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更不要说当年的军训丨中,那些训练内容也就是队列联系和对口令的服从,这让赵进决定把当年学校的训练套路照搬过来。

    所有东西都说完,差不多用了半个时辰上下,赵进喊得口于舌燥。

    接下来就是三十七个家丁的合练了,赵进刚要让他们列队,却又想起一件事,高举起自己的右手说道:“你们看好了,这是右边,把这边的袖口和裤腿都挽起来,牢牢记住。”

    下面家丁们纷纷照做,有人还懵懂的卷起了左边,经过同伴提醒才现不对。

    “左右也要教?”身后王兆靖小声问道。

    “当然要教,昨天赵大哥训练的时候,这伙人左右不分闹了好多笑话。”这是石满强回答。

    “以鲁大为准,从高到低向右排列”赵进开口喊道。

    家丁们顿时乱了起来,有人弄不懂“从高到低”的,有人弄不懂“向右”,如果平常时候给个反应的时间,他们也不会这么乱,可要求的急了,各个慌张。

    赵进把长矛放下,拿着一根木棍走近过去,看到不知所措的就是一顿棍子打下去,然后指出正确的做法。

    就这么连打带骂,一排歪歪扭扭的横队总算完成了。

    赵进脸上严肃,额头上也有汗水流淌,站队排队齐步行进,原来觉得很简单天经地义的事情,对毫无基础的人来说原来这么难。

    不过既然开始,那就会变得越来越好,赵进心里这么激励自己

    赵进在货场这边吆喝训练,外面已经围了一圈的人看热闹,太阳已经升起,许多孩童和往常一样过来玩,看到这场面都兴高采烈的围观,不要说是孩子们,连路过的大人都看个热闹。

    城西货场上的比武在徐州城颇有名气,但今天看又有不同,昨天那场大战已经传遍了徐州城。

    “听说那赵进一个人大战百余个拿刀的土匪,长矛一刺,就能刺穿五个,刺了二十下,就全杀光了”

    “谁说拿刀,听说那土匪还有不少弓箭手,当时这位小爷冲进去大喝一声我乃徐州赵进,谁来和我对战,,当时箭如雨下,赵进手中长矛舞动的好似风车一般,水泼不进”

    站在外围的闲汉说得口水四溅,好像他们昨天亲眼看到了那场恶战,只不过夸张无比。

    靠近闲汉的孩童们也竖着耳朵听到这些,然后又兴奋的彼此议论,没过多久,大家看着赵进的眼神就好像看着鬼神一般。

    那些“家丁”的队列练习洋相百出,即便告诉他们左右,临到反应的时候还是慢了一拍,很多人慢的更多,彼此碰撞摔倒,原地打转的事情时有生。

    旁观的人好像看猴戏一般,不时的哄笑,如果笑的声音太大,赵进眼神扫过来,立刻就噤若寒蝉。

    看的人在哄笑,练的人也不好受,各个面红耳赤,身不得把浑身埋到地里去,但赵进却不给他们留一点情面,只要犯错,立刻拎着棍子进去狠打一顿,吃了教训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这么一个时辰过去,场面依旧没什么改善,连陈晃他们都看得有些厌烦,孩童们已经去玩,也有些人照着模仿,不时的哈哈大笑,闲人们来了一拨又一拨,都是对着赵进指指点点。

    练到一半,赵进让人把棍棒都拿了出来,让他们拿在右手,有这个明显的标示,判断方向和队列都好了不少。

    “让开,好狗不挡道”“没听到爷爷说话吗?”

    脏话和吆喝从路口那边传来,闲汉们纷纷闪避,孩童也都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赵进停下了训练,拿着木棍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王兆靖和陈晃他们也都抓着武器站起来。

    什么人敢来这边捣乱?经过昨天的事情之后,赵进不觉得城内有什么人敢来挑衅。

    刘勇动作不慢,直接爬上了墙头,站在高处望过去,然后跳下来对赵进说道:“赵大哥,是杀猪李,他还带着十几个人,但都挑着东西,看着不像来打架的。”

    杀猪李是城南的大屠户,和程铜头差不多的身份,做一样的生意,这做杀猪卖肉生意的,一喊总能有十几个拿刀的汉子,所以武力上比程铜头要强些,实力和地盘也要大一点。

    围观的人群已经散开,一个穿着府绸长衫的胖大汉子走在头里,这人就是杀猪李了,后面跟着两个挑夫,其余的人拎着各色礼物,向赵进这边走来,胖大汉子眉毛黑粗,胡须却不多,一张大嘴,看着颇有些喜庆模样。

    虽说这是徐州城江湖道上的有名人物,可赵进一于人没有丝毫的紧张,经过这几天的历练,他们的胆气见识早已不同。

    两边打了照面,杀猪李身后有人凑在他耳边说了两句,那杀猪李的目光顿时放在了赵进身上。

    也就看了一眼,杀猪李满脸堆笑大步走了过来,走到一半就已经拱手示意

    “这位就是赵进赵公子吧,果然是少年英雄,了不起,了不起。”这杀猪李远远的就高声招呼。

    赵进站在那里没动,他猜不到这杀猪李的来意,不过,赵进也注意到身边的同伴都有点紧张,他笑着说道:“放松点,他在这边翻不了天。”

    听到赵进的话,大家不把手放在武器上,赵进向前两步,抱拳说道:“不知道怎么称呼?”

    杀猪李也是第一次见到赵进,看着眼前这个十几岁的高大年轻人,很难相信杀云山寺六僧,助陈二狗登位,血战亡命大盗这些惊人的事迹都是他做出来的。

    可杀猪李平日里走在街上,寻常人都是畏惧的闪开,很少有这么淡定从容的面对他的,从这一点,杀猪李就觉得赵进不寻常。

    “我叫李阿普,住在北门,在城南有处杀猪的生意,今天来这里,是恭贺赵小哥的商行开张”杀猪李大大咧咧的说道。

    所谓开商行只不过是赵进随口说出的名头,也就是衙门里的人知道,杀猪李能用这个消息做理由,想来在衙门里有关系。

    “原来是李兄,徐安商行正式开张还要等段时日,在这里先多谢了。”赵进淡然回答。

    看到赵进如此不卑不亢的态度,杀猪李心里又慎重几分,不过表面上还是那个样子,转身吆喝说道:“你们几个把东西抬进去,赵小哥,这是几件贺礼,还请收下。”

    “我和李兄今天第一次见面,有什么话还请直说吧”赵进说得开门见山

    话说得直接,没有一丝的客气在,杀猪李眉头一皱,心想伸手不打笑脸人,老子年纪比你大,在道上混了这么久,又拿着礼物上门,你个小崽子居然这样对待?

    但他这恼怒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想想昨日手下打听回来的消息,这帮年纪不大的小子居然把那么强悍的亡命大盗杀了个于净,还面对几十人谈笑风生,更不必说这些半大小子身后的背景,这样的人物,自家得罪不起。

    想到这里,杀猪李把自己的恼怒压了下去,于笑着说道:“这次来,是有事和赵小哥你商量,里面细谈?”

    “不必,就在这里说吧”赵进没有一丝客气。

    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杀猪李的脸色终于难看起来,刚要说什么,却下意识的看了看身边,此刻陈晃手握在刀柄上向前走了一步,眼睛正盯着他,而其他几人的眼神盯着他的身后。

    杀猪李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他混江湖的人物,也和些杀人不眨眼的强豪打过交道,眼前赵进这些人的眼神举止,居然就和那些强豪差不多。

    这些富裕人家的子弟到底怎么养大的,好好在家享福不好吗?杀猪李心里嘀咕了句,脸上又挤出笑容说道:“有个消息好叫赵小哥知道,严黑脸昨天下午就带着全家出城了,说是要在亲戚的庄子上住一段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严黑脸?赵进听过这个名字,程铜头、杀猪李和严黑脸差不多就是城南最大的三股江湖势力了,还没想下去,却看到雷财快步跑了过来,看到赵进身边有人,雷财先去刘勇身边说了几句,刘勇迟疑一下,朝着赵进走来。

    “大哥,昨天咱们见到的那几十个泼皮,是严黑脸的手下。”刘勇对赵进耳语说道。

    昨日赵进他们杀光那十几个刀客冲出街道,却看到有几十名泼皮在那里,看着就像是预先埋伏好的,这些人虽然被吓得溃散,但赵进却要追查到底。

    亡命刀客们已经被杀光,谁是他们背后的主使,就要在那几十名预先埋伏好的泼皮上追查了,谁让他们来的,谁就是背后主使,没想到是严黑脸。

    本来是程铜头势力的内部纠纷,没想到还牵扯上了严黑脸,江湖人的地盘一定要时时盯着,不然就会生乱易手,头目大哥之类的角色不能离开太久,严黑脸急忙出城,正好坐实了他主使者的身份。

    这杀猪李今天想告诉这个消息卖人情吗?赵进对刘勇点点头,心里却如此想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