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看着他们说完,杀猪李继续说道:“严黑脸仗着自家兄弟在云山寺做个下院的院主,在城内横行霸道,什么生意都要吃一口,让别人都活不下去了,这次他做了亏心事跑出去,他手里的生意也没人管,咱们正好把他吃下来,这次来就是想和小哥你商量商量,他这一摊怎么分。 ”

    严黑脸,他有个在云山寺当院主的兄弟,这些消息凑起来,昨日杀局的来龙去脉,赵进现在想通了。

    一撮毛和大头黄的确不愿意陈二狗做大哥,然后一撮毛被严黑脸利用,或者是两个人相互利用,去石满强和吉香家里挑衅,引着赵进他们过去。

    而且那时机选的很好,城外周各庄有大案,城内的捕快白役都出城办案,徐州城内空虚,那些亡命刀客进出也方便不少。

    这次的杀局谋划的很周全,赵进他们被杀,一撮毛和大头黄都被灭口,外人只会觉得是程铜头那伙人争权夺利内讧,想不到别人身上,更想不到是云山寺借机报复,而严黑脸这边,则可以趁势把程铜头的生意都吞下来。

    谋划的很周全完美,但谁也不会想到赵进他们勇悍到了这个地步,非但没有被杀,反而把那十几个为害徐州的亡命大盗杀了个干净。

    事情到这样的地步,那严黑脸当然不敢继续呆在城里,且不说赵进他们几个人可怕,赵进他们这些人的父辈作,他更承受不起,估计是听到消患之后收拾细软就出了城。

    这云山寺还真是没完没了的纠缠,想到这里,赵进的脸色阴沉下来。

    他在这边思索,杀猪李也没有催促,只在那里笑着等待,本来他也感觉到不耐烦,可面对陈升他们的注视,情不自禁的有些畏缩,而赵进身后那三十几个小伙子,尽管手里只是拿着木棍,可从他来到现在,这伙年轻人一直站在那里不动,这场面让杀猪李觉得很刺眼,愈的慎重。

    赵进已经从沉思中恢复过来,他看了眼杀猪李说道:“这些生意我不敢兴趣,李兄你自己做吧!”

    杀猪李一愣,没想到对方这么好说话,昨日他得到消息之后,第一个想法就是把严黑脸的局面全部吞掉,但随后就想到赵进这伙人的强悍,有这样的力量存在,独吞就是找死,怎么也要谈好后才能分配。

    过来这边,看到赵进他们的态度,又看到这里的场面,杀猪李对自己能分多少已经没什么希望,只想着分一点也是白赚的心思,没曾想赵进一点也不要。

    确认赵进不是在开玩笑,杀猪李顿时大喜,刚要说句场面上的话,就听到赵进继续说道:“赚来的钱我要六成,账目我会安排人理清,也会定期派人过去查账。”

    杀猪李一愣,脸色也变得难看,心想赵进年纪不大,胃口却不小,什么都不做,就要拿走六成的进项,还要派人查账,冇连做手脚的可能都被掐死。

    不道这屠户李阿普咬咬牙,还是说道:“就依赵小哥的安排。”

    有总比没有好,看到赵进这帮人,杀猪李已经没什么胆气争多少了。

    本以为话说到这里就结束,没想到赵进上下打量了杀猪李几眼,又开口说道:“李兄是个敞亮人,做事痛快,既然这样,我也给李兄个面子,李兄那边的进项,我只要四成了

    杀猪李晃晃脑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随即瞪大眼睛,不能置信的看着赵进,粗着嗓子问道:“要我自家生意的四成?”

    “陈二狗那边我要七成净利,既然有这个规矩,我也不能厚此薄彼,不过李兄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就要四成吧!”赵进坦然说道。

    杀猪李后退一步,把袖子卷起,声音又抬高了些:“你凭什么要这么多!”

    他声音抬高,跟着他来的那十几个人也都紧张起来,有人把手伸进怀里,有人把担子上的扁担拿下,而陈升几个人神态轻松,刀剑都不曾出鞘。

    “凭什么?凭我手中这根矛!”赵进拿起放在身边的长矛,单手抖了抖说道。

    杀猪李又后退一步,看着赵进他们手中的长矛刀剑,再看看赵进身后那三十几号人,一句话都说不出。

    “李兄,如果你不答应,那我自己去取,这个随你。”赵进态度平静。

    杀猪李脸上的凶恶已经没了,他想到昨天听到的消息,想到自己抓着手下询问了几次,还安排人去现场看,还托人丢衙门里打听,每个人带回的消息都是确定的,那些亡命大盗的确是赵进他们杀光的。

    吃人豹子那十几个刀客,杀猪李了解的比传闻更多,那十几个凶徒手上的人命比传闻的可要多不少,徐州、淮安、风阳、扬州这几个地方,很多凶案大案都是他们做的,只不过有些是江湖上的争斗,不为人所知罢了。

    这样的强悍亡命,居然被城内几个富家子弟杀了干净,可想而知这些子弟的勇武强悍,江湖道上弱肉强食,谁强悍谁吃的多,而且论起关系靠山来,赵进他们的长辈在徐州城也都可以横行,连杀猪李的靠山都得罪不起的。

    思前想后,打不过,靠山比不过,本以为这次来是分润,没曾想是送肉上门,杀猪李突然觉得,自己和赵进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这次来是自取其辱,想到这里,杀猪李整个人的都泄了气,面若死灰的说道:“既然赵小哥这么说了,就这么做吧!”

    赵进刚点头,却听到货场中人出惊呼,能看到大家都抬头朝某个方向看过去,赵进扭头一看,却是东边某处冒起烟柱,不知道那里失火了。

    春夏交际的徐州气候相对湿润些,不怎么容易起火,天知道那边为什么遭了火灾,眼看着烟柱越来越浓,应该是火势加大。

    “赵小哥,给上面的供奉怎么算?”正看那火势,听到身后杀猪李小声问道。

    这些见不得光或者是灰包的生意,没了衙门的默许和庇护就做不下去,所以给衙门的供奉也是个定数。

    “一切的花销,我这里也出个四成。”赵进开口说道。

    听到这里,屠户李阿普才松了口气,这位小爷做事还算公道,总不至于敲骨吸髓。

    那烟柱已经不那么浓烈了,火势应该减弱不少,这光天化日下起火,救助的人会很多,不会酿成大祸。

    转头看到杀猪李的脸色极差,赵进笑了笑说道:“你不用摆出这个样子,严黑脸那生意比你的大不少,你吃到四成,可比你让出来的自家四成要多,算起来你还是赚的,而且我不白拿你的银子,以后遇到什么难处尽管来找我,我给你解决,但有一条要说清,账目清楚,不要隐瞒,如果被我查到,到时候可就不讲什么情谊了。”

    “请小哥,不,赵公子放心,在下一定做到。”杀猪李终于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如果说刚才杀猪李是被赵进的武力蛮横压服,那刚才赵进一番极有条理的话让这李阿普有些心服了,做事有章法,做的这么明白,偏偏又这么强,这样的人物就算年轻也不可能争得过。

    “一切从上个月算起,严黑脸那边的,和你自己这边的,下午就送过来。”赵进最后说道,杀猪李也不敢多说,只能答应下来。

    离开的时冇候,大家都看到杀猪李点头哈腰,客气无比,很多人不认得这杀猪李,但知道这号人物的人币少,大家议论讲述,看赵进的眼神都异常敬畏。

    “火应该被扑灭了。”石满强看着那边说道,大家顺着看过去,现黑烟已经飘散,比刚才浓烈的时候淡了很多。

    听到这个,那杀猪李更加泄气,他现那边的注意力根本没放在他身上,本以为自家是个人物,没曾想根本不在对方眼中。

    等那杀猪李一走,货场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都想看看这位赵公子的威风,看看那好像耍猴一样的训练,这些闲人即便对赵进有所畏惧,可前后推搡拥挤,人群越来越向里靠,不仅孩童们没了玩耍的空间,连家丁们的训练都没有办法正常进行。

    “全体立正!”赵进吆喝了声,已经有些懈怠的家丁们连忙肃立。

    “向东齐步走!”家丁们连忙迈步向东边走去,如果不是赵进手中长矛指向东方,他们十有会搞错方向。

    走出去不到十步,面前就是人群,孩童们早早笑着闪开,那些闲人拥挤着还不知道动,不少人还以看热闹的态度起哄。

    家丁们现前面无路可走,脚步都慢了下来,有几个人甚至停下了脚步,队伍乱成一团。

    “谁让你们停下脚步的?违令受罚!”赵进在后面大喊道。

    想到打在屁股上的棍子,家丁们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去,没几步就和看热闹的闲人们碰撞拥挤起来,那些闲汉开始觉得有趣,可前面走过来,后面顶着不让走,被夹茌中间动弹不得,脾气大的就开始怒骂起来。

    “谁挡在你们面前就打谁,打跑为止!”赵进又在后面喊道。阅读,给作品投推荐票月票。您给予的支持,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