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叶吴氏自然要求叶文书帮忙,但杨举人的势力可不是一个衙门白身文员能比的,叶文书上下活动也没什么结果,最善意的回应也只是让自己去和杨举人谈。   .

    连个功名都没有的叶文书,和杨举人比起来那就是天上地下,连对方家门都进不了的。

    叶文书在衙门里当差这么多年,也有点自己的办法,托人找到了杨举人的管家,想要私下给对方十两银子,然后那管家通融下按照市价买了叶吴氏的宅院,没曾想那边根本不理会,还传回一句话“他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又是无可奈何,又是火冒三丈,叶文书本来不想管的太多,可也被激得要斗到底。

    叶文书思前想后,杨举人的举人身份就是响当当一块金字招牌,更不要说他背后还有云山寺在撑腰,唯一能帮忙的希望就在赵进身上了。

    “进少爷,这事我那苦命的婶子但凡缺一点理,我都不会找进少爷,实在太气人了,做事哪有这么绝户的。”叶文书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房契不能补办吗?”赵进笑着问道,叶文书是衙门户房的人,契约之类应该不难。

    一说这个,叶文书脸上的恨意更重:“进少爷你不知道,户房张书办的妹妹嫁给杨忠平做妾,根本不给通融。”

    赵进点点头,边上的王兆靖摇头笑笑,又把书本打开来看,看着赵进沉吟,叶文书急忙说道:“进少爷,你若帮在下这个忙,在下愿意出十两银子”

    听到这话,赵进笑着抬头看了他一眼,叶文书脸有些红,这段日子他帮着赵进这边招募家丁,好处差不多也就是十两银子,叶文书咬咬牙,又开口说道:“在下出二十两,只求进少爷你帮这个忙。”

    在一旁抹眼泪的叶吴氏听到这话吓了一跳,连忙说道:“昆儿,咱们不要那宅院了”

    “婶子,侄儿我给你养老送终也是应该,但这口气咱们一定要争,不然以后在这徐州城都没办法落脚了。”叶文书决然说道。

    赵进看了看叶文书,笑着问道:“我是个捕快的儿子,充其量将来能有个百户的身份,叶叔你觉得我能去和一个举人说什么吗?”

    “进爷以后叫我小叶就是,小叶求到进爷你这里来,就是觉得进爷你能主持公道,小叶愿意出五十两。”叶文书咬牙切齿的说道,他一个白身文书,再怎么上下其手也不会捞太多,这五十两恐怕是动老本了。

    赵进摇头笑了,然后淡然说道:“我不要你的银子,把这杨举人的住处告诉我,这件事我替你去问问,不过你也不要指望太多,举人金贵,不理会我也是可能。”

    听到赵进的这句话,叶文书顿时大喜,连忙说道:“多谢进爷,小叶日后必有厚报。”

    赵进站起来说道:“我不要你的厚报,好好孝顺你婶子,会有消息给你。

    那边叶吴氏还不知道生了什么,只看到自己侄儿点头哈腰的道谢。

    送走了这两人,赵进回到屋中,将那身训练用的土布袍服换下,换了身来时的打扮。

    “赵兄,就这么不求回报的替他出头?”王兆靖笑着问了句。

    赵进拿起长矛又放下,只是把短刀别在腰间,同样笑着回答说道:“他会记我这个人情,以后用得着。”

    王兆靖点点头,看到赵进要出门,忍不住又问了句:“赵兄,要不要叫着大家一起过去。”

    “我又不是打架去,就是讲理,那么多人于什么。”赵进笑着道别。

    这些年的日子一直是练武,唯一去得多的地方就是城南,赵进难得这么悠闲的走在街上。

    凋敝破败,这词被很多人提起,但走在路上,看着街道两边和来往行人,会更深切的感觉到,开门的店铺不多,开门的店铺里面客人不多,来往行人不多,极少能见到穿新衣的,徐州城内也只有城北一小片区域好些,那边都是官宦士绅居住,自然不同。

    距离赵进杀光那十几个亡命大盗已经有大半个月了,城内够资格的人物都去拜访过赵进,各家店铺的掌柜之类都去“结善缘”打过招呼,认得赵进。

    店铺掌柜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伶俐人物,对过往行人关注的很,一看到赵进走过,连忙笑嘻嘻的走出店铺打个招呼,邀请赵进入内小坐,喝杯茶水

    赵进笑脸相待,客气的应答几句,不过这步行的度却慢了很多。

    这家店铺的掌柜出来,那家就算没注意到也会被吸引过来,一看到是这位小爷,那里还敢怠慢。

    走一走停一停,赵进心中苦笑,明明是办事,却搞得好像在巡视领地一般

    路上行人看到商家这么恭敬,不知道来了什么大人物,听伙计们讲,才知道这位是最近那位少年豪杰,然后行人们也远远张望,弄得赵进开始有点烦躁了。

    走了几条街,赵进索性找了家饭馆进去先吃午饭,一坐下来,就被饭馆的掌柜认出,慌不迭的要给赵进安排个雅间,有个雅座也好,最起码不会被人围观,赵进跟着去了,只要一份热汤,一份烙饼,要快点吃完离开。

    没曾想没过多久,四热四凉的席面就上来了,掌柜还拿着一坛子酒进来,笑嘻嘻的说道:“小店前日刚从济宁那边进的好酒,知道赵公子善饮,特意拿出来款待。”

    赵进当真哭笑不得了,那段时间托人买酒尝酒,会被人当做酒鬼也不奇怪,他于咳了声说道:“下午还要办事,酒就不喝了,我过来就是要随便吃饭,你们弄这么丰盛于什么,何苦破费那么多,赵某不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留一个菜,其余的撤下去。”

    那掌柜还以为赵进客气,等现赵进认真说话,顿时敬重几分,随即笑着说道:“好叫赵公子知道,这顿酒席王员外已经付过帐了,小店要下次才能巴结赵公子呢。”

    赵进一愣,无奈摇摇头,他做这些事,可不是为了在街上招摇过市,被人讨好的。

    吃完之后,赵进没有故作矫情的付账,只是道谢出门。

    这次直接拐入小巷,走僻静地方,虽说绕了远路,不过行进度却快很多,没有人过来殷勤客套了。

    杨举人的老宅在城东那边,城东原来是户部分司和大仓的官员仆役以及相关商家聚居的地方,不过万历初徐州的粮仓就开始向济宁和扬州那边转移,慢慢冷清下去,后来徐州卫和徐州左卫的世官们开始在这里购置房产,才慢慢恢复了点人气。

    而杨举人的老宅是本地土著居住的地方,都是穷苦百姓,看起来破败混乱的很,杨家很好找,因为在这破败的区域中有一处齐整的宅院太显眼了,就连他家门前道路都和周围的不同。

    这种心态赵进也能了解,无非是富贵不还乡如同锦衣夜行的意思,只不过不造福乡里,反倒祸害乡亲,这人品的确太差。

    穷苦人一天两顿饭,这时候都在外面忙碌生计,现在这片冷清的很,偶尔经过一个,也用诧异的眼神看着赵进,不是市面上的人物,当然不认得赵进。

    赵家的确不大,这宅院右边上那个格外破败的草房应该就是叶文书婶娘的,左边那个已经拆了,正有些人在那边忙碌。

    赵进上前拍了几下门,里面一名门房模样的人打开门,一看到是个十几岁的半大孩子,脸顿时沉下来,闷声问道:“敲门有什么事?”

    “在下赵进,求见杨举人。”赵进朗声说道。

    一听“杨举人”这个称呼,那门房眉头立刻皱起,如果是书生士子来访,一般都会称呼“前辈”“先生”,如果是有身份的人,会递上名帖,看赵进一身布衣,肤色被晒得偏黑,除了不卑不亢之外,丝毫看不出有身份地位的模样,门房上下打量几眼,连话都懒得说,直接关上了门。

    报上名字居然没有任何反应?看来自己威风也没那么吓人,赵进自嘲的笑了笑,大宅门的下人出去的机会不多,更不要说窝在这里的杨家。

    赵进又开始用力拍门,没几下,那门房又开了门,看到还是赵进,脸顿时黑了,指着赵进的鼻子说道:“你知道这是杨老爷的宅子,居然还敢撒野,怎么这么大的胆子,你家大人于什么的”

    “家父是衙门的捕快”赵进笑着回答,话说了半截就被对方打断,这门房伸手朝着赵进就闪过来,怒骂道:“一个小黑狗子也敢张狂,右边那家也说在衙门有人,还不是被教训丨了,你又算个什么,滚”

    门房的话也只说了半截,赵进身子一侧,闪过他的耳光,一拳重重的砸在这门房胸口,直接砸的门房张大了嘴,气都喘不过来。

    赵进笑了笑,一把抓住这门房的头,拖着人进了门,进去之后,顺势朝着院子里一甩,这门房直接滚了出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