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脸有点红,这两天一切事情都太顺利,的确有些自以为是。

    猴子正在边上啃果子干,被赵振堂盯住,动作都有些僵硬,赵振堂目标却不是它,想了想又开口说道:“云山寺的事情你现在也不用担心太多,那伙和尚现在最头疼的是闻香教那伙人,小兰二伯那人可不是个讲道理的,前面那些和尚做了不少手脚,这次少不得要找回来。”

    想想白天云山行的大火,的确是这个道理,赵进点点头,赵振堂抬头看看夜空,转身把手放在他肩膀上,语重心长的说道:“你现在折腾的太大,老子我的确帮不了你太多,只求你做事的时候多想想你娘和我,一定要谨慎小心,你二叔教你这么多,是希望你能出息,而不是想让你出事。”

    语缓慢,饱含慈爱和关怀,赵进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缓慢坚定的点点头。

    照例做完力量训练,赵进没有直接睡觉,而是检查了下门窗,他现父亲赵振堂已经提前放置了预警的小家什。

    枕头下放着短刀,赵进戒备的睡了一夜,清晨起来,安然无事。

    晨练是和王兆靖与陈升在一起,赵进只是感慨的和朋友们说了句“一定要谨慎,一定不能自大。”

    早上去了货场,现叶文书和那两个公人早早在那里等待,看到赵进后,陪笑着说今天要再看看,到底有没有人应募,万万不能耽误了进少爷的事情。

    家丁们已经被石满强和吉香领着晨练过,刘勇则是去了黑虎庙那边,看着一切都上了正轨。

    今天的货场上比昨日安静了不少,孩童们自觉地在角落里玩耍,闲汉只有零星几个,远远的观看。

    等到孙大雷、董冰峰他们来到,刘勇回来,赵进把家丁们安排到货场上立正,然后将院门关上,压低声音开始测试同伴们的步操,一个个项目过下来,伙伴们虽然比家丁们强,但也说不上好,马马虎虎而已,赵进沉着脸叮嘱大家一定要专心刻苦,然后才出门开始训练。

    今日的训练实际上变成了两拨,伙伴们专门在一个院子里,家丁们则在货场上,彼此分开,不然的话会影响伙伴们的威信,将来指挥不动。

    又过了一会,捧着账本的陈宏来了,他笑嘻嘻的去看里面的训练,也不打搅赵进这边。

    训练了一个时辰之后,家丁们又有不少人被赵进的棍子打过,但步操和队列等项目也有了进步,尽管幅度很小。

    太阳已经升起很高,这时陈二狗领着两个人过来,一个人背着个包袱,陈二狗和另外那人都带着武器,满脸的紧张

    看到赵进之后,陈二狗才松了口气,连忙上前作揖见礼,恭敬的说道:“进爷,小的今天来交银子了。”

    赵进去里面喊出陈升,让陈升来训练这些家丁,他带着陈二狗去了伙伴们训练的那个宅院。

    那包冇袱里面都是铜钱和碎银,陈宏虽然年纪不大,可算钱算账却很利索,没一会就点出了数目,一共七十七两。

    之所以那么大的包袱,是因为里面铜钱太多,看赵进脸上没什么表情,陈二狗小心翼翼的说道:“进爷,这是上个月的七成净利。”

    赵进眉头皱起,程铜头那边包娼庇赌,还有不少见不得光的生意,一个月七成净利才这么点?

    看到他的表情,陈二狗立刻慌了,连忙解释说道:“进爷,衙门各位的分润供奉已经送上去了,铜头刚死,下面弟兄们也要安抚,小的新管事,总要笼络人心,不能有什么克扣,所以交上来的少了点,如果下个用用心,九十两还是有的。”

    九十两也不多,赵进总觉得这种灰色生意和那些见不得光的买卖会赚大钱,九十两虽然不能说是小数,但感觉寒酸了点。

    想归想,赵进还是沉声说道:“不要去克扣,铜头就是因为这个失了人心,手下一撮毛和大头黄两个骨干都勾结外人,你该花的钱尽管花,只要账目清楚就行。

    听到赵进这么说,陈二狗才松了口气,连忙说道:“小的已经把铜头的生意都接过来了,不光铜头有隐瞒,连一撮毛和大头黄也有暗地里的买卖,小的都没有漏下。

    赵进点点头,气氛总算缓和不少,那边陈宏正把铜钱和银子分门别类,还不住的念叨“成色差”,而旁观的王兆靖等人彼此交换眼神,都颇为惊讶,他们可想不到赵进有这样一面,这番做派好像三四十岁的人才会有。

    趁着气氛好,陈二狗擦擦额头上的冷汗,躬身说道:“还请进爷早些把管账的先生派过来,小的对计算不怎么在行,就怕出差子。”

    赵进点点头,陈二狗刚要准备告辞,赵进却从那一堆银钱中摸出差不多十两银子,递给陈二狗说道:“这银子算是你的辛苦钱,好好做,将来不会亏待你。”

    陈二狗惶恐的连连推辞,看到赵进坚持才干恩万谢的收下,这才离开,带着人出门的时候,他总算不那么紧张了。

    “小勇,你和二宏把银钱收起来,记得让石叔那边在屋子里挖个地窖,用来存放钱财。”赵进吩咐了句。

    那边两个人去忙,这边王兆靖开口问道:“赵兄,你觉得这陈二狗私底下贪墨?”

    王兆靖心思细密,观察的明白,赵进摇摇头说道:“他没那个胆子,最起码现在他没那个胆子,而且让我派账房先生过去,也是在表明自己的干净和忠心。”

    大家都是点头,赵进皱眉补充说道:“我奇怪的是,程铜头那一摊一个月居然才这么点银子。”

    “大哥,不少了!扣除咱们现在的花销,还能剩下不少!”吉香接口说道,他满脸都是笑容,显然为这个进账高兴

    石满强满脸都是赞同的表情,王兆靖、董冰峰和孙大雷则有些不以为然,这就是家境不同的区别。

    “远远不够。”赵进淡然说了句,看着大家脸上都有迷惑不解的神色,赵进笑着又解释了句:“我们将来要做大事,这点钱够干什么。”

    大家都是若有所思,只有王兆靖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

    “赵大哥,小弟要支一笔钱,用来买账本和笔墨什么的,能不能给小弟做个柜台。”陈宏已经把钱放好,出来后兴高采烈的说道。

    赵进笑着点头答应,安排大家继续训练,自己却转身出了门,外面的家丁才练了不到两天,交给生疏的陈升总归不放心。

    到了货场上,却现陈升正领着大家跑圈,边跑边喊着口令,队伍已经有些散乱。

    赵进刚要过去纠正,却看到杀猪李领着四个人走了过来,远远的看到赵进,杀猪李堆笑抱拳,也是客气的很。

    “,,严黑脸在城内的宅院一时盘不过来,城外的东西碰不得,只有他那些生意能拿过来,不过能给出上月银钱的也不多,弄骰子的,娘们卖身子的,还有两个销赃的窝主,也就这几伙能拿出来,刮地皮和其他几个生意,过了这个月就能交钱上来了,,”

    杀猪李看着粗豪,说起账目来却仔细的很,到最后拿出五十两银子。

    “,,昨天进少爷要得急,回去后急忙盘了下,严黑脸那边六成差不多一百二十两银子,现在能交上来的也就是三冇成多些,在下凑了个整,拿来五十两了,……”

    做完这个,杀猪李又拿出一个小点的包袱,开口说道:“这是在下生意的四成,一共三十五两,请进少爷清点。”

    如果没有陈二狗先前的缴纳,赵进肯定会以为这杀猪李隐瞒,可那边缴纳七成才不到八十两,这边这些数目就很合理了。

    看到赵进皱眉,杀猪李脸色不太好看,他昨天从这边回去,特意拿了五两银子找衙门里的关系,要确认下那十几个亡命刀客的死因,这李阿普自然知道的要知道的,的确是赵进他们杀的,而且人冷静下来后,想到的事情更多,杀猪李又想到了程铜头突然之间的暴毙。

    有这么两件事威慑着,杀猪李所有的不甘心都烟消云散,抓紧帮着操办银子,一大早就赶着总过来,生怕得罪了这位小爷。

    可看到赵进皱眉,杀猪李心大跳了几下,只觉得身上有点冷,没等赵进开口,他先咳嗽了声说道:“昨天事情做得急,有些数目或许不太准,下月就能多一些了。”

    听到这话,赵进眉头一挑,直接问道:“能多多少?”

    杀猪李干笑了声,开口说道:“严黑脸那六成差不多有个一百一二十两,在下这边最多也就五十两吧!”

    赵进失望的摇摇头,这多出来的应该就是杀猪李隐藏克扣的数目,但这并没有多出太多,还在范围之内。

    “陈二狗那边交净利七成,他拿来了七十多两,严黑脸和你这边也不多,城南江湖就这么点银子吗?”赵进疑惑的说道。

    刚才赵进神色难看,杀猪李的冷汗都出来了,根本没想到赵进会问这个,听了这个问题,杀猪李脸上的干笑变成苦笑,摇头解释说道:“进少爷,咱们徐州不比从前了,现在邳州那边金山银海的,咱们这里就是个内涝的窝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