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路口分手,六个人护送陈晃回家,四个护送赵进,赵进特意从王家门前经过,对王家的门房说道:“劳烦告诉你家公子,就说平安无事,上午那事了结了。   .  ”

    尽管他说的含糊,可王家的门房明显知道说什么,惶恐的点点头,急忙进去说话了。

    离开的时候赵进才想到,以王家的势力和消息能力,恐怕这些事早就知道了。

    实际上,王家得到衙门消息的时间比赵进想的还要早,王兆靖一到家就去见了父亲王友山,王家随即派了人去知州衙门那边等着,出来确切消息之后就立刻回报。

    在消息没出来之前,有两名护院和家仆已经准备好,带着金银和用具,马匹也已经套好了马具,随时都能够护送王兆靖离开徐州。

    和官府一样,大户人家内部也谈不上什么保密,打听消息的人从衙门回来不久,上上下下就知道了生什么,各个惊骇咋舌,就算大家见多识广,也没想到自家这文质彬彬的公子爷照常出去练武,回来的时候满身是血,据说杀了什么江洋大盗,还一下子十几个。

    大家纷纷传言,这下子少爷会被老爷禁足,搞不好还要送到江南去读书,不让他在徐州这么闯祸,而且今天一定会被动家法,打棍子罚跪都是少不了的,老爷的长随已经安排人去买伤药了。

    不过伺候老爷的书童出来说得却是另外一番景象,老爷没有教训丨少爷,也没有罚跪之类的,父子两个坐在那里闲谈,很是悠然,这让很多人都糊涂了,但送过一次茶水之后,老爷就说没有吩咐不要进来,其他的事情大家也不知道

    王家的书房中,王友山照旧在那里安静读书,王兆靖也捧着一卷书在看,父子二人互不打搅。

    窗纸上被黄昏的霞光映照得通红,屋子里已经很暗,王友山放下书卷,揉了揉眼睛,然后自己动手将书桌上的蜡烛点燃。

    王友山沉吟了下,磨墨提笔在纸上写了一段话,然后诵读了出来:“大胆力绝,人喜剽掠,小不适意,则有飞扬跋扈之心,非止为暴而已。汉高祖、项羽、刘裕、朱全忠皆在徐州数百里间,其人以此自负,雄杰之气积以成俗。”

    读完后笑着问王兆靖道:“这是谁的话。”

    王兆靖放下书说道:“是苏东坡论徐州的言论。”

    王友山点点头,把笔放在笔架上,靠在椅背上说道:“天下承平,文贵武贱,处处都知道读书上等,只有徐州之地,尚武成风,以勇论高下。”

    听到这番话,王兆靖从座位上站起,恭敬说道:“徐州也出了父亲这样的文士”

    “不必奉承,为父和你说的是赵进。”王友山笑着说了句。

    王兆靖身体前倾了下,刚要说话,王友山摆摆手看着窗户说道:“前几日你们杀了云山寺的僧人,无论你如何评价赵进,为父只觉得他是个莽汉,那程铜头死的不明不白,为父觉得他有些心计。”

    说到程铜头的死,王兆靖身体一颤,偷眼看过去,现自己父亲并不像知道真相的样子,这才放心下来,王友山虽然在家赋闲读书,却不是那种不问外事的腐儒,而且以他的身份地位,徐州城不知道多少人会主动的通风报信,知道程铜头的死,并且猜到程铜头的死和赵进相关,并不怎么奇怪。

    想明白这个关节,王兆靖心思才安定了点,王友山继续笑着说道:“你一定不知道,为父已经打算送你去南京读书了,敢杀人,敢算计,你觉得不凡,但这样的人徐州很多,他能做到这些,无非是在他父亲那边学得多,衙门里的差役凶残狡猾,这个不奇怪。”

    王友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点头说道:“不过今日这事却让为父对他的印象改观,能做到这样,可不是凶残狡猾能够的,这已经称得上是大勇。”

    听到这里,王兆靖才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笑容,刚要说话,王友山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并不是在夸,而是说赵进武勇到这样的地步,已经值得你去交结,但你要弄清你的主业,你还是要读书上进,多交结这样的人,对你将来会有帮助,不会读书读迂腐了,而不是舍弃读书,整日跟着打杀胡混。”

    王友山的语气变得严厉:“身体受之父母,你身为文士要知道惜身,这等险境你也跟着去闯,万一有个闪失,为父怎么办?你又怎么对得起你娘”

    王兆靖迟疑了下,弯腰跪地说道:“孩儿莽撞了,还请父亲原谅,不过,赵兄英豪出色,出了孩儿的判断,孩儿觉得赵兄将来前途无量。”

    王友山看着王兆靖,笑着摇摇头,不以为然的说道:“世道的确越来越坏,可天下大势依旧是太平的,他一个武夫,能有什么前途?”

    听着自己父亲的评价,王兆靖心里觉得不好,上次救人杀僧兵,自己父亲对赵进的评价还不错,而且还说世道将乱,跟这样的人交往有好处,可今天这些话都翻了过来,原因王兆靖心里也清楚,上午的厮杀实在太过惊心动魄,稍有闪失就是没了性命,自己父亲已经被惊到了,不敢让自己和赵进走的太近,免得再遇到这样的风险。

    王兆靖心里着急,碰碰磕了两个头,恳切的说道:“父亲大人,赵进和孩儿兄弟一场,这次杀人太多,尽管过来报了平安,可未必能过了衙门那一关,还请父亲帮帮他。”

    说完又是磕头,磕了几个头才觉得不对,抬头看,现父亲王友山正站在自己面前,脸上带着嘲弄的笑容,看他抬头,王友山才淡然说道:“你看事还是差几分火候,既然说了无事,那就一定无事。”

    看到王兆靖还要继续争论,王友山抬手制止,沉声说道:“杀了这么多人,谁还敢有事,大家都怕了。”

    “留在徐州专心读书吧,这样的豪杰,交个朋友总是好的,不过别把自己牵扯进去。”王友山说了这几句之后,就挥手赶王兆靖出去吃饭。

    赵家、王家和陈家居住的这片区域宅院不少,大户人家想要扩建很麻烦,可又不得不住在这边,因为徐州城内像样的区域实在太少,这几年徐州愈凋敝,倒是有不少宅院空了出来,王家和陈家都得以扩建。

    陈晃回家特意走了偏门,因为他家是公差身份,陈武又是总捕头,所以消息很是灵通,连陈晃不怎么出门的母亲都能很快的知道城内生了什么,今天在城南打杀的那么惊人,按照惯例,一定会被母亲哭着责骂,陈晃一向觉得这样的场面最难熬,能躲过去就先躲过去。

    没曾想进了院子后,立刻被下面的人看到,急忙朝着他走过来,陈晃连忙压低声音说道:“别告诉我娘回来了,等我爹回来后和她说过,我再过去。”

    陈家是陈武做主,陈晃闯祸后,陈武往往要去劝劝自己老婆,这样陈晃受到的责骂就少一点。

    说完这句,陈晃就要走,那仆人却急忙说道:“大少爷,太爷让你一回来就过去。”

    陈旱一愣,“太爷”就是陈旱的爷爷陈鹏,正是因为他在戚家军出生入死,回来做了三年巡检,这才挣下了陈家的偌大家业,陈家真正做主的人是他,只不过老人家当年军中经历太多生死,什么事都看得开,对家里的事一向是不太管,头几年还教授督促陈晃练武,等陈晃跟着赵进勤奋刻苦之后,也就不太过问了,自己活得悠闲自在。

    听到自己祖父召唤,陈晃顿时紧张了,平时不管归不管,但积威仍在,每次在自己祖父面前,陈晃总是不自觉的畏惧。

    躲都躲不开,陈晃苦着脸去了陈家东边的小院,那是陈老太爷自己的住处

    院子里点着四根火把,把宽敞的院子映照的通明,须皆白的陈老太爷拿着一柄长刀舞动,他的动作很标准,只不过却比陈晃平时度慢了很多,毕竟已经过七十的老人,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高寿。

    陈晃外面问了声,进来后乖乖的站在一边,他知道自己爷爷喜欢夜间舞刀,而且不喜欢点灯,就喜欢点着火把照明,陈晃也知道这是祖父缅怀当年从军经历,陈晃不太喜欢这样的场面,从小到大,每次这时候看着,总觉得很压抑,有点喘不过气。

    进了院子站定,陈晃突然现自己呼吸很顺畅,以前那些不适的感觉都消失不见了。

    他这里正纳闷,那边陈老太爷已经停下了动作,老人脸不红气不喘,除了须雪白之外,丝毫看不出老态。

    陈老太爷也没说话,就着火把的光芒上下打量陈晃,看得陈晃很不自在,却又不敢说什么,只是不住的低头。

    “嗯,练刀就是要杀人见血才行,现在才有个样子。”陈老太爷突然说道

    陈晃本来身子一缩,下意识的以为要被训丨斥,没曾想祖父这么说,愕然抬

    “你今天杀了几个?”

下一章          上一章