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没走出多远,陈二狗小跑着追上来,在身后恭敬的说道:“进爷,小的跟您最久,也最没私心,别人看管那些生意保不齐会有私心,小的则会忠心办事,不会克扣私吞一文钱。 ”

    严黑脸是城南最大的一头,现在却全让杀猪李得了去,陈二狗当然不甘心,他自觉的赵进打交道时间久,所以要过来恳求恳求。

    赵进笑了笑,边走边说道:“前几日你始终躲着我,是不是觉得交的银子足够多了,觉得自己做得足够,怕我管得太多,所以连人都不派来一个,只想着自己看住自己那一摊,你不来我这里走动,自然要给走动的杀猪李。”

    这边说一句话,陈二狗就打一个寒战,他没想到赵进把他的心思说得一点不差,听到最后,陈二狗已经满脸煞白,快走几步拦在赵进面前,直接跪了下去,碰碰磕头说道:“小的对进爷一片忠心,这几日事情忙不过来,耽误了走动,绝不是有别的心思。”

    赵进脚步不停,直接从他身上跨了过去,淡然说道:“你资历浅,压不住人,先给我盯着杀猪李,如果他那里出了纰漏,严黑脸的局面就分你一些。”

    陈二狗脸色这才由白转红,却不敢从地上爬起,跪在那里连声说道:“请进爷放心,小的一定盯紧,小的一定盯紧。”

    赵进大步不停,陈升他们则是回头看了好几眼,走出这条街道后,陈升才侧头看着赵进,满脸好像看陌生人的神情,过了会才开口说道:“赵进,你这副腔调和谁学的?看着不像你啊!”

    边上的董冰峰沉吟了下,有些不解的开口说道:“赵大哥,那陈二狗算是咱们自己人,赵大哥对他这么严,会不会寒了他的心。”

    还没等赵进回答,孙大雷嗤笑了声,先开口说道:“陈二狗一直在打小算盘,交钱的事情也不情不愿,连消息都防备我们,这几天雷子都没说什么有用的事情,还不是这陈二狗在提防,不吓吓他,他还真以为他的局面是自家打下来的。”

    赵进笑着看了孙大雷一眼,点点头认可了他的解释,赵进觉得有趣的是,在自己的伙伴里,这孙大雷的小算盘打的最多,几次不想共同进退,孙大雷看着胖大憨厚,实际上很精明,很多事他看得很明白。

    回到货场,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吉香父亲的那个熟食摊子已经交给堂弟去做,自己领着人全力操办这边的伙食,因为在这里一个月赚到的,是那个摊子的几倍,随着新丁的招募,收入还会飞增加。

    叶文书三个人自然不用跟着吃大锅菜,赵进安排人在附近给他们订了酒肉。

    一看赵进回来,叶文书慌忙上前询问,说一上午合格的有三十人,现在外面不少人都回去吃午饭,估计下午来的人还要多,因为来的人太多,所以想问下赵进,这次到底招收多少家丁。

    叶文书这也是一片好意,赵进这个商行看着兴旺,但摊子不大,招募太多的人手养不起反倒是麻烦。

    “现在我已经有了三十七个,再招六十三个,凑足一百就足够了!”赵进笑着回答。

    “这数目吉利!”叶文书笑着奉迎了句。

    赵进沉吟了下,又补充说道:“江叔,人招足了之后,其他合格的人也记下名字和住处,将来还用得上,这些也不会让江叔你白辛苦的。”

    听到还有好处可拿,叶文书笑得眼睛都不见,只是点头。

    家丁们的午饭已经快要吃完,赵进他们索性拿着饭菜去了小院,还没吃饭,赵进就对陈升说道:“吃完饭,你支取二十两银子去捕房,就说给各位叔伯喝茶的钱,然后和你爹说,咱们送过去那几个人,能不能等咱们去了再拷问,记得说话要客气点。”

    陈升一愣,纳闷的说道:“咱们自家事还要花银子?”

    “公事要公办,你把银子给你爹,让你爹分配就行了。”赵进笑着解释了句,陈升点点头,陈宏连忙去拿银子。

    等那边拿了银子出来,赵进笑着对大家说道:“严黑脸在城内有什么生意,杀猪李未必说实话,不过拷问之后,底细咱们就全知道了。”

    大家这才明白用意,赵进坐在那里吃了几口饭,抬头又说道:“大香、大雷,下午你们去办一件事,二宏你支五十两银子给他们,把城内所有种类的白酒烧酒,每样买一小坛回来,只要是不同种类的,你们就买一小坛子,不方便拿就雇一辆大车带回来。”

    院子里的人都停下吃饭,惊讶的看着赵进,五十两银子不知道能买多少酒回来,赵进到底要干什么。

    王兆靖眉头皱起,沉声建议说道:“赵兄,这些日子虽然进账不少,可还没到我们纵情声色的地步,再说了,习武需要远离酒色,这么狂饮”

    其他人尽管没说话,可都是赞同王兆靖的话,赵进失笑,摆手说道:“你们想什么,我又不是馋酒,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酒瘾,我买酒来是有别的用处!”

    “赵兄不是自己喝?”

    “是我自己喝”回答完这句,赵进现自家解释不清楚了,苦笑着说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大家饭都吃完,按照赵进的安排各自出门办事,吉香和孙大雷临出门之前,赵进又把他们喊住补充了一句:“记得买二十个干净酒盅来!”

    众人的眼神又集中到他身上,赵进苦笑着出门,解释都懒得解释了。

    训练前赵进先去宿舍走了一圈,尽管被子叠的不是豆腐块,却能看出来很用心的整齐叠放,地面也干净了不少。

    赵进大概盘算了下,又让石满强去找他父亲,招募的家丁增多,床铺之类的也要增加,工程还要翻倍。

    百名家丁吃穿住行都要花钱,不过现在手里银钱充足,一切都不愁。

    下午家丁们的训练是由赵进指挥,在他面前,家丁们各个打起精神,唯恐犯错,赵进手里的棍棒可不是吃素的。

    练了大半个时辰左右,陈升带着一辆马车回来了,在货场外面停下,陈升走到赵进身边说道:“我爹说咱们什么时候要去,提前半天打个招呼就行,还有,那十四把朴刀就在车上,叫几个人过去搬进去。”

    赵进点了几名家丁的名字,让他们去搬运朴刀,他知道这是那二十两银子的效力,的确是自家人不必花钱,可衙门又不是两家的父辈做主,方方面面都要打点,这银子送过去,陈升的父亲陈武可能一文都不拿,但其他人总要意思一下。

    而且自家这段时间刚刚扬名,如果让长辈感觉自己飞扬跋扈,忘乎所以,恐怕就不会尽心帮忙了,这二十两银子就是表示个姿态。要不然那十几把朴刀几天前就打过招呼,为何今天才到。

    这些心思赵进当然不会和别人讲,随着训练的进行,围观的闲汉比上午却多了不少,不过这些人不再大胆的凑近看热闹,而是围在远处敬畏的指指点点,赵进偶然目光扫过,他们都恭谨的低头。

    之所以如此,赵进也能猜到原因,上午去城南镇服一方的事迹应该也传过来了。

    “大哥,他们都在说你上午的威风,兄弟们听了也觉得热血沸腾。”

    训练快要结束的时候,吉香和孙大雷跟着马车回来了,穿过人群后兴垩奋的和赵进说了几句。

    马车上摆着二十几个小坛子,这让赵进有点失望,本以为徐州城这么大的地方,应该有更多种类的白酒。

    按照吉香和孙大雷的说法,钱没花多少,很多人听说赵进要酒,而且只要这么点,索性白送,反正是个人情,花费又不大。

    “那些酒是好酒?”赵进特意问了句,孙大雷心细的很,他特意摆在了前面。

    二十个白瓷酒盅放在小包袱里,也是一并拿了出来。

    “大香,安排人把这二十个酒盅用开水煮一会,然后晾干,把这些酒按照价钱高低分别排开。”赵进安排说道。

    吉香答应了一声照做,这边又有几个家丁帮忙搬运,尽管没人问,可大家脸上都有疑惑不解的神情,不知道赵进要干什么,一块相处这么久,大家也都知道赵进不是那种放纵的人,这次一下子买这么多酒来,实在让人不解。

    天已经快黑了,赵进要求的这些都已经准备好,赵进解散了训练的家丁,然后给了叶文书今日应得的钱财,来到那个独院。

    伙伴们都等在那里,吉香还在院子里放着一个小火炉,上面烧着水,边上木盘上有几碟小菜。

    “我爹说凉酒伤身,烫热了再喝,空着肚子喝酒也不好,临时凑了点,大哥不要觉得简陋。”吉香连忙解释几句。

    赵进笑着点点头,周围伙伴们都好奇的看着,他们都想知道赵进要干什么。

    “拿一壶凉开水来。”赵进又说了句,很快有人拿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