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本来拥挤叫骂,家丁们也是一肚子气,听到这个命令立刻举起手中的棍棒劈头盖脸的打下去。

    谁也没想到这些家丁会突然动手,闲汉们痛叫连声,这下子谁也不敢堵在周围,立刻一哄而散。

    “整队,全体向后转!”赵进又大喊下令。

    家丁们握着棍棒齐齐转身,另一个方向看热闹的闲人们立刻散掉,谁也不愿意白挨一次打。

    没过多久,货场周围就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只剩下照常玩乐的孩童,孩童少年们也都呆在一边,不敢乱动,生怕挨打。

    赵进却没理会他们,只是让全体家丁原地稍息,开始迈步的时候,队伍还算整齐,来回走了几次,已经彻底乱掉,丝毫看不出刚才排队过的样子。

    从院子里已经传出饭菜的香气,折腾了一上午,现在到了午饭的时间,赵进没有安排吃饭,只是从队伍中叫出了八个人来。

    “我没有下令停止,你们为什么不走了?违令受罚!每人五棍!自己趴下!”赵进冷着脸说道。

    这五名家丁错愕看着赵进,一人委屈的小声说道:“老爷,前面有人怎么走?”

    “顶嘴,加五棍!”赵进丝毫不留情面,其他几个人立刻不敢出声。

    刚才已经打过一次,这次倒是熟门熟路,少不得陈升、王兆靖他们几个出列动手。

    这些棍子打下去,起身走路都不利索,不过还不至于伤筋动骨,这次打完之后,家丁们神色又严肃了几分。

    “一切要听命令,违令受罚,如果在战场上,违令就要问斩!”赵进大声说道。

    听到这番话,每个人都是一震,各个神情凛然。

    接下来就是解散吃饭,凛然归凛然,疲惫归疲惫,一听要吃饭,家丁们的脚步都轻快了不少,排着很勉强的队形冲进了院子里。

    赵进他们几个人落在了后面,王兆靖上前一步低声说道:“赵兄,想要收拢人心要恩威并施才好,每日里吃饱喝足会让家丁们觉得理所当然,不会感恩,每天这么严格的训练惩罚会让他们心生怨气,这么下去会有麻烦。”

    其他人脸上也有认同的神色,赵进很严肃的回答说道:“吃饱喝足是让他们有足够的力气训练,严格训练是让他们练出整齐的队形,让他们打架的时候不吃亏,而违令必罚则是让他们养成听令的习惯,让他们做到,命令一下,没有任何的迟疑,马上按照命令去做,不需要他们感觉到恩威,只要他们按照我的规矩去做。”

    听到他的话,大家是愣住,然后都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赵进更注意到跟随王兆靖一起来的那位河叔很惊讶的看着他。

    “这几天是我来训练,以后你们几个都要来来训练,所以私下把这些训练的项目都练好了,如果教头不如下面这些训练的家丁,那就是大笑话了,到时候没人服你,这才是无恩无威。”听到这个,大家都是齐声答应。

    赵进的要求对他们来说并不难,因为他们这几年来一直在打熬身体,而且每天按照赵进的安排比武对战,已经习惯服从和纪律,他们自己也知道,如果训练,进步肯定远远过这些毫无经验的家丁。

    他们当然不知道赵进这一套理论是近代西方军垩队训练士兵的方法,用棍棒和皮鞭训练士兵,让他们忘记了恐惧,只知道麻木的服从,只有这样士兵才会严格的执行操典和战法。

    赵进想了想又开口说道:“以后每天中午咱们要和家丁们一起吃,吃一样的饭菜,有受不了的也要忍着,只有这样,家丁们才会和咱们一条心。”

    这话说出,孙大雷的脸顿时苦下来,他家富裕,吃穿用度上一向讲究的很,而且因为孙家父母都在隅头镇那边做生意,留大儿子在徐州,唯恐苛待了,家用都给得很足,所以孙大雷吃得很精细。

    “受不了,忍着,没什么可讲!”赵进盯着孙大雷说道。

    孙大雷娇惯归娇惯,对赵进却畏惧的很,听到这个,连忙点头答应。

    和家丁们一起吃饭这个,也有他的道理,从古代到近代,官兵的饭菜不同,吃饭的场所也不在一起,这等于处处告诉兵丁,军官和他们不同,西方军垩队尤其讲究这个,军官们的用餐场所甚至不逊于高级餐厅,一直到现代也是如此,只有两支军垩队不是这样,他们官兵都是在食堂用餐,或许坐的位置不同,但都在这个空间里,这两支军垩队一支是中垩国人民解放军,另一支则是美军。

    赵进在病床上听朋友偶然提起,这个段子很有趣,赵进牢牢记住,他的想法很朴实,这么做有什么道理说不清,但那么强大的美军和人民解放军都在这么做,那就肯定有他的道理,照做肯定没错。

    看到这一幕,那河叔的眼神更加惊讶,不过惊讶归惊讶,他还是恪守下人的本份,安静的粉碎,不说不问。

    其实惊讶的不仅是他,吉香的父亲也是吓了一跳,本以为赵进他们要回家吃饭,根本没有什么准备。

    午饭很简单,粗粮饼子,骨头炖菜,那大骨头上的肉剔干净了,然后砸碎放入锅里炖煮,骨头里的骨髓都被炖化在汤里,也算油水足,为了调剂口味,吉家还特意弄些腌菜。

    对于家丁们来说,这样的饭菜在家也不是时常能吃到,训练再累,受罚的怨气再大,吃到热气腾腾的饼子和汤菜后也会变成笑脸。

    但按照吉香父亲的想法,这样的饭菜给赵进他们几位吃,实在太粗陋了。

    如果不是赵进让吉香传话,说不能另开小灶,吉香父亲就要去请个会做菜的师傅来,好好操办一番。

    即便是这样,每个人的饼子里都夹了一块卤好的五花肉,汤里也有花样。

    对这种热心,赵进也没办法当场指出来,而且他能吃苦,其他几个未必立刻能适应,也算是个过渡。

    家丁们列队行进虽然一团糟,可吃饭却已经开始排队了,家丁们看到赵进他们出现都是吓了一跳,等看到赵进他们和他们吃一样的饭菜,也就在这个院子里随便坐着吃饭,都觉得亲近了不少。

    忙碌一个上午,午饭时也不得闲,赵进先和孙大雷这边确定了账房先生的事情,然后又让陈升回去和长辈说明,把陈宏过来帮忙的事情定下来。

    听到这个的陈宏兴垩奋异常,被嘴里的饼子噎到,剧烈咳嗽了半天,惹得大家一阵哄笑。

    相比于孙大雷皱着眉头吃饭,那边雷财就吃得很香,不多时两块饼子一碗炖菜就已经下肚,拿到第三块第二碗的时候才慢慢吃起来。

    雷财带来的消息不光是严黑脸那个,他还盯着陈二狗那边的动静,今天上午黑虎庙赌场的生意格外火爆,因为严黑脸手底下的场子都没有开门。

    “去和陈二狗讲,纯利七成是从上个月算的,让他尽快把银子送过来。”赵进说了一句。

    大家这才明白赵进为什么昨日说不缺钱,借着杀光那些刀客的威势,城内的江湖人都要交钱过来,当然不缺。

    吃完午饭短暂休息了一会,赵进又把家丁们拽了出去,货栈的院墙下午就要推倒,然后将货场的大部分都圈进来,到时候有足够大的面积,可以没人打搅的操练,但这需要十几天,这段时日,他们也只能在外面训练了。

    有了上午的教训,下午赵进喊口令的时候,家丁们都积极的很,尽管还是很乱,对口令不能做出及时准确的反应,可大家都知道听令抓紧,免得受罚,而且很多今天才来报名的人苦练受罚怨气最大,但吃了一顿饱饭,又看到赵进他们吃一样的东西,和他们在一起吃饭,怨气都烟消云散,觉得辛苦操练也是应该。

    认真积极的不仅是家丁们,王兆靖和陈升他们也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想到以后自己要做教头训练家丁们,如果自己练的不好,口令不精,肯定会被耻笑瞧不起,各个学习的劲头也是十足。

    看热闹的孩童依旧不少,远远躲在一边,模仿场中的训练,甚至有些孩童跟着赵进的口令,煞有介事的动作,玩得十分高兴。

    至于闲汉们上午吃了打,又琢磨着把在这里看到的事情说出去显摆,下午的人就少了很多,在的也是远远看热闹。

    不过随着训练的继续,除了孩童们不知厌倦,闲汉们已经走了好多,毕竟太枯燥无趣了。

    观看的人少了,家丁们训练的也专注起来,多少有些模样,不过赵进没什么高兴和自满,他知道要持续性的训练才能保持住,稍有松懈,立刻变回原样。

    “进少爷,上午是云山商行被人烧了。”旁观的闲汉里不知道谁扯嗓子喊了声。

    大家都知道赵进杀过云山寺的六个和尚,那天之后云山行就被人放过火,这次光天化日起了大火,有好事者就要通报一声。阅读,给作品投推荐票月票。您给予的支持,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