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因为进来这人和木淑兰的父亲长的很像,这人比木先生大三四岁的样子,却魁梧很多,脸上带着风霜之色,如果说木先生像是个读书文士,这人则是个练武的武夫,他穿着一身黑色束腰的罩袍,护领纯白,对比的很强烈,赵进更是注意到他腰上挂着的刀和香囊,刀长四尺左右,刀背有一指多厚,这样的刀不是装饰品,而是杀人的利器,这样的刀比陈升的五尺长刀也轻不了多少,劈砍刺杀的威力都很大,用起来的难度也不低。   .

    但更让赵进注意的是那个香囊,这香囊用黄线挂在腰间,香囊上用金线绣着一朵莲花。

    这样的长相,莲花香囊,身份几乎是确定无疑了,赵进刚这么想,边上的女孩已经哭着站起,直接飞奔过去,扑入这人的怀中哭喊说道:“二伯”

    果然如此,赵进松了口气,转头看自己父亲,却现父亲赵振堂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赵进的紧张其实没有消除,他对木淑兰的二伯始终有一丝戒备,这个中年人的身份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但赵进在女孩伯父的身上感觉到和二叔赵振兴相似的气质。

    这种气质只有久经沙场,手上多条人命的强悍武者才会有,在这样的人面前,赵进下意识的戒备,手一直在刀柄边上游移。

    女孩伯父轻轻拍着女孩的后背,森冷的神情也变得温和些许,他柔声说道:“闺女不要怕,伯伯接你回家。”

    木淑兰的嚎啕慢慢变成了抽泣,听到这句话后,女孩从他的怀里转头看向赵进。

    “赵捕头,我这苦命的侄女这些日子麻烦你了。”女孩的伯父抬头客气谢道。

    赵振堂却没有接这个话,只是皱眉盯着他说道:“你们还真是好大的胆子,城外做出那样的事,居然还敢进城。”

    “那样的事”,赵进立刻反应过来,自己父亲是说周各庄那五十条人命的大案,当时木淑兰的父亲被杀,城内的闻香教众纷纷出城,现在木淑兰的二伯出现,除了接回木淑兰之外,肯定要给自己兄弟报仇。

    再看女孩伯父的模样气质,杀人夺命之类的事情,肯定是司空见惯。

    对赵振堂的话,女孩伯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沉声说道:“正本清源而已,被歪理邪说蛊惑的愚蠢狂徒,死不足惜。”

    这话等于直接承认周各庄的事情是他做的了,这还是在捕快公差面前,当然无所顾忌。

    说完这句,他拍拍木淑兰,示意女孩站开,然后对着赵振堂深深作揖,肃然开口说道:“赵捕头当日收拾手尾,收留照顾小兰,赵小哥犯险杀贼,救出小兰,赵家的这份恩情,木某在此谢过,这份情,木家和鄙方上下,都会牢记在心,日后定要偿还。”

    站起身,女孩伯父从怀中掏出两块金饼,向前递过去说道:“这些日子小兰在你家花销不少,这钱还请收下。”

    这两块金饼差不多价值七八十两银子,女孩在赵家住上几年,恐怕也用不了这么多,没想到木家人一出手居然这么豪阔。

    不过赵进所想的更加全面,从刚才的对话来看,这个人对最近生了什么了如指掌,手面有这么大,而且能有在城外杀几十人的能力,处处都说明这闻香教的实力强大。

    而且看这人的行为举止,也是经常号施令的上位角色,再想想木先生这些年的变化,看来这木家在闻香教的地位不低。

    正想着,赵进突然注意到木淑兰正哀怨的看着自己,他顿时反应过来,女孩要离开自己家了,而且还要离开徐州,想到这里,赵进心中立刻充满了惜别和不舍。

    看到对方手上的金饼,赵振堂的眉头皱起,还没等他说话,坐在那里一直没出声的何翠花却开口了,何翠花的声音有些沙哑:“钱我们不要,只是有几句话要和你讲,小兰是个好孩子,你们当长辈的,应该多替她想想,好好养在家里,教她家计女红,等年纪到了,找个好人家嫁掉,别让小兰走你们那条路,这孩子爹娘都没了,可别让她受了欺负”

    何翠花絮絮叨叨的说着,说到最后不停的用手擦眼角,木淑兰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来,跑到何翠花那里,抱着她哭个不停。

    赵进抽了抽鼻子,现在轮不到他插话,那边女孩伯父看着哭泣的侄女,神情也变得复杂了些,沉默一会才开口说道:“请各位放心,小兰绝不会再受一点委屈”

    “如果小兰过得有一点不好,我一定饶不了你们!”赵进突然开口说道。

    听到这句,屋子里安静下来,几个人都朝着赵进看过来,女孩伯父的脸上有笑意浮现,悠然说道:“赵小哥放心就是。”

    木淑兰脸色通红,赵进说完这句话之后脸也红了,只觉得脸上烧,赵进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么冲动幼稚的话来。

    赵进咳嗽一声低下头,又忍不住抬头看了看边上的女孩,小男女四目相对,两个人脸都红的厉害,情不自禁的各自低头。

    看到这一幕,赵振堂和何翠花露出笑容,随即脸色黯然,失望的叹了口气。

    “小兰,先跟二伯走,等下次来的时候再告别。”女孩二伯柔声说道。

    下次来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在场的人谁都明白,何翠花拉着女孩的手絮絮叨叨的叮嘱,惹得两个人又都哭起来。

    女孩的二伯又催促了句,木淑兰才走到赵进面前,本来是要挨个告别的样子,可两个人走近了之后,却又不知道说什么话好,女孩低头捏着自己衣角,半天说不出话来。

    赵振堂烦躁的叹了口气,背手直接走进卧房,女孩二伯也没有继续说话,不过木淑兰沉默了会,小声说了句:“小进哥哥,我”

    话说了半截,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赵进抬起头,清了清嗓子说道:“小兰,以后你一定要保重。”

    女孩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只在那里用力的点点头,看着赵进抽泣着说道:“小进哥哥,你也要保重。”

    说完这句,女孩跟着他二伯一起出了屋子,赵进在屋子里呆了下才跟出去,走过院子到了院门口,大家一直沉默,木淑兰几次回头看赵进,夜色黑暗却看不清女孩的表情。

    “有些不方便,不必远送。”本来赵进要送出去,木淑兰的二伯却笑着拒绝。

    闻香教的身份,又在城外杀了那么多人,的确有很多不方便,赵进站在院门口,一直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路口。

    关上院门回到屋中,看着母亲何翠花呆坐在饭桌前抹眼泪,赵振堂又从卧房走了出来,没好气的说道:“早就告诉你别胡思乱想,小兰这孩子是不错,但和小进走不到一块去,你没看她刚才一直没有说留下吗?心思太重了,不说了,不说了,我去上差,你们娘俩晚上警醒小心点。”

    赵进情绪也有些低沉,随口问道:“爹,四下城门已经关了,他们怎么出城?”

    天黑前就要关闭城门,现在想要出城已经不可能了,既然不能出城,那么急着离开干什么。

    “怕有人跟着,而且他们在水上河上的关系多,从水门那边也能出去。”赵振堂回答了句,挎着刀大步出门。

    赵进点点头,又坐回到饭桌旁,就在刚才,他身边还坐着木淑兰,看着桌子上还算丰盛的饭菜,赵进突然现自己没有胃口,他本以为自己会冷静的对待,毕竟自己是成年人,但现在赵进现自己或许没那么成熟,这个女孩的确在自己心里留下了痕迹。

    “早知道给你们俩定了亲事,也就没这么多麻烦,可你们爷俩倒好,一个说不合适,一个说太早,你看看”何翠花抹着眼泪开始絮叨埋怨。

    赵进苦笑着回答说道:“娘,的确太早了,她才十二岁,娘你也别哭了,以后又不是见不到面,先吃饭,要不饭菜都凉了。”

    “小兰这次肯定回她们山东老家了,等长大就在那边成家立业了,还见什么面。”何翠花没好气的说道。

    “没那么早的,如果她家总想着让她嫁人,早就和咱家结亲了!”赵进倒是分析的很透彻。

    赵进的想法的确不同,这个时代很多人一生都在居住地方圆三十里的地方活动,他记得木淑兰家里应该是山东巨野那边,距离徐州其实并不是很远,走微山湖,在济宁那边走6路,大概五六天的路程,但这样的距离在这个时代,已经是遥远的不得了,但对他来说,也仅仅是稍远点而已。

    看着母亲何翠花的心情不好,赵进索性转开话题说道:“娘,我爹刚才说闻香教那帮人在水上很有办法,您知道怎么回事吗?”

    “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知道这个。”何翠花呛了一句后,情绪总算排解的差不多,自己盛了碗汤后说道:“听人讲,运河上那些走船的,还有岸上吃运河饭的那些人,烧香的不少。”

    赵进点点头,心里却意外的很,没想到这闻香教在运河上势力不小。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