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卫所算是半独立的系统,官府虽然也有权于涉,不过大家一般井水不犯河水,各不相于。

    相比于孙大雷油滑的讨好,董冰峰这番话虽然事后才说,却显得很真诚。

    赵进上去给了孙大雷肩膀一拳,打趣说道:“你小子冲锋陷阵的时候倒是敢上,事后却跟个老鼠一样,你这么于能落什么好,明明做事,却跟个胆小鬼一样。”

    这话说出,大家都跟着笑,赵进这话是说给两个人听的,相关的人当然能听得明白。

    陈晃没说话,上去给了孙大雷一拳,孙大雷趔趄了下,脸上笑意更浓,随即苦着脸说道:“跟着大伙冲上去的时候什么都不想,事后一想就觉得担惊受怕,不敢多呆。”

    “自家兄弟,解释那么多于什么”赵进笑着说了句,那边石满强、吉香和刘勇几个已经跑了过来。

    “大哥,修整商行的材料已经到了,那些报名的家丁也都过来了,小弟安排他们一起来做。”刘勇开口说道。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赵进的朋友里,刘勇因为早早在街面上混,组织安排之类的活计有经验,反倒是做得最好,其次则是石满强,整日里在铁匠铺子打铁,也要跟着帮工之类的于活,知道协作配合,其他人反倒不如。

    赵进点点头,在大家的簇拥下一起走进院子,石满强的父亲正在指挥着摆放材料,吉香的父亲领着做饭,看到赵进过来,他们两个也是恭敬客气的过来打招呼。

    尽管他们两个客气恭敬,赵进却不会失了礼数,这可关系到石满强和吉香二人的面子,他同样客气的说道:“石叔、吉叔不用这么客气,昨天让你们担惊受怕在这里住着,今天事情已经了结,二位可以回家居住了。”

    听到这个,石父和吉父都松了口气,昨天城南的那杀戮他们也多少知道,担惊受怕是免不了的,尽管明白住在这边会安全,可家里的瓶瓶罐罐总是舍不得。

    知道可以回家之后,心情也轻松不少,两个人连忙和赵进介绍他们承接的活计。

    石家是铁匠铺,但和其他工匠打交道也多,整修房舍院落的活计虽然不是他们本行,可由石家牵头很容易调齐人手,已经开始整修了,而吉家那边则是吉父亲自过来帮忙,但做这么多人的饭食,需要雇人,需要有专门的厨房和储存食材的仓库,两方面都需要赵进追加银钱。

    其他人都聚在一堆,议论新招来的这些伙计,这些人虽然是赵进的家丁,可大家也都明白,将来自己肯定要带着他们出去打架,少不得观察下每个人的样子和状态,只有陈宏跟在赵进后面,仔细倾听,不肯漏过一句。

    等这边说完,石父和吉父都去忙各自的事情,赵进转头对陈宏说道:“二宏,西侧厢房床下有个木箱,你去里面把二位长辈需要用的银子拿出来,给他们送过去。”

    那几百两银子赵进没有带回家,而是装在木箱里丢在这边,由石满强他们几个看守,反正也是放心。

    他这话说出口,陈宏却愣住了,小心翼翼的说道:“赵大哥,你放心让我去拿银子吗?”

    “有什么不放心的,将来账都要让你来管。”赵进笑着说道

    陈宏又是一呆,随即小脸涨得通红,激动的说道:“大哥你放心,我一定管好。”

    有这么放心免费的账房先生,而且还有陈晃这样的“保人”,赵进当然不会放过。

    没多一会,陈宏从那边厢房里跑了出来,出门的时候不小心被门槛绊倒,踉踉跄跄几步,惹得院子里一阵哄笑。

    陈宏年纪虽然小,做事却很有章法,先到赵进这边让他看了数目,再次确认支付多少,然后才拿着银子给人去了。

    他这边才跑出去,陈晃却走到赵进的身边,低声问道:“让二宏来管银子,你放心吗?”

    赵进回头看了陈晃一眼,摇头说道:“你弟弟来管,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陈晃愣了愣,嘿嘿笑着说道:“二宏合适,二宏合适,在炭场做事就认真的很,我有个远房的族叔账目上不太清楚,我爹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二宏却查出来要追究。”

    赵进笑着点头,有这个心性的话,那就更让人放心了。

    没多久,陈宏就跑了回来,走到跟前说道:“赵大哥,按照这个花用,五天后咱们就没钱了,小弟觉得家丁们的伙食用不着那么好,改简单点能省出不少银钱。”

    赵进摇摇头,笑着回答说道:“既然练得那么苦,那么吃用上不能省。”

    “赵大哥,今天能到多少银子”陈宏又在那里追问,被陈晃狠狠瞪了一眼后才不出声了。

    真是做的认真,赵进暗笑,那边“家丁们”已经搬运完毕,正在那边各自成堆的闲聊,倒是昨天来的那十六个家丁,神色稍微认真些。

    “我数十个数,所有人都到外面货场集合,晚去的罚三棍”赵进突然大声说道。

    说完之后,赵进大步走出院子,来到了货场那边,手里拄着长矛,大声喊道“一,二,。”

    赵进的伙伴们动作都不慢,尽管他们知道赵进的命令不包括他们,可他们还是习惯性的跟随,都快步走了出来。

    第二拨就是昨天那十六名家丁,鲁大跑在最前面,十六个人一窝蜂似的冲出来。

    至于今早来那些,有的人反应快,有的人反应慢,还有的人嘻嘻哈哈的根本不当回事,这些不当回事的反应,倒也不是他们有胆子怠慢,就算没有昨日城南杀人的事迹,他们对赵进也都敬畏的很。

    但赵进他们十五岁年纪,家丁们十五岁年纪,同龄人总觉得是在玩闹,听到赵进的喊话很多人还以为在开玩笑。

    等到十个数喊完,还有七个人在院子里没有出来,看着外面一帮人回头,他们这才觉得不好,连忙加快了脚步。

    赵进摇摇头,抬高声音说道:“鲁大、李五,你们领着昨天报名的人,把那七个人抓过来。”

    李五就是说“伙计”和“家丁”不同的那个,正是因为有他的那些话起头,大家都成了赵进的家丁,也正因为如此,赵进对他的印象很深刻,直接喊了他和鲁大的名字。

    这两位听到后都是一震,脑筋再怎么慢,也能反应过来,这是提拔他们的意思,都大喊了声“是”,然后回头叫人跟着一起过去,三十几个家丁都用艳羡的眼神看着他俩。

    那七个人满脸惶恐的被带到前面,再怎么迟钝,在这个时候都知道赵进要来真格的了。

    “趴下,每人三棍”赵进冷声说道。

    这就要挨打?七个人面面相觑,这毕竟是第一天,要一直这么严的话,何必来这里。

    如果是昨日受了这个待遇,很多人各种求饶耍赖,但到昨天晚上,城南的那场杀戮已经传遍了徐州城,若是别的消息可能还要过段时间,但这个实在太惊人太轰动,知道这个的都忍不住和别人讲讲。

    知道昨日的事情,知道面前是个杀神,更不要说已经签了为奴的文书,没有硬气的本钱,更没有硬气的胆量。

    这七个人被按在地上之后,赵进回头对朋友们说道:“每个人打一个,打屁股三棍。”

    陈晃他们只觉得此事有趣,早有人在院子里拿出了一捆棍棒,各自选定了一个人,狠狠打了下去。

    他们一帮人每日练武打熬身体,力量很大,一棍下去,惨叫声就跟着响起,看到这个模样,新进家丁们都是胆战心惊。

    “我的话就是命令,不听命令就要被罚,就要挨打。”赵进扬声说道。

    若是刚才喊,大家或许只是听听,可看到捂着屁股,疼得呲牙咧嘴的同伴们,每个人都认真了起来。

    相比于家丁们的紧张,陈旱他们都在嘻嘻哈哈的,这时赵进转过头,神情严肃的说道:“兄弟们,仔细看我的训练,以后你们也要跟着做。”

    “昨日留下的十六个人,出列”赵进大声喊道。

    鲁大、李五这十六人连忙跑了出来,他们的队列也谈不上整齐,可比起剩下的人来却好一些。

    “我来念口令,你们照做,后面的人仔细看着,他们做完,你们也要跟着我的口令来做,做错受罚”赵进扬声说道。

    在赵进身后,孙大雷因为被原谅,兴奋的很,跟这个说几句,跟那个说几句,突然间赵进回头扫了一眼,眼神冷然,孙大雷立刻不敢再说。

    “立正”

    每个口令赵进都说上三遍,如果有做错的还上前纠正,然后再重复三遍。

    这过程很无聊,好在今天来报名的那些家丁都是第一次看到,觉得新鲜,这才保持注意力。

    陈晃几个昨天看过的还好,王兆靖他们则看得聚精会神。

    赵进的那本记录上没有太多练兵的细节,他只记得那位朋友曾说,现代学校体育课上的各种练习实际上都是军事传统,加上二叔赵振兴曾经说过,战阵上关键是不能散,大家排列成队不乱才有战力,一旦乱掉就是溃散,就算胜仗也没有什么战果。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