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三两口子都是小地方出来的,眼皮子浅的很,一听不吃药看病就能好,就半信半疑的听了,这赵三本来身子就健壮,养了两天病后就自己痊愈了。   .

    病一好,却让赵三两口子当成了那弥勒佛和无生老母的功劳,当时劝他们那人又说他们命苦,只要虔诚拜神求佛才能过上好日子,下辈子才能托生富贵人家。

    说来说去,赵三家就请了神像回家,每日烧香祭拜,每两天还要出去一次,去参加什么香会。

    短短六天工夫,不光当初看病吃药的钱花出去了,连两口子来到赵家后才有的一点积蓄也都拿了出去。

    还是下午时候,何翠花在院子里闲逛收拾,闻到赵三家屋子里飘出的线香味道,她知道这个不便宜,也知道赵三家没有供祖宗灵牌之类的东西,进去一看,现了神像之类的,结果大脾气。

    “闻香教”赵进一愣说道,何翠花没好气的点点头回答:“就是这个邪门歪道,你娘我从小到大看过多少,先是烧香拜神,然后让你供奉家产,到时候还要你跟着出去闹事,让你家破人亡全折腾进去。”

    赵进点点头,怪不得自己爹娘对木淑兰态度不错,对木先生却很冷淡,甚至有敌意。

    这时候赵振堂也从衙门回来,看到院子里这些连忙追问,得知究竟后干脆利索的说道:“再现你们和闻香教有什么牵扯,就把你们赶出赵家!”

    何翠花说了一下午,赵三夫妇不过是惶恐,赵振堂这一句话,赵三两口子直接跪在地上磕头,连声说不敢了。

    这事到现在才算告一段落,何翠花气呼呼的喊着赵三婆娘去做饭,赵振堂和赵进则是在屋中等待开饭。

    “闻香教应该派了新人过来主持,城内已经有几处闹起官司来了。”赵振堂开口说道。

    如今赵振堂把赵进当成大人看待,很多消息都会主动和他说。

    “不是小兰家的人管着吗”赵进诧异的反问,木淑兰二伯过来清洗乱局,他下意识的以为应该是木家的人管着这边。

    “应该早就回山东去了,真是木家的人管着,那里会有这么多乱子。”赵振堂开口说道。

    闻香教的活动虽然秘密,但对于出身地头蛇的捕快来说,活动行踪还是能够掌握,而且传教烧香就肯定要在市面上活动,一活动就有了踪迹。

    无利不起早,闻香教传教的时候或许还会帮扶贫苦,彼此周济,但目的都是为了搜刮钱财,扩大势力,无非是把人诓骗入教,然后夺人家产,。

    按照赵振堂的说法,从前那木先生做得很规矩,只是宣讲教义,让教众彼此帮扶,木先生自己只取个吃穿用度的花费,所以木淑兰看起来也不怎么富贵,后来日子久了,有些富户土豪入教,花钱大方,木先生父女的日子才慢慢富裕起来。

    而眼下这个新来的会主则没那么收敛,徐州城内城外最近很是出了几桩案子,有倾家荡产去衙门报案求助的,还有受不了这口气,上吊自杀的,闹得纷纷扬扬。

    不过,这个新来的会主有件事做得还是不错,行踪一直隐秘,闻香教徐州的核心人物也都很小心谨慎,官府想要找麻烦也难。

    说完这些,晚饭才端了上来,本就是急就章的饭菜,所以简单的很,赵进吃了几口说道:“爹,我准备在城南开个酒坊,人都已经雇好了。”

    赵振堂和何翠花都一愣,何翠花下意识的说道:“小小年纪开什么酒坊,你有本钱……”

    自己说了半截又停住,喃喃说道:“隆不得你那几天喝酒。”

    赵振堂瞥了她一眼,笑着说道:“你这宝贝儿子手里有钱的很,怎么会没本钱。”

    说完这句,赵振堂皱眉说道:“酒坊,如今就剩下城南那一家了吧,那家也应该维持不下,你做这个不怕赔钱”

    “不会赔钱的!”赵进笑嘻嘻的回答说道。

    赵振堂和何翠花夫妻对视一眼,都无奈的摇摇头,谁也没有继续说话。

    开设酒坊的前期准备很顺利,城南本就有废弃的酒坊,卢向久和苏大选了个院子里有水井的。

    城南这几家关门的时间都不短,里面的天锅之类的酿酒家什损坏不少,但卢向久和苏大银子拿的足,做事积极性也高,他们城内城外跑了几次,居然从各个酒坊里把这些东西凑齐了。

    酒坊的伙计赵进早有考虑,先前招募家丁的时候有不少年轻人过来应募,这些人都是合适的学徒劳力,正好能够用上,工钱比市面上多两成就是,这个消息传出去,不光是那些年轻人愿意来,就连从前做过酒坊的工匠们都来应募。

    但让卢向久和苏大奇怪的是,赵进招募这些人的时候,只考虑家在徐州城内,三代俱全的,这才会招进来。

    作为酿酒原料的高粱也很快就凑齐了需要的数量,如今大明不是有钱买不到粮食,而是没有现钱,赵进手里银子铜钱都不少,买的又是那种不上档次的粗粮高粱,很容易就买齐了数量,而且都知道是“进爷”买粮,粮贩子和粮行都选的好货色提供。

    买下那家废弃酒坊的第五天,卢向久和苏大很是激动的请赵进过去。

    依稀能从斑驳的招牌上看出这酒坊的名字“飘香酒坊”,名字很俗气,墙壁破损的很厉害,上面全是杂草。

    “东家,这酒坊里面的天锅、地锅和地缸都被人拿走了,晾房的那些木家什也都不见了,不过东家您不要担心,这些东西很容易就能补全,其他地方还有完好的,只要拿来刷干净就能用。”

    听着他们两个人的解释,赵进笑了笑,眼前这个飘香酒坊的确破败的不像样子,除了建筑勉强完整,修补下就能使用之外,看起来跟个垃圾场差不多,院子里的草高到膝盖的位置,乱七八糟的东西丢了满地。

    卢向久和苏大已经把这边清出了一条道路,边走边说道:“这家酒坊停业的时候肯定还想着再开,后面那水井用几块大青石板压的很死一直没被人碰过,也省得咱们再打一口井粗来,东家你看那边,那暗沟虽然被淤了,但清理下还能用。”

    酒坊建筑很是高大宽敞,但里面同样是脏乱不堪,还有些刺鼻的味道,苏大开口解释说道:“先前这里还住着几个要饭的,已经被人赶走了。”

    这是为赵进选择酒坊,陈二狗和杀猪李都当成个大事来办,安排手下过来跟着,自然牛鬼蛇神都被清理的干净。

    地方脏乱归脏乱,这酒坊差不多有货场那么大,盘下来一共才十两银子,这么便宜自然买不到太规整的。

    赵进耐心的跟着那两人走到一处,这一处莫名的有不少土堆,有两个土堆好像被挖开过,其余上面都长满了草,看着多少年没动的样子。

    “东家,几间废弃的酒坊看下来,就是这间最值得,这土堆下面都是酒窖。”卢向久有些激动的说道。

    “这家当年关门的时候肯定还想着再做起来,最要紧的两处都护得很好,水井封死了,酒窖上盖着青石板,灰泥抹缝,然后上面压土,要开随时都能重开,谁想着这市面一年不如一年……”卢向久当年也是开酒坊出身,说着说着就有点唏嘘。

    “挖酒窖,养酒窖,怎么说也要三年,小的当初就想找这么一处有熟窖的地方,托东家您的福,还真找到了。”苏大这话明显是要表功。

    卢向久瞥了苏大一眼,抢着说道:“东家,我下去看过,这是用青石条砌出来的,还有隐隐的糟香,那口井四周没住过太多人家,井水也应该是好的,这样的窖,这样的水,用米麦的话,肯定能做出更好的酒,东家还是别用高粱了……”

    赵进微笑而又坚定的回答说道:“一定要用高粱。”

    酒坊很大,石满强的父亲看过后,说需要很多劳力人手才能收拾干净,赵进这里最不缺的就是人力。

    一切定下来的第二天,赵进就把百名家丁都拉了过去,加上那些应募当酒坊伙计的年轻人,足足一百五十多人,足够用了,当即热火朝天的干起来。

    赵进的家丁们离开货场前往城南酒坊,这一路上引起了不少的轰动,大家都知道赵进在货场那边训练家丁,很多闲汉还去那边看过热闹,当时只觉得所有人笨手笨脚,笑话百出。

    可也就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些人已经大变样了,每个人都穿着一样的衣服,迈着一样的步伐,排着整齐的队形,大步走在街上。

    很多路人都停下脚步观看,很多临街商铺住户的人都好奇的张望,闲汉们都跑过来看热闹。

    大家本来是想看个新鲜,等真正看到这支队伍之后,这心思都收了起来,胆小的甚至缩了回去,透过门缝向外张望,闲汉们也不敢大声议论,都敬畏闪到一边,路人们也都是尽可能的靠在两侧,为这队伍让开一条路。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