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年轻人对男女之事格外感兴趣,赵进这一干朋友都是家教很严,严禁涉足青楼楚馆,可禁不住大家私下里口沫横飞的议论,这玉柳居就是被提到最多的地方,有种种传说。   .

    几个不稳重的已经开始挤眉弄眼,赵进只是抱拳回礼,开口问道:“王掌柜有什么指教?”

    年纪小代表着没阅历和毛躁,没见面之前,这王纪中对赵进也不怎么重视,可看到他自然老成的回应,这轻视的心思就去了不少。

    “哪敢谈什么指教,就是来恭贺赵公子的生意开张,还请以后多多照顾才是。”

    “王掌柜交游广阔,那里还用得着小弟照顾。”

    赵进笑着回答,滴水不漏。

    那位王纪中一愣,脸上的笑意更浓,点头说道:“都在城里做生意,彼此有个照应总归是好的。”

    赵进对这位玉柳居东家的来意有些判断不明,玉柳居说白了就是城内的高档妓院,但这个场所是徐州城顶级人物交际的地方,能做这样生意的人物,实力和背景都不容小视,最起码是赵进得罪不起的,这王掌柜没必要对自己这么客气,更谈不上什么照应。

    “王掌柜这么客气,折杀小弟了,现在这边一切都是草创,连杯待客的茶水都没,王掌柜若是不嫌弃,就进去坐坐,小弟安排人去茶馆烧水沏茶。”

    他话里的逐客意思谁都能听得懂,赵进不愿意和一个摸不清来意的人纠缠,那王掌柜愣了下后笑着说道:“那就不叨扰了,在下看到赵公子这边做事辛苦,大太阳下面连口水都不喝,在下愿意每月帮衬十两茶水钱,不知道赵公子意下如何?”

    话说到这里,赵进顿时明白了,青楼楚馆要和方方面面打交道,即便逢迎的是达官贵人,但三教九流和江湖豪杰也要照顾到了,自家血战立威之后,又把城南迅抓在手中,也算城内的一方势力,这玉柳居少不得过来打个招呼。

    以玉柳居的档次,十两银子算不得什么,或许就是一桌酒席的价钱,玉柳居自己养着守卫护院,当然不用赵进他们帮忙,之所以给这份银子,无非是面面俱到,打个招呼的意思。

    “贵处的好意赵某收下了,打交道的日子还长,今后贵处就知道赵某是什么样的人了。”赵进笑着答应。

    “既然如此,在下就回了,以往听传闻还不可信,今日见到才知名不虚传,赵公子果然英杰。”那王掌柜脸上的笑容真诚了些,抱拳告辞。

    从头到尾,赵进应对的不卑不亢,从容周全,王掌柜以为自己要面对有长辈撑腰的骄狂纨绔少年,却没想到对方这么成熟稳重,立刻看高了几分。

    相比于他的惊讶,赵进的朋友伙伴都觉得理所应当,自家大哥就该这么出色。

    送走了玉柳居的掌柜,赵进招呼同伴们搬运大车上的银箱,这是好大一笔钱财,只有自己人经手才放心。

    这位王掌柜送来的礼品是品质不错的大路货,城内桂元斋的精细点心,五十斤的上好腊肉,还有六匹绸缎,十两银子王掌柜已经交到了赵进的手上。

    在那个小院子里,陈宏看着这些金银眉开眼笑,赵进他们中午出门一趟,回来的时候却拿了这么多,总数差不多两千一百多两了。

    陈宏在那里清点,边上吉香眼神直的看着,好不容易咳嗽了声收回视线,有点艰难的对赵进说道:“大哥,这笔银钱数目太大,大哥还是拿回家里,这样也放心些。”

    赵进看了吉香一眼,笑着说道:“我对你、石头还有小勇更放心,你自己不放心吗?”

    听到赵进这么说,吉香先一愣,随即满脸通红的激动说道:“请大哥放心,这银钱绝不会出半点差错!”

    赵进笑着拍了拍吉香的肩膀,然后开口说道:“你们留在这里抓紧练,我出去替了石头和小勇,不管咱们练武还是家丁们的操练,都不能懈怠了。”

    说完这繁华,赵进拿起长矛就要出去,就在这时,刘勇快步跑了进来,兴冲冲的说道:“大哥,彭城粮行的人求见。”

    从云山寺的如惠和尚过来之后,徐州城内各处的人物就好像说好了一样,66续续的来到货场这边求见赵进。

    徐州城内只有城南是个无法无天的地方,这里可以撒开了动手,而其他区域的店铺生意,背后往往站着官员士绅,碰了就会引起麻烦,赵进一开始求的是稳妥,不想太多枝节,所以只在城南区域露出峥嵘。

    赵进自家低调,城内其他各处的人物也不是不通人情的,徐州城内出了这样的英雄人物,总不能不闻不问。

    生意人整日里和三教九流打交道,公里私里都有关系,消息灵通,人情精熟。大家都知道城南生了什么事,一方面感慨赵进的勇武,另一方面惊叹赵进的凶残。

    半个月不到的工夫,死在这位赵公子手上的,已经快有三十人,这不是凶残是什么,而且这三十个都是穷凶极恶的亡命徒,比那些混混泼皮之类的值钱百倍,大家更隐约知道,这些死在赵进手上的人,和那云山寺有这样那样的关系。

    杀了这么多和云山寺有关的亡命徒,却一直安然无恙,这就让人惊叹了。

    有心人多了解了解,现赵进自家父亲就是城内的刽子手,这算不得什么,可赵进那些伙伴的父辈里有总捕头,有豪商,有徐州卫的管事千户,还有那位致仕在家的清贵名流,掂量掂量这些人,大家就明白了,赵进足可以在徐州城内横行。

    这样的少年豪杰,大家总要客气对待,赵进在城南的作为瞒不住人,几方势力服的服,跑的跑,现如今已经是赵进独大,而且他还开了个徐安商行,不管他自己怎么想,看在外人眼里,赵进这就算竖旗了,以后徐州城内要认这么一号人物。

    城南各处买卖都要给赵进交钱,这个大家也知道,尽管赵进低调,没和其他地方张口,可大家都懂做的很,都主动准备每月出些银子,算个人情,结份善缘。

    本来各路人等也没这么心急,可今天却从衙门里的关系那边听到了消息,说云山寺派出知客如惠过来和赵进讲和了,还送了不少银子做赔礼。

    这个消息顿时让各处震动,云山寺那是什么样的势力,居然跟赵进这样的年轻人低头,到底生了什么大家不知道的。

    聪明人总是很多,云山寺城内产业起火,城外下院遭灾的事情都被大家想了起来。

    原来这位赵公子居然强横到这样的地步,那大家这份善缘就宜早不宜迟了,早上门一刻,就显得诚意足些。

    其中“玉柳居”东家消息最灵,他的掌柜最先跑来,其他家的消息慢点也有限,一个个的都赶过来了。

    各家有多有少,越是那种应承方方面面的买卖,态度就越客气,给的也就多些,但大家也有分寸,每月十两是个上限,毕竟赵进的势力只局限在城南,大家来是为了拉关系的。

    不过范围仅仅局限在城内,只有徐州南门外的几处生意过来打了招呼。

    直到天黑赵进才清闲下来,下午所有时间都用来客套了,晚上还有几家请赵进赴宴,没来的时候以为赵进是个胆大包天的少年,来了才知道赵进的言谈举止完全就是成人,心里的重视少不得加几分,大家都更客气了些。

    赵进在那里接待这些东家掌柜,让上午就赶过来的叶文书几人更加诚惶诚恐,尽管没有多少人来报名,他们还是规规矩矩的守在这边,晚上告辞的时候,完全是下属对上官的态度。

    这个下午货场都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闲汉们自然能认得出这些徐州商场上的头面人物,看到他们对赵进那么客气,各个惊叹,都觉得赵进更不寻常。

    不说这些外人,连家丁们都心气很高,训练的劲头十足,那么多头面人物都来拜会自家老爷,送礼送钱,这说明自家老爷了不得,跟着这样的人,今后肯定不会差了。

    等到晚饭时分,家丁们热火朝天的吃晚饭,赵进他们则是聚在小院里清点礼物和钱财,院子里点着火把,照得通明。

    尽管每家给的都不多,可林林总总的加起来,也有近三百两银子,而且难得的是这笔钱今后月月都有,此外就是鸡鸭鱼肉还有几坛好久,也有不少绫罗绸缎。

    陈宏这一天就没怎么闲着,他年纪不大,体力有限,现在已经是满头大汗,吉香多少有点算账记账的经历,正在边上帮忙。

    大家脸上都有兴垩奋的神色,这满院子的琳琅满目,代表着今后的美好前景,代表着这些日子血战厮杀有了成果。

    赵进看看众人的神情,站起来说道:“这些财物都是大家辛苦赚来的,均分成八份怎么样?”

    陈升和王兆靖表情没什么变化,董冰峰笑嘻嘻的看了看也没出声,孙大雷张张嘴,左右看看也沉默下来,石满强、吉香、刘勇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没有人说话。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