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李五、张四、王大强,你们三个跟我出去,其他人在院子里盯着,小心灭火!”赵进大声喊道。

    被他点到名字的三个人立刻跟上,赵进过去拿下门闩,拽开门的瞬间向后退了几步,紧接着一个箭步跳了出去,深夜的街道上冷冷清清,左右都看不到人。

    “李五在身后,张四在右,大强在左,跟着我动,遇事出声示警!”随着赵进命令,身后三人已经站好,这就是平日里训练的成果。

    赵进没有快跑,而是大步向前,从右向左,把自家宅院外围转了一圈,没有看到什么人。

    没有月亮的黑夜太过黑暗,放火的人即便没有跑远,只要找到暗处隐藏不动,也很难现踪迹,倒是周围的邻居已经被赵家的声响惊醒,各家院子里已经有了动静。

    转了一圈什么都没有现,赵进不想继续在外面耽误时间,领着人快步向回走,到了路口的时候,却听到不远处有急促的脚步声响,来的人不少!

    赵进深吸了口气,低声说道:“先回去,关门自保。”

    李五等人都有些紧张,但对赵进的命令还是下意识服从,四个人队形不乱,迅退回,没曾想还没到院门,那脚步声更近了,赵进深吸一口气,端着长矛站定,黑暗中敌人未必现自己,趁乱杀他几个!

    脚步声在路口处停住,这伙人却都打着灯笼,灯笼上写着个“王”字,借着灯火的映照,赵进却认出过来的人,这些人是王兆靖家里的护院和壮丁,为的却是那个河叔。

    “前面是赵公子吗”那河叔的声音在夜里格外响亮。

    招呼一声也是为了稳妥,不然夜里很容易乱斗厮杀,赵进答应一声,却没有放松戒备,王家的人怎么会这么晚来,天知道会不会有古怪。

    “我家公子晚上吩咐了,让我等注意些附近的动静,若是赵公子这边有事,火过来支援。”那边好像知道赵进如何想,在那里扬声说道。“多谢贵府的相助,现在我家已经无事,还请各位先回,明日赵某登门拜谢。”尽管赵进已经相信了对方的说辞,但依旧不肯大意,黑夜中有太多不确定的可能,万全为妙。

    王家的人也考虑到了这一点,问询几句,就回去了,王家距离赵家不远,夜里安静,真要再有什么事情,他们过来也方便的很。

    赵家门前的街道上重新恢复了安静,赵进缓缓退回院中

    院门前家丁们正在紧张等候,一看赵进回来,李五连忙说道:“老爷,院子里还有几根条石,拿来把门顶上吧!”

    赵进摇摇头沉声说道:“顶住门,难道墙上进不来,把门顶住,咱们反倒出不去了,你们按照我之前的吩咐,各自守住各自的位置,天亮后就没事了。”

    家丁们连忙答应,尽管大家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但因为打过几次,训练也足,遇到这样的事情非但没有害怕,脸上反倒有兴奋的神情,脑筋灵活些的更能想到,有了今夜的事情,自己在赵进心中的地位肯定不同。

    赵进走到门前没急着进去,而是站在那里沉思起来,想的时间有些长,赵振堂都拎着刀走了出来。

    这边赵振堂还没开口,赵进先抬头说道:“经过刚才那一次,他们知道咱们有了防备,今晚不会再来了。”

    “这伙杂碎真是无法无天,我……”赵振堂咬牙怒喝道。

    话说半截,就被赵进打断,赵进的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激动,甚至显得很淡然,他开口说道:“爹,您身为官差,虽说行事有很多方便,可也有更多的不方便,这事交给孩儿去办吧,一定不会有什么后患。”

    赵振堂看着赵进,目光有说不出的东西,在那里沉默了好久,才缓声说道:“你小心些,小兰他爹在,这些人还有个约束,现在这些人又成了疯子,你就算杀过人,可你没对上过疯子。”

    父亲对儿子的称呼原本是亲呢的“小进”现在却成了相对平等的“你”赵进夜里这一系列的反应,让家人真正认为他成熟了。

    这种态度不仅体现在称呼上,赵振堂说话也没了顾忌,很是直接。

    对父亲的提醒,赵进顿了下回答说道:“疯子也是人。"

    话的内容和淡然的语气让赵振堂又是一愣,赵振堂盯着赵进沉默一会,面色复杂的摇摇头,这次说不出什么话了。

    赵进迈步向屋内走去,赵振堂下意识的问了句:“你去干什么”

    “距离天亮还早,孩儿先去睡一会!”赵进头也不回的说道。

    听到这话,赵振堂又是愕然,等赵进进了屋子,他才摇头自言自语说道:“振兴,他这个样子你是教不出来的。”

    赵振堂回头看看院子里的商行家丁,尽管都是和自家儿子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又经历了半夜放火的突急事,可每个人都很镇定,各个沉着的值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看到这一幕,赵振堂点了点头,转身也进了屋子,回到卧房的时候,何翠花已经穿好了衣服,看到自家男人回来,急忙问道:“小进怎么样”

    刚才赵振堂说赵进领着人出去,被何翠花好一顿埋怨,赵振堂坐在炕沿回答说道:“那小子回去睡觉了。”

    何翠花点点头,猛然觉得不对,那边赵振堂也把自己的布鞋脱了,感慨说道:“真的出息了!”

    赵进知道要养足精神,可回去之后翻来覆去根本没有一点睡意,只是朦朦胧胧的躺在那里,窗纸稍一白,比往常他早起晨跑的时候早很多,赵进就睁开了眼睛。

    出了这样的事,晚上谁也不会睡好,不过赵进没去打搅父母,提着长矛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门。

    院子里李五几个人正在小声说话,看到赵进出来连忙立正行礼,赵进压低声音说道:“昨夜你们辛苦了,每人今天加一百文的犒赏。”

    李五这些家丁各个双眼通红,满脸疲惫神色,听到这“一百文”之后,精神都是一振,还没等他们说感谢的话,赵进就喊着昨晚一起出去的三个人,打开院门到了街道上。

    他领着那三个人,又把宅院周围仔细检查了一圈,却在柴垛所对那边的外墙上看到了点烟火燎烧的痕迹,这伙贼人应该是在墙外点着了火,然后扔了进来。

    除了这个之外,其他根本看不到什么痕迹,再说天已经亮了,这周围也没有什么异常。

    回到家中,赵进也没有去晨练,只是在院子里陪着父亲赵振堂大概检查了下,把几处靠近墙边的易燃物挪动到里面来。

    到了平时晨跑的钟点,王兆靖和陈异却直接找上了门,见到王兆靖,赵进郑重其事的抱拳行礼,开口感谢说道:“昨夜多亏王兄弟派人过来,有劳费心,在这里谢过了。”

    王兆靖笑着摆手,连连说道:“都是自己人,这么客气作甚。”

    赵进却知道的确要感谢,王兆靖的王友山正去往江南访友,王家实际上就是王兆靖做主,昨夜的事情好大人情。

    陈异看了看墙壁上被烧黑的痕迹,皱眉说道:“这伙人好大的胆子,你准备怎么办”

    “他们怎么做的,我们就加倍奉还!”赵进冷声说道。

    陈异和王兆靖都是点了点头,赵进随即开口说道:“大异,回去和你父亲说,我家昨夜被人纵火,这个案子劳烦在衙门里备案,我爹这边也会去安排,如果需要银子,说出数目,商行那边支取。”

    那边陈异答应,王兆靖沉声问道:“赵兄,这伙人知道木家和你的关系,也知道叔父这边在衙门里做事,怎么还有胆子惹事”

    “闻香教盘子太大,小兰她家也未必能面面俱到,这伙烧香的杂碎想拿我家立威,连我家这样的都敢来放火,城内还有谁敢得罪他们。”赵进咬牙说道。

    王兆靖和陈异点点头,赵进随即说道:“你们先回去,出门前和家里打声招呼,就说商行那边有事,今晚不能回去了。”

    十五岁的男丁已经可以成家立业,从军科举,被当做是成年人,徐安商行成立后,他们已经算有了自己的职业,住在商行那边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陈异和王兆靖对视一眼,王兆靖放低声音问道:“就和铜头那次……”

    没等对方说完,赵进就点点头。

    这两位伙伴一走,赵进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子,喊来李五说道:“领着弟兄们半路吃个早饭,吃完抓紧去找刘勇,让刘勇把陈二狗和杀猪李都叫到商行那边来,谁要是不来,小心我翻脸。”

    李五接过银子,领着家丁们快步出了门。

    赵振堂和何翠花也已经起来,赵三两口子已经站在院子里,看他们夫妇的神色,搞不好一夜都没睡。

    看到赵进的父母出了房门,赵三夫妇连忙跪了下来,还没等他们说什么话,赵振堂不耐烦的说道:“快去做饭,我家既然管了你们,只要你们自己不作死赵家就会管到底!”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