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打人了。 ”那门房爬起来嘶声大喊,立刻有六七个家仆模样的围了上来。

    尽管杨家这边人多势众,可看到赵进身材高大,坦然自若的站在当中,大家一时间也摸不清来路,都不敢上前。

    “他打人了,上去揍他”那门房退到人群中大喊,这时一名圆脸中年从里面快步走出,院子里的几个人看到这个中年人都顾不得赵进,连忙问好,都是叫“大管家”。

    “怎么回事?不知道老爷要休息吗?”那圆脸中年人皱眉问道。

    “大管家,这小子突然要见老爷,小的看他来历不明,有没有帖子,就不想让他进门,没想他突然打人”那门房急忙说道。

    这管家的脸色顿时阴下来,盯着赵进问道:“你是什么人,敢在杨府这么放肆?”

    身为管家,做事就比那门房稳妥了些,敢这么大摇大摆打上举人家的人物,不是疯子就是有所仗恃,一定要先问明白了再做计较。

    “我是赵进,要见杨忠平。”这次赵进连称呼上的客气都省下了。

    管家脸色彻底阴沉,马上就要作的样子,听到这个名字却一愣,急忙追问说道:“赵进?可是赵捕头家的赵进。”

    “让杨忠平出来”赵进不接这句话,反而抬高了声音。

    在院子里那几名家仆面露愤怒神色,都看着管家,只要一声令下他们就准备动手,这么个半大孩子,居然欺负上门了,那门房更是在院子里摸索根棍子拿在手上。

    没曾想那管家脸色变幻了会,扭头朝着里面快步走去。

    准备动手的杨家家仆都呆住了,大家都不傻,当然明白管家为什么这么做,肯定是这个年轻人的名头很大,让管家只能请老爷出来,连对方毫不客气的冒犯也不敢在意。

    “赵进?”一个家仆突然低声念叨说道。

    “是不是那个杀六僧、屠刀客、喝散百敌的那个”有人低声念叨。

    说到这里,大家都是看向赵进,那门房脸色更是吓得煞白,这么一想,大家都能确认,这几日城内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位英豪就是面前这位,除了见过的人,大家看到赵进,听到名字后不会立刻想起,谁也想不到那么强的人真的如此年轻。

    杨家不大,没多久脚步声响起,管家陪着举人杨忠平到了,一进前院那管家就呵斥说道:“都忙自己的活计去,不要在这里碍事。”

    家仆们一哄而散,那门房路过赵进身旁的时候,只觉得双腿软,差点跪倒在地上,硬撑着才跑过去,站在门边才现自己的浑身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举人杨忠平的神色很不好看,身为云山寺在徐州城内的代表,他对赵进的了解要过城内的大多数人,更知道云山寺派出知客如惠和赵进讲和了。

    但杨举人也不肯放下架子,他觉得自己身有举人功名,去衙门连知州大人都要设座看茶,面对一个捕快之子,少年武夫,没什么害怕的。

    “你找我什么事?”心中气壮,可一开口却现声音有点虚,难不成是中午受风了,杨举人莫名想到。

    赵进笑着一抱拳,和气的说道:“在下听说杨举人做了善事,所以特意来称赞杨举人。”

    善事?杨举人和管家都愣住了,中举之后就是人上人,靠上云山寺之后更是横行无忌,真不记得做过什么善事。

    赵进笑着继续说道:“杨举人体恤邻居叶吴氏,出银一百两买下了她的宅院,而且还在城西桃树巷那边买了一个整饬的小院子给老人住,大家听了之后都称赞杨举人你的善心。”

    杨举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脸色顿时黑了,这赵进居然让他给那老婆子买城西的宅院,还要给一百两银子,而且大摇大摆打上门来说这番敲诈的话,当真是欺人太甚。

    “听云山寺好些位师傅都说杨举人做了这善事,杨举人,这是真的吧?”赵进笑着问道。

    杨举人怒火满盈,只觉得浑身都要炸开来,但看到赵进淡淡的笑容,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杨举人真是令人佩服,在下过几天也要去桃树巷那边看看江吴氏,对她说说杨举人的善行。”赵进笑着继续说道。

    看着面目僵硬的杨举人和管家,赵进点点头说道:“不打搅杨举人了,先行告辞。”

    说完之后,赵进转身出门,扬长而去。

    杨举人和管家站在那里,半响没有出声,不知道谁在外面打翻了什么东西,这才让两个人反应过来,杨举人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指着空无一人的院门说道:“张狂、嚣张、无法无天”

    说得声色俱厉,管家连忙劝道:“老爷您消消气,这等泼皮一类的人物,不值得您跟他计较。”

    杨举人颤抖还没有停止,继续怒声说道:“我寒窗十年有了如今的地位,却没想到还要被这样的无赖恶棍欺凌,真是,真是”

    他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突然间一阵微风刮过,杨忠平禁不住打了个寒战,他现自己浑身上下已经被冷汗湿透,杨举人这才明白自己的状态,颤抖根本不是因为愤怒激动,而是因为恐惧。

    杨举人反应过来,刚才自己没有说话,并不是因为矜持,而是因为害怕,紧张锁住了喉咙,根本不出声音。

    管家听自家老爷说了一半就不出声,纳闷的看了过去,现杨举人脸色惨白,浑身抖个不停,后背居然已经出现了大片的汗渍,这个摸样么看起来好像得了急病,管家连忙凑近喊道:“老爷,老爷”

    杨举人浑身一抖,这才反应过来,转头朝着内院就走过来,脚步都是虚的,没走几步回头说道:“那叶吴氏也是可怜,你提一百三十两银子送过去,还想让我去买什么的宅院,真是荒唐,想都不要想。”

    管家愕然,连忙点头答应,他现自家老爷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音,刚才那番话说得硬气,但仔细一想,桃树巷那边买个宅院花不了二十两银子,这实际上是更服软了。

    不过管家消息灵通,知道赵进如今在徐州城中的威名,能花钱了结这桩事当然最好,只恨自己捞不到便宜了。

    杨忠平快步回到自己卧房,脱掉衣服之后,直接上床盖上被褥捂着,如今天气变热,大户人家都换了薄被,杨举人只觉得冷,大声喊婆娘拿厚被进来。

    关于赵进的事情,杨举人知道的比别人更多些,先前那六个被杀的和尚就是他出头去的衙门,过了几天,云山寺突然给他传来消息,让他准备去衙门一次,将总捕头陈武和刽子手赵振堂换掉,当时杨举人已经准备了状子,上面写着陈武和赵振堂真真假假十几条罪状。

    没曾想当天下午云山寺就又有消息传来,让杨举人不要妄动,继续等待消息,随即杨忠平就听到了赵进城南血战的事迹,立刻一切都明白过来,知道那些亡命徒搞不好就是云山寺的布置,更惊骇赵进居然勇悍如此。

    这样的杀神找上门来,杨举人一开始都忘记害怕,彻底被惊呆了,等反应过来,越想越是恐惧。

    杨举人盖了足足两床被子,打寒战直到深夜

    ,然后三天没有出门,对外只说得了风寒。

    赵进回去照常训练到了晚上,临解散前,叶文书带着婶娘来到了赵进这边,见面就跪下磕头,赵进连忙把人搀扶起来,叶文书很诚恳的说道:“进爷以后若有驱策,在下无有不从。”

    第二天,赵进为叶文书寡婶仗义出头的事迹在徐州城流传开来,那杨举人依仗云山寺的势力在城内肆无忌惮,从上到下都不怎么喜欢,他吃了这个亏,好多人都觉得痛快,同时又觉得赵进做事仗义,真有豪杰之风。

    但这消息传到知州衙门里,徐州知州童怀祖却不太高兴,童知州本来在后堂品茶养神,长随过来说了这个消息后,童知州的脸色就阴沉下来,对陪着喝茶的王师爷说道:“这个赵进做事太过狂妄,杨忠平不管如何,也是有功名的士人,岂是他能随意折辱的,王先生,你去问问,不能纵容此等风气”

    文官都是读书士人出身,彼此间观感如何是另外一回事,却容不得旁人触碰这个团体的尊严。

    王师爷用手捋了捋胡须,心里却想到赵进给自己那五十两润笔银子,还有许诺今后的好处,赵进年纪虽小,做事却是个有担当的,肯定不会赖账不给,日久天长好处必然不少,想到这里,王师爷脸上堆起笑容说道:“东翁所见极是,学生这就去申斥。”

    转身走出两步,王师爷一拍额头,故作想起什么的样子,回头说道:“东翁,还记得前些日子那七百两银子吗?就是斩杀十四名亡命大盗,徐州一州四县各衙门还有下面个庄子给的悬赏。”

    七百两银子不算小数目,平白掉下一笔钱财,童知州当然记得清楚,当下点点头,王师爷故作神秘的说道:“东翁,那银子就是这赵进送的,他杀了那十四个亡命大盗,却主动把赏银上缴给东翁这边。”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