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埋怨几句,杀猪李拐上正题。

    “真正的好汉都在城外的庄子上,去山东、河南还有不少东西从徐州过境,他们吃这块生意,盐和粮那才是大买垩卖……”

    “徐州城内一天不如一天,在下的生意就是喝穷人血的,他们身上能榨出什么……”

    “城南这边就这么多生意,城里其他地方倒是肥的,可那个背后都是官绅人家……”

    杀猪李毕竟是坐地的土著,絮絮叨叨说了不少,赵进听得很仔细,边上的伙伴们也都觉得新鲜,赵进他们从前或者坐井观天或者想当然,并不是太接地气,而刘勇一直在江湖道的下层做事,局限在城内的范围,见识也有限的很,今天听杀猪李讲述,大家才弄明白很多事。

    徐州一州四县,于公于私,真正精华的地方都是在城外,虽说开迦河之后,运河不经过徐州,最大一股财源消失,可徐州依旧……邻黄河,而且这里还是山东、河南、南直隶三地的6上枢纽,大宗货物和商品仍有经过。

    但正常的商贸生意,江湖人想插手也插不上,最多也就收个过路平安的保镖费用,对他们来说,最赚垩钱的就是盐和粮。

    盐不必说,徐州东边就是淮安府,闻名天下的两淮盐场就在淮安府,食盐专卖,淮盐行销天下,淮安府的官盐私盐都有不少要经过徐州的6路运输,这里面自然油水多多。

    至于这粮,则是和徐州的仓库以及运河漕粮有关,每年巨量的粮食从江南经运河运往京师,这巨量的粮食在运输途中被各路人马截流偷拿,大量的粮食被倒卖出来之后,有不少也要经过徐州地面去往别处,不管是参与贩卖还是仓储囤积都是大利。

    但私盐和倒卖偷出来的漕粮都是见不得光的,所以不会进出防卫严密的徐州城,都是在城外的村庄镇子上运输贸易

    “咱们城内的出城都抬不起头,被那伙人叫做土狗"

    听杀猪李这么慨叹,原来徐州城内江湖人在徐州这一片地方上的地位最低,因为最穷。

    “以后还要劳烦李兄,有什么事尽管张口。”赵进送客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

    杀猪李今天所讲述的这些,价值远远过他送来的那百多两银子。

    “进少爷这几天若是有空闲,能否领着人去城南那边一次,也算替在下镇镇场面,让严黑脸的手下知道,如今在下是给谁办事。”杀猪李客气的提了个请求,赵进点头答应。

    回到院子,却看到陈宏眉开眼笑的把银子收起来,连声说道:“赵大哥说的果然没错,花销够了,足够了。”

    赵进一笑,走到伙伴们跟前说道:“咱们还是眼界小了,没想到徐州这片天地这么大。”

    大家纷纷点头,今天杀猪李说的这番话让赵进有了急迫感,就算把城南这些全部抓到手中,一年也不过两千两银子,可养家丁练家丁的花销同样不少,这点钱什么都干不了。

    他刚要说话,听着身后脚步声响,回头看过去,现是家丁中的李五,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老爷,陈爷让您出去看,外面有和尚来了。”李五急忙禀报。

    和尚能出现在这边的和尚,十有八垩九是云山寺的人了,难不成光天化日之下过来挑衅求战院子里的人都紧张起来,赵进转身拿起了长矛,开口说道:“李五,你去和院子里做活的工匠们说,让他们不要出这个院子,通知完之后,你在这里护着二宏。”

    大家都已经拿起了兵器,赵进对大家点点头,当先走出了院子。

    家丁们都手持棍棒立正列队,站在队伍前面的陈升手放在刀柄上,他们都在看着北边路口的方向,赵进他们出来后也跟着看了过去,的确有僧人过来,但一共才三个和尚,身后还跟着两名穿长袍的人。

    “向右看齐,列队稍息!”赵进转头下了。令。

    不怎么熟练的家丁们顿时乱成一团,那三名僧人走过来的时候才勉强站出个样子。

    本来大家紧张戒备,等那三名和尚到跟前之后都是愕然

    赵进看过云山寺的和尚不少,基本上都是胖大凶恶,除了剃光头,穿袈裟之外看不出丝毫出家人的模样,如宁、如难完全就是江湖豪强的做派。

    而眼前这位僧人则和他们完全不同,是个文质彬彬,风度翩翩的美男子,看起来好似画中人物,三十多岁年纪,个子和赵进他们差不多,举止潇洒,穿一身玉色的僧袍,丰神俊朗,让人看着就心生好感。

    赵进对这个僧人的第一印象是,他会不会和王兆靖家有亲戚关系,在徐州这样尚武的地方,也只有王家这样的清贵大家才会出这样的人物。

    “好俊的摸样!”“就跟画里出来的一样。”家丁们也有人在低声议论。

    那僧人扫视一眼,很容易就分辨出谁是中心人物,大家有意无意的都把赵进簇拥在中心位置,这僧人微微一笑,双手合十,躬身说道:“贫僧云山如惠,见过赵公子。”

    话音也清越动听,让人情不自禁的心生好感,赵进下意识的就要回答,随即反应过来,只是冷淡的点点头说道:“是我,你有什么事”

    这位如惠和尚微笑着看了赵进一眼,当他现赵进并不是少年执拗脾气,而是真的冷淡后,禁不住惊讶了下,但随即笑着说道:“贫僧受方丈大师的委托,和赵公子谈些事情。”

    那拐卖木淑兰的六个僧人,还有前几天那十几个亡命,差不多二十几条人命的仇怨,这个赵进记得很清楚,他摇头说道:“没什么好谈的,请回吧!”

    赵进语气淡然,但表达的意思很坚决,如惠和尚脸上带着微笑只是回头看了一眼。

    他刚做出这个动作,陈升就凑到赵进跟前低声说道:“刑房李书办也过来了。”

    赵进这些年专心习垩武,没去过几次衙门,和里面的人打交道不多,所以认不出来,陈舁因为父亲的关系打交道比较多,自然认得。

    “小进,小舁,你们两个不认得李叔了吗”跟在如惠和尚后面那个中年人笑着说道。

    地方官府的主官是科举出身的士子,实务却操纵在世袭的吏员和衙役手里。

    可以这么说,整个徐州地面的刑案缉拿,差不多都是这李书办做主,品级虽然地位卑贱,却是地方上的大人物,各色人等,三教九流,都要卖他几分面子。

    不过事有例外,如今的童知州坐满一任之后无奈留任,一任就是九年,这么多年下来,很多事情也就熟了,六房吏员能钻的空子也就少了很多,这李书办的威风也比前些年小7o

    小归小李书办依旧是一号人物,大家都要卖他面子,而且刑房和捕快们打交道极多,双方有部分从属关系,更不用说,赵进父亲和陈舁父亲都找过李书办帮忙,李书办也都帮了。

    在这个人面前,赵进和陈升也只能以晚辈见长辈的态度,躬身打了声招呼:“李叔好。”

    李书办长得富态,满面油光,挤得眼睛都眯起来,下颌的胡须也很稀疏,听了赵进和陈升的称呼后,他脸上的笑容更加亲热。

    不过这李书办也明白,面前这两个十几岁的少年虽然礼貌,但自己不能真就这么摆出长辈架子来,且不说陈舁和赵进的父辈在衙门里同样不含糊,这赵进手上已经有二十多条人命,这样的杀神强豪就不是自己能得罪的,更不要说,短短几天,城南江湖上的生意已经被他抓在手上。

    想到这里,李书办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无趣,上面知州精明,下面又有这样的少年强豪,已经没了自家的余地,感概一瞬,马上反应过来,满脸笑容的说道:“这都到了午饭时候,咱们别饿着肚子说话,附近不远有一家骨头张,好吃得很,边吃边说。”

    李书办这么客气,赵进和陈升顾及父辈,也不好冷硬拒绝,赵进看了眼陈升,笑着答应说道:“就听李叔的安排。"

    看到赵进答应,李书办松了口气,心想赵家这小子果然是头,陈家大儿子处处让他拿主意。

    赵进答应这边,回头吩咐说道:“排队吃午饭,午饭后休息一炷香,然后由鲁大、李五带领步操,就按照我上午训练的套路来。”

    新招募的这些家丁操练还没什么章法,但回答“是”的习垩惯已经养成,听到这话,整齐响亮的回答一句“是!”。

    其实回答还有些参差不齐,但这突然的一声,吓得李书办身垩子一缩,倒是那个看着文质彬彬的如惠和尚,静立不动

    家丁们转身排队向着院子里走去,这队列远达不到赵进的要求,但那如惠和尚眼中却闪过惊讶。

    赵进笑着对李书办说道:“李叔,我这些兄弟们中午一起去吃,今天中午,就由小侄这边请客,还请李叔赏光。”

    这下连李书办也惊讶了,他没想到赵进居然懂得垩人情世故,李书办笑着摆手说道:“不必,不必,你李叔这点银子还是有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