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话说到这里,王兆靖也是微笑,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武器,跟着赵进一起出门。

    看着他们一帮人全副武装的离开,过来报名那些人都是窃窃私语,纷纷猜测赵进他们的去向。

    赵进他们走近杀猪李的时候,杀猪李和他的手下脸色都变了,赵进几人身高体壮,陈升和孙大雷更是格外胖大,身形上就极有压迫。

    而且他们几个人这些日子杀戮不少,举手投足间自然有种森然的杀气流露,配上手中那精良的兵器,自然带有慑人的气概。

    “进爷好好生威武!”杀猪李想要奉承一句,可一开口话都说不流利。

    “到底是那几个人不服?”赵进沉声问道。

    回答问话的时候,杀猪李情不自禁的躬身解说,已经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

    程铜头手下有大头黄、一撮毛之类的头目,严黑脸手下也有所谓的四大金刚,管着各自一摊。

    有个金刚是花子头,也就是管着城内乞丐的,这个人转的最快,已经投入杀猪李门下了,其他三人则是管着地皮钱、高利贷、赌场和土娼,还有城外城内的几处生意,钱多油水足,严黑脸在的时候,他们连程铜头和杀猪李都是看不起的。

    如今杀猪李说要把这些都接收过来,他们当然不甘心,按照那个投靠过来的人说,这三个人整天聚在一起,已经把严黑脸手下的弟兄们招揽回去不少,准备自行开山立柜。

    杀猪李想要火并了他们,但人手不足,对赢下来没有把握,这才去请赵进出手。

    赵进听得很仔细,他也知道杀猪李有自己的打算,话也未必都是实话,不过赵进自己也需要这么一个立威的机会,彻底压服城南各方。

    货场其实就在城南城西交界的地方,没有走太远就到了黑虎庙那边,街面上消息流转的快,陈二狗已经在门前等待,身后领着二十几号人,一见赵进过来,慌忙上前作揖行大礼,开口说道:“进爷,小的领着手下来给您助威了!”

    赵进点点头说道:“你有心了。”

    语气平淡,陈二狗却觉得理所当然,连忙说了句“不敢当”,这才起身领着人跟在赵进身后。

    看到陈二狗这样恭敬的态度,杀猪李放慢了脚步,让自己落后赵进一点,不敢齐头并进。

    又走出一段,杀猪李自己的人手也到了,足足四十多人,本来吵吵嚷嚷十分喧闹,可看到自家大哥恭敬小心的走在赵进后面,他们也都不自觉的放低声音,跟在了更后面。

    在杀猪李的带路下,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目的地聚义进财坊。

    相比于黑虎财神庙那个破庙改建的赌场,这聚义进财坊则气派很多,看起来是个两进的宅院,青砖黑瓦,齐整的很,门前一大片空地,一排栓马桩,这样的建筑放在破败的城南很不协调,看门前这样的设置,搞不好不止城南的人在这里赌钱。

    平时这里应该很热闹,不过今天却很安静,在门前也有六十多号人在那边,这些人手里都拿着木棍刀斧,严阵以待。

    看着赵进他们出现,聚义进财坊空地上的人已经开始大骂起来,赵进身后的人也都是有些骚动,但赵进沉着的向前走,他们也被压得不敢开口。

    等赵进走近到跟前,已经看清了那些正在大骂的江湖人,让赵进有点意外的是,这些混混泼皮里居然有见过的,他很快就想起来在那里见过,当日杀了那十几个亡命刀客,冲出街道后见到的那些人中和面前这些有很多重合的。

    都是严黑脸的手下,这个也不稀奇。

    正在破口大骂的混混们渐渐安静下来,赵进只不过对他们有印象,他们却清楚记得赵进。

    那天他们被派到大头黄那边,是为了打散陈二狗纠集的人马,不让太多闲杂人等过去,被派去的人也见到那十几个亡命刀客,看对方手里那沉重朴刀,还有那穷凶极恶的模样,都知道不好惹,知道是上面请来的强人。

    可没想到的是,这十几个强人被杀了个干净,就是被面前这几个年轻人杀干净的,大家都还记得赵进浑身浴血冲出来的样子,大家也都记得赵进看过来的眼神,那是好像要把大家全都杀光的眼神。

    “是那个杀神”

    “这个就是赵进”

    小声的议论传过来,人群愈安静,没人继续破口大骂。

    赵进沉默着扫视,凡是被他目光扫到的人,都畏缩的低下头,甚至下意识的后退几步。

    站在他身后的杀猪李和陈二狗情不自禁的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愕然,这位小爷这么吓人,单是站在那里已经把对面几十号人压服了。

    “不想死的,现在滚!”赵进冷声喝道。

    或许因为刚才的气氛过于压抑,他这一开口,对面好多人都颤了下,随即人群一阵骚动,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赵进冷笑一声,对这样的土鸡瓦狗,他实在没有兴趣,问了句没有回答,索性直接双手持矛,向前踏出一步。

    就是这一步踏出,不知道谁“妈呀”一声,不管不顾的向外跑去,咱们是来打架的,可不是来送死的,有人起头,其他人也是跟上,木棍刀斧之类的掉了一地,四下哄散。

    乱糟糟一团,赵进身后却安静异常,杀猪李和陈二狗带来的人都是鸦雀无声,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这位小爷如何威风如何强悍,他们都没有亲眼见过,只是听传闻而已。

    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能做到这般不可思议,他们心里多少有几分不信,可今天亲眼看到这样的威风,却由不得他们不信了,看着赵进背影,都觉得高大无比。

    转眼间门前的人跑了个干净,只剩下站在大门口的八个人,都是神色惊慌,还带着几分不能置信,谁能想到一句话吓跑几十人!

    这八个人里,三个人是穿着府绸的袍子,应该就是那什么“三大金刚”了,其中一个人是个胖子,另外两个倒是凶神恶煞的大汉。

    “严黑脸的产业归李阿普掌管,这是我安排的,你们有什么话说?”赵进冷声问道。

    其中一个大汉看到赵进已经离开了人群,孤零零的站在外面,顿时动了心思。

    这大汉用手分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同伴,突然加冲过来,手中的刀已经扬起,不到十步的距离,只要抓住赵进或者砍伤了他,这局面都能翻盘。

    赵进身后的人都是一惊,想要上前帮忙已经来不及了。

    冷笑,抬手,直刺,“噗嗤”一声,矛尖贯穿了这大汉的肩膀,直接把这个想要偷袭的人打停,手中的刀也把握不住,掉在地上。

    赵进双手一拧,那大汉撕心裂肺的惨嚎出声,赵进直接把长矛拔出,一摆一抽,矛杆重重的打在这大汉的脑门上,直接把人敲翻在地上。

    “你们还有什么话说?”赵进向前一步,盯着门前的人问道。

    身后脚步声响,陈升已经抽刀走上前来,其他伙伴也都拿出武器跟上。

    看着还在滴血的矛尖,看着闪闪光的长刀,再看看地上已经昏厥的同伴,门前剩下那几个脸色渐渐白了。

    “饶饶命!”那胖子直接跪在了地上,其余几个人也都脸色灰败的丢下武器,跪在地上。

    江湖械斗,谁能想到来了杀神?

    “把这几个人都捆起来送衙门里去,就说他们袭击官差。”赵进开口说道。

    场中众人又都是愣住,根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展,赵进掏出那块证明身份的木牌,不耐烦的转过身去举了一下,催促说道:“难道没听清楚吗?”

    这时大家才反应过来,上前七手八脚的把人捆了,看着赵进的眼神又敬畏几分,这么能打已经很让人佩服,把人打了还能弄进衙门里去整治,这就更让人胆战心惊了。

    赵进连门都懒得进,带着伙伴们转身离开,路过杀猪李身边的时候说道:“把账目做清楚,我只要讲好的那些,你要是做手脚,那就一文钱也不要拿了。”

    如果在之前讲这番话,杀猪李只会觉得赵进虚张声势,可看到刚才那情景,哪还敢有半点取巧的心思,深深弯腰,头都快要碰到地上,没口子的答应。

    跟着陈二狗和杀猪李的那些混混自动的闪开一条路,赵进走过他们身边的时候都弯腰低头,尽量表达出自家的恭敬。

    等赵进出了这条街道后,混混们都兴龘奋起来。

    “咱们有这么威武的人物撑腰,今后有好日子过了!”

    “看看城外的那些人还敢跟咱们张狂。”

    杀猪李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听到这些满脸都是苦笑,他知道从今天开始,手下的弟兄们都知道赵进才是真正的大哥,自家说话的效力就差了许多,想到这里,杀猪李手重重的拍在脑门上,光胡思乱想,忘了送这位爷出去,只求这位小爷别觉得自家怠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