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木淑兰的突然离开,让赵家的气氛变得很沉闷,何翠花收拾完之后早早睡了,赵进临睡前的力量训练比平时少了二分之一,倒不是因为情绪波动,而是这一天太过劳累。

    和亡命徒拼杀血战,看了满街的血流满地,残肢碎肉,赵进本以为要做一晚上噩梦,没曾想这一晚上全是关于木淑兰的梦,和女孩的点点滴滴都出现在么梦中。

    第二天一早,赵进没有晚起,不过全身却有酸痛疲乏,但赵进没有放松,还是穿上衣服出去晨练。

    轻手轻脚的出了屋子,一打开院门,却看到王兆靖和陈晃都笑着在门前等候,见到他出来后招呼说道:“等你好久了。”

    看到并肩作战的朋友们,赵进的心情也变好了不少,他先对王兆靖说道:“这次幸运,那十几个亡命徒居然是被通缉悬赏的江洋大盗,杀了他们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咱们这次没事了。”

    “这样光天化日杀人行凶的狂徒,肯定犯过重案,在官府里有案底的。”王兆靖笑着接了句。

    这个道理只要肯琢磨都能想到,王兆靖也想通了这个关节。

    昨日做了种种官府过问的准备,今天确定平安无事,大家心情都轻松快活,跑步晨练非但没有疲惫,反倒越跑越舒服。

    晨练之后,约了等下门前街道路口那边相见,三个人这才散了。

    回到家中,何翠花已经起来忙碌,赵进回来问好,能看出自己母亲的情绪已经平复,其实何翠花心里也明白,木淑兰留在赵家的可能不大,这种类似童养媳的情况,只有女方穷苦无依无靠才有可能,而小兰的背景深厚,牵扯这么多,早晚还要回自家的。

    赵进完全正常,还没何翠花骂了几句心硬,她当然想不到赵进如今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昨天杀人的消息传回来后,何翠花会怎么反应。

    就算再怎么不出门,该知道的早晚还会知道,如果自己母亲听说自己杀了那么多亡命徒,肯定会担惊受怕,少不得要埋怨责骂,赵进正在担心怎么应付

    天气已经转暖,赵进在家换了身单衣才离开家出门,等了没多久,王兆靖和陈晃也到了。

    之所以约在路口见面,而不是和往常一样去货场那边,因为赵进依旧不敢大意,他不想让自己和同伴们落单,三个人同行,很多麻烦都可以抵挡过去。

    但让赵进没想到的是,陈晃兄弟两个一起来的,王兆靖的身后跟着个青衣小帽的中年人,手里拎着一个木箱,陈宏先笑着给赵进问好,而王兆靖身后那中年人却没出声。

    看到赵进和陈晃的疑问,王兆靖有点尴尬的解释说道:“快要乡试了,家父对小弟的学业督促很紧,所以安排随从带着书箱跟随。”

    原来那木箱里放着书本和笔墨,不过赵进却注意到这随从的手骨粗大,身材虽然看着瘦削,却显得很精悍,腰间还鼓起来,这十有不是随从,而是保镖,也可以理解,昨天出了那么大的事,王家肯定不放心王兆靖一个人出来,实际上还能让王兆靖出来都很让人惊讶。

    赵进和陈晃交换了个脸色,王兆靖尴尬的笑笑,显然他也知道大家心里有数。

    “河叔,我们兄弟几个聊聊天,你跟在后面就行了。”王兆靖特意叮嘱了句,那位河叔沉默的拉开了距离,只不过不太远。

    “咱们昨天那场战斗,非但无罪,而且有功,林林总总差不多能有七百两赏银,我爹说和赵叔那边商议了,这七百两银子都给太尊老爷那边。”陈晃边走边说道。

    看来陈家的情况和自家差不多,都已经把孩子当成大人来对待,做事都会商量知会一下。

    陈宏应该是才听说这件事,愣了愣插话说道:“赵大哥,大哥,这银子怎么能交上去?”

    听到这话,陈晃眼睛顿时瞪起来,转头训丨斥说道:“你懂什么,死了那么多人,不花银子打点,保不齐就有人找麻烦,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

    被自己兄长训丨斥,陈宏缩了缩头,随即争辩说道:“大哥,我不是说这个,赵大哥那个徐安商行又是雇人又是改建,还管吃管住的,这几天银子流水一般花出去,剩不下太多了,有这笔钱正好能补上缺口,不然的话,接下来什么都于不了了。”

    陈晃听到这个,转头看向赵进说道:“赵进,银钱不够,我回家想想办法

    目前赵进这一于人里,也只有陈晃还不习惯称呼“大哥”或者“兄长”,不过大家也觉得正常,王兆靖听到这个也笑着说道:“赵兄,小弟那边百余两还是能拿得出来,中午就拿过来。”

    赵进笑着摆摆手,轻松说道:“不用担心银子的事情,很快就要有进项了

    几名伙伴都一愣,陈宏挠挠头问道:“赵大哥,咱们有什么进项啊,陈二狗那边的银子一时间还到不了账吧?”

    “你小子还真把自己当账房了”边上陈晃笑骂了声。

    赵进边走边说道:“陈二狗那边想要还是能要出来,但咱们要放水养鱼,一次要得多,他生意运转不起来,长久看咱们还是亏的,不过也用不了几天,等他把大头黄和一撮毛的生意接过来,手里也就宽松了。”

    几个人都听得很仔细,陈宏昨天没有去货场,对一些新情况还不太了解。

    听到赵进讲述,陈宏低头盘算,走路都有点心不在焉,如果不是陈晃抓住,险些被地上的石头绊倒。

    “赵大哥,未必能赶得上,翻修院子和房子都要用钱,就算人工能赊,可材料钱不能赊,咱们剩下的银子还是撑不了多久。”陈宏又急忙说道。

    赵进手里银子预支给石家和吉家不少,而且他翻修货栈的规划很大,打通院子,还要给那些家丁买衣服,配置床铺家具等等,的确花的飞快,不会支撑太久。

    “不用担心,马上就有进项。”赵进笑着宽慰说道。

    陈宏其实对陈晃和赵进都有点畏惧,可一旦牵扯到账目银钱上的事情,却有一种莫名的执拗性子,听到赵进的话,他追着问道:“赵大哥,什么进项?

    边上的陈晃眉头一皱,就要呵斥自己弟弟的刨根问底,赵进却笑着说道:“这几天就该有人过来送银子了。”

    “为什么?”

    “就为我们昨天做下的那些事”赵进的回答很模糊,但语气里充满了自信,陈宏愣了愣没有继续。

    王兆靖含笑倾听,等他们说完,才笑着问赵进说道:“赵兄练武读书,巧思无穷,怎么还知道经营之道?”

    “什么经营之道?看别人怎么做生意讲价钱,自己不就知道了。”赵进笑着回答,商业上的知识他的确精通,即便时代不同,但本质相通的东西太多,都能用得上。

    王兆靖听到这个回答却摇头说道:“家父也曾领着小弟浏览民生,也了解过商人的计算之道,但比赵兄来却不如的很。“

    从王兆靖的口气上能知道不是逼问而是好奇,赵进耐着性子说道:“你每日专心读书学武,我这人好奇,又刨根问底,所以知道的多些。”

    听了他这句话,王兆靖笑着点点头,很有分寸的没有继续问下去。

    等走到城西货场那里的时候,现孙大雷、董冰峰正在货栈门口等着,孙大雷脸上带着笑容,董冰峰神色淡然,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有几辆牛马大车停在门前,那些家丁正在搬运各种材料,赵进注意到除了昨日那十六人之外,还有些没见过的新面孔,想来是昨天下午报名的那些人。

    远远的看到赵进他们,孙大雷冲着门内喊了一嗓子,和董冰峰两个快步迎了上来。

    陈晃看到孙大雷之后,脸色顿时沉下,孙大雷的心思太活,几次这等生死大事都不肯和大家共同承担,这让陈晃很不喜欢对方,尽管外人看起来,都觉得他连关系不错,因为体型都很胖大魁梧。

    看着孙大雷满面笑容的迎过来,陈晃就要开口驱赶,大家在一起时间久了,赵进也知道他要做什么,陈旱还没说话,赵进就一把拽住他说道:“都是自家兄弟,没必要火。”

    “谁和他是兄弟,每次都缩头的孬种”陈晃气冲冲的回答。

    赵进笑着压低声音说道:“冲锋陷阵,杀人见血的时候他还是一起的,就是害怕担责而已,能并肩作战,这就是兄弟”

    那边孙大雷已经过来了,点头哈腰赔笑说道:“赵大哥、陈二哥、王三哥,你们来的好早。”

    他这话说出,连陈晃都忍不住笑了,没好气的说道:“谁让你在这里乱排座次,自己叫的倒是顺溜。”

    边上董冰峰连忙抱拳见礼,然后才开口说道:“昨日小弟也是着急,有些事来不及想起,下次若再有这样的遭遇,各位兄长可以去城外我家庄子上暂时躲避,州衙管不到那边。”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