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布置完了,临走时还特意说,食盒他们明日来取。

    本来点了两个荤菜,一壶酒,结果酒楼送来了六个菜,一坛酒,还专门烙的葱油饼。

    等伙计走了,何翠花看着桌面的酒菜有些呆,赵振堂伸手拍碎了泥封,给自己倒上后,笑着说道:“你看看,你儿子惹事归惹事,还是闯出点小局面,原来他在外面,别人都说这是赵大刀的儿子,现在我在外面,别人都说,这是赵公子的爹,倒过来了。”

    何翠花怔怔的坐在那里,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从某种意义上说,赵进如今也算出息了。

    “小进你既然要走这条路,还是要去衙门里做个捕快,有这层皮做事才方便。”愣怔了会,何翠花说出这番话来。

    听到这个,赵进险些把嘴里的饭菜喷出来,可随后一想,母亲说的也没错,只是感觉别扭之极。

    赵振堂只是笑笑,仰头干了一杯酒,满足的哈了口气说道:“好酒,仙客来还真舍得,居然给了坛三年的老刀子。”

    “三年的老刀子?”这个词却把赵进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这酒似乎和中午骨头张那边喝的所谓“好酒”差不多。

    赵振堂看着赵进关注,笑着倒了一杯递给赵进,开口说道:“馋酒了,喝一杯?”

    赵进接过,何翠花眉头一皱,但没有说话,知道了城南那次血战之后,她和赵振堂都觉得自己儿子成年了,赵进没有酒瘾,他喝酒有别的目的,浅浅抿了口,然后又把杯子还给赵振堂。

    酒味很一般,而且不纯,里面杂质不少,当年就算最便宜的白酒也不会这样,可就算这样的酒居然还被人称作好酒,刑房李书办和自己父亲都算酒场常客,他们喝得多,肯定不会说错。

    晚饭赵振堂吃的很快活,何翠花到后来脸上也有了笑容,只是絮絮叨叨嘱咐赵进要注意安全。

    反正已经知道了城南那件事,父子两个说话也就没什么避讳,赵进把这几天生的事情都说得很明白,听到那如惠和尚过来讲和,赵振堂明显松了口气。

    “木家欠咱们人情,这次算是还上了。”赵振堂看得很明白。

    听到今天下午赵进一共收了两千多两银子,赵家夫妻两个都吓了一跳,何翠花连忙说道:“快把这些银子都拿家里放着,放外面多不放心。”

    “娘,这钱我想留着做事,招了不少人,他们穿衣吃饭和月钱都耗费不少,这些钱撑不了几年。”

    赵进的回答说出,何翠花看了赵振堂一眼,说出了同样的话:“你二叔那几年到底教给你什么了?”

    “管振兴教他什么了,反正老二不会害他,由他折腾去吧,徐州城内有我照应着还出不了什么事。”赵振堂做了结语。

    尽管父亲说没事了,可赵进依旧小心的在院子和屋子各处设置了小机关,把刀放到枕头下面之后才睡觉。

    不知道是不是喝酒的原因,这一晚赵进睡得很沉,醒来时身上还有点软。

    早起跑步,结伴去货场,王兆靖自己拎着个书箱,和大家打了声招呼,说以后每日他都要读书写字,练武的时间要少些,因为明年就是乡试,昨夜做墨卷现学问还有疏漏。

    本来是三个人同行,现在加上了个干劲高涨的陈宏。

    他们几个到货场的时候,却被这边的场面吓了一跳,居然有近百号人在那里等着,其中一大半都是十五六岁的年轻人,而刘勇正站在路口那里张望。

    看到赵进他们,刘勇连忙跑了过来,兴垩奋的说道:“大哥,天还没亮就有人朝着咱们这边来,都要过来当家丁,城内城外的都有。”

    赵进一愣,随即笑着说道:“看来昨天下午那些拜访传开了,现在大家都觉得咱们这边靠谱,愿意过来做下人。”

    招募新丁还是要等叶文书他们过来,一个个的办了官方契约才算数,赵进他们先进了院子。

    “现如今大户人家的下人过得可比一般人家强,可这些人家的奴仆都是世代传下来了,老子做完儿子做,等闲不进外人,现在大哥这边场面打开,他们都想进来享福。”吉香对这个很明白,因为他几次想要进大户人家当差都没有成功。

    吉香的这番话却让赵进有了计较,今天叶文书比赵进他们晚了一炷香左右,也是早得很了,走进院子的时候,笑的嘴都合不拢,人越多就代表着好处越多,当然高兴。

    “江叔,招人的时候要说明问清,给我当家丁要辛苦训练,要去拼命,前几天那场血战你要提一下,而且契约上也要写明,伤了我给治,死了我给抚恤,没这个胆气和准备的,我不要。”赵进叮嘱的很明白。

    听到他的话,叶文书的脸色有些不自然,赵进笑着补充了一句:“谈成谈不成都算一份,到时候江叔报给我人数就成。”

    “这怎么使得。”叶文书脸上笑开了花。

    有了昨天那笔银子,还有接下来每月几百两的进账,给叶文书的这点小钱,赵进当然不会放在心上。

    那边摆下桌椅,开始一个个的招募,赵进则把三十几个家丁放在货场上,亲自督促训练。

    那些过来应募的年轻人都在敬畏的看着,赵进一个个口令喊出,那三十几个人做出各种队形变化,整齐划一。

    其实家丁们的步操远没有达到赵进的要求,但几天下来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看在外人眼中就显得很了不起了。

    站定、齐步走、列队,队形变化,看着没什么出奇,但旁观的年轻人觉得这些人拧成一股绳,形成了一个整体,如果自己能在其中,那该多么威风。

    正在操练的家丁们也感觉到了周围艳羡的眼神,他们努力做的更标准,腰板挺得更直。

    这么练了不到一个时辰,又有几波客人前来,目的都和昨日差不多,结个善缘,送上礼品,不过他们的消息都不太灵通,规模身家也就不值一提,赵进直接让刘勇过去接待。

    等送走了第四波,杀猪李带着四个人过来了,杀猪李脸上的笑容更加谦卑恭敬,看到场上训练的家丁,还有那些排队应募的年轻人之后,他的神情中更多了几分敬畏。

    “赵公子,不,进爷,昨天全城轰动啊!”杀猪李嘴里打了个磕绊,换了个更恭敬的称呼。

    赵进把石满强喊过来训练家丁,自己走到一边接待杀猪李。

    那边奉承了一句,杀猪李又拿出一个小包裹来客气的说道:“这是三十两银子,严黑脸那边的份子又收上一些,等到月底,一定能给进爷补齐了。”

    赵进接过银子,让刘勇给陈宏送过去,一切收支现在都交给陈宏来做,看着赵进神色淡然,杀猪李干笑了声又说道:“在下自己那边,月底也能多交一点,到时一并给进爷送来。”

    看到赵进点头,杀猪李下意识的松口气,赵进朝着孙大雷那边挥挥手,孙大雷带着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赵进一指那人说道:“这是我请来的账房,让他先把你那边的账目建起来,你好好帮他的忙,以后每月他会去你那边几天,盘账查账。”

    那中年男人神色有点畏缩,听到赵进这么说,连忙对杀猪李陪笑几声,杀猪李脸色不太自然,却还是干笑着答应说道:“进爷这是帮在下的忙,在下一定好好做。”

    “好好做就不会有麻烦。”赵进笑着说了句,杀猪李也只得点头。

    本以为说完这些就要各忙各事,赵进刚要转身离开,杀猪李笑着开口说道:“进爷,严黑脸手底下有几个头目不服,抱团想要自成局面,在下琢磨,这都是进爷你的产业,真要找人去火并了他们,反倒赔钱赔人,进爷虎威,想请进爷你去镇镇他们。”

    赵进眉头皱起,扫了杀猪李一眼,杀猪李顿时颤了下,刚要说话,赵进点头说道:“你去召集你的人手,然后派人告诉那几个不服的头目,半个时辰之后我会和你一起过去。”

    杀猪李错愕一下,连连点头。

    赵进转回院子,安排刘勇盯着招募新人,安排石满强训练家丁。

    孙大雷今天把账房先生带来了,还有一位是他家留守徐州的掌柜,这位对店铺开张之类的程序很了解,也被请来帮忙。

    因为王兆靖要温习功课,所以这次也被留下,他做事稳妥周全,正好协调各方面的事务。

    赵进这次只带陈升、孙大雷和董冰峰以及吉香,他安排大家拿好武器准备出,王兆靖过来低声询问说道:“赵兄,还是大家一起去有把握。”

    “不必,云山寺既然和咱们讲和,光天化日之下,没人会丧心病狂的设下杀局。”赵进沉声说道。

    王兆靖点点头,又是建议说道:“赵兄,家丁要不要带?”

    赵进瞥了边上的杀猪李一眼,微笑说道:“这杀猪李请咱们过去,就是为了称量我们,既然如此,咱们就去露一手给他们看看,去多了显不出我们的本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