进。

    赵进大概看了眼名单,指着一个人说道:“放印子钱的付全,先去这家,你们带路!”

    听到这个人名,杀猪李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转头吆喝着手下动作,刚要迈步,就听赵进在身后说道:“你们借我的手打掉对手,这个无所谓,但如果有不是闻香教的,那有你们好看。”

    这话说出,陈二狗没什么反应,杀猪李却身子一颤,转头说道:“进爷,小的冇记错了个名字,苦水窝子的牛家兄弟不是烧香的。”

    果然想要蒙混,但在这个局面下也不是计较的时机,赵进伸手将人名划去,冷声又问道:“还有没有了,事后若被我查出来,.”

    “小的糊涂,真的没了。”杀猪李额头见汗,慌不迭的解释说道。

    赵进喝令了一声出,百多号人开始行动,杀猪李本来想要跑到前面带着自己的人,可有了刚才的插曲,他一直跟在赵进身边陪着小心,赵进懒得理会,只是开口说道:“有我在后面,你手里人手也不少,城南居然还有扫不平的地方,外人听到都会耻笑。”

    “牛家兄弟八个,都在城外庄子给人扛活,有一把子力气,打起来害怕下面兄弟们折损太重,而且这牛家几个在苦水窝子说话管用,一吆喝出来一帮苦哈哈,麻烦的很。”杀猪李讪讪的解释说道。

    城南破败穷苦,这苦水窝子则是更加破败穷苦的地方,那边几口井出的都是苦水,大凡有点办法的人都不愿意住在那边。

    “那边穷的很,难不成也有生意?”赵进诧异问道。

    说到这里,杀猪李却更加讪然,吭哧着说道:“无非是地皮钱,,”

    赵进哼了声没有说话,所谓地皮钱就是保护费,每家每户都要交钱,不过主要是收商户摊贩们的,但城南本来有油水的地方就少,索性不分青红皂白了。

    城南穷苦,不过也有几个相对不错的地方,商铺生意比较多,赵进点名的这个付全就在所谓的栓马街上,开着一间不大的当铺,看着顾客进进出出的,生意应该不错。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