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老白说:“求月票,求打赏,求订阅,谢谢大家的支持”

    满座皆惊,连如惠和尚也是愕然,皱着眉头说道:“赵公子的胃口未免太大了。 ”

    “不大,你没来之前,我打算把云山寺在城内的势力全部清出去。”赵进朗声回答。

    如惠和尚上下打量了几眼赵进,最后还是微笑着点头说道:“赵公子既然有这个打算,贫僧会回去和方丈和监寺去讲,贫僧觉得赵公子这个要求他们会答应的。”

    屋子里赵进的同伴们脸上都有兴奋神色,刚才赵进得寸进尺,他们都觉得过了,觉得赵进要得太多,反而会引起反效果,没想到这边步步压过去,对面步步退,这个要求居然又成了。

    “出家人不诵经礼佛,行善渡人,却整日里学那些江湖上的道道,早该吃今天这个教训,这也不是坏事。”这话声音不高,不过赵进那桌上的人都听得清楚,让他们惊讶的是,这话居然是如惠和尚自己说出来的。

    “大雷,去外面把李书办请进来吧!”赵进转头说了句,这位李书办一直就没有进来,想必在等着屋内谈完。

    没多一会,李书办笑嘻嘻的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捧酒坛的伙计。

    等到那李书办坐下,打开酒坛,浓烈的酒香顿时弥漫开来,由那伙计动手,每人面前斟满一杯,到如惠和尚跟前的时候,伙计迟疑了下,如惠和尚却笑着指指杯子,看来不太在乎戒律的。

    不得不说,如惠和尚的风度翩翩,让本该很紧张的讲和变得很轻松,看到他不守戒律,气氛又亲切了点。

    赵进看看同席的人,举起面前的酒杯说道:“从此刻起,从前的那些都一笔勾销,还望贵寺要信守承诺。”

    “请赵公子放心,本寺答应的事情绝不反悔。”如惠和尚同样面带笑容,举杯回敬。

    尽管没听到刚才的话,可看到这个场面,刑房的李书办也知道讲和已经成了,笑着举起杯子凑趣说道:“和为贵,和为贵。”

    从小到大,赵进这还是第一次喝酒,酒水入喉,好似胸膛起火,一直烧到了胃里,赵进霎时间脸涨得通红,连忙夹菜吃下才压住,倒是如惠和尚干了这杯后,脸色如常。

    “美酒性烈,小进多吃点菜。”到这时候,李书办总算把自己放在长辈的立场上了。

    赵进闷头吃了几口,心里却在纳闷,他当年也是酒场常客,虽说不好酒,但喝得多了,酒的优劣还是能尝得出,刚才那酒喝起来味道不怎么纯净,杂味很多,怎么就是美酒?

    而且这李书办和如惠和尚明显是酒场老手,他们喝完后的神情却是那种喝到美酒的样子,的确奇怪。

    这疑问压在心里,接下来的酒宴很是尽兴,第一杯喝完之后,赵进和伙伴们都没喝,专心吃饭,倒是那如惠和尚和李书办两个人交杯换盏,喝得冇开心。

    骨头张的炖排骨味道很不错,又有人请客,少年们都是放开肚皮大吃特吃。

    接下来的时间里,赵进愈觉得这如惠和尚的不凡,谈吐优雅,又能照顾到每个人的情绪,见闻广博,衙门里的事情,读书上的事情,甚至武技上的事情都有颇为中肯的见解,和每个人都能说几句,让每个人都感觉如沐春风,这种表现,让赵进想起当年的某些公关人才,甚至感觉还要过。

    吃饱喝足,赵进让骨头张的掌柜雇了一辆大车,将装着金银的箱子放上,大家缓步出门。

    李书办提前些时候走了,赵进和如惠和尚出门的时候,趁着前后距离都比较远,赵进笑着说道:“听师傅的话,好像在云山寺呆的不怎么如意?”

    这个问题让如惠和尚的脸色一僵,随即笑着说道:“赵公子肯定是误会了,身为寺中僧众,那里有什么不如意。”

    从见到如惠和尚到现在,如惠和尚大概埋怨了几句云山寺,甚至仅仅是在话语中隐约带着怨气,但赵进却没有忽略这些话,对一个从头到尾八面玲珑,人情精熟的僧人来说,又是在和云山寺有仇的自己面前,肯定不会因为大意或者疏漏说这些话。

    听到对方否认,赵进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转个话题笑着说道:“不知道师傅在云山寺是什么职位?”

    “贫僧是云山寺的知客。”如惠和尚脸上重新带了笑容

    知客负责寺庙对外的接待,地位很高,按说以云山寺的实力,知客僧人地位好处都应该不少,不该有什么怨气。

    但毕竟是第一次见面,赵进也没有多问,只是笑着抱拳说道:“来日方长,今后打交道的机会还多,如惠师傅若有事,尽管和赵某开口。”

    赵进停下脚步说这番话,这就是辞别了,他这番话说出,如惠和尚盯着赵进看了一会,摇头微笑说道:“赵公子这番话倒像是四十岁老江湖说出来的,果真是少年英杰,来日方长,先告辞了!”

    如惠和尚的几句话说得并不连续,里面却包含很多重意思,但初次见面,大家都有分寸在,行礼道别。

    回去路上,大家跟在大车后面,各个情绪高昂。

    “大哥,云山寺那些秃驴都过来和我们求饶,他们肯定是怕了!”吉香兴冲冲的说道。

    刘勇满脸通红,可能喝了一点酒,或者就是因为兴奋,跟着帮腔说道:“平时云山寺的那些人来到城内,城南各路人马都毕恭毕敬的,可他们在大哥面前却毕恭毕敬的,大哥真威风。”

    孙大雷爬到车上,打开盖子看看,满脸的迷醉神色,盖上盖子后又跳下来,笑哈哈的说道:“好多钱,好多钱!”

    “这算什么,没听吃饭的时候说,云山寺以后也要给咱们交份子钱吗?”石满强不屑的说道。

    这里面董冰峰年纪最小,家境又富裕,这些话他没有感触,但又感觉到高兴,只是跟着笑。

    相比于前面几个人的兴奋,走在后面的赵进、陈舁和王兆靖三人则冷静很多,

    听着刘勇在那里吆喝“从前为啥严黑脸最大,还不是因为他云山寺做靠山,现在云山寺那些人怕我们”

    “赵兄,这样的城下之盟,靠得住吗?”王兆靖低声说道。

    赵进笑了声摇头回答:“当然靠不住,只要他们能对咱们动手,肯定不会管什么讲和,但现在他们被闻香教的人制约,没办法继续盯着我们,而且咱们那次血战,也把这些和尚吓怕了。

    王兆靖点点头,那边陈升接口说道:“这些烧香的到处都有,真是他们出面的话,云山寺还真就不敢乱动。”

    云山寺仅仅是徐州一地的豪霸,而闻香教则是山东和南直隶甚至河南各处都有存在,有闻香教威逼,云山寺肯定不敢动作。

    看着前面兴高采烈的同伴,王兆靖迟疑了下又低声说道:“赵兄,这就算彻底和解了吗?”

    赵进慢了一步,陈舁和王兆靖都跟着慢下来,赵进沉声说道:“和解?这么大的祸害在边上,睡觉都睡不安心,咱们现在刚起步,连城南这一小块都抓不牢,要先做大了,然后再说。”

    听到这话,三人对视一眼,都是会意一笑。

    半路上赵进又叮嘱了一次伙伴们,让他们苦练操练的项目,操练家丁之外,练武冇也不能懈怠,而且要千万小心,尽量不要落单行动,而且单独说了董冰峰,他现在每日骑马来回,一个人的时间太多,赵进建议他和孙大雷住在一起,反正孙大雷父母不在徐州。

    大家都觉得奇怪,心想最大的威胁云山寺已经讲和,怎么赵大哥反倒更加小心谨慎。

    但这么多年下来,伙伴们都习惯了赵进的正确,尽管不理解,却知道听从遵守,总归没错。

    回到货场的时候,看到家丁们在鲁大和李五的带领下,正在那里七歪八扭的训练,队伍已经乱的不像样子,鲁大和李五急的满头大汗,却没有什么办法,队伍里的家丁不少都在嘻嘻哈哈。

    不知道谁看到赵进过来,彼此提醒,家丁们立刻严肃起来,队伍也有了点样子。

    “小勇,你和石头两个人去训练他们,不听话的就狠狠的打。”赵进安排两个人过去盯着,石满强和刘勇连忙答应,有些兴奋的跑了过去。

    之所以没有亲身上场,是因为赵进看到了在商行门前有三个人,两个随从打扮,中间那个看着则是个富贵出身的人物。

    这三人边上放着两担礼物,那富贵人物看到赵进之后,也是脸上堆笑,快步走了过来。

    赵进看看身边的同伴,每个人都在摇头,没人认识这个人。

    “在下王纪中,是玉柳居的掌柜,今日特来恭贺赵公子的商行开张。”这人远远躬身抱拳,礼数十足。

    大家都没听过王纪中这个名字,不过“玉柳居”大家是知道的,这可是徐州城中最出名的风月地。

    徐州凋敝,可知州衙门、户部分司里面大小官员不少,城内城外士子富豪也不少,这些人总要有个吟风弄月的处所,所以徐州城内附庸风雅的青楼也有几间,这“玉柳居”就是最大的一家。阅读,给作品投推荐票月票。您给予的支持,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