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没安静太久,石满强先开口了:“不知道其他兄弟怎么想,我觉得这些钱就该留在大哥手里,怎么花由大哥自己决定。   .  ”

    他这么一说,王兆靖脸上露出微笑,其他几人也都在点头,孙大雷脸上闪过一丝失望,随即也跟着点头。

    看到大家赞同,石满强有点激动,开口又说道:“这样的事情,大哥前几天你就问过一次,兄弟们相处这么多年,我们信大哥,知道大哥你肯定亏待不了我们,以后再有这样的事,大哥你自己做主就行,不要问兄弟们了这样太生分……”

    说完后石满强小心的看着赵进,赵进先愣了下,随即向前一步说道:“好,既然兄弟们信得过我,那一切就听我的吧!”

    “本就该这样!”那边陈异头也不抬的说道,众人纷纷附和。

    “从今日起每人每月二两银子,这是个开始,今后还会更多,二宏新来,每月就先拿个一两,以后每月所有银钱都由二宏你来收。”赵进开口安排,陈宏在那里兴龘奋的点头。

    “这次外面送来的鸡鸭鱼肉和点心留下,自己吃用,至于酒和绸缎,小勇你和二宏一起去把这些卖了,换成粗布,找裁缝给每个家丁都做一身衣服,要适合打架的那种短打扮。”被他点到名的两人连忙点头。

    听赵进说起下午送来的礼物,刘勇有些兴龘奋的说道:“今天咱们是大涨面子,这些人就算铜头从前都要客客气气的,他们却跟大哥这么恭敬。”

    看着大家又兴龘奋起来,赵进却沉声说道:“位置越高摔得越狠,越被人捧着,我们越要小心,大异,你回去问问你爹,那些亡命徒的朴刀能不能给我们,我们可以花钱买,大张旗鼓的打造兵器太犯忌讳,这些东西不显眼。”

    陈舁点头答应,赵进又对孙大雷说道:“大雷,咱们这商行本来是自己的名头,但大家都当真了,你明天找你家里懂行的人过来,帮忙操办一个正式的开业典礼,招牌之类的都要做起来。”

    孙大雷也点头答应,赵进一项项安排完毕,然后领着大家去了家丁们住宿的地方。

    银钱劳力都跟得上,活做的也快,原来的货栈店铺和仓库已经被打通,里面打扫的干净,一排排木床整齐的摆放,相对于整齐摆放的木床,床上的被褥和床铺之间的地面,就脏乱的不像样子。

    大家吃过晚饭,正在那里兴高采烈的闲聊,家丁们在家的时候,不是顿顿都能吃饱的,来这里虽然辛苦些,吃喝上却没有克扣,大家的精神都很足。

    一看到赵进领着人走进来,他们立刻停止闲聊,都是站了起来,看到这个表现,赵进虽然表面淡然,心里却有些满意,经过训练,家丁们开始守规矩了。

    “来当徐安商行的家丁,一切都要守规矩,从今天起,被褥必须要叠放整齐,每天都要有六个人打扫卫生,每个人都要轮到,石满强、吉香、刘勇,你们三个负责检查安排。”赵进扬声说道。

    说完之后,赵进随便找了个床铺,将被褥按照当年军训时的要求叠放整齐,让大家作为标准参照。

    家丁们脸上都有疑惑的表情,连赵进的伙伴们也满脸不解,不过对于赵进的命令,没人质疑,大家齐声回答了句“是”。

    宿舍里的家丁们开始手忙脚乱的整理床铺,赵进他们总算可以回家了。

    走出院子,能看到黑暗中有三名牵着马的壮汉,赵进他们还没来得及戒备,那边就喊了一嗓子:“是二少爷吗”

    董冰峰连忙答应,跟赵进他们告别之后跑了过去。

    “大雷,还不快跟过去,让他们送你一程,如果方便,你就住到冰峰那边去。”赵进回头喊了声,孙大雷急忙跟过去。

    赵进心里明白,城南血战之后,各家的长辈都担心的很,有条件的都安排人护卫接送,实际上,赵进一直担心这次血战后朋友们会因为家里的原因散掉,结果各家似乎都没什么声音,这才是让他奇怪的。

    董冰峰带着护卫,和孙大雷彼此照应,石满强、吉香和刘勇他们三个和家丁们住在一起,人多势众,而赵进自己和陈异也能互相护卫,王兆靖这边也有人跟着。

    赵进、陈舁是他们这八个人中武技最强的两个他们两个在一块,大多数情况都不必担心,估计长辈们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而且每日进出又是和王兆靖一起,这又加了一层保险。

    走出城西没多久,赵进就注意到身后不远处有人跟随,看身形就是那天跟着来的随从河叔,也就不去理会了。

    “赵兄,家丁们每日打熬身体,结阵训练,足够辛苦了,再让他们去清扫卫生,整理床铺,会不会让他们心生怨气。”王兆靖在路上忍不住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赵进忍不住笑了,开口说道:“这是你不知道民间疾苦了,现在哪有那么多管饱管住的活计,多少人辛苦一天,晚上还要做活,也弄不到几顿饱饭吃,家丁们能给咱们做事,他们会觉得这是天上掉下来的福气,多做这点东西又算得了什么。”

    “那让他们多练练武技或者身体也好,铺床叠被扫地什么的太繁琐了吧”王兆靖被赵进说得有些脸红,但还是争辩说道。

    “不要觉得这是繁琐小事,只有让他们在这种细节上习惯守规矩,潜移默化的久了,大事上他们才会服从听令。”赵进这次说得很严肃。

    王兆靖和陈舁两个人都听得若有所思,陈舁开口问道:“赵进,你到底想要训练这些家丁干什么”

    “当然是去给我们打架作战,但长远看,他们就是我们的种子。”说到这里,赵进觉得说太多了,笑了笑不再出声,王兆靖和陈异都有点纳闷,但也没有再问。

    以往是在路口就要分别,不过现在赵进和王兆靖宁可多绕一段路,先把陈舁送到家中,然后两个人再回转。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赵进却看到父母正在门前等候,这让他一愣,不知道生了什么,王兆靖礼貌的问候了赵进父母,然后带着护卫自行回家了。

    王兆靖一走,何翠花一把搂住了赵进,哭着说道:“小进啊,你要吓死娘吗”

    赵进顿时愣住,那边母亲何翠花边哭边说道:“娘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要有个好歹,娘也不活了。”

    她这边哭的大声,边上的邻居都被惊动,有人忍不住打开门张望几眼,站在边上的赵振堂却有些不耐烦了,粗声说道:“要哭回家哭,在外面像个什么样子,他不是没事吗”

    听到这话,赵进总算反应过来为什么了,母亲何翠花应该知道自己城南血战的事情,在这里担心痛心。

    估计下午城内那么多家去货场和自己打招呼攀交情,消息在城内流传,不知道怎么到了自己母亲的耳中,再一打听,估计就知道了。

    被母亲牢牢搂着不放手,赵进一方面感觉到母亲的慈爱,另一方面却觉得别扭,在那里干笑着说道:“娘,我没事的,当时我身上连个伤口都没有的。”

    何翠花也不理睬他的辩解,把赵进直接推开,狠狠的在胸口捶了两拳骂道:“你这个不省心的孩子。”

    然后搂住继续哭,站在边上的赵振堂愈的不耐烦了,开口说道:“你操那么多心干什么,我和他二叔这个年纪又有谁管来着,再说了,你现在别怕你儿子出事,还是担心下别人会不会出事吧!”

    这边冷言冷语的说着,总算止住了何翠花的情绪,抬头狠狠的白了赵振堂一眼,怒声说道:“有你这么当爹的吗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万一有个好歹怎么办”

    “老子有什么办法,你这个儿子现在猛地很,老子还在城外办案,突然他派人过来喊我,说城内已经杀了十几个了,啧啧,那千户的儿子居然也被他指挥来指挥去的。”

    夫妻两个拌嘴不停,何翠花的情绪也止住了,往常这时候晚饭已经准备好,而且很丰盛,可今天却只有简单几样,何翠花下午听到消息,担惊受怕到现在,一直没心思做饭,赵三家的婆娘厨艺很一般,只是热了点干粮。

    何翠花哭闹半天,赵振堂的兴致却很高,看到饭菜简单,索性打赵三去附近的馆子叫酒菜过来。

    “老子今天也算扬眉吐气,衙门上下都对我客客气气的,连周推官都给了笑脸,都是这小子闯荡下来的好处。”赵振堂如是说道。

    没多久,附近酒楼的食盒送来,赵三却把买酒菜的银子交回,原来酒楼听说是赵家点外送,居然不收银钱。

    送食盒过来的伙计很是殷勤,一边给桌子上布菜,一边笑嘻嘻的说道:“听说赵老爷点菜,我家掌柜特意吩咐灶上做了几个敬菜,请您老尝尝味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